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实在的想笑,你嫌肉腻,你放桌上,扔地下都成啊,怎么就把我碗当成垃圾桶了。

    季子强坏笑了一下,就很神秘的对她说:“哥们,洋河县有个风俗,你还不知道,自己碗里的肉不能给别人夹,夹了就代表你要嫁给人家的,好在我还没结婚,你要夹给个岁数大的,你一辈子就完了。”

    女孩一下呆住了,看看他碗里的那几片肥肉,慢慢的夹了回来。

    季子强继续神秘的说:“夹回去可以,但你要吃下去,不然我们这风俗就是你“嫁夹来嫁夹去”很不吉利”

    这个女孩彻底的傻了,她哭丧个脸把那几片肉看了好久,季子强也是很同情的叹息一声说:“唉,这有的风俗习惯真是要人命”。

    在季子强离开食堂的时候,看到食堂很多人都望着这女孩在窃窃的笑,而那漂亮的女孩正强压住恶心在吃那几块肥肉。

    太阳西沉,季子强转进了华悦莲居住的小区,他揿响镶嵌在楼道防盗铁门上的数字键盘。门铃响起,门锁咔嚓一声。

    他推门而入,急步快上,同时回望门是否关上,他近乎是蹿上三楼。房门虚掩着,华悦莲在门后笑微微的看着他。

    她的笑容和气质相互搭配,她属于淑静一类美女,她把一个柔美女性在门后迎接情人的纯情与春情,表现得淋漓尽致,嘴角挂着迷人的笑意,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略显羞涩地望着季子强的下巴和领口。

    “傻子,笑啥呢,快进来”她对季子强说着话。

    华悦莲随即拉他一下:“把皮拖鞋放在门口,”想了想又补充道:“不换也行。”

    “要换换上舒服一点。”季子强说着,脑子突然闪现出一个高明的诙谐说法,得意地补充道:“文明的生活方式,让烦恼随鞋扔在门外。”

    她心头又舒服又踏实:“好,把你穿的鞋搁在外面。”她也逗他说道。

    她并含情脉脉地目视他换拖鞋,他嬉笑着瞪华悦莲。

    华悦莲弯腰在门槛外把一双黑皮鞋拿到屋内墙根下。

    季子强换上拖鞋,洋洋自得地在客厅和卧室转一圈,窗户、家具、摆设、空间与气息,均在眼中显现出一种亲昵的和暖氛围,沾染了这个女子气息的芳香。

    “子强,先喝着吧马上炒热菜。”

    季子强没有想到,在他来到华悦莲住所的时候,看到华悦莲正等着他吃饭,他实在有点不好意思,下午华悦莲在电话里说让他过来吃饭,他以为就是个客气话,所以在政府自己先吃了,现在也不好说吃过了,就找了个借口,说有点事情耽误了一阵。

    季子强踱到华悦莲的背后,吻一下她的脖颈。她对他嫣然一笑,柔美动人。他满意地退回桌边,笑微微地目视几样下酒菜,心情格外舒畅。

    白条鱼酥软爽口,还没褪尽余热,他伸手抓一条放进嘴里,咀嚼到爱的滋味。他款款落座,一边喝酒一边打量华悦莲翻炒铁锅的妩媚姿态。

    华悦莲也没太在意,像季子强他们这样的工作,吃饭能不能准时是不一定的,他就给季子强盛上了自己顿的鸡汤,她知道他喜欢喝鸡汤,季子强已经吃过饭了,但看着碗里的鸡汤还是忍不住大口喝了起来,他吃的很舒服,不要看自己经常在外面几百上千的吃,那就吃不舒服,要说话,要假笑,要客套,要形象,那像现在这样蒙着头光吃,不需要考虑,不需要假装,就是嘴巴拌响点也没关系。

    华悦莲也许最大的兴奋就是看着他大口的吃下自己亲手做的鸡汤,她也没说话,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他吃,好像是在欣赏一副美丽的画像,眼睛里除了喜悦,还有很多的迷离。她对季子强的感情,似乎点缀满了迷离,充满了幻想,不落言诠,不着痕迹,在她的打算中,梦想也应该是精致的,不失幽娴。

    这样的眼神对季子强来说,就是一种美丽,就是一种温馨,他就去拥抱了她。华悦莲没有推拒和躲避,她也渴望这短暂的激情来淡化自己对他强烈占有的,所以她迎合着他,顺从着他,用自己的来牵引着季子强那飘荡的心。

    两人为配合情调,还喝了一点酒,季子强看着华悦莲这异常娇媚的脸庞和微醺而如梦似幻的眸光,就有点痴了,他不由的呆呆望着华悦莲,这个举动很快就被华悦莲发现了,华悦莲带着羞涩的娇柔说:“好好吃饭,看什么”

    季子强恍然大悟,就嬉笑着说:“我在欣赏你的美丽。”

    华悦莲的炼就更红了,她也想到了上次两人那疯狂激情的夜晚,她就嘴里说:“你少乱打主意,乖乖的吃饭。”

    她真是个瓜女子,不知道男人吃饱喝足了想干啥,季子强一听她说自己在打坏主意,就一跃而起,嘴里说着:“坏主意要付诸行动了。”

    一面就扑过来抱住了华悦莲,华悦莲让他的疯狂吓了一跳,想躲那来得及,谁见过羊可以跑过狼的,她就被抱了个正着,气的她嘴里不断的说:“你好坏,你好坏啊。”

    季子强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狠亲起来,华悦莲又是羞涩又是发慌,气的来回摆头,这就更让季子强受到了刺激,亲的越猛,华悦莲的小粉拳头不断的擂着季子强后背,这点力道也叫打,笑死人,这也是叫打人,我以后天天出去叫别人打,所以季子强和我的想法一样,根本就不在乎那小拳头,小力道的捶打,他抱的更紧了,他的头也低了下去,很快,他的嘴就捕捉到了华悦莲那香甜肉感的樱桃小口

    再很快华悦莲也没了反抗的力气,慢慢的融化起来,自己的舌头也不自觉的配合着季子强的舌头缠绕,吸动起来了。

    一会儿季子强就冲动起来,他用力吸她的红唇,然后把舌尖用力送入充满香甜的华悦莲嘴里,她的唇好烫,好热。这时候,华悦莲的舌头也缠住他的舌尖,他舔她的舌头,喜悦的颤抖,两个人更用力的舌头纠缠着,他卷起舌头伸了进去用舌尖在两片薄唇中穿梭。

    她本能地又开始蠕动臀部,他查觉到华悦莲心神荡漾,一支手就解开了华悦莲的衣服,嘴巴覆了上去。

    完事后的华悦莲乖巧的躺在季子强的怀里说道:“子强,等你闲一点的时候,我们应该去家里一趟。”

    季子强还没有完全从激情中恢复过来,他没有思考的就说:“好吧。”

    华悦莲脸上就露出了惊喜,她一直都想对季子强说这句话,她不想让老爹对季子强有什么成见,她也更希望季子强可以很好的和自己的家人相处,她愉快的说:“子强,你可是答应了,有时间就到我家去。”

    季子强突然听清了华悦莲的话,才知道刚才自己答应的是什么,他有点紧张了,现在已经不比过去,他开始害怕起华书记来了,他想摆脱这种感觉,但是很难,最近一段时间,每次想到华书记的时候,他都会有一种过去所没有过的惶恐。

    华悦莲见他没有说话,就抬起头看着他说:“你害怕我爸是不是”

    季子强点点头,很老实的说:“是的,我害怕他。”

    华悦莲不解的说:“你既然害怕他,为什么还和他对立。”

    季子强用手摸华悦莲的手臂说:“过去我不害怕,因为有了你,我才有了惧意。”

    华悦莲也理解了季子强这句话的含义,她把头紧紧的埋进了季子强的话里,对这样两个她最亲,又都是很优秀,很坚强的男人,她感觉自己是这样的无力。

    在同一时间的不同一个地点,另一个男人也在想着同一个问题,作为柳林市的第一权利者,华书记需要考虑很多问题,而现在,季子强的问题已经摆在了他眼前,他需要认真的对待这一问题。

    从上次洋河回来的路上,和老婆谈论到季子强的问题,华书记就一直在思考,而今天,他已经确定了自己的思路,那就是敞开胸怀,来接纳季子强,促成他这一想法很快诞生的还有一个关键的因数,那就是在江北省的政治格局上,已经出现了一种很微妙的变化。

    这种变化如细雨润土,它悄无声息,无踪无迹,但华书记还是以一个深谙世道,熟悉人性的老猎手般的敏锐,嗅到了那种味道,那是一种可怕的味道,对他而言,那就代表着毁灭。

    种种的迹象表明,自己背后的靠山,省政府常务副省长李云中和江北省省长乐世祥已经联手了,他们要争取获得省委書記和省长的两个位置,这初听应该是一个对自己有利的好消息,但华书记在细细的分析过后,知道这或者对自己就是一个丧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