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着小张把那份文件翻了出来,他就点点头对小张说:“好的,我先看看,你忙你的吧。 ”

    秘书小张轻手轻脚的带上门出去了。季子强从头至尾的看了一遍通知,省财政厅是极具权威的一个部门,各县市上每年的办公费,扶贫款,各项资金都出之那里,各个市县对他们是奉若神明,不敢有丝毫马虎,他们的通知,那是更不能违犯的。

    季子强看着看着通知,就嘿嘿的笑了起来,他拿起电话,对秘书小张说:“小张啊,你通知一下畜牧局的两个局长,说我有事情请他们过来一下,嗯,什么事你不用说,就说有事情。”

    放下电话,季子强点上一支烟,抽了起来。

    时间不大,畜牧局的黄局长和贾副局长的走了进来,这到有点出乎季子强的意料,他原来想的是这个黄局长很拽,未必过来,但人家倒是来了,也算是有点悔改的意思吧。

    季子强就客气的邀请两位局长坐下:“黄局长,今天不大忙吧,坐,坐。”

    黄局长就大咧咧的坐了下来,秘书小张帮他们倒上了两杯水,见季子强没有让他留下来的意思,也就回避了。

    黄局长喝了一口水,感觉有点烫,一面嘘了口气,说道:“季县长今天是有事情吧,本来我今天也很忙的,有两笔款子这几天要下拨的。”

    季子强一听这话就难受,怎么我一找你,你就忙,就说:“呵呵,款子最近不急拨付吧,我”

    他才说了一半,那黄局长眉头就挑了一下说:“这很急的,是过去哈县长,冷县长都知道的事情,已经拖了很长时间了。”

    季子强一听就很是气闷,我是分管的县长,我说话你就一点不听,你也有点太目中无人了吧,还想拿哈县长和冷县长来压自己,那自己是不是也该让他知道下自己的威力,季子强就沉下了脸,冷冷的说:“什么款子,先缓几天吧。”

    黄局长今天也是不怕的,这个给养殖户的拨款是前段时间冷副县长分管的时候定下来的事,今天就是来走个程序,给你姓任的打个招呼,也让你季县长知道下,我是谁的人,不要以为你荒山上的一根草,还真把自己当蒜苗了。

    于是黄局长就一点也没在乎季子强的脸色,很平淡的说:“都准备好了,再缓会影响到人家养殖户的。”

    季子强就不能和他继续的纠缠此事了,转过头问贾副局长:“老贾最近忙什么,以后没事多过来坐坐。”

    贾副局长赶忙欠身,抬了抬屁股说:“我不忙,我不忙,就怕来会影响到县长你的工作。”

    季子强就呵呵的笑了说:“我也不忙,今天请你和黄局长来,就是想和你们多聊聊,我下基层的时间段,很多东西还不熟悉啊。”

    贾副局长就和季子强聊了几句,也都没说什么正题,都是东拉西扯的闲话,黄局长就有点坐不住了,他感觉这个季县长真是无聊,大清早的,大家都忙忙碌碌的,事情一大堆,还真的以为是有什么重要的精神要传达,搞了半天,就是叫我们来陪你聊天的,你也太水了吧。

    黄局长就耐心的又听了一会,等季子强把上次自己在一个乡上和人家乡长,书记喝酒,自己灌翻了那个乡长的故事讲完,黄局长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他就对季子强说:“季县长,你看要是没有其他事情,你和贾局长先聊,我到政府办公室去取个文件。”

    季子强聊的眉飞色舞的,正上劲,那里顾得和他招呼,也就没做挽留,一面和贾副局长说他在酒桌子上的故事,一面就挥挥手,让黄局长离开了。

    黄局长出了季子强的办公室,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摇下头,嘴里骂了句:“真是闲的卵蛋疼,什么水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