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听起来真的有点吓人,特别是季子强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很颓废的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毋庸置疑的说,自己精心设计,小心翼翼的调查宣告失败了,又是一个线索中断,本来就在昨天季子强还满怀希望的。 ://efefd

    他接通了武队长的电话:“武队,看来我们又晚了一点啊,这和大宇煤矿黄县长的事情如出一辙,你有什么看法。”

    作为同样是警察的武队长,他知道的消息一点都不比季子强晚,但这个消息还是让他费解,他自然是不相信谋杀的,陈双龙这个人还是有点功夫的,再加上是大白天,还在戒备森严的公安局刑侦队里,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这样胆大的罪犯,但不是谋杀的话,陈双龙死的也有点太过蹊跷了,早不死,晚不死,看看事情要暴露,他就死了,这也有点太巧了吧?

    武队长说:“事情很让人费解,除非有人逼他,他不得不死。”

    季子强也想过了,会不会是陈双龙背后的人对他施加了太大的压力,让他不得不选择死亡,如果是这样的话,他身后的那个人就太厉害了,而就自己所知道的情况,他身后的人应该就是庄峰,庄峰难道真的对陈双龙有那么大的威慑力吗?他能够让陈双龙为他去死,为他卖命?

    对此,季子强是表示怀疑的,他不相信陈双龙的人品能达到这种高度。

    季子强的脑海中就不断的有陈双龙和庄峰的画面交替出现,他真想现在就过去看看庄峰,看看他是一个什么表情。

    不用看,庄峰现在笃定的很,他正在办公室给公安局一条条的下达着指令:“。。。。。对陈双龙队长的事情你们公安局应该好好的研究一下,找到他自杀的原因和动机,当然,我们也不排除他杀的可能性,但不管怎么说,你们局党组要对这件事情重视起来。。。。。”

    他的声音很大,没有完全关闭的木门让他的声音传出了办公室,传到了过道中,放下电话后的庄峰依然是很严肃的,他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椅上,看着窗外虚拟的一个目标,久久没有说话。

    不错,是他让杀手对陈双龙下手的,这个想法也就是在要和杀手见面的前不久才决定的。

    庄峰可以相信这个杀手的能力,但他却无法相信杀手能同时把季子强和武队长两人干掉,并且都能给他们伪装成自杀,这难度和跨度太大。

    干掉季子强和武队长他们中间的一个很容易,但只要一个出了事情,另一个很快就会因为自身的安全而说出他们最近对小芬的调查,接下来呢?活着的陈双龙就会成为调查的目标。

    何况作为季子强这样一个大人物,一旦自杀,不要说新屏市,恐怕省委,中央都会认真调查原因,那样就会给新屏市招来极高的关注度,稍微其中有那么一点点的疏忽,自己就大难临头了。

    所以在见到杀手前的几个小时里,庄峰很认真的考虑了这个问题,最后他决定,斩断线索,除去陈双龙才是最好的选择,就算季子强和武队长抓着小芬的事情不放,但没有了陈双龙的配合,找不到尸体,找不到第一现场,没有了一个唯一活着的证人,自己绝不会暴露出来,在中国的法律历来是重证据的,只要自己咬死不知道小芬的事情,咬死在初一仅仅是给小芬打过电话,相互问候了一下,那么谁都拿自己没有办法,何况自己的背后还有苏副省长等大佬级的人物做后盾。

    所以庄峰就把本来已经对季子强和武队长下手的想法推翻了,变成只是暗杀陈双龙一个人,这样做还帮着庄峰省了几十万元的劳务费呢。

    而现在庄峰从公安局不断的汇报中,也基本确定了那个杀手的水平很高,事情做的很巧妙,连公安局的人都初步认为陈双龙是自杀的,这就让庄峰大松了一口气。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公安局对整个办公区域的监控视屏,以及陈双龙办公室的环境都做了认真的检查,后来一致认定,这确实是一次自杀事件,但陈双龙为什么自杀却一直是一个谜团,谁都不知道为什么。

    这样的结果在汇报到季子强这里的时候,季子强也只能相信了,他不是法医,也不是刑警,他只能相信这样的一个具有绝对权威的结果,并且陈双龙和上次黄县长还有很多不同的地方,黄县长那是跳下悬崖摔死的,当时那样的环境很复杂,也很杂乱,在那样一种情况下,是很难侦破,毕竟是野外。

    但陈双龙就完全不一样了,他是在办公室,还是公安局的办公室,那里面到处都是警察,到处都是监控,所以季子强无法想象谁那样大胆,敢于到那里去行凶杀人。

    季子强最后也只能是很郁闷了,对陈双龙的调查也只能暂时的停止下来。

    这样的结果让季子强很困扰了几天,就像此刻一样,季子强坐在办公室里,忧心忡忡的,他其实还有一步可以走,那就是安排人到交警大队去查找初一小芬在接到最后一个电话之后的全市交通监控视屏。

    当然,这还要把陈双龙的车作为目标,可是要完成这样的规模较大的行动,有一个前提,就是小芬的事情必须立案,现在刑侦队已经没有了陈双龙,应该好办一点,但打草惊蛇是少不了,假如推定是庄峰对小芬动得手,这样的调查会不会让庄峰有所准备。

    季子强很矛盾,他徘徊在明察还是暗访这两种行为里,但季子强还知道,不管是那一种方式,自己都不能再拖了,拖得时间越长,最后调查起来越是麻烦。

    季子强在办公室站起来走动着,走了好一会,后来他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的用坚定的步履走到了办公桌旁,拿起了电话:“武队长,我决定了,来明的。”

    “来明的,老板,你不怕打草惊蛇?”

    “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我们唯一的线索陈双龙已经断了,我隐隐约约的觉得这里面还是大有文章的,陈双龙为什么要自杀,他受的是谁的压力,这一切是不是也表示对方已经知道了我们在暗中调查,所以才掐断了这个线索?”

    “这。。。。。不会吧。要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很麻烦。”

    季子强就说:“所以现在我们只能来明的了,你看看,能不能想办法找个什么事由,派人到交警大队机房去查全市监控。”

    武队长在那面想了好一会,说:“一般情况我们也能过去查的,但这次不一样,一是没有定点,二是时间跨度长,所以工作量很大,除非找个很好的借口。”

    季子强就嗯了一声,说:“行,我在想想吧,给你们一个适当的借口。”

    季子强就真的很认真的想了好一会,才拿起了电话,给还在家里休哺乳假的江可蕊打了一个电话:“可蕊,我们小雨今天表现怎么样?”

    江可蕊在那面嘻嘻的笑着说:“可乖了,吃了睡,睡了吃。”

    季子强一拍额头说:“把他给我整起来,整起来啊,这大白天睡的好好的,晚上怎么办啊。”

    江可蕊就笑:“嘻嘻,晚上你抱着他看月亮呗!”

    季子强立马就是一头黑线,这小子天生就是过夜生活的,白天睡,晚上起来精神好的很,不把你折腾到三两点他是一点睡意也不没有。

    不过季子强又想,这是不是很有一种领导的天赋啊,一般的领导都喜欢晚上办公,你看看人家毛爷爷,都是半夜才起来写东西呢?

    算了,这个事情先不说了,季子强就问江可蕊另外的一件事情:“可蕊啊,记得你那个手镯是在春节丢的吧。好像就是在家里丢的吧?”

    “不是啊,是在北京的时候,可能是逛秀水街的时候人多蹭掉的,怎么了?你准备给我买个新的吗?”

    “额,不是啊,我记得当时你没带,放在新屏市家里的,你记错了。”

    “胡说,就是带上的。”

    “嗯,可蕊啊,咱们就假装是没带,放在家里的成吗,然后一会你给治安大队的武队长打个电话,说你好几件首饰都丢了,是我们到北京去的时候放家里丢的,行吧?”

    江可蕊就有点迷惑了,不过显然的,季子强是有什么用意,江可蕊也就呵呵一笑说:“行吧。”

    而在治安大队的武队长,很快就接到了江可蕊报案的电话,这让武队长和治安大队的很多人都大吃一惊,乖乖,谁啊,这么胆大,敢到市委家属楼去偷常务副市长的东西,这还得了啊。

    治安大队就忙活起来,武队长到了季子强这里,问清了情况,还去大概的看了看现场,接着就接受了季子强的建议,直接带着好几个人到交警大队机房查视屏去了,而交警队也接到了季子强的电话,知道事关季市长,也根本不敢给武队长他们设置障碍。

    同时,季子强还让武队长再一次到了小芬的家里去,暗示她的家人,可能小芬已经遇害了,让他们到新屏市来继续报案,最好能把事态扩大一点。

    对武队长和季子强一直很关注的庄峰一眼就看出了季子强他们的企图,毫无疑问的,季子强他们依然是在查找相关的证据,这一下让庄峰紧张起来,但面对这样的一个局面,他也很有点无能为力了,但他绝不会束手就擒。

    庄峰在认真的思考之后,也分别采取了好几个步骤,他在当天的晚上到过一趟小芬的公司,他有这里的钥匙,后来,他又到了一趟小芬住的地方,也留下了一点东西,然后趁着夜幕,回到了家里,他不能保证自己这些措施是不是绝对有用,但病急乱投医的庄峰,也只能如此了。

    武队长留下了几个女孩对交警大队的视屏开始慢慢的查找了,在这个时候武队长才告诉她们:“我们查找的内容有两个,一个是这个女人。”

    武队长把小芬的照片给这些人都看了,又说:“不过以现在我们市里的这些监控分辨率,找人恐怕是没什么希望,所以大家另一个目标是这个白色的雅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