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只是刚才男子的这种状况引起了他高度重视,如果要是侵占群众利益,这就是一桩典型案例,季子强对身边的区党委书记卫明辉说道:“你下来再具体把这户的情况了解一下,包括他是怎么在城里落户的”。

    区党委书记卫明辉有点紧张,但还是点点头答应着。季子强见居民越聚越多,示意秘书小赵和区党委书记卫明辉出去看看,他起身刚刚站起来,门口就被围住了,有居民说:“这是季市长吧,季市长不能走,请回答我们的问题。”

    “季市长,我们这里多久才能改造?政府说了几年为什么一直不兑现?”

    “季市长,有人乱搭乱建你们管不管?”

    “季市长……”场面虽然没有失控,但有些混乱。

    季子强于是提气大声说道:“改造这一片是市委市政府今年的头号工程,给大家吃一个定心丸:我们一定兑现承诺,至于其他问题,我们会充分征求你们的意见,合理的按政策逐项兑现,请大家放心……”

    有些居民通情达理的自动向一边散去,有些居民完全不相信政府官员的讲话,要求季子强说一个具体的日子,这问题还没拿到常委会研究,而且许多问题也没搞清楚,现在叫季子强怎么能回答?这属于无理要求。

    北区的书记见势不对,主动站出来和居民对话,季子强在小赵等人的护送下出了人群,爬上车匆匆而去。

    路上季子强苦笑道:“我们每次都是落荒而逃,都成国民党了”。

    小赵刚才有点紧张,现在好多了,说:“这是有点麻烦的,已经拖几年了。”

    季子强指示小赵说:“你给北区书记打电话,要他不能和村民发生冲突,不能激化矛盾,最近几天把北区所有的干部派下居委会,逐户了解居民情况和要求,把突出的问题梳理出来,下星期五我们专题研究”。

    季子强在其他地方又耽误了一会,在他踏进了政府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1点30分的时候了。。。。。

    而这个时候,趴在办公室天花板里的凌冬头上也冒汗水了,他看看手表,11点30,刚想转身活动一下,就听到了开门声,目标人回来了,还是显的很憔悴的样子,他回到办公室,刚坐下,门口就出现了两个男人来找他,从他对他们的态度凌冬可以看出来,这两个人级别不低。

    但谈话的气氛很沉闷,三个人谈了很长时间,但目标人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在这期间他的手机和办公电话一直在频繁的响起,但他仅接了其中的几个,也是非常不耐烦的应付着。

    两个男人离开后,目标人又仰头长叹,这时凌冬看到他的面色很忧郁,一直到下班的时候他都没有在离开办公室了,现在要睡午觉,所以很快的,整个楼都走空了,他也没有要离开的迹象。

    他开始专心的看着几份东西,办公室里极为安静,唯一可以听到的声音是墙壁上一块石英钟秒针走动时发出的“咔咔”声。

    凌冬小心的移动了一下他身下的一块天花板,贴和着那秒针的频率,一寸一寸的移动,直到那块把那块天花板完全移开。

    凌冬所选择的位置是在办公桌的正后方,那里贴墙摆放着一排书柜,他无声无息的从顶棚里钻出来,稳稳地蹲在书柜的顶上。

    他背对着凌冬,根本不知道他身后的书柜上蹲着一个人,而凌冬已经能听到他沉重的呼吸声了,凌冬用手扒住书柜的顶端,身体无声的滑下来,书柜的用料和做工都很过硬,但仍然发出轻微的被挤压的声音,但这声音并没有惊动他,他似乎是陷入了沉思中不能自拔。

    凌冬双脚落地后,两个手指间已多一个物件,这是凌冬在暗杀行动中最为常用的武器,使用频率远远超过枪械。

    这个物件的大小和形状都像一颗泪滴,非常便于隐藏和使用,它的主体是一个中空的塑料胶囊,里面可以根据需要灌注不同的毒液,顶端是尖而短的针头,原理其实跟蛇的毒牙一样,凌冬根据形状给这个要人命的小东西取了一个浪漫的名字,叫“泪吻”。

    当凌冬静静的靠近他的时候,他突然有了反应,他的头猛地一动,像听到某种声音,其实这个时候凌冬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这种情况凌冬碰到过多次,当他无声无息的接近目标,动手前的一刹那,那些目标人物不管在干什么,似乎都会有所感应,凌冬认为这就是人类本能的第六感,或者是自己身上所带的杀气所致。

    不过可惜的是,他们所有人都反应的太慢了,就像现在这个人一样。

    凌冬手里的“泪吻”已准确而迅捷的刺入了他耳后的发际里面,双指用力一捏“泪吻”,里面的毒液就全部被挤進他的血脉之中,他一吃疼,猛一的回头,就看到了凌冬,他布满血丝的双眼霍然暴睁,显露出来的是极度的惊骇!

    凌冬相信在那一瞬间他一定是认为他看到的是一个幽灵!不错,本来自己就是幽灵。

    凌冬站在他面前,冷冷的观察着他,他张大嘴想叫,但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站起来,但手和腿都在剧烈的颤抖,根本就站不起来,这一半是因为过度的惊恐,一半是因为毒药在迅速的发挥作用。

    他已经无法协调身体的平衡,就在他要瘫倒在地的时候,凌冬探身向前,伸手扶住了他,凌冬可不想他在摔倒的时候闹出什么动静,这时他的双眼一翻就昏了过去。

    凌冬把他沉重的身体在转椅上摆好,保证他不会滑下来,然后,凌冬开始快速的行动,因为他给他注射的毒液只能让人暂时性的昏迷,很快他就会清醒过来,这计量的多少是有严格计算的,少了不够用,多了也不行,那样会在验尸的时候被法医发现的。

    凌冬迅速走到办公室的窗边,那里放着一盆碩大的君子兰,凌冬把君子兰搬到窗台上,把下面那个实木花架搬到了办公室的正中央,那上面是一盏华丽的水晶吊灯,凌冬把昏迷的他拦腰抱起,一直抱到花架旁边放下,然后把他的腰带抽了出来,是货真价实的鳄鱼皮腰带,非常结实。

    凌冬跳上花架,把腰带搭在吊灯的吊杆上,并把腰带挽了一个套,扣死。接下来的活儿非常费力,就是把昏迷中的人扛上花架,他个头比凌冬要高,非常沉,然后凌冬也站到花架上,一只手的抱着他,另一只手把他碩大的头颅放进了腰带挽成的套里!

    凌冬紧紧的抱着他,一支手扶着他的肩,另一只手搂着他的臀部,使他的身体保持直立,这样凌冬和他的姿势就像是在花架上跳贴面舞,凌冬以极近的距离观察着他的脸,当他清醒的时候说明那些微量的毒剂已经在他的身体里消散了,一分钟后,他的眼皮开始抖动,这是他即将苏醒的前兆,他的脸部肌肉抽搐着,露出痛苦的表情,发出轻轻的伸吟,然后眼皮睁开,呆呆的看着凌冬离他很近的脸!

    就在那一瞬间,凌冬松开了自己紧抱着他的手臂,跳下花凳,他顿时失去平衡,身体前载,脖子上的皮带套猛的收紧,他挥舞着双手本能的要保持平衡,凌冬已利落的搬倒了他脚下的花凳。

    他的双脚一空,身体往下猛的一沉,就悬了起来,皮带“砰”的扽的笔直,已死死的勒住了他的脖子,吊灯的基座发出不堪重负的嘎嘎的声音,伴着大量的灰尘掉下来,他在猛烈的挣扎,四肢在虚空中抓挠蹬踹,暴睁的双眸死死的盯着凌冬。

    凌冬站在下面,静静得仰望。两分钟后,他的动作只剩下了四肢在短促的抽搐,竟然大小便顺着裤腿淌下来,凌冬移开两步,站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继续观察,直到他彻底的静止下来。

    凌冬想,他到了那边,阎王爷问他是怎么死的,估计他是回答不上来的。。。。。。

    这时凌冬来到那个浴室的马桶前,把自己一天一夜产生的尿液全部撒了进去,冲水后他回到办公室里。

    尸体悬在空中还在慢慢的打转,他看了看表,已经是中午一点二十分了,时间不多了,他必须要赶在两点之前离开这里,三十分钟后,凌冬已经站在了大院的墙外,他轻轻舒了口气,摘掉手套,扫掉身上的灰尘,缓步走到了车水马龙的大街上。

    按照杀手的规矩他应该立刻离开这个城市,这是最为稳妥的方式,但凌冬却选择了回酒店,回到酒店的房间,他立刻打电话要了食物和酒,然后脱掉所有的衣服,走进了洗澡间,仔细彻底的清洗自己的身体。

    洗完澡以后,他恢复了一点点精神,穿上睡衣,饥饿感异常的强烈起来,打开电视机,他躺在沙发上静静的等待,大约一支烟的时间,送餐的到了,凌冬打開房门,服务生推着餐车走进来,餐车里的食物散发着迷人的香气,放在冰桶里的酒瓶也发出了悦耳的轻响,服务生把餐车里的食物和酒一件件的放在茶几上,凌冬看着说:“很丰盛啊。”

    他就愉快的享受起来了。。。。。

    大中午的,虽然天气很热,而且每个人上班的时候也都是晕晕乎乎的,但这依然没有让凶杀案隐瞒多长时间,不,确切的说,现在还是畏罪自杀。

    所以在不到三点的时候新屏市相关的部分就接到了这个让人意外的消息——刑侦队的陈双龙队长竟然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上吊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