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凌晨四点,月落日未升,车在城市的街头快速奔跑,街灯昏黄,还没有被清扫的垃圾在街面上浮荡。 ://efefd

    街边门店闪烁着残缺的霓虹灯,此时是这个城市最难看的时刻。

    这个叫凌冬的杀手,虽然生活在这里,但这城市从来没有让他有过亲切感,昨天晚上,在酒吧里,有一个寂寞的发了疯的醉客问他:“你是做什么的?”

    凌冬告诉他:“我是一名杀手。”

    醉汉愣了一下,咴咴的笑起来,旋即觉得这个话题很有意思,就接着问:“你杀一个人多少钱?”

    凌冬说:“那没有定数,看人要价”。

    “那你的活儿多不多?”醉汉又问。

    “不多。。。。。。不过明天要去办一个。”凌冬好像有点惭愧的说。

    “是吗?什么活儿啊?”

    凌冬很认真的说:“去邻省的一个小城市,杀掉这个城市的一个副市长。”

    “呦,这是政治谋杀吧!”醉汉呵呵呵的笑着说。

    “我不知道。”凌冬还是很认真的回答。

    “那你身上带着枪没有?让我看看。”醉汉笑的跟欢畅了。

    “没有,我不干活的时候从来不带枪,而且就算干活也很少用枪。”

    “我靠。。。。。。”那个家伙表情夸张的瞅着凌冬,大约两秒钟后,他憋不住狂笑起来,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还说了一句:“真他妈有意思嘿!”

    凌冬也笑了,觉得是他挺有意思。

    凌冬赶到新屏市的时候,已经是庄峰和他联系后的第二天晚上了,他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开车进城天已经黑了,凌冬直接去了位于市中心的一家叫王朝的酒店,他来之前已经预定好了一间的套房,他在酒店的餐厅里品尝了这里制作精良的海鲜料理,喝了半瓶红酒,把剩下的红酒带回自己的房间。

    这酒店新建成不久,大概有35年的历史,房间的豪华和舒适程度都要高于北方城市的同级别酒店,隔音效果也很好,房间里非常安静,凌冬把皮包锁进了房间的保险箱,然后坐在沙发上略作休息。

    在晚上八点左右,当街面上的灯光全部亮起来的时候,他就去街上游荡,这跟他的任务无关,时间还是比较宽裕的,凌冬怀着一个观光客该有的心情游荡在新屏市的街道上,应该说这城市的夜景美极了,街道并不宽阔,但却花团锦簇、绿树联排,街上行人的脚步要比省城里的行人慢半拍,没有那种夺路疾行的架势,感觉他们挺悠闲的。

    凌冬有些喜欢这个城市了。

    一个小时后,他回到房间,洗完澡后,他刺裸着身子来到宽大的落地窗前,俯视着窗外繁华绚丽的街景。慢慢的喝完了剩下的红酒。凌冬喜欢这种感觉——了无牵挂、寂寞无依,他是一名杀手,任何一个任务都有可能让自己横尸街头,但不管自己死在哪里,自己的尸体都不会给世人留下任何线索,没人知道自己是谁。

    自己是一名异乡人——是对于整个世界而言。

    喝完酒以后,他看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快到接头的时候了,但凌冬根本没有准备穿戴整齐的想法,他斜靠在沙发上,眼神漫无目的的,有点落寞的看着窗外,很快的,就听到了敲门声。

    站起来,打开门,他就看到了一个有点威严,有点紧张,还有点警惕的,带着墨镜的男人——庄峰,不过凌冬对这样的一个人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他慵懒的点了一下头,就又坐下了:“钱带来了?”

    庄峰有大惶恐的说:“带来了”

    “目标确定了?”

    “确定了。”

    凌冬打个哈先,说:“那好吧,我们先来看看目标吧。”

    他们的会谈时间并不长,说的话也很少,但彼此都知道了对方的想法。。。。。。庄峰走了,留下了一个旅行袋,凌冬根本都懒得过去看,更不会去数一下,他相信这个男人是不敢欺骗自己的,他有这个自信,所以他就直接上了床,在床上,他打开了一个文件袋,不要以为他是名杀,包里面就一定是致命的武器,其实里面只有庄峰留下的目标人的照片和信息,他翻开文档里有目标人物的几张照片和一些资料,凌冬看到自己的目标人物正在神采飞扬的讲话。

    凌冬最后看了一遍这些资料,就全部撕碎了它们,从新放进袋子里,准备一会扔到卫生间马桶里用水冲掉,然后他打开了自己的手机,调出卫星地图,找到自己当前的位置,开始仔细的查看,把与任务有关的地标和路线牢牢的记在心里。

    临睡前凌冬还翻看了酒店提供的本地新屏市晚报——没什么引起他注意的事情,合上报纸后,他关上所有的灯,在黑暗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凌冬没有开自己的车,他去了一家租车行,在没来新屏市的时候,他就预订了两辆轿车,今天他开走了其中的一辆,去了一家大型商场买了一个高倍望远镜和矿泉水以及一些食品,并在路边买了几份当地的报纸和一张最新的市区图。

    然后开车去寻找自己的目标。

    根据手机的gps导航他很容易的找到了目标楼房,他开车围着大院转了一圈,从外面可以看到那些楼与楼的间隙非常大,期间种满了绿色植物,这些楼房都不高,显然是很久以前建好的,虽陈旧却不乏风格。

    他把车停在了大楼对面的停车位上,静静的等待,一直等到中午凌冬也没有看到自己的目标,他在车上吃了午餐,继续等,目前他还不想贸然进入那栋大楼,大门的门卫会严格检查每个人、每辆车的出入证件,如果没有证件则必须要登记,说明要找谁,并通过电话征得对方同意后方可进入,凌冬想见到他肯定更不容易。

    一直到下午三点的时候,凌冬看到一辆车从里面开出来,他知道这是自己的目标了,不知道他在不在车里面,但凌冬还是跟了上去,从那一刻起,他真正进入了工作状态,集中精神小心翼翼的跟在那辆车后面,车后窗的贴膜同样不透明,但隐约能看到车后座坐着一个人。

    从见到他的那一刻起,凌冬必须牢牢的盯死他,每时每刻自己都要知道他所在的位置,这样自己才能掌握他的活动规律和区域,才有可能找到合适的机会下手!

    凌冬就这样跟了他两天一夜,在这期间凌冬抽时间去更换了一辆车,其他时间都静静的潜伏在他的周围,既不刺激也不浪漫。

    其实这期间凌冬是有机会下手的,但他不能轻举妄动,因为雇主的要求是让目标“自杀”在办公室里,这样的话,难度肯定就要大很多了,所以凌冬不仅也掌握目标的作息时间,还要在这个基础上找到合适的让他“自杀”的机会。

    第二天,凌冬就潜进了这个大院里,在进入办公楼的时候,前面有几个像是领导的人在走着,凌冬从容的快走了几步,紧跟在了这几个人的后面,而且脸上露出和他们一样的表情,一样的笑容,似乎正在参与他们讨论的话题,果然没有人阻拦他,他顺利的进入办公楼。

    进入这里之后,凌冬就必须要加倍的小心,其实暗杀行动最为凶险的时刻并不是举枪狙杀的那一刻,往往是在靠近目标之前的那一段时间,在这一段时间里不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同时要保证在脱身以后不留下任何线索给对方。

    凌冬迈着和前面那些人一样的步伐跟进,同时他要尽量自然的躲开那些该死的摄像头,这是栋老式的建筑,没有安装电梯,所有人都走楼梯,大部分人上了二楼就散入各自的办公室,凌冬知道自己目标的办公室在三楼,这时候他先留在二楼的楼梯口,观察了一下,找到了摄像头的盲区。

    那个盲区在楼道的最东头,凌冬快步走向那里,在这片盲区里有两个门,正是男女厕所,他拐入男厕所后打开一个坐便门,从里面插死,取出一副特质的薄皮手套,这手套皮质很薄但紧密、结实,颜色和他的肤色是一致的,戴好后不仅不会影响双手的灵活性,而且普通人不仔细看是看不出他是带着手套的,他仔细戴好后,舒展着手指,开始等待。

    大约半个小时后,楼道里动静多起来,下班的时间到了,人们在锁门、打招呼,相继离开这里。

    凌冬冲了水后,从厕所里走出来,楼道里很多人在穿行,他没有犹豫,直接上了三楼,这种办公楼每层的格局基本一样,摄像头的安装位置也一样,到了三楼后凌冬直接走到了摄像头的盲区里,这个时候人们都急着回家,没有人会注意他。

    在三楼的办公的人很少,差不多都走了,自己要下手的目标办公室的门关着,不知道他走了没有。站在摄像死角的这段时间是凌冬行动的最关键也是最危险的时候,凌冬不能长时间的站在这一个地方,他不能确定这层的人是不是都走了,如果再晚一些,有人看到自己站在这里不动,肯定会起疑心,而这个时候凌冬又决不能再出现在摄像头下。

    在三楼楼道里暂时没人的时候,凌冬突然的纵身一跃,用手碰了一下头顶上的天花板,天花板是松的,可以打开,他松了口气,在原地稍微活动了一下,再次跃起,这次那块天花板被他往里推开了一个大缝,可以看到里面整齐布放的线路和消防管道。

    凌冬看了一下,支撑天花板的骨架和吊杆从外观看来非常牢靠结实,他再次跃起,这次他的手牢牢的抓住了一根龙骨支架,把他整个身子挂了起来,没问题,相当的牢固,估计没人敢在这个办公楼装修上偷工减料。

    凌冬轻轻落在地上,这时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和说话的声音,是二楼有人走动,凌冬赶紧掏出手机装出打电话的样子,但那两个人并没有上三楼,而就在凌冬准备行动的时候,目标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了!那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凌冬的目标一边打手机一边带上门,然后正面对着他走了出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