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么一想,庄峰的思绪就陷入一种无法言说的混乱状态之中,这种杂乱而繁复的心境,有惶惑、孤寂和惊恐,也有追悔、感惜和痛切,更有痛恨与诅咒,那些远离尘世和拒绝慾望的佛家讲究因果,而生活在世俗社会的可怜的人们却时时被各种贪念和索求缠绕着,其实更陷入因果报应的捉弄中呵。(品@书¥网)!

    庄峰一直在想:导致今天自己这样的困局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到现在他陡然明白了,这一切,完完全全都是因果报应哟!他如今忽然幡然醒悟:自从自己一踏入官场,或许冥冥间就注定了今天这种残酷的结局!

    在这方面,庄峰周围的一些同僚事迹就很给他以真实的心灵触动,是的,他们很多人,一旦祖坟发了,好运撞到了自家脑门壳,还没等天亮起来,就无端发现自己的爱好多了,更热爱生活了,对一切物质的精神的东西截取的愿望与能力也陡然升到连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地步——最明显不过的也当是最有趣的现象是,即使以前一个不舉病患者,只消这官帽一戴,竟然就恢复了男人雄伟的阳刚之气!

    生活在他们这里,幻化而成为真实的具体的自身价值随时外路的七彩世界。

    如果自己不当官,或许还是一个县里普通的农科所职员,每月领微薄的工资,每天粗茶淡饭地生活着,或许因为那个时候的人们羡慕公家的怪哉,还是会有一个长相一般的城里女子愿意嫁给自己,这样生个孩子,也可以完备地享受人生以及人生里的天伦之乐的。

    可惜啊,自己从一个追求平淡和简单幸福的人提拔后,一路从副县长、县长、书记、副市长,再做到今天人人臣服和畏惧的市长,就注定自己必须在官场里度过自己的一生了。

    庄峰就这么胡乱的东想想,西怨怨的,象头疯了的狮子一般傻坐在办公室里,脑袋里忽然又觉得空空的,仿佛自己都不能知道置身于何处,心头茫然至极。

    突然手机剧烈地响了起来,庄峰惊惧得几乎跌落在地,将电话抄了起来,十分烦躁地大声吼道:“是谁”?

    那头传来悦耳的女声:“是我啊,出什么事情了,你这样发火”?

    原来是自己那个妖娆风情的小情人季红。

    庄峰松了口气,“哦,是你呀”,他有些愧然,忙掩饰着说:“我正在看份材料,还以为是谁无故来打扰呢”。

    季红早就觉察到了庄峰对自己的冷淡,也发现他这段时间以来,心理变化很大,也真着实摸不透自己这个高官情郎到底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季红便撒着娇说:“我有要紧的事情找你,你说我到哪里等你”?

    什么有事,还不是你下面痒了,找什么托词么?庄峰心知肚明的,但现在自己确实也空落落的,在极度的担心和害怕中,也是需要一种缓解压力的方式,但明记者肯定暂时不好降服的,就看陈双龙找几个混混能不能吓唬住她了。

    在没有任何可以排遣的余地之后,和这个自己的情人搞上一搞,其实真也可以暂时松弛一下过度紧张的神经,他便告诉季红说:“这样吧,我现在有事情,等晚上还是到老地方等我吧。”

    季红就欢天喜地的答应了。

    放下了电话没多长时间,陈双龙就给庄峰送来了刚刚新办没几天的一张卡,还带来了那个外省杀手的电话号码,庄峰在陈双龙离开之后,就匆匆忙忙的给对方发过去了一个短信:“我在北江省新屏市,你什么时候可以过来?”

    过了没一会,短信就回了过来:“钱准备好了吗?”

    庄峰:“钱不是问题,来了支付一半,事成再付另一半,但要快。”

    过来好一会,那面就回了一条:“明天就能到。”

    “明天啊,好,你提前在新屏市王朝酒店定个房间,定好了联系我。”

    “ok。”

    庄峰一下子感到轻松了许多,看来市场经济就是好,只要有钱,什么事情都是可以做到的,包括杀人。

    庄峰再也不会耽误了,他离开了政府办公室,着手准备现金了,他才不会转账呢?那太危险。

    一切准备好之后,庄峰才算安心下来,现在要做的就是去见季红了,自己需要好好的放松一下,疯狂一次,明天,或者后天,自己就要迎接生命中最为凶险的一刻了,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吃饭了饭,庄峰就直奔宾馆,季红早就坐在床上等他,庄峰刚一进去,季红就冲上前来,将他紧紧抱住,庄峰也是心理压力太重了,心情过于纠结了,此时正迫切需要生理释放来缓解和转移,便调整心情,下定决心要好好满足一下这个小女子的慾望,心里想着,一双手便把季红抱了起来,丢到宽大的双人床上,扑将上去,嘴里不无猥亵地坏笑着问道:“是不是很难受了”。

    季红躺在下面,很满足很快慰地发出“叽叽唔唔”的声音,她已经不再是什么容易害羞的小女人,而已经被庄峰训练成了成熟而又妖娆的妇女。

    季红这么一说,惯于欢场征战的庄峰哪里还控制得住,就那么片刻的功夫,他立起身,飞快地将自己弄的一干二净,刹时那威风雄壮昂然,季红一看,欢喜得差点几乎晕了过去。

    她再也等不及了,将庄峰整个身体向下拉了过来,自己也躺下来。

    一对男女此时真所谓**,一经对碰,还有什么力量能够禁止得住?

    庄峰在季红疯狂无度的鼓励下,热情似火地耍着男人雄浑的威风……大战了无数回合,庄峰终于喘着粗气趴下了,季红善解人意地为他撫弄着后背,轻启朱唇,轻轻地问:“累了”?

    庄峰也久久闭了眼睛,将季红整个身体环抱了,却不正面回答季红风情的笑语,他反问季红说:“你怎么突然想我了呢”?

    她爬了起来,怪嗔着说:“没有事情就不允许人家想你了?”!裸着鱼一样光滑身子的季红看也不看庄峰,重新拥着同样刺身裸體的庄峰旁边,幽怨而满怀恨意地接着自怨自艾说着一些什么。

    庄峰却踅着眉、睁着诡异的眼,又开始思索着明天见杀手的事情了。

    季红却哪里懂得其中奥妙,见他突然蔫了下去,以为自己的的话让庄峰不高兴了,因为对方虽然不是夺走自己贞操的第一个男人,但是人家是堂堂皇皇、人见人怕的市长,对自己又这样多情,不单满足自己随时嗷嗷待哺的身体,还把自己从贫困偏远落后的乡村小学调到区里,并且授意别人将自己提拔到高位,想一想,当初一个学校毕业几乎没有工作没有前程的破了身的女子,此刻的命运竟然发生了这样天翻地覆的自己做梦都未曾敢梦过的变化,这一切不都是眼前这个男人这个一提名字,新屏市都要抖三抖的男人赐给的吗?

    或者说至少庄峰是自己命运里的贵人,这个身体雄壮、位高权重的男人,可是自己一生的依靠,可要把他小心伺候好了,当心别惹他着恼!心下就自动的添了一层谅解和浓郁的爱意,就期期艾艾地把身子靠了上来,说道:“是不是不高兴了,人家是开玩笑的。”

    见季红如此宽宏大量,吃政治饭多年的庄峰方知道她是理解错了,他就暂时不再想那个杀手的事情了,他的心情立即好转起来。

    庄峰故作轻松地说:“哪里哪里,你说的挺好的”。

    季红见庄峰并不是讨厌自己,心里也是高兴起来了,看着情人,季红的身体需要又开始了,两个平时道貌岸然的人、一对深深以身体相互迷恋的激情男女,毫无顾忌地就在专用的宽敞明亮的房间里又展开了生龙活虎的肉搏大戏。

    这场欢爱大戏战事正浓的重要关头,却突然发生了一个重大意外,猛听得“咣”的一声巨响,却是放松了的季红放了一个大屁,差点把个庄峰震落滚下季红身下。

    原来,季红自小上下通气,健康的很,天生就是个屁王,读书时,她们宿舍时常都弥散着难闻的臭味,而同室的女生们却揪不出到底是谁放的,因为每到这种令人羞愧和难为情的时刻,季红都要红着脸憋着,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它放出来。

    而此刻同自己情郎交歡,心情这么一放松,屁也就不争气地吼着闪了出来,看着又羞又恼的季红,庄峰这个务实的男人显现出了少有的宽容,隔了一刻,他轻轻把转过背去的季红扳了过来。

    季红感激得几乎流出了泪……

    在庄峰和季红大战后熟睡之际,凌晨四点,邻省的一个省会城市里,一个阴冷的男人就从沉睡中醒来,没有梦,在黑暗中,这个男人清醒的睁着眼睛,似乎从未睡着过一样,他离开了柔軟的大床,赤着身子走进浴室,灯光柔和明亮,映衬出窗*黑的世界。

    在浴室里,他撒尿、刷牙、洗澡、刮脸,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然后回到卧室,从橱柜里取出全套干净的衣服,内褲、袜子、衬衣、西装,一件一件仔细得穿在身上。穿上皮鞋,他站在镜子前,镜子里的人是一个身材匀称、干净而体面的男人,他关掉了最后一盏灯,打开门,走进了外面的黑暗。

    他要到北江省的新屏市去,所以要赶早,他从来都不喜欢坐飞机,因为他信奉着教父电影里的一句话:绝不要坐电梯,因为那样你没有退路。

    所以他现在就发动了自己的那辆三菱吉普,这种越野的汽车他最喜欢,不仅马力大,而且速度快,就像自己一样,不仅能花钱,也能杀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