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市长,何必这样让我来回跑啊,你写个*吧,就算帮我一次忙,这个情我还不上,总有人能给你还上的。”季大公子就隐隐约约的抬出了季副书记来暗示季子强了。

    季子强肯定是听的出来,但听的出来他也不能写*办理啊,而且就算写了*,这么大的一笔钱,也不是说动就能动的,他也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来应对这个季大公子了,所以就摇摇头,一声不吭了,随便你说什么,反正是不能动。

    这一下也吧季大公子给难住了,他有点愤恨的看着季子强,掏出了手机:“我啊,我在季市长办公室呢?卡住了,要不你说说。”

    季子强脸上冒出了一根黑线来,此奥!真的季副书记知道这事啊,这麻烦大了。

    季大公子就递过了电话说:“季市长和我老爹说两句吧。”

    季子强只能接上电话:“你好啊,是季书记吗?”

    “哈哈哈,子强啊,我听老书记说啊,可蕊生小孩了,好啊,真是好啊,老书记早就盼着孙儿了,可能过一阶段老书记还要过来一趟的。我也恭喜你了。”

    “谢谢季书记,感谢,感谢。”

    季副书记在电话中情绪很好:“客气什么啊,可蕊是我看着长大的,唉,转眼之间都成母亲了,真快啊。”

    季子强也应付着说:“是啊,时光流逝啊。”

    “嗯,对了,你看看,新屏市能不能帮助天裕解决一点问题啊?”季副书记说到了正题上。

    季子强想了想,很委婉的说:“本来我以为百八十万,没想到数额如此巨大,这个真让我有心无力啊。”

    季子强还是抱着一点希望的,他考虑着,会不会是季大公子没有给季副书记说实话,季副书记不知道要拆借的资金数额,所以让自己帮忙,一旦季副书记知道是三个亿,他肯定也不敢这样要求自己了。

    但季子强错了,因为季副书记说:“是啊,我知道数额是有点大,不过我看过你们新屏市养老金储量,三个亿应该问题不大吧?”

    季子强心中陡然的升起了一阵不快了,三个亿对一个省是不算什么,但对新屏市,对新屏市那些靠养老金生活的人们,那就是天文数字,你季副书记好歹也受了多年当的教育,怎么能说出这样不知道轻重的话来。

    季副书记真的不知道轻重吗?

    错了,他很清楚这笔钱的重要性,但是现在他没有其他办法,在儿子让期货公司平仓前,必须凑够这个数字,不然恐怕不仅儿子有问题,那前期很多钱都是自己帮着协调的,最后自己也少不得要受到牵连的,所以季副书记也只能出此下策了,谁让自己养了一个喜欢折腾的儿子呢?

    季副书记在等着季子强的回答,但季子强能怎么回答这样的问题呢?季副书记不是小孩,自己所有的推口和委婉的解释都是毫无意义的,只要自己不给解决这个问题,季副书记就绝不会原谅自己,这已经成为了无法回避的结果。

    “喂,子强啊,你想好了没有?你总不会让我亲自到新平市去找你吧?”季副书记发出了略带威胁的口气。

    季子强没有在说一句话了,他很黯然的挂断了电话。

    季大公子没有听到老爹给季子强说的什么,但看着季子强疲倦,落寞的神色,以为老爹在电话中已经收拾了季子强,当然了,一个省委的副书记骂你一个地级市的副市长,那还不是和老师骂学生一样。

    所以季大公子在接过了电话之后,有点嘲讽的笑了笑,说:“怎么样啊,季市长,现在能解决了吗?”

    季子强轻微的摇了一下头,说:“不能!”

    季大公子有点惊讶的看着季子强,不会吧?你只是一个副市长啊,接了电话你还怎么牛啊,真是疯了,疯了。

    他还想说什么,手里的电话又手响了,季大公子接上一听,是老爹了,老爹的话很简单:“回来吧,想别的办法。”

    季大公子真的傻眼了,这是他在北江市第一次见到有人这样公然,干脆,利索的拒绝了老爹的指示,而这个人就是季子强。

    季大公子走了,他来到快,也走的快,但留给季子强了一片阴影,季子强知道,自己已经再也不会受到季副书记的保护了,也许不仅仅是他不会保护自己,恐怕他从此之后还会和自己势不两立,因为自己让他失望了。

    季子强的心情很不好,一直闷闷不乐了几天,而这几天里,就连季子强抱着自己的儿子的时候,心情也是难以愉快起来,季副书记的身影就像是一坐大山,已经压的季子强有点喘不过气了。

    但季子强一点都没有后悔,也没有到冀良青那里去抱怨什么,这样的事情不管是源于什么原因,自己都是要拒绝的,就算搭上自己的前程,搭上自己的未来。

    季子强自己也在奇怪,为什么自己总是学不会别人的圆滑,为什么一到原则问题的时候,自己就会生气,就会有一种激烈的抗击,看来自己却是还是不够成熟。

    但成熟了又怎么样呢?那样或者自己就会昧着良心把钱借给了季大公子,那就是成熟的表现吗?

    成熟可以让自己看的清形势,知道顺势而为,知道讨好和卖乖,这样是自己要的结果吗?去他娘的成熟吧?

    季子强不在去考虑这个问题了,他该忙什么就忙什么,不愿意在受到这件事情的影响。

    就在刚才,季子强接到了远在省城的叶眉的电话:“子强,我叶眉嗯,首先恭喜你啊,当爸爸了,哈哈。”

    “同喜,同喜。”

    “什么同喜,同喜的,和我没关系。”

    “哈哈哈,不开玩笑了,叶书记最近过的好吗?很长时间没去见你了。”

    叶眉悠悠的说:“你现在哪有时间见我啊,每天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听说又是改革酒厂,又是整顿开发区的。”

    “不会吧,这些小事情你都知道。”

    “也不是小事了,我今天给你打电话啊,主要说一个问题。”

    季子强像是面对叶眉一样的点点头说:“叶书记你说,什么问题?”

    “你最近注意一点,前几天季副书记的大公子到我这里来借钱,让我顶回去了,最近几天我看着季副书记脸色不好,似乎对我意见很大,所以提醒你一下,注意一点,考虑问题要想复杂一些。”

    季子强握着电话的手微微的一抖,看来事情真的变得有点麻烦了,叶眉是什么人,不要听她说的轻描淡写的,实际上既然她来这个电话,肯定两人现在的关系已经发生了质变,不然她不会让自己担忧的,看来季副书记是准备和叶眉决裂了。

    “季大公子到新屏市也来过,我也没有同意。”

    “到你那也去过?唉,这就更没有缓和的余地了。”叶眉喟然长叹一声。

    季子强有点歉意的说:“是不是我做的有点。。。。。。”

    “没有,你做的很对,其实子强啊,我们和季副书记的矛盾早就存在了,只是一直都在遮掩着,这件事情不过是个引子,迟早都要走到这一步的。”

    季子强说:“但这样下来,会不会在北江声的大格局上发生变化?”

    “应该暂时不会,现在是分道扬镳,没有契机,没有其他冲突,会维持现状的,至于哪一天爆发,很难说,不过也不要太担心,省委王书记还是蛮欣赏你的。”叶眉很自然的就给季子强发出了一种暗示,让他明白,他们并不是孤立无助的,他们可以重新做出选择。

    季子强也听的出来叶眉的意思,就很隐晦的说:“抽时间我给王书记汇报一下工作。”

    “嗯,好的。”

    放下电话,季子强再一次陷入了沉思中,前些天对季副书记的担忧已经变成了现实,虽然季副书记还没有对自己发起攻击,但攻击是迟早的事情,而且这个攻击一定会先从自己身上开始,因为叶眉是省委常委,要攻击她,只怕没那么容易,而自己就成了一个靶子,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和季副书记拼时间,在他没有对自己发起攻击之前,自己如果成功的进入省委王书记的体系,或许才能躲过劫难。

    季子强有了新的烦恼,但这样的烦恼在官场随处可见的,和他相隔不远的庄峰办公室里,庄峰的烦恼更大,昨天晚上,他突发奇想,准备找电视台的明记者一起活动一下,不过让他生气的是,明记者连电话都没有听完,就挂断了。

    这让庄峰有点抓狂,当时他是喝了酒的,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上都很迫切,最后有给明记者打了几次电话,但这个婆娘竟然直接关机了,让庄峰怒火中烧。

    他只好叫来了季红,两人倒是翻江倒海的练了几把,但庄峰的心中还是很气愤。

    这也就罢了,刚才庄峰又给明记者去了一个电话,希望能约个时间一起坐坐,没想到明记者又是断然的拒绝了,庄峰气急败坏的说:“你要搞清楚,我手上还有你的照片,你不想好好过,那就不要怪我了。”

    明记者毫不示弱的说:“我和你现在没什么好说的,你想怎么样随便你,但我绝不会在陪你了。”

    “好好,你厉害,到时候我把照片公布到网上的时候,你不要后悔?”

    “懒得理你。”咯噔一声,明记者又挂断了电话。

    你说庄峰能不暴怒啊,奶奶的,等着,等着,老子拿不下你一个小小的记者就不算男人,给你个脸你不要脸。

    他刚才就想给电视台去个电话,让台长收拾一下这个丫头,但想想还是没有打电话,从上次那个台长翻船之后,新上来的台长据说是尉迟副书记的人,自己不要最后让他抓到自己的什么把柄。

    说真的,虽然庄峰手上有明记者的照片,但那也就是吓唬一下明记者的,庄峰是绝对不会把照片发到网上的,万一把对方真激怒了,咬自己一口,把自己当初謎奸人家的事情扯出来,那才叫不合算,也许这丫头也是看准了这一点吧,所以根本都不怕自己的威胁了,算了,自己那天过去把照片带上,让她紧张一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