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大公子一笑,说:“不是从银行贷款啊,要是银行能贷,我就不到新屏市来了。”

    “为什么不能从银行贷?”冀良青有点不解。

    季大公子懒洋洋的说:“第一,我目前没有什么抵押,银行很难操作,在一个,我在省行的几家银行都有贷款,再贷的可能性不大了。”

    冀良青一笑,说:“这不相干吧,你现在是从新屏市贷的,和省行有什么关系。”

    “呵呵呵,数额大啊,新屏市的分行批不下来的。”

    “你想要多少?”

    “三个亿。”

    冀良青差一点眼珠子蹦了出来:“三个亿?这也太多了吧,那确实分行是拿不下来的。”

    “是啊,还有第第三呢,银行贷款的速度太慢了,赶不上趟啊。”

    “这样啊,那我真的有点帮不上忙了。”冀良青不无遗憾的说。

    季大公子一笑,说:“帮的上啊。”

    “怎么帮?”

    “我知道,你们新屏市的养老保险金还是不少的,凑一下,三个亿随随便便的。”季大公子轻轻松松的说。

    冀良青脑袋一悶,不会吧,那个钱怎么能给你?那是新屏市上百万职工的保命钱,给了你,万一回不来了,不要说全市职工骂我,搞不好我的纱帽都要弄飞的,这绝不可能,打死都不可能。

    冀良青就低下头思考起来了。

    季大公子眼光流转着,知道这事情让冀良青担心,但现在自己也是顾不得这些了,自己六七个亿套在期货上了,这几天不搞到钱,一旦平仓,自己哭爹都没用了。

    这其实也是季大公子不能找银行的一个原因,因为银行的贷款手续太复杂了,就算有关系,有管事的人帮你,但这么大的数额,没有一两个月根本下不来,到那个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季大公子见冀良青已经思考了好长时间,也一句话没说,心中又是急,又是不舒服,冷哼一声说:“怎么,冀书记不想帮忙吧?要不我让老爷子和你说说。”

    说着话,季大公子就拿出了电话,冀良青心中一惊,这个电话绝不能让季天裕给季副书记打的,不管季大公子是吓唬自己,还是真的季副书记知道此事,都绝不能打,这个险是不能冒的,万一真的接了季副书记的电话,就再也没有一点退路了,这个天大的麻烦就压在了自己的头上。

    所以冀良青哈哈哈的大笑起来,他必须制止季大公子这个电话:“你小子啊,急什么,我正在想怎么处理这件事情,怎么让你少走弯路呢。”

    “奥,这样啊?”季大公子心中暗喜,因为来的时候,季副书记也暗示过他,最好不要把事情搞到自己出面的地步,那样将来自己就没有了腾挪的空间,季天裕能自己办理最好。

    冀良青脑袋在快速的运转,不管真假,这个事情新屏市绝不能做,不说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百姓吧,但自己手上绝不能做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一旦这个钱出了问题,多少家,多少人都会遭受危害啊,所以绝不能给他这个钱。

    但万一这事情季副书记知道呢

    那么自己的拒绝意为着什么?这显然是很清楚的,自己和季副书记的关系还很脆弱,两人到现在为止也没有深刻的,牢固的利益联系,这样的关系是禁不起外力的击打。

    自己也从来没有帮过季副书记什么忙,第一次他需要自己出力,自己就是这样的一个面孔,他以后还会维护自己吗?

    冀良青陷入了两难。。。。。

    不过不管怎么说,冀良青心中还是有一个意念的——钱是绝不能给,这毫无疑问的是原则,但季副书记也不能得罪,这是自己的底线,得罪了他,自己仕途难料。

    冀良青不由自主的拿起了一支烟来,默默无言的站起来,到办公桌上拿起了打火机,自己给自己点上,他已经顾不得全季大公子抽烟了,他面临的这个问题太沉重,他需要在很短的时间找到一条出路。

    季大公子看着冀良青沉思的样子,他也不能打扰的,既然冀良青说是给自己想办法,那就应该让他想想,毕竟这不是几十,几百万的小事情。

    他们就在沉闷的办公室一起沉默着,冀良青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要急,要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不要慌,世上的事情总是会有办法解决的,只要你够聪明。

    在一支烟快要抽完的时候,冀良青咧嘴笑了笑,不错,这样就好。

    新屏市谁最嫉恶如仇?当然是季子强了。

    新屏市谁敢力拒豪强?当然是季子强了。

    把这事情推给季子强是最好的选择了,因为有季子强在那把关,这个钱就绝不会出去,相比于庄峰来说,季子强更能抱着这钱死不松手的。

    而一旦真的这事情是季副书记的主意,那么有季子强顶着,是不是对自己更为有利呢?

    本来季子强现在已经让季副书记产生了怀疑,已经想要排挤他,在加上这件事期,季副书记必将和季子强分道扬镳,那样的话,季子强就失去了一个极大的靠山,他对自己的威胁也相应的降低了,嗯,不错,就这样吧。

    冀良青站住了,他看着季大公子说:“这个钱也不是太大的问题,不过你也知道,动钱要从政府过,而且这个养老金也是季市长在负责的,他这一关不过,就算我也弄不出来,好在季市长是季书记一手提携上来的人,他肯定不会甩手不管的。”

    季大公子问:“你是说那个叫季子强的季市长?”

    “是啊,你认识?”

    季大公子笑笑,他就想起了那次二公子和苏历羽带着季子强到省城会所时候的情景了,那次季子强还和京城的黄公子发生了一点冲突呢?

    不过自己也多多少少知道一点,这个季子强是乐世祥的女婿,乐世祥又和老爹是铁哥们,从派别上讲,季子强自然现在应该归到老爹的派系中,他不帮忙是不可能的。

    “那行吧?冀书记你看要不晚上一起吃个饭,大家见见面,说说这事?”

    冀良青有点为难的叹口气说:“吃饭可能是吃不成了,你恐怕还不知道,前一阶段我们这里的大宇县啊,出了一个大案子,省公安厅一直在审理这干案件,我一会就的过去参加省厅的案情汇报会啊,李省长和王书记都在等着这面的案情汇报。”

    季大公子眉头一邹,说:“那这件事。。。。。”

    “嗯,你不用担心啊,我现在就给季市长打电话,然后你过去找他,我估计啊,问题不大。”冀良青很有把握的说。

    季大公子看着冀良青如此笃定的样子,也就不在担忧了,有市委书记的招呼,季子强还是自己老爹的嫡系,这事情应该能成。

    这里冀良青就走了过去,在办公桌上拿起了电话:“子强同志,你好,我冀啊。”

    “额,冀书记好。”

    “你在办公室吗?。。。嗯,好的,是这样啊,省委季书记的公子来了,奥,你认识啊,那就好,他想从政府拆借一点资金,嗯,我让他过去和你谈谈,我的意思啊,能解决就帮着解决一下,人家也是第一次给我们新屏市张口对吧,所以想尽办法也要支持,对对,好好。”

    冀良青放下了电话,微笑着说:“没问题的,你直接过去找他,我让我的秘书带你过去,哎呀,还不成,秘书马上要跟我到大宇煤矿,这。。。。。”

    季大公子就忙站起来说:“不用带啊,又不是多远的路,政府就在对面,我自己过去。”

    “这。。。那好吧,祝你早点办好事情,要是不急就在新平多住几天,等我回来了一起坐坐。”

    “好好,谢谢啊。”

    看着季大公子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冀良青笑笑,他很满意自己这个举措,他很自得的感觉了一下,才叫来了秘书,吩咐说:“任何人来找都不见,就说我到下面县上去了。”

    秘书点头,关上了门离开了。

    季子强本来是以为一点小事情的,因为冀良青在电话中说的异常轻松的,他估计这季大公子过来也就是拆借给百八十万,这到不是太大的问题,自己帮着协调一下,应该能解决。

    但当季大公子和他寒暄过后,闲话说完,就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这三个亿的想法一出来,而且还是要动养老基金,季子强差点就吓个坐蹲,额的个神啊!你真敢说出来,这钱不要说你季大公子,就是你老子亲自来了,我也不敢借给他。

    季子强几乎连犹豫都没有犹豫,就一口的回绝了季大公子的这个无理要求,同时,季子强也很清楚,自己是被冀良青摆了一刀,不过这一刀自己是躲不过去的,养老金也确实是在自己管着,出了问题肯定自己是首当其冲的,至于冀良青的电话也好,指示也好,那都是空的,真出了问题他能认啊,就算他能认,自己是主管领导,这个责任自己也是推不掉的。

    所以季子强明明知道被冀良青算了,也是毫无办法,只有死扛:“季总啊,这钱不能动,谁都不能动,除非省里下红头文件,否则我说个难听的话,省长来说我都不敢放的。”

    季大公子刚才还瞒有把握的,这才过了几分钟,就让季子强一盆冷水把所有的希望都给浇灭了,他呆呆的看着季子强,说:“季市长,不会吧,这一点情面都不讲了。”

    “你理解错了啊,不是我不讲情面,你现在要我家的存折都可以,我马上回去给你取,但这个钱关系着千家万户的生计的未来,我动了那不是要了他们的老命吗?”

    季大公子有点气急败坏了:“靠,我要你家那几个破钱做什么,我用的是公家的钱好吧,你就说松松口,给下面打个招呼,能有多大的事情,我不是在邻市前几天也弄了2个亿吗?你紧张什么,又不是不还?”

    “是啊,是啊,我确实紧张的很,那这样吧,我给下面打电话,你自己去要。”季子强也有点生气了,这也太没谱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