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和王队长都站了起来,一起干掉了酒。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吃到中途的时候,王老板又提起了那换地的事情,是千恩万谢,他想到将来洋河县的变化,那识货会给自己带来更的的赚钱机会,自己的酒店那就是一座金山,有时候他就会想象那钱从头上飘下来的景象。其实我也经常这样想象的,如果美国的中央储备银行一下让龙卷风给刮起来,那风就一直的吹啊,吹啊,吹到我的头顶突然停下来,那多好啊

    季子强一边客气的和他说着话,一边是不断的吃,他今天来就是吃的,等他吃完,王老板早已经把香烟递了过来,季子强长长的吐了一口烟才说:“你不要笑我,我今天早餐也没吃,午饭也没吃,你这顿饭真是及时雨啊。”

    王老板和王队长都有点诧异的问:“怎么季县长今天饭都没吃,再忙也要注意身体,你可是我们的希望。”

    季子强就呵呵的笑笑说:“我怎么又成你们的希望了,你们的希望应该是人们,应该是党。”

    王队长不禁摇头叹息道:“我老王走南闯北也跑了不少地方,你这样的领导我还是头次遇见,佩服,佩服。”

    他一定是估计季子强工作太忙,日理万机,顾不得吃饭,他那知道季子强是心情郁闷,没胃口。

    季子强吃饱了,就一面抽烟,喝茶,一面的详细的问了他的下一步打算,在得知他已经提前那到了设计图的时候,就提醒他设计要超前一些,不要光考虑眼前的小利,将来洋河县的发展会让他想都想不到。

    这王老板现在已经是很信服季子强了,他也想拉个靠山将来好为自己撑个腰,其实这也是他今天来的一个重要目的。

    在王队长上卫生间的时候,王老板很神秘的说:“季县长,我这人就是喜欢交朋友,你也帮了我很多忙,在以后生意上我也想要有个人经常给我提提醒,干脆我就给你些干股,我们绑锅怎么样。”。

    “原来他请我是为这事啊”,季子强心里暗暗想,不禁摇了下头说:“王老板,你们的钱也都挣的不容易,你完全不需要这样,你放心好了,只要是你的事,我以后该怎么帮就怎么帮,你不用在这上面下什么工夫。”

    王老板还想再说,被季子强用手势阻止了。

    看看季子强那深邃又亲切的目光,他知道这个领导和过去自己见过的领导很不一样。

    几个人喝点茶,抽了烟,有随便的聊了一会,王老板就提议活动一下,季子强今天也是心情不大好,就想换个心情,也就同意了,王队长更不用说,这样的事情他乐意奉陪到底。

    他们来到了一个叫海域的洗浴中心,这是个两层的楼,一楼接待洗浴和普通消费,二楼是vip消费,在楼梯上铺着漂亮的红地毯,两边各色的壁灯照的人眼花缭乱,走上楼梯,便进入了一个贵宾消费的奢靡世界。

    他们没有在下面做过多的逗留,三人直接上二层。看来这王老板是经常来消费的,路很熟,门很清,季子强是没来过,叫他来也算是见识一下,开个洋荤。

    王老板就说:“县长,我们先喝点茶休息一下。”

    季子强是客随主便,自己不好提什么要求,在说第一次来也不知道这是怎么消费。

    喝了一会,就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很是妖娆的样子走了过来,王老板就和她连比带划的说了起来,说完这风骚的女人就带着他们三人穿过几个巷道,进了一个大厅,里面别有洞天,装饰讲究,富丽堂皇。

    就见那眼前一亮。一排排的美女出现了,她们分成两排而站。近半数女人着三点式,有的只剩下小得遮不住臀部的裤衩,几近全身裸露,大概有二十名左右,季子强什么阵仗没有见过,还是看得心头发紧。

    他再看看那两个人,见他们很是随意,就这样他们从中美女中间慢慢走了过去,真像是总统刚下飞机的感觉,唉,其实总统也没这待遇,因为飞机场太大太冷,人家欢迎的人脱不到这么多。

    现在他们不知是应该挑选,还是应该欣赏,反正那女人排列中,一个又一个媚眼飞过来。

    王老板就请季子强先挑,季子强虽然是又好奇,也兴奋,可自己是领导,怎么好意思,那王队长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人家请客他打泡,这样的好事哪里找,他就很快的首先选了一个。

    王老板也就选了一个格子很高,很丰满的小姐,带到了季子强的面前,然后就看着季子强说:“这个妹妹就交给你了,领导不会是看不起我们,不和我们同流合污吧。”他今天的意思就是要把季子强拖下水,以后有个好靠山。

    季子强也知道他今天的意思,看他还在犹豫,那王老板就装出带点情绪的说:“那你要是今天不要,我们也就都不要了。”

    季子强知道现在想要推辞已经来不及了,也就打个哈哈说:“好吧,王老板的面子我还是要给的。”

    包房的豪华不亚于星级酒店,房间的装修很有风格,雕花的家具,四壁的墙纸和水曲柳面板,给人浪漫温馨的感觉,灯不很明亮,但却很有情调,宽大的床,不是家里那种式样,它就是一个高质海面做成的心的模样,季子强用力压下床,一放手床面就恢复原状,两人坐在上面玩一定别有风味,但是季子强不想玩,他无法确定那床是否干净。

    他笑笑说:“我出去下,一会就回来。”

    包房装饰虽然豪华,构造却简单,隔音很差,各间房里的浪声此起彼伏。

    他跑到大厅去抽了几根烟,强行压住自己不断涌动的,等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怕那两个出来看到自己,他也感觉他们应该快出来了吧,怎么劳力这么好,他就走进自己的房间,准备等下就走,可那小姐等的是不耐烦了,看他进来就问:“先生,你今天做不做,耽误我好长时间了,要不做就不要点我吗。”

    季子强今天也是虎落平原被犬欺,龙游浅谈遭虾戏,让个小姐给数落了一顿,他也不好和人家吵,本来就是自己不对,叫来了人家,你又不用,你不是骚扰人家妇女吗。

    他就对那小姐说:“你放心,不会少了你的小费。”

    那小姐听了这话才高兴起来,就坐在了他身边问:“哥哥,你怎么就不要呢,我看下你该不是那个有问题吧。”

    季子强现在心里已经有了华悦莲,哪里可以让她这样说,何况他对美女和激情是有很高要求的,今天来也就是想应付一下王队长和王老板,也向换个心情,怎么可能在这样的地方干这事情,于是他就展现了他的冷酷和坚强。

    他徒的站起来,一言不发,穿上了衣服,那个小姐呆呆的看着他,在他威严的眼光中,失去了笑容,她刚才的放荡都被季子强的神情压制住了,她知道今天自己是遇见了一个少见又很有定力的男人。

    最近一段时间,季子强有开始忙了起来,秋粮收购已经红红火火的展开了,除了他这个分管农业的副县长之外,其他的县长们也都包乡包点的天天往乡下跑,季子强和华悦莲也都是电话联系胜过了见面的次数,他每天走的早,回来的很晚,洗洗刷刷以后也就困乏难挡了,约会自然就少了许多。

    华悦莲倒是很能体会季子强的处境,尽量的可制住自己对季子强万千的思念,每次电话都是说让他好好休息,保重身体的话。

    这样忙了好些天,今天季子强还好,下班时候就回来了,他在路上就给华悦莲打了个电话,说自己今天回来的早,想和华悦莲约会,华悦莲当然是喜出望外,就说在家等他。

    季子强先到食堂去吃饭,吃饭的时候一个刚来的小姑娘不认识他,看这桌子就他一个,没人挤就坐了过来,看他挺年轻的就问:“哥们,你那个部门的。”

    季子强看看这个乖巧漂亮的女孩就回答说:“哥们我是办公室的,你那部门的,怎么在食堂吃饭,不回家去吃”。。

    女孩一面吃一面回答:“我在国资局,昨天才报到,家在外地,不到这吃上那吃。”

    季子强点点了头,说:“小小年纪一个人在外也不容易。”

    女孩又扑闪着大大的眼睛悄悄的问:“听说季县长也经常在这吃饭,你认识吗今天在吗”

    季子强心里暗笑,就装着四处看了一圈说:“认识,我们经常打交道。他今天没来。”

    这个漂亮女孩听说县长没在,放松了身体说:“没来最好,不然在一起吃饭很拘束的。”

    说说的话就把自己碗里的几片肥肉到了季子强夹到碗里,嘴里还说:“肉太腻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