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给她讲了好多道理,最后说:“你回去休息一下,天亮了过来换我睡一会,怎么样?”

    凤梦涵最后也只好先离开,不过这个时候离天亮也不远了。 ://efefd

    对季子强来说,这个晚上滋味非常奇妙,有兴奋,有紧张,也有一种少有的成就感,自己已经晋升为老爹了,这可是比政治上提拔自己一下都来的舒服。

    不过也有难受的时候,这里有些闷热,可是江可蕊现在的身体是不能开空调,长夜漫漫又无处入睡,好在蚊子还算仁慈,没有特别照顾季子强。

    好容易靠着江可蕊,眯了一下,还没睡着,突然隔壁屋传来石破天惊的哭声,一个肺活量极大的婴儿长啼15分钟后引发了临床的婴儿的共鸣,又促使另一间屋发生了连锁反应,这场分三个声部外带和声的合唱,虽没有音乐伴奏,但是清唱却出奇地谐调。

    歌唱家们谢幕了,季子强的宝宝却不为所动,仍自酣睡不止,季子强暗自称赞:小子,你真有大将风度。

    正在庆幸之间,季子强的儿子开始表演了,只见他轻启朱唇,发出了被季子强和江可蕊视为天籁的哭声,好在是点到为止,他只是向江可蕊传送了“要吃奶”的意思表示后就收声了。

    折腾一夜,季子强和江可蕊共同的感觉就是累,这以苦为乐,得发扬革命浪漫主义加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后才能深刻体会。。。。。

    第二天白天季子强没有上班,他给庄峰和冀良青都请了假,他们两人也都表现的很高兴,让季子强好好陪伴江可蕊几天,不用急着上班。

    但季子强一点都没有时间休息,今天不断知道消息的同事们,朋友们,下属嫡系和非嫡系们,一**的赶来祝贺,那个本来宽敞的病房里,花篮,水果堆的到处都是,期间还有人送钱的,季子强当然是不能接受,他时而婉言相拒,时而义正言辞,大部分人都挡住了,但还是有的人挡不住。

    比如武队长,*,二公子,何小,他要到下面一个区里的刑警队去看看,昨天他们汇报说最近出了一个专门用针扎女人屁股的变态狂,区公安局已经组织了好几次蹲守,围剿,但一直没有效果,女人的屁股还是被人家扎着,今天陈双龙准备过去了解一下情况。

    还没到小区门口,刑警队的小韩就开着队里的那辆破桑塔纳在大门口等着了,这是一个刚从警校毕业的学生,来新屏市刑侦大队也才一月不到的时间,他老爹是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所以也没怎么费劲,就把这小子安排到市局刑侦队来实习了,不过这小韩也算一个好孩子,在警校的时候学习不错,成绩很好。

    对这样一个有这一定背景的年轻人,陈双龙当然是不会怠慢,刚来没几天,陈双龙就把他调到了自己的身边,专门给自己开车,也就是想用这种方式讨好一下这年轻人的老爹。

    远远的小韩就看到了陈双龙,他赶忙下车,给陈双龙打开了副驾的车门,说:“陈队,你休息好了吗?昨天那么晚才回家?”

    陈双龙就坐了进去,笑着说:“还行吧,睡的时间短了点,不过也习惯了,过去啊,我们蹲守的时候,一个晚上不睡觉。。。。。。。”

    他就开始给这个小年轻讲起了自己的英雄事迹了,这少不得自吹自擂几把。

    那小韩听的很是专注的,过去在警校都学的是理论,现在这陈队长可是*实弹的老牌警察,自己要多听听,多学学。

    这样聊着,他们就开进了市区,找到一个小店,吃了早点,上车又走。

    陈双龙吃完饭谈性就不太浓郁了,靠着后背上,准备小咪一下,但问题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没有人陪着说话,小韩也就很认真的开起了车,这样跑了一会,他感到有点不对,他发现在身后不远的地方,怎么老有一辆车不远不近的跟着自己的车,这也就是刚出学校的这种人,按说陈双龙这样的老警察都从来不注意这些的,你想下,在新屏市还有谁一天闲疯了敢追踪一个身上带抢的刑侦队的队长,那不是夜壶上了床——等着挨球啊。

    但这个小韩就不一样啊,他刚从学校出来,每天神叨叨的,走路的时候都是东张西望的,就想一下子让自己发现一个黄金大盗或者菜花大盗什么的,开车的时候,也整天幻想着怎么反追踪,怎么反侦查,怎么甩尾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