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可蕊和老妈一听,赶忙就要给季子强弄吃的,不过季子强看着江可蕊已经很臃肿的身体,一把拉住了她,说:“你算了,不要来回的跑,让老妈帮我随便热点饭就可以。 ”

    老妈也是劝住了江可蕊,不过江可蕊还是想活动一下,她的预产期就在最近,已经请假回家休息了,不过在这个家里,季子强每天忙,只有晚上才能回来,老爹,老妈也是忙东忙西的,就剩下自己一个人无所事事的,一个从来都在忙忙碌碌的人,突然的这么一下休闲了,那骨头里也是痒痒的。

    季子强也劝不住她,只好作罢,最近天气有点闷热,季子强到卫生间去洗了一把脸,感觉清爽了不少,就来到客厅,刚要坐下休息,突听的厨房传来了江可蕊的一声:“唉吆。。。”。

    季子强还没反应过来,老妈也在厨房里叫了起来:“子强,快来,快来,可蕊摔到了。”

    季子强和老爹都站了起来,季子强当然速度要快的多,冲进了厨房,见老妈正蹲在地上扶江可蕊起来,不过季子强脸色一下变了,他看到了江可蕊的身下已经有了血迹。。。。。。

    季子强近乎是疯狂的抱着江可蕊冲下了楼梯,他甚至都来不及等老妈和老爹赶来,就开着江可蕊的车冲出了家属院,一面开着车,季子强一面给办公室主任凤梦涵挂了一个电话,他用慌乱的,断断续续声音说:“梦涵,快来医院。。。。我媳妇流血了。。。。。”

    凤梦涵什么都没有问,只是说了一声:“我马上到。”

    季子强到了医院的时候,医院里人很多的,他顾得不挂号,排队,就找到了急诊室,还没等他说话,外面就进来了好几个妇产科的大夫,他们很快的就让江可蕊躺在了床上,给她开始全面检查,季子强也是懵了,他连奇怪都没有奇怪一下,为什么这些医生问都不问一下自己的情况呢?

    实际上,这些大夫刚刚接到了凤梦涵的电话,凤梦涵早在一周前就已经为季子强联系了医生和病床,作为新屏市最大的市医院,不管是硬件设备,还是医生的水平都在新屏市首屈一指,这里一年到头人都很多,产房,病房早就是人满为患,如果没有一定的关系,想要个病床那是需要等好多天的。

    而政府办公室本来的另一个工作就是为市长们分忧解难,特别是凤梦涵,更会为季子强提前做准备,所以除了凤梦涵陪着江可蕊来检查过几次之外,凤梦涵还另外过来了好几次,预定了床位,联系了妇产科的好几个主治大夫。

    说起来也是可笑,让一个还没有结婚的大姑娘经常跑妇产科,还帮着联系这些事情,凤梦涵自己有时候都脸红。

    几个大夫很快就检查完毕,他们清楚的告诉季子强:“季市长,你爱人的羊水已经破了,小孩必须生下来。”

    季子强哪懂这些,医生说什么,他就只能点头:“行,行,我不懂,我不懂,你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大夫也就懒得给他多说话了,推着车子先把江可蕊送到了楼上妇产科病房,那面就通知准备接生了。

    这个时候,凤梦涵也赶了过来,她除了通知医院接待季子强之外,还通知了办公室的几个有过生产经验的妇女,让大家过来帮忙,一会的功夫,陆陆续续就来了10几个。

    季子强一面要担忧江可蕊,一面还要应付办公室的同事,凤梦涵也觉得有点乱了,带着歉意对季子强说:“我就通知了三个人,没想到她们自己又通知了别人。”

    季子强苦笑了一下说:“谢谢你,我理解。”

    医生也是有点为难,这是一人一间的病房,宽敞倒是宽敞,但人多了也受不了,就只好商议了一下,把旁边的那间医生休息室腾了出来,专门接待赶过来看望季子强夫妇的人员。

    病房里就剩下了季子强,凤梦涵和几个女大夫了,江可蕊没有昏迷,不过她过去也是没太生孩子的,所以看着下面流血,紧紧张张的,很是害怕,牢牢的抓住季子强的手,不断的问:“怎么样?怎么样?孩子没事吧?”

    季子强看到医生们有条不紊的在给江可蕊检查,打针,心中估计是问题不大,就不断的安慰江可蕊。

    江可蕊看着季子强如此的淡定,也慢慢的不太害怕了,在医生给她上了催生药之后,江可蕊就感觉自己的宫缩渐渐强烈了,一开始江可蕊还挺高兴,一边看着曲线一边验证自己感觉到的宫缩。

    大夫问:“江局长,按十级痛来算,你觉得你是几级痛?”看来这几个大夫很清楚她们今天在为谁忙活。

    江可蕊还谦虚地说:“三级吧。”

    季子强心中还奇怪,只听说有个三级片,怎么还有个三级痛呢?

    又过了不长的时间,江可蕊的宫缩疼痛开始加剧,她依然很谦虚地说:“是四级吧。”

    实际上江可蕊是糊涂的,她根本就不知道十级痛分别感受是怎样,江可蕊自我感觉五级就应该很痛了吧,后来生产之后,江可蕊才看了一张关于十级痛的图表,上面描述说,疼痛地让人忍不住地哭就证明已经到达八级以上了。

    慢慢的,江可蕊的宫缩达到她已经很艰难地去忍受了,并且频率变得很快,基本上一两分钟疼一次,一次半分钟以上,季子强紧紧抓住她的手,轻声地对她说:“如果感觉到受不了就咬我的手。”

    季子强也是满头大汗,他为江可蕊分担痛苦。

    而此时的疼痛已经让江可蕊很难忍受了,宫缩来的时候就连吸气也变得难以忍受,只有呼气的时候稍微舒服一些,季子强的老妈也来了,在旁边看着江可蕊的样子,自己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而江可蕊最终痛没有忍住哭出声音来了,不过她还是告诫自己,不要像其他人一样哇哇大哭,自己是局长,要注意形象。

    快9点的时候,就在江可蕊就要因为疼痛而崩溃之前,一个大夫说要为江可蕊检查宫口开几指,说等会也许会感觉到不舒服,让江可蕊一定要放松。

    很幸运,检查的结果已经5指多一点快6指了。

    大夫给麻醉师打电话。大约十分钟的样子,麻醉师推着工具车来了,季子强让江可蕊坐在床上抱住自己的肩膀,开始要上麻药了,麻药让江可蕊的身体倍感轻松,她突然没有了疼痛的感觉,待产的过程也更加愉快了,攒足力气等待生产,腰以下到脚丫都没有了感觉,所以护士给她上了一个导尿管。

    江可蕊还很不好意思地对她说:“我害羞。”

    护士却说:“你不要害羞,这很正常。你要为你自己生宝宝而骄傲!”

    季子强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的,原来还能这样啊,几次他都急得想要上去帮忙的,好在江可蕊一直拉着他的胳膊,不然说不定这货真的上去了。

    时间一下就滑到晚上11点,两个护士要下班回家了,临走时已经将医生接生需要的器械准备好,用防尘布蒙住,夜晚守护的护士也交班来了,她自我介绍了一番之后,检查了江可蕊的各项数值,说:“如果需要她,任何时候按床把手上的呼叫按钮。”

    这时季子强问:“我们7点进医院的,你觉得宝宝什么时候能出生?”

    护士说:“现在要将催产药的流量降到最小值6。静静等待吧,也许今晚,也许明天早上。”

    季子强感到她说的是废话,但能有什么办法呢?等待,漫长的等待。

    而老妈已经让季子强劝在了旁边的屋子休息了,这里就只有季子强,凤梦涵和江可蕊三个人,季子强一点睡意都没有,凤梦涵也很精神,陪着季子强和江可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晚上12点的时候,大夫喝护士来例行检查,宫口已经开到7指了。

    继续等待。。。。。。

    直到凌晨3点多,护士又来检查,微笑地对季子强说:“你已经准备好了吗,很快就能看见宝宝了。”

    季子强一下就紧张起来,而医生护士非常配合,手脚麻利的把江可蕊推进了手术室,本来一般人是不能进去的,不过碍于季子强特殊的身份,大夫们并没有驱逐季子强离开,江可蕊也不愿意季子强离开自己,当然了,季子强也不懂这些环节,他天经地义的认为,自己的老婆生孩子,自己肯定是要在旁边盯着的。

    等江可蕊的两条腿弯曲着架在床上,左边是护士,右边是大夫,身后是季子强。

    第一轮用劲的时候,大夫已经摸到宝宝的头了,第二轮用劲的时候,季子强说他看见宝宝的黑头发了,第三轮用劲的时候,宝宝已经出生了,哇哇大哭,夜深寂静,孩子的啼哭分外响亮。

    季子强目瞪口呆的看着护士先抱出一个泡得白生生,皱巴巴的小家伙在他面前展示一下,例行公事地告知“是个男孩”后抱去洗澡,医院实行母婴同室,一会工夫洗干净的宝宝也被送来放在江可蕊的床边。

    季子强这才如梦初醒:“咱当爹了!”

    于是,季子强就想站在窗口狂啸几声,不过,第一他顾忌到这是医院,怕吓坏了其他病人,第二到底古代人是怎么啸的,季子强到今天也没有搞清楚,他现在唯一知道的就是夜店里的吹箫。

    随即季子强电话四处报喜,借以平息心头的激动,但他这个激动是有点害人的,半夜三更的,电话到处乱打,他当然在病房里是分不清楚白天黑夜,但他没什么,其他人睡的正香,突然的接个电话,这是很恐怖的。

    江可蕊必须留院观察,不过江可蕊感到很快乐,因为这里既是新生命诞生之处,也是新希望启程之地,这应该也不是她一个人的想法,产房里所有人的心情,借一句时髦话来概括,那就是“痛并快乐着”。

    季子强也放松下来了,母子平安,这让他牵挂了好多个月的事情终于有了结果,他就一个个的劝那些昨天晚上赶来的同事,让她们回去休息,其他人都走了,凤梦涵不愿意走,说要陪着他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