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方案就毫无悬念的获得了通过,庄峰在心里对季子强也是恨的牙痒痒的,不过表面上他还得很宽厚的笑笑,说季子强就是爱折腾。

    季子强当然是不会让他太难堪,很恭敬的请教了庄峰几个问题,好像大家这是第一次在讨论这个方案一样,连冀良青都按捺不住心中的笑意,他想,这个季子强啊季子强,真是一个装腔的好手啊。

    当师蕊逸听到季子强给她说这个消息的时候,师蕊逸忍不住的失声痛哭了,为了这个目标,她已经准备了好几年了,今天终于要实现自己的理想,她的激动就更为强烈。

    “谢谢你,谢谢你季市长,我代表酒厂上千职工感谢你对酒厂的关心。”

    季子强说:“感谢就算了,不过你们那个新酒还真的不错,改天给我也送一件吧?”

    师蕊逸破涕为笑:“嘻嘻,好吧,还是那个时间送吗?”

    “嘿,那个时间可不敢啊,我们再议,再议。”

    “哈哈哈,原来季市长也有害怕的时候。”

    季子强也笑着说:“看你说的,我害怕的时候多着呢,嗯,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要请你给帮个忙的?”

    师蕊逸就很客气的说:“季市长又什么只管吩咐,只要我能办到的,绝无二话。”

    季子强说:“我想见一下你老公,可以安排吗?”

    师蕊逸想到了种种可能性,但绝没有想到季子强要见自己的老公,她很不解,也很迷惑的说:“你要见他?我说过的,酒厂的事情我不会让他插手的,这点请季市长放心。”

    师蕊逸估计是不是季子强想要给自己老公办什么招呼,警告他不要插手酒厂的业务。

    但季子强轻声一笑,说:“你多虑了,至于他将来插手不插手酒厂的事情,那我是没权利干涉的,我只要看到承包费和职工工资有着落就可以,其他的我不管。”

    “那么。。。。季市长你见他?”

    “我需要他帮点忙?很小的一件事情?”

    “这样啊,那好吧,就今天,我请你晚上吃饭?”

    季子强看了一下台历上的工作安排,说:“吃饭肯定是吃不成,今天有个客商要应酬,这样,吃完晚饭吧,你可以请我喝茶,叫上你老公。”

    师蕊逸自然不会再盘根问底了,她对季子强不会不放心的。

    下午,招商局要接待一个南方的客商,这个客商是来新屏市考察的,他已经看上了新屏市开发区的一个企业,准备过来兼并,这两家也谈的差不多了,今天开发区那个厂子的老板和这个客商就想正式的请一下市里的领导,把这个事情敲定下来,因为下一步兼并,重组,这和新屏市的很多部门都要牵连,不提前打好关系,将来运作的时候麻烦多。

    季子强本来就是主管工业的,在加上还是常务副市长,所以义不容辞的要出席一下,要是一般的活动季子强最近都在推,这个事情因为和下一步开发区的调整相关,所以季子强必须出面。

    今天季子强代了很多政府的人,这里又是季子强的主场,所以酒基本上季子强还没怎么喝,那个客商就已经招架不住了,当然了,这很有点欺负人的感觉,不过没办法啊,新屏市的习惯就是这样,不把客人喝到,那就不算喝好。

    喝完了酒,季子强也没有参加下面安排的活动,他已经和师蕊逸联系过了,现在师蕊逸带着老公已经在茶楼等他了。

    所以季子强直接到了茶楼,

    春天的雨水真多,季子强还没到茶楼,天上就飘饥饿的狼扬的下起了小雨,斜雨夹带着飕飕冷风侵入季子强单薄的衣襟,让季子强感受乍暖还寒时的春意,看来师蕊逸的眼光不错,选了一个很好的茶楼,那昏黄的灯光下,茶楼在雨日静静地等候着客人。

    季子强下车之后,挥挥手,让招商局的司机把车先开走了,迎接着季子强的是穿着中式衣裙的漂亮的小妹妹,她笑脸很灿烂,很明媚,让季子强再一次感受到了春天的气息,虚掩着的落地大门,温暖顷刻间驱散了寒意。

    季子强打量茶楼的格局装饰,木格子的古式门窗,明式的家具饰物,透着一丝古朴、典雅的气息,很能让人勾起怀旧的情愫,如今的茶楼不再是纯粹喝茶,它已跟着现代文明的步伐改良成休闲娱乐的地方,如果有闲情,你尽可以在里边坐上一天,茶楼的各式小吃、南货、水果让你吃个够。

    还有很多人是来感受茶楼这充满着自由、散淡的氛围,在柔和的灯光下很能让人放松心情,消除陌生,三五成堆的客人,围坐在桌子边,果腹之后,开始喝茶聊天。

    茶楼的幽静,让人渐入宁静境界,风吹开木栓门,有雾霭扑面而来,倚在楼廊上,竟有一股久违的心情袭来,马路上有汽车碾过湿漉漉的地面,竟也没有多少声音。

    季子强看到了师蕊逸,她正在大厅的一隅坐着,看上去有点寂寞,她也看到了季子强,一瞬间,她的表情就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她站了起来,迎着季子强走来。

    季子强礼貌而客气的说:“我来晚了,让你久等,不好意思。”

    “没有,在这里其实感觉很好。”

    季子强笑笑,环顾了一下四周,说:“你老公呢?”

    “在包间,他说你一定喜欢功夫茶,正在帮你泡。”

    季子强一怔,这个师蕊逸的老公还真是不简单了,他还能知道自己的爱好。

    季子强就和师蕊逸走到了包间,一进去,季子强就看到一个三十多岁,彪悍而霸气的男人,这个男人没有像一般人那样露出迎奉,讨好的笑容,他的表情有点僵硬,但并无敌意:“季市长好。”

    他的声音也很洪亮,按季子强的想法,其实在这里大可不必用这么大的声音说话:“哈哈,你也好啊,你应该就是师工的丈夫吧?”

    “是的。”

    季子强也不用招呼,自己坐了下来,果然就看到了一壶已经沏好的茶水,季子强揭开了壶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茶不错。”

    “当然,季市长来一定要上好茶。”这个男人还是很严肃,脸上没有笑意。

    不过季子强并不在乎他这样的表情,季子强心里也从来都没有对他们这种人的畏惧,因为从季子强踏入社会的第一天起,就已经超越了普通百姓的群体,进入了官场。

    而不管你是黑道多么厉害的人,他们在通常情况下,不到万不得已,是绝不会轻易的和官场中人发生摩擦的。

    师蕊逸也坐了下来,本来她是要介绍一下的,但季子强他们两个男人似乎不需要她的介绍,但季子强在这个时候却说话了:“你贵姓?”

    这个男人愣了一下,他有点惊讶于季子强怎么还不知道自己叫什么,这很有点掉价啊,自己好歹在新屏市也算是有点名气的人,不过面对季子强深入星空般幽隧的眼光,他只能自报家门了:“我叫西冰,东西南北的西,冰天雪地的冰。”

    “嗯,不错的名字,和你的性格是很相像啊,哈哈哈。”季子强轻松的笑了起来,让有点窒息的空气变得柔和起来。

    这个叫西冰的男子,也第一次露出了笑容,说:“听蕊逸讲,你找我?”

    季子强点点头:“是啊,是啊。”

    “那么可以问问是什么事情吗?”

    季子强淡淡的说:“我们应该先喝点茶吧,既然已经坐在了一起,那有的是时间谈事情,你说对吗?”

    西冰一怔,赶忙端起了茶壶,给季子强的杯中添满了茶水。

    这个时候,季子强才仔细的留意起这个男人,他人很高大,应该又18米,也很健壮,不过看得出来,应该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长的勇猛有余,英俊不足,唯一让季子强看重的是,他很镇定,没有因为自己帮过师蕊逸这么大的帮而讨好自己,也没有因为自己是市长而手足无措,这一点很难得,具有了这样性格的男人,至少应该有点人格。

    倒上茶,西冰做出了一个请季子强用茶的手势,季子强就默不作声的端起了茶水,喝了几口,又认真的回味了一下茶叶的味道,才点点头说:“师工应该告诉你了吧,酒厂下一步要承包给她。”

    西冰一面添水,一面说:“谢谢季市长的成全,她告诉我了,不过也给我约法三章,不让我插手。”

    “奥,你会听她的话吗?”

    “不是我听不听的问题,是我确实也懒得管。”

    师蕊逸不紧不慢的跟了一句:“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这个看似凶猛无敌的男人马上就软了,嘿嘿一笑说:“我听,我听,怎么可能不听呢?”

    季子强忍住笑,说:“其实也不完全这样吧,师工,将来你也可以利用一下你老公的酒水销售公司,只要账目清楚,也没什么。”

    师蕊逸摇着头说:“那不行,我还是不让他参与的好,他那牛脾气,厂里的职工谁受的了。”

    季子强也就不多说这个问题了,这是人家的家事,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在他确定自己不会看错人的情况下,他就准备说正事了,不过在说正事之前,先看了看师蕊逸,说:“我想和你老公谈谈。”

    师蕊逸立即就明白了季子强的意思,站了起来,什么都没说,只是对着老公点点头,像是告诉他,必须听季子强的话。

    等师蕊逸离开之后,季子强也不想拐弯抹角了,他单刀直入的说:“我想让你帮我找一个人,是个小偷,在初八之后的某一天,偷了一个苹果手机。”

    西冰这一下才明白了季子强的意思,他问:“在哪一片偷的?”

    季子强摇摇头:“不知道,我只能大概的给你这个时间段,初八之后,小偷是个20岁左右的人,据说手背上用墨水点了一个梅花图案,仅次而已。”

    西冰就低下头思考了起来,想了大约有一辆分钟,抬头说:“给我三天时间,只要他是新屏市的人,我一定帮你找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