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张老板出去以后,很快进来一个小妹,长得挺清秀,端着木盆进来了,木盆里面的水,冒着热腾腾的雾气,季子强泡脚的时候,想着和这个女孩子闲聊,又不知道说些什么,索性闭上眼睛,避免眼前的尴尬。 ://efefd

    很快,15分钟过去了,女孩子用带来的工具,为季子强剪去了脚趾甲之后,开口说话了:“先生,我来为您按摩。”

    季子强依照女孩的要求,趴到了按摩床上,女孩首先从肩上开始按摩,季子强不是没有按摩过,不过,今天这个女孩子,手法乖乖的,不轻不重,仿佛是在撫摸。

    “先生,手法轻了还是重了。”

    “不错,还可以。”

    渐渐的,季子强感觉到女孩子按摩到大腿内侧的时候,手总是无意间碰到季子强的下面那根武器,这下,季子强受不了了,年轻气盛的,怎么会没有反应。很快,季子强面色通红,还好是趴在按摩床上,他脸上的潮紅还没有完全散去,粉红色的灯光下,小妹大概是看见了,脸上的笑容很是玩味,季子强有些恼火,感觉很丢脸,在一个小女孩面前害羞,自尊心受到了刺激。

    不过,季子强无话可说,这是你自己有了反应,胡思乱想,怪别人干什么。

    正面按摩到大腿内侧的时候,季子强脸再次红了,下面的反应已经很明显,慢慢的翘了起来,季子强闭上眼睛,不好意思看着女孩。按摩结束的时候,季子强已经是满头大汗,期间,季子强以为要发生什么事情,结果,什么事情都没有,季子强暗暗好笑,看来,是自己多心了。

    出来之后那个张老板又在外面等候了,季子强看着他殷勤的表现,心中暗自猜测,这个张老板不会不已经认出了自己,所以才这样的热情?

    这也是极有可能的,但既然刚才大家都没有点破,所以现在季子强也只能装着不知道了,他和张老板客气两句,张老板说:“你感觉如何,我们这里的女孩,都是在南方专门培训过的,手里的活很不错的,今后,你可要多多来体验。走,我们到下面去和喝酒,欣赏歌舞表演。”

    季子强跟着慢慢往下走,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来,这金沙俱乐部生意肯定红火,两人在一大厅等着,武队长的按摩还没有结束,几分钟后,武队长下了,此刻,张老板带着两人,拉开了屏风旁边的布帘子。季子强惊奇发现,这下面还有一层,这可是不多见的。墙面上都是粉红色的灯光,刚好可以照明,楼下左右各有一个门,都被厚厚的海绵和布包着,季子强明白,这样做,可以起到隔音的作用,进入左边的门,里面的光线更暗了,季子强模模糊糊看见有四个小圆桌,每个小圆桌四周,摆放着4把椅子。

    三人在一个圆桌前面坐下后,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孩子端来红酒,为三人倒上后离开。

    张老板说:“武队,你这朋友是第一次来,老哥请你看看我们这里的特色歌舞表演,好好欣赏,有什么意见,尽管提出来。”

    不一会,进来了几个人,在其他圆桌前坐下,很快,四个小圆桌周围都坐了人,因为光线的原因,彼此看不清楚。张老板拍了拍巴掌,中间空地上亮起了一束光,一个女孩子走到了灯光下,强劲的音乐响起来,随着音乐声的响起,这个女孩子开始做出各种舞蹈动作,季子强渐渐脸色发红,因为这个女孩子的动作越来越大,显然是床上才有的一些动作,季子强是经过了男女之事的,明白今天的舞会,显然不是什么正规的舞会。

    果然,几分钟之后,这个女孩子经过了一系列的肢体动作之后,开始慢慢脱衣服。

    脫衣舞,季子强瞬间想到了这个词,国外的脫衣舞很是风行,还有一种类型,称之为钢管舞,和这种类型差不多,季子强虽然没有见过,可是,在书上,电脑上看见过,也听说了很多。

    当女孩子身上只剩下胸罩和短裤的时候,季子强知道,自己不能看了,虽然他想看,可是,理智告诉他,不能看了,今天看了脫衣舞,就是把柄,这个把柄,落在了张老板这样的人手里,今后可能会有麻烦的。

    想到这里,季子强没有说什么,站起身,往外面走去。

    季子强突兀的举动,出乎张老板和武队长的意外,两人犹豫了一下,跟着出来了,张老板忙说:“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在国外很盛行的,欣赏欣赏,没什么问题的。”

    季子强也不能太认真,毕竟现在这样的事情也很普通:“张老板,对不起了,我有点急事要回去处理一下,你们玩你们的。”

    “奥,这样啊,那真是遗憾了。”

    “谢谢张老板,已经很晚了,今天麻烦张老板很多,日后有机会,再来打扰。”

    武队长见季子强坚持要走,也不敢乱说什么话了,跟着季子强一起,干忙出去了。

    到了外面车上,季子强才不轻不重的说了武队长几句,大意是现在武队长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副队长了,自己应该注意形象,未来的路还长,他还是很有前途什么,什么的。

    武队长也不敢狡辩,连连的点头,他心中也是有点后悔,以他对季子强的了解,按说这样的事情没多大关系的,但关键是今天有不熟悉的外人在场,季子强会很顾忌这种状况的。。。。。

    过了二天,季子强就带着酒厂师蕊逸的那个承包方案去了市委,冀良青的新秘书很是热情,一看到季子强,就赶忙站起来,说:“季市长是要见冀书记吧?”

    季子强点下头,也客气的说:“书记有时间吗?”

    秘书回答:“现在没安排,我进去问下?”

    季子强笑笑,就在秘书的办公室坐了一会,随手翻了一张报纸,还没看完一个新闻,这秘书就过来恭敬的说:“冀书记请你进去。”

    季子强就跟着秘书,到了冀良青的办公室。

    冀良青点头一下,示意季子强过来坐,季子强就在冀良青办公桌的对面坐了下来,这个椅子有点低,不过季子强个头高,所以坐在上面和冀良青谈话,也不算太难受。

    冀良青把办公桌上的烟盒推到了季子强的面前,说:“今天怎么过来了,你最近挺忙啊。”

    “是很忙的,每天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了。”

    “哈哈,忙点好啊,忙就代表着各项工作有进展,对了,你爱人是不是快生了?”

    “嗯,快了,这个月底吧?”

    “奥,那要多注意一点,还有啊,你也最近也少点应酬,有时候说不来的,那个预产期也不是绝对准确。”冀良青说的语重心长的,让季子强也多少有点感动,不管两人又多少矛盾,但冀良青在这些方面确实做的很到位的,也可以看得出来,他绝不是虚情假意的应付自己。

    季子强表示了感谢:“谢谢冀书记的关系,我会注意的。”

    “嗯,注意一下有好处啊,对了,你手里拿的什么?今天想谈点什么事情啊?”冀良青看到了季子强手里的资料,就问了起来。

    季子强把酒厂承包方案递给了冀良青,冀良青就信手翻了几页,眼睛就眯起来了,他不再和季子强说话了,很仔细的把所有的目录看了个遍,这才抬起头来,看着季子强说:“你研究过这个方案吗?”

    季子强点头:“研究过,我已经研究了好长时间了,感到很不错,这样不仅职工收入可以增加,我们政府也能获得一千多万的收入,等几年承包期之后,说不上名气打出去了,承包费还可以上涨。”

    冀良青依然眯着眼,不动声色的问:“看来你对这个很有兴趣,和庄市长谈过吗?”

    季子强一下就神色黯淡了,摇摇头,很无奈的说:“谈过了,只是没效果。”

    “奥,为什么,既然你说方案可行,怎么庄市长会不同意?”

    季子强冷哼一声,说:“他肯定不同意了,酒厂就是他的大后房,他怎么愿意交出来呢?”

    冀良青的眼就眯的更小了,他静静的想了好一会,才说:“新屏市任何企业都不是谁家的自留地,过两天有个工作会议,你可以在会上谈谈你对这个承包的想法,我就不相信了,真理能被歪曲。”

    季子强听到冀良青如此说,很是振奋,用近乎于崇敬的眼神看着冀良青说:“冀书记的意思是。。。。。。”

    冀良青微微一笑:“我会支持你的,真不知道他庄峰一天到晚都想什么呢?这明显是好事吗。”

    季子强忙附和着说:“是啊,是啊,唉,还是冀书记你看的清楚。”

    冀良青哈哈大笑,说:“少来给我代高帽子了,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两人就又开了几句玩笑,季子强就告辞离开了。

    房间里的冀良青刚才的笑容已经慢慢的收起来了,他冷冷的看着窗外,他一下就想起这几个下午每天到家属院来给庄峰送酒的那个面包车了,哼,这酒厂也不是你庄峰个人的,现在搞的成了你的根据地了,连续几天的,天天酒厂来给你送东西,这还不说,其他大院的领导,酒厂都给送了,连尉迟副书记今天早上自己试探着问了一下,他那也给送了一件酒,就单单的给我冀良青难堪是不是?

    我到不在乎你那几瓶破酒,但你们这样做有点过份了,你庄峰队我有意见,我能理解,但你不能把我们的矛盾延伸到下面企业,你不让他们给我送酒,那好吧,等以后承包了,看看谁给你们送吧?

    而走出了冀良青的办公室,季子强回头看了一眼禁闭的木门,脸上露出了有点怪异的笑容。

    几天之后的一次工作会议上,当冀良青讲完了其他事情的时候,季子强就郑重其事的把酒厂承包的问题扯了出来,或许是冀良青已经做过了一些工作吧,会议上几乎没有什么阻拦的形成了一边倒的趋势,大家都感觉这个方案不错,实事求是的说,这个方案的优势那是明显的,所以庄峰无力抵抗这种观点,这里也不是政府,不是自己一个人说了算的地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