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在凉台上抽完了烟,就见酒厂的那个送货面包车又开进了家属院,季子强看着车上下来一个身穿酒厂工作服的工人,开始搬起了一箱酒,往庄峰的家里去了。

    季子强就赶忙回到客厅去,给庄峰挂了个电话,说:“庄市长,我季子强啊。”

    “奥,季市长啊,怎么?不会你又想来喝酒了吧?”

    “哈哈哈,今天可是不敢打扰你了,对了,昨天把你剩下的几瓶酒带走了,我心里很过意不去,今天让酒厂再给你送六瓶,这个酒真的不错,很好喝的。”

    “得,得,季市长啊,你自己喝吧,我酒有的是。”

    “庄市长,这送酒的已经来了,你就收下吧,过几天我找你又喝。”

    庄峰那个郁闷啊,这,这季子强有病啊,一个烂酒天天当宝贝一样,老子家里堆的酒多的数不清,都是几百上千元的好酒,谁要你这破酒。

    不过要不要也不由他,电话还没结束,就响起了敲门声,庄峰摇下头,过去看了门,真的是送酒的,他只好在电话中对季子强说了一声谢谢,让工人把酒搬到了里面,随手扔给工人一包烟,说:“谢谢,以后不要在送了。”

    这工人装上了庄峰给的中华烟,那个心里高兴了,一路莺歌小唱的下了楼。

    庄峰看着那酒,冷笑一声,你季子强让送吧,你就是天天给我送上一件酒来,那个承包提案我还是不会通过的,我们就看看,看谁的耐心好。

    季子强在凉台上看着那个工人下来之后,又搬了几箱酒,又陆陆续续的送了几家,天也就慢慢的黑了,季子强也懒得管了,回到了客厅。

    电视还是很无聊,很脑残,季子强看不下去,回到了卧室,难得这两天下午清闲一下,季子强想静下心来,好好看看书,近段时间,他在书店里买了几本关于辩论的书籍,如今,神州大地上,正在掀起一股辩论热潮,季子强也想了解一下。

    这样看了一会,电话响了,是武队长的:“季市长,你好,晚上没有什么安排吗?”

    “是武队长啊,这饭都吃完了,还安排什么,在家看书呢。”

    “那要不现在我们见见,我有点情况给你汇报。”武队长在电话中说。

    季子强一听精神来了,武队长肯定是汇报关于小芬的事情,这事情很重要的,自己必须见面了。

    季子强就答应了,让武队长过来接一下自己。

    季子强换了一身衣服,给家里打了个招呼,说出去见个人,江可蕊和老妈都叮嘱了几句,让他不要喝酒,早点回来,季子强连连点头,说没问题。

    出去没几分钟,武队长开着车到了家属院门口,季子强上去之后,就问:“怎么样,最近又什么新情况?”

    武队长打着了车,一面慢慢的开着,一面说:“老板,现在我可以肯定的说,这个小芬是遇害了。”

    这虽然早在季子强的想象之中,但季子强还是有点难以置信,他看着武队长,说:“有证据了吗?”

    武队长摇头:“证据没有,但是小芬的手机已经找到了,是前几天突然她这个号码出现了几次,我派人和电信联系了一下,查到了位置。”

    “奥,在什么地方?”

    “一个学生在用,说是黑市上买的二手手机,后来我们又在那一片黑市查,找到了卖手机的人,这是一个专门做二手手机的贩子,据他说,手机是别人卖给他的,现在他已经记不清,不过他很肯定的说,当时那个用200元卖给他手机的年轻人绝对是个小偷。”

    季子强有点奇怪:“这他也能确定?”

    “肯定的,他们专门做这生意的,自然是看的懂人。”

    季子强很认真的想了想,说:“这样说学生和卖手机的人和案情关系不大了。”

    “嗯,没有什么关联,这两个人我们都盘查了,他们和小芬沾不上边,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那个用200元卖手机的小偷。”

    季子强很凝重的点点头说:“是啊,现在可能就是两种情况,要么她碰到歹徒遇害,要么她被人灭口。”

    武队长毫不犹豫的说:“我感觉灭口的可能性大,要是歹徒,不管劫财劫色的,都不会帮她在初八发那个短消息吧,从她电话使用的情况看,应该在初一的晚上她就遇害了,初八的短消息,不过是有人怕医院对小芬无故不来上班起疑报警。”

    季子强不得不承认,武队长的分析是对的,从初一到初八,整整的八天时间,小芬怎么可能没有一个打进打出的电话,这只有一种解释,就是杀害她的人关掉了她的手机,但这个人还对她很熟悉,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上班,也知道应该给谁发消息辞职,这就不是小偷和一般的歹徒能清楚的事情。

    而附和这些条件的人应该不多,在联系一下小芬最后一个电话是庄峰打来的,就可以推断,小芬的遇害一定和庄峰有密不可分的联系了。

    季子强拧着眉头,坐在车上想了好一会,但作为一个刑事案件,最关键的一点就是遇害人的尸体,这一点很重要,没有小芬的尸体,那么就算是报案了,这也只能算是一个失踪案,失踪案和谋杀案的处理方式具有天壤之别,中国人多的是,走失几个根本算不上什么的,最多公安局登记一下,在网上公布一下,对案情没有什么实际的帮助,特别是刑侦大队还有陈双龙在,这更不能鲁莽的报案,那样会打草惊蛇的。

    但不报案应该怎么做呢?季子强陷入了沉思中。

    过了一会,季子强说:“现在没有其他办法了,只有找到那个卖手机的年轻人,也可以暂时把他定义为小偷,找到他,就能知道手机从什么地方来的。”

    武队长听了叹口气说:“这事情我也想过,也查过,问题是新屏市这么大,实在是海底捞针,难度太大。”

    季子强却突然很奇怪的笑笑,说:“我想这个问题不大,能找出来。”

    “能找出来?”

    “能,你等我几天,就有结果。”

    武队长愣愣的看着季子强,听他说的如此坚决,本来他也一直对季子强很信服的,就二话不说,点头同意了。

    季子强见没有其他的事情了,说:“行,那今天先这样,送我回去。”武队长见季子强要离开这里,就很曖昧的一笑,说:“季市长啊,我带你到这里,除了汇报工作,还想让你好好的放松一下呢。”

    季子强说:“放松?放什么松,瞎搞。”

    武队长很脸厚的说:“老板,既然来了,就进去坐坐吧,又不干什么坏事,就是洗洗脚,给个面子吧老板。”

    季子强这才注意到,这栋小楼不是很起眼,水泥钢筋房,外面甚至没有挂招牌,不知道是什么来历,不过,这年头,娱乐场所,越是高档的,可能越不起眼。

    “老板,这里档次不错的,一般人是很难来这里娱乐的,俱乐部都是会员制。”武队长还在不断的劝着季子强。

    有点好奇,季子强问:“武队长,你是这个俱乐部的会员吗?”

    “什么啊,我哪里有那么多钱来娱乐,不过俱乐部的老板和我认识,偶尔来打打秋风,要是需要掏钱,我就没有钱吃饭了。”

    “那不好,不出钱,人家不高兴啊,再说了,我跟着你来蹭,有点掉价吧?”

    “呵呵,老板啊,不要想那么多,该潇洒的时候,尽情潇洒,俱乐部的老板很不错的,待会我给你引荐,今后没有事情,也可以来玩玩啊。”这样说着话,武队长就拉着季子强的胳膊进入了大,一楼的大厅里面,装饰典雅,一块大红屏风固定在正面,上面金沙俱乐部5个金黄色的字非常显眼,季子强忽然想起了政府办公楼里面有为人民服务5个大字,这里的格调似乎和市政府办公楼的格调相似。

    刚进门,迎面的过来一个人,从年龄上看,大约30岁左右,看上去就是能够左右逢源的人,不愧是做生意的:“欢迎武队啊,你可是贵客啊,好久都没有来潇洒了,这位是。。。”

    “张老板,我来介绍,这位是我的同事,”说到这里,武队长又指了指对方,给季子强说:“这位是金沙俱乐部的张老板。”武队长还算聪明,并没有暴露季子强的身份。

    季子强笑笑,这人就一只手握着季子强的手,一只手顺势搭到季子强的肩膀上,显得很是亲热:“欢迎欢迎,贵客啊,第一次到俱乐部来,一定要玩个痛快,可不要讲客气啊。”

    “呵呵呵,不客气。”季子强被张老板的热情感染,虽然知道生意人,大都是这样,但是,能够受到热情接待,或者是重视,毕竟是高兴的。

    季子强和武队长随着张老板往上走去,从一梯口开始,地上便铺着厚厚的地毯,墙上贴着暗金色墙纸,走路没有一丝声响,张老板对武队长说:“今天我来安排,洗头洗脚,按摩,完了再进行其他的节目,这位老哥是第一次来,我们一回生、二回熟,今后你们只要有时间,尽管来,一切都是我来安排。”

    “张老板,那可不好意思。”

    “大家都是年轻人,讲究的是缘份,武队长和你这样的贵客,能够到俱乐部来,是看得起我张某。”张老板将两人带到了二中间的大厅,这里是洗头的地方,有几个人正在洗头,看见季子强和武队长跟着老板上来,马上有两个小妹迎上来:“二位老板,先洗头吧。”

    洗头的时候,季子强感觉小妹洗头的技术不错,特别是掏耳朵的技术到位,让人感觉很舒服,慢慢的,季子强的情绪放松了,感受着小妹娴熟的手法。

    一个小时后,季子强和武队长都洗完了,此刻,张老板再次出现了:“二位,感觉不错吧。”

    武队长大大咧咧的说:“张老板,小妹技术真的不错,很舒服。”

    “呵呵,只要武队认为好,老哥我就满意了,还有更舒服的呢。”

    这一次,张老板将季子强和起得早分别带入了单间,里面摆着按摩床,粉红色的灯光,让人不禁浮想翩翩:“洗脚按摩都是一整套,老弟体验体验,今后多提意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