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些人今天都很奇怪的,因为谁都知道季子强喝庄峰的关系并不是表面这样好,两人也到不了没事见面闲聊喝酒的地步,所以大家不像过去那样,研讨和商议新屏市的敏感问题,大家都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从地上的地沟油,说到天上的导弹飞机,反正就是个乱扯。

    庄峰看看喝的也差不多了,送来的六瓶新酒已经喝掉了三瓶,庄峰就带着一点醉意说:“今天不能再喝了,你们怎么样,反正我喝够了。”

    几个人都附和着说:“差不多了,我也不敢喝了。”

    庄峰看看季子强:“季市长到位了吧?要是没到位,让老刘在陪你喝点,我要过去喝茶了。”

    季子强忙说:“可以了,可以了,平常我喝不到这么多的,今天是这个酒好,所以喝的畅快。”

    刘副市长带着讥讽的口气说:“季市长真感觉这酒很好?”

    季子强反问一句:“难道不好?”

    “比起过去他们的酒,那是很不错了,但季市长,我看这酒也只能算个中档吧,没你吹的那么悬乎的,要是让我喝,我还是愿意喝五粮液。”

    季子强摇摇头说:“唉,不知道你们怎么尝的,我就喜欢,庄市长,你说这酒味道比起五粮液怎么样?”

    庄峰额头上一根黑线就冒了出来,靠,这酒怎么就和人家五粮液比起来了,你季子强也真的会找对比的目标啊,不过也能理解他,他现在就是想方设法的想要把这个酒说好,然后从这上面扯到酒厂的承包中去,小样,你尾巴一抬,老子就知道你拉什么粑粑。

    庄峰很认真的说:“嗯,和五粮液不相上下,确实不错,不错。”

    这样一下,客厅里其他几个人都互相的看看,想笑,但不敢笑,都憋着,一起点头。

    季子强这才有点满足的样子,说:“那你们坐,我喝的有点多了,先回去了。”

    季子强的这个话到时让庄峰有点意外,怎么?他今天还真的不提承包的事了,奇怪啊奇怪。

    他刚要假装客气的留一下季子强,但见季子强过去抓住一个已经到光了的空酒瓶,又往杯子里到,当然那里面多少还是有几滴酒的,季子强很珍惜的把倒出来的几滴也喝了,咋咋舌头,一副陶醉的样子。

    庄峰心中实在忍不住了,你季子强装什么神叨叨的,妈的,少给我表演,谁不知道谁啊,你季子强又不是没喝过好酒的人。

    “季市长,要是你很喜欢,那剩下这几瓶你就带走吧,回家想喝了又喝。”庄峰准备把季子强打发走了,实在是看不惯他这般的装模作样。

    季子强眼睛一亮,说:“那我真的把剩下的带走了?”

    庄峰挥挥手:“带吧,带吧。”

    “这不好意思吧。”

    “嘿嘿,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家里酒喝不完的。”庄峰说。

    “那行,我带走了,改天我让他们给你重新送几瓶了。”季子强一面说,一面说去找了个袋子,把这三瓶剩下没喝的都装上,提着就走。

    客厅几个人都看呆了,真没见过这样饿涝的市长,几瓶烂酒都要带走,但大家都憋着,不笑,坚决不笑,就是不笑,一直等季子强出去关上了防盗门,大家才一起轰然大笑起来了。

    刘副市长从来都装的是风度翩翩,文质彬彬的,现在总算是忍不住了,说了一句从来没有说话的话:靠!

    季子强当然是不知道人家在笑话他,下楼,带着一点醉意,摇摇晃晃,乐乐呵呵的回到了家里。

    同一个时候,不同的地方,酒厂副总工师蕊逸这个端庄美丽精明干炼的女总工却有点失神的靠在了床上,她工作投且勤奋,今天三顿饭都在酒厂吃,晚上也不回家,刚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冲个澡就上了床,但心里却有种怪怪的念头,有点失望,有点忧伤。

    忧伤的是眼看着酒厂毫无前途的走向没落,自己却束手无策,每一次的希望最后都还换来领导们无视的拒绝,这很痛心,爹爹的遗愿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实现,在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酒厂就会被掏空,就会被激烈的市场竞争淘汰,想到这,师蕊逸都黯然失色。

    而季子强今天的表现却让她失望,自己眼中的季子强不该是这个样子的,为了几瓶酒,能给自己打几次电话,而且最后还要把酒送到了庄市长的家里,这分明就是想要讨好庄市长吗?

    唉,看来啊,官场的人,真的没有几个人是正直,清廉的。

    昨天的雨让满世界**的,水气弥漫着整个房间,她感到一阵的凄冷,她就把自己圈在被窝里,心中难受得全身缩成一团,她心里飘飘的,伤感,失望带来的悲戚,几十年曲折的经历汇成一种说不清的意绪在心里翻滚,搅拌着,缠绕着。她几乎象抽去骨头和灵魂的一堆绵软的酥肉,真希望此刻能挂在丈夫那强有力结实得象钢铁结构的身体上,服贴地让男人的气息烘烤着。

    天早就黑透了,师蕊逸微浑身冰冷,脑子清醒了,总在哀痛中不能自拔怎么行啊!她坐起来,望望窗外,两串厂区的路灯消失在夜色朦胧中,心里有种怅然,心力交猝,萎顿不堪,她渴望雄力的支撑。

    师蕊逸厌弃了往日的生活,每天在拥挤的路上蜗行,匆匆的人流不知奔向哪里,只知道为了糊口,埋头奔波,走进小区的大门,那个不老不少的看门男人睡眼惺忪中闪着色晴,让人讨厌,如粘在身上的鼻涕;而单位上,那个木脸陈厂长,职业就是找人的麻烦,让你难受,像路中间的一块又臭又硬的石头,感觉他的堅硬,又无可奈何。

    每天还有更多无聊的会议,一张张呆滞的面孔,正襟危坐,掩饰着昨夜见不得人的猥琐相,为了开会而开会,职业性的开会,为了一切不正常而正常,谁也难以破坏的秩序,打不破的惯性,都在惯性的滑梯里下滑着,耗费着生命。

    师蕊逸睡意全无,许多事乱哄哄的在脑海中不断出现,包括季子强,也好几次的出现在了师蕊逸的眼前,但师蕊逸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年轻的市长了,他对师蕊逸来说,就像急促地读一本书,哗哗地翻着,读不进去,大脑一片空白。

    想到此,师蕊逸披衣下地,凭窗瞭望,古老却坚固厂区,蔑视着风雨,师蕊逸窗前踱步,圆月朗朗,倩影波动。

    许久之后,她幽幽的叹了口气,准备休息了,而就在这个时候,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师蕊逸随意的看了一眼,一下愣住了,因为这是季子强的号码,这么晚了,他还有什么事情?

    师蕊逸接通了电话,电话中酒传来了季子强磁性十足的声音:“你好啊,师工,没有打扰你吧?”

    师蕊逸说:“嗯,没有,季市长这么晚了,还有事情吗?”

    “哈哈,当然有了,不然我何必浪费这两毛钱的话费呢。”

    师蕊逸眉头一皱,不冷不热的“嗯”了一声,但很快的,师蕊逸脸上就有了明显的变化,这种变化就像春天里接受了雨露的花瓣一样,慢慢的展开,慢慢的灿烂。

    师蕊逸笑了,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舒心的笑了,她连连的点头,眼中充满了希望和憧憬。。。。。

    第二天季子强还是忙,连续的处理了好几个比较棘手的公务,还参加了几个会议,五一节很快就到,市里还要组织几个活动,乱七八糟的事情一起都压在了季子强的肩上,让他根本一天都没有轻松过,下班的时候,几乎是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了。

    一看他这个样子,不要说江可蕊了,就是老妈都开始心疼起来,也不让他换鞋了,直接拉过来,坐在了沙发上,江可蕊也递上了一条热毛巾,季子强使劲的擦了擦脸,又靠在沙发上好一会,才慢慢的缓过来,嘴里就说:“真是忙死了,唉,早知道还是做个普通干部好。”

    江可蕊笑着在季子强的旁边坐下,说:“要不你给组织申请一下,政府看门的老头和你换换。”

    “你当我不会看门啊,我去一定比他看的好。”

    “那行,你什么时候换啊,我帮你写申请。”

    季子强瞪着江可蕊,说:“你怎么这么的热情,想干什么,想当我的领导吗?”

    “切,我本来就是你的领导好吧。”

    老妈刚好过来,一听就说:“对对,可蕊是你的领导,子强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老妈说到这里酒笑咪了双眼,季子强忙强打精神,问:“什么消息?”

    老妈笑着,笑着,半天才止住,说:“今天我代可蕊去检查,可蕊遇到了一个熟悉的大夫,人家说可蕊怀的是个男孩。”

    季子强一跟头坐了起来,拉着江可蕊问:“真的,真的吗?”

    江可蕊也满脸的笑意,点头说:“那是我们局里小王的老婆,她在妇产科上班,我检查的时候,她偷偷告诉我的,是个男孩,很强壮的。”

    “呀,好好。”季子强一下就靠在了沙发上,半天没有说话,其实他一直希望是个男孩的,但每次江可蕊问他,他都说无所谓啊,女孩更好什么什么的话,但骨子里他更希望是男孩,只是怕万一生个女孩,江可蕊会因为自己的看法而伤心。

    现在好了,既然已经是男孩了,季子强也就放心的高兴起来。

    江可蕊不愿意了,拉着季子强问:“你不是天天说喜欢女孩吗?还说女孩是爹妈的小棉袄什么的,现在一听是男孩,你看你这个表情。”

    季子强忙狡辩说:“女孩也不错啊,只要你生的,我都喜欢。”

    “哼,早就知道你是在说假话了,不然真生个女孩,你恐怕心里会怪我一辈子的。”

    季子强开始解释啊,狡辩啊,反正是扯了好一会,直到吃饭的时候。

    吃完饭,季子强又拿上了一支烟到了凉台上,似乎真的有一种饭后一支烟,胜似活神仙的说法,刚吃晚饭抽烟,这已经成为一般男人的一个特点了,不过也有人说,那个什么xxoo之后,抽上一支烟也很舒服的,但这个问题比较深奥啊,我是处男,我没有xxoo过,所以没有体会,这里就不乱评论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