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接通了电话,有点愧疚的说:“师工你好。 ”

    师蕊逸的话却让季子强轻松了一下,她并没有提及到承包的事情,或许她也从其他渠道听到了承包方案被否决的消息了:“季市长,你好,我刚刚勾兑了一种新酒,你要不要尝尝。”

    季子强忙说:“算了,算了,我喝什么酒都是一种感觉,呵呵,就不麻烦你了。”

    师蕊逸悠悠的说:“其实我给你打电话也想表示一下我的歉意,你为酒厂的事情也尽力了,不管现在结果怎么样吧,但我还是感谢你。”

    季子强有点愧意,多好的同志啊,自己没有给人家帮上忙,人家还怕自己不愉快,专门来安慰自己,季子强有点落寞的说:“真的很不好意思,让你空欢喜了一场,我的能力还是有限,没有帮上你。”

    “季市长不要这样说,我找你之前也是有充分的心理准备,而且就算真的承包了,也未必就会让我多么高兴,那时候我身上的担子更重,压力更大,上千号人要吃饭啊,所以我一点都没有生气,请你也不要责怪自己了。”

    季子强苦笑一下说:“好好,你这样我就心里好受一点了。”

    “我已经很感谢季市长对酒厂的关心了,对了,说真的,我刚勾兑了一种新酒,给你留几瓶,你尝一下吧?”

    “呵呵呵,不。。。。。。”季子强说倒这里的时候,停顿了一下,他眯了一下眼,说:“你还在单位?”

    师蕊逸说:“这周我值班啊,每天下午都在厂里。”

    “奥,这样啊,要不你安排人给我送几瓶酒过来吧?”

    “现在吗?”

    季子强很快的回答:“是啊,怎么了,现在有难度?”

    “季市长,我走不开,我本来打算是明天给你送过去的。”

    “哈哈,我可是等不到明天了,再说了,我也没有一定让你送啊,你忙你的,你让你们送货的车给我送过来酒成了,我现在想喝。”

    师蕊逸愣住了,这是一个什么人,刚才还客气呢,现在说想喝就想喝,真是变化莫测,算了,那就答应下来:“那好吧,我安排供销科给你送几瓶过去,你地址?”

    “嗯,你先安排,我过几分钟给你打电话。”

    师蕊逸又是奇怪了一下,还要过几分钟,她摇摇头也就答应了,说等季子强的电话。

    季子强挂断了电话,赶忙对江可蕊说:“到厨房收拾一点熟食,我要带上出去喝酒。”

    江可蕊奇怪的看看季子强:“刚吃饭了还喝酒?”

    季子强也不多说了,自己到冰箱里一整的翻腾,你别说,那种袋装的板鸭,猪蹄,烧鸡等等冰箱里还真的不少,这段时间办公室有的人听说季子强老妈,老爹来了,几个和季子强能说的上话的干部,都来看望过季子强老妈他们,自然少不得要带上一些吃喝补品。

    季子强很快准备了好几样,也不多说,出门下楼,没几步就到了旁边单元庄峰的门口,一敲门,庄峰的老婆在猫眼里一看,打开了门说:“季市长啊,稀客,稀客,我们住的这么近,可是很少见你过来。”实际上季子强从来都没有到庄峰家里来过,那里是很少的问题。

    季子强嘴里也打着哈哈:“早就想过来了,不是怕影响庄市长休息吗?庄市长在吗?”不过季子强是知道庄峰在家的,因为庄峰的车就在院子里停着。

    季子强的话还没落地,庄峰的声音从餐厅便传了过来:“季市长啊,来来。”说话中,庄峰也走了出来。

    不过庄峰今天很是纳闷,这个季子强怎么今天想到来自己家里,过去自己也相邀过几次,他都一直装清高,婉言拒绝了,今天真是太阳从西面出来了,喝,小子还带的有礼品,不知道遇见什么麻烦事想来找自己通融了。

    庄峰心中疑惑,不过面上还是很热情,这中国乃礼仪之帮,仇恨再大,矛盾再多,也不能给上门的客人甩脸子,何况现在庄峰也在尽量的回避和季子强发生太多的矛盾呢。

    季子强换鞋进去一看,这庄峰正在吃饭,季子强把手里的东西给庄峰的老婆一塞,说:“嫂子,我今天过来陪庄市长喝两杯,刚好家里有点熟食代了过来,嫂子帮忙收拾一下吧。”

    庄峰的老婆一叠声的说:“唉吆,唉吆,怎么还代东西过来,好好,那你先坐,我给你准备碗筷。”

    季子强也老大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庄峰有点好笑的看看季子强,真不知道他卖的什么膏药了,就说:“那行,你坐,我拿瓶好酒来,对了,记得你最喜欢喝茅台是吧?我这还有好几瓶茅台。”

    季子强忙一把拉住庄峰,说:“我听说新屏市酒厂刚研制出了一款新酒,要不我让他们送几瓶过来。”

    庄峰眼睛一亮,他明白了,季子强看来今天还是为酒厂的事情来找自己,既然知道了季子强的想法,庄峰也变得坦然了许多,不怕你季子强鬼把戏多,老子是咬定了青松不放松,你口才好,今天你随便说,我清醒的时候不会答应你,就算喝醉了答应你什么,明天老子一样的赖账,你能奈何于我?

    庄峰哈哈的笑着说:“酒厂能勾兑出什么好酒来,靠不住,靠不住,还是喝我的。”

    季子强连连说:“尝尝吧,尝尝吧,万一很好喝,我们也可以帮着宣传一下,我打电话,很快酒送来了。”

    庄峰看季子强这样坚决,也懒得理他,你既然一定要折腾,那你就折腾吧,你看看最后我会不会让你说动,同意你的承包方案?哼哼!

    庄峰就不再说话了,笑呵呵的等季子强打完了电话,给人家说了送酒的地方,两人一面吃着刚切好的那些熟食,一面东拉西扯的聊着。

    “季市长,说吧,今天你想说什么都可以。”

    季子强漫不经心的说:“庄市长,我就是聊聊天,奥。。。。你是不是以为我有什么事情要求你帮忙啊,哈哈哈,市长啊,你太小看我了,我要找你帮忙,至少也应该请你到酒店坐坐吧?那能反倒跑你家来蹭吃的。”

    庄峰很稀奇的看看季子强:“那今天你真没事?”

    季子强正儿八经的回答:“真没事。”

    “不是来做说客的?”

    “说客?说什么客?”

    庄峰看着季子强,摇摇头,你小子装吧,你那点小心眼能瞒得过谁啊:“好,既然你没事,那我们约法三章,今天只谈风月,不提工作,嘿嘿,嘿嘿。”

    季子强摸了摸脑袋,这老小子挺贼的:“这。。。。。这个。。。。”

    庄峰大笑,自己一句话就把季子强的后路都堵住了,他现在开始难受了吧?

    季子强试探着问:“一点工作都不能谈吗?庄市长?”

    “当然了,我问你几次,你都说没事啊,没事我们就好好的喝酒。”

    “唉,那行吧。”季子强有点没精打采的说。

    庄峰很满意的看着季子强这个表情,自己就说起了最近一些笑话什么的,这样聊了一会,就听到了敲门声,季子强说:“酒来了。”

    开门一看,果然是酒厂销售科的一个小伙,穿着工作服,满头大汗的抱着一个小纸箱子,里面装着六瓶没有商标的白酒,一看就是刚研制出来,还没有进入市场流通的。

    等把酒放好了,季子强给这个师傅发了一支烟,帮他点上,这师傅一下有点激动起来,靠,这是季市长亲自给点的烟啊,对了,旁边站的还是庄市长啊,这,这有点太荣幸了吧?他本来估计就不会抽烟,不过还是使劲的吸了一口,呛得咳嗽起来。

    季子强笑着送他离开了,才关上门,打开了一瓶酒。

    两人刚坐下,刘副市长却也敲门进来了,他是庄峰这里的常客,一见庄峰的车停在院子里,就知道庄峰在家里,反正是闲着,摇摇晃晃的来了。

    让他惊讶的是怎么季子强也在庄峰这里,这倒是很少见的事情了,他疑惑的看看庄峰,庄峰给他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他别管,刘副市长笑呵呵的对季子强说:“季市长最近忙的很吧,今天还有时间过来,不怕弟媳一个人在家寂寞啊。”

    季子强呵呵一笑,说:“寂寞个屁,我老妈来了,人家两人每天叽叽喳喳的,挤兑的我话都插不上一句,过去是一个女人天天唠叨,现在变成两个了,你说我不出来躲躲怎么办?”

    “哈哈哈哈哈”,刘副市长和庄峰都笑了。

    三个人打开了酒厂的新酒,喝了起来,季子强给他们介绍着这个酒,但不管是庄峰,还是刘副市长,都感觉这个酒没有季子强说的那么悬乎,也不是不好,但要真比起他们天天喝的那些高档酒,五粮液,茅台什么的,这酒只能说一般吧,谈不上超越这些好酒。

    唯独是季子强一直赞不绝口,一个人在哪吹的天花乱坠的,好像真的就是一个品酒的大师一样:“你们看,这酒色清澈透亮,喝时味道醇香。酒花分布均匀,密度间隙明显,入口后味不苦,真的不错,不错,来来,刘市长,再喝一杯。。。。。。”

    刘副市长虽然和季子强是面和心不合,有时候连面和都谈不上,但也不好打击季子强,这种事情不算什么原则问题,你说好就好吧,你说多喝,大家多喝一点也就是了,没什么大不了了,而且刘副市长也已经从庄峰的暗示中看了出来,今天季子强恐怕真是冲着那个酒厂的承包方案来了,不然怎么就如此巧合的喝起了新屏市酒厂的酒。

    这样喝了一会,又有人敲门,庄峰的老婆过去开门一看,有两个局长过来了,这些人都是庄峰的铁杆,没事了都要到庄峰这里来报个到的,几天不来听庄峰骂上他们两句,他们都会皮痒的。

    这一下热闹了,五六个人喝着,聊着,庄峰也是暗自好笑,刚才没人的时候我给过你季子强机会了,那时候问你有事没有,你说没事,现在倒好,人来多了,你就是想说什么,恐怕这乱哄哄的情况下,你也没办法说了,就是说了,老子已经喝多了,说出来的都是醉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