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郭局长对这男子介绍说:“这是我们县管公安局的季县长,今天想来看望一下你,也了解一下你今天为什么要求撤案的情况。 ”

    转过头,郭局长对季子强说:“这就是女孩的父亲。”

    这男人听到郭局长说了解撤案的情况,他的眼中就有了一丝惊慌,和愧意。

    这样的眼光,季子强就感受到那牛羊般的善良目光的“通视”。

    男人干裂、焦灼的嘴唇似乎已被封干许久,那哆嗦的嘴里不知饱尝过多少的酸、甜、苦、辣,犹如耙犁一般的破伤的大手捧着一个粗瓷碗给季子强他们到着水。

    季子强很温和的说:“我今天特意过来,就想告诉你一件事情,如果你有什么为难,或者有什么不得已,你可以告诉我,我一定为你做主,没有什么好怕的。”

    男子默默的给他们到好了水说:“谢谢领导的关怀,你们费心了,那个事情真的就是我今天去说的那样,他们在谈朋友,两人可能吵架了,就闹了这一出。”

    季子强分明看到这男子有一不定,来回躲闪自己的目光,季子强说:“我可以看看你女儿吗”

    这男子呆了一下说:“可以,她在里屋呢。”

    季子强看一眼郭局长,就站了起来,郭局长也陪着季子强一起走进了光线不是太好的农舍中,他们在这男子的带领下,穿过堂屋,到了旁边的一间小房子里,就见靠墙的床上正斜靠着那位受害的姑娘,此时的她脸色很苍白,好像还有很多泪痕,但依然难掩美丽的容颜,她有点吃惊的看着季子强他们走进来。

    在他父亲给女孩做了介绍以后,女孩逐渐的安定了下来,她满面忧伤的说:“谢谢县上领导的关心,你们为我这事还跑一趟,真是不值。”

    季子强看着她说:“没有值不值的说法,只要你有委屈,你说出来,我们一定可以帮你。”

    女孩抬起眼,看着季子强,欲言又止,默默的低下了头,摇摇头说:“没有委屈。”

    季子强看着这柔弱的女孩坚定的说:“我知道一定是有人找过你们,给你们说了什么,不然你们怎么会自相矛盾的说出不同的情况,不要怕,说出来,我保证为你们做主。”

    女孩再也不说话了,他们就这样僵持住,季子强有点惋惜的又给她说了好多自己可以帮她的话,最后女孩终于说:“季县长,我谢谢你,真的感谢你,但这件事情你不要管了,吴书记是洋河县的书记,我们怕他,你难道不怕,我们这种穷苦人家,不值得你们费心。”

    说完话,女孩就掩面痛哭起来,不管季子强怎么说,她都是摇头,直到最后,女孩的父亲才说了一句话:“县长,局长,就这样吧不要让我们为难了,等小好养好了病,吴书记答应给他安排个正式工作,她也就是这样的命,我们认了。”

    季子强失望了,他就感到了一种悲哀,一种说不清是因为什么,也说不清是为谁,而产生的悲哀。

    他静静的走了出来,好久都没说话,他不时的感觉到自己的心里在疼,他一直在咬着牙齿,暗暗的说:等着吧,正义不会消失。

    带着无奈和失望,季子强回到了县政府,在和郭局长分手的时候,季子强说:“把吴海阔放了吧。”

    郭局长也黯然的点点头,说:“现在只能如此了。”

    季子强这个时候,眼中就闪过一丝冷厉,他对郭局长说:“证据和口供保存好,我不会让他逍遥法外的。”

    郭局长就深深的看了一眼季子强,点下头,上车离开了。

    在办公室坐了没多长时间,季子强就接到吴书记的电话,吴书记说:“子强啊,我家吴海阔的事情你一定听到汇报了吧,这个事情我刚听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季子强没有出声的冷笑一下说:“我昨天刚听到郭局长的汇报,我想先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在给你汇报的。”

    吴书记就在电话那头平淡的问:“那你现在了解的情况怎么样啊,我过去听海阔说他正和一个女孩在谈朋友,该不会就是这女孩吧”

    季子强不带丝毫情绪的说:“书记,就我听到的汇报,这女孩还就是海阔的女朋友,所以刚才我已经给公安局打招呼了,立即放人,要是书记感觉有必要的话,让公安局给海阔兄弟恢复名誉,当众道歉,连事情都没弄明白,怎么可以就把海阔兄弟找去问话呢”

    季子强这话到有点出乎吴书记所预料,在这件事情上,吴书记是很仔细的盘算过,政法委和公安系统的他都不在乎,唯独就是这季子强,自己一直有点看不透他,生怕他在这个事情上犯厥,那就有点麻烦了,所以在自己亲自出面把一切都摆平了以后,这才和季子强摊牌,你季子强要想在这事情上发傻,我一定让你铩羽而归。

    没想到季子强的态度比自己想象的要好的多,不仅放了人,还一定斥责了公安局,已经做好给海阔道歉的准备了,呵呵,不错,这才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嘛,吴书记就呵呵的一笑说:“子强啊,那谢谢你了,道歉我看就不用了,事情过了就过了,公安局也是依法办理,你也不要过多的批评他们,这事情到此为止了”。

    只有傻瓜才会让公安局给自己道歉,本来知道的人还不多,你要道歉一下,那全县就都知道了,谁晓得会有什么麻烦出来,所以季子强赌他吴书记是不敢让道歉的。

    季子强就很恭顺的说:“行,书记说了那就这样办,不过公安局我还是要批评的。”

    那面吴书记就笑着说:“算了,算了,子强啊,什么时候你闲一点,我好好请你吃个饭,好像我们单独还没有在一起坐过吧,哈哈哈。”

    季子强也有点高兴的说:“谢谢书记,这让我有点受宠若惊了,吃饭就算了,以后只要有什么事情,书记多开导我几句,那比什么都强。”

    吴书记就哈哈哈的笑着,挂断了电话

    季子强也冷冷的挂上了电话,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季子强对吴书记已经早就失望,在前几次的事情上,吴书记的冷酷已经让季子强心中反感,现在吴书记又做出了这样玩弄法律于鼓掌间的事情,更增加了季子强对他的愤恨,这样一个领导,他除了维护自身的利益,对洋河县能有什么贡献假如给自己一个机会,自己一定会剥夺他手中的强权。

    看起来季子强最适合的职业应该是警察,因为他天生具有敏锐的感觉,经常可以洞悉别人心思,这对他来讲未必是好事,他看到了本来不用看到的很多言行不一,虚伪和欺骗,也就有了比别人更多的失望和叹息。

    许许多多的谎言,许许多多的人情冷暖,让他变的更有心计,城府更深,他知道了怎么来最好的隐藏自己,也懂得了心疼的时候未必要流泪,喜悦的时候未必要大笑。

    到下午下班时候,季子强还是有点闷闷不乐,后来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公安局刑警队王队长的,他说王老板想请季子强吃饭,怕季子强不给面子,特意让他代为相邀,王队长恭敬的说:“季县长,打扰你了,给个面子吧。”

    这个王队长在上次对付雷副县长的时候,倒是帮过季子强一个大忙,季子强感觉他人还不错,有点小毛病,大的方面还过得去,就说:“那行吧,不过我可能要晚点去,你们先吃,不用等我。”

    王队长急忙说:“那怎么成,你没来我们肯定是不能先动手的,没事,我们先去聊会,等你就是了。”

    季子强不置可否的挂断电话,他不想去的太早,他的情绪还没有完全的调节好,他想在一个人待会。

    到七点的样子,季子强才来到了酒店,包间里王队长和王老板谈的正欢,季子强进来见两人都喜笑颜开的样子,就问:“你们两个姓王的是不是扯清楚了。”

    王队长奇怪的说:“季县长,你说的是什么扯清楚了”

    季子强认真的说:“看下你们是不是几万年前在北京周口店是一家啊。”

    王队长这才知道季子强是在调侃他,就笑着说:“嘿,我们那时候住在蓝田的。”

    几个人笑了一会,桌上的菜也端了上来,这王老板看来心很诚,尽挑了一些高价菜,很丰盛,热炒,凉拌,焖煮,清炖,应有尽有,酒也是好酒,2瓶五粮液摆在了桌上。

    季子强知道他钱多,也不阻拦,就说:“看来今天王老板是把家底都拿出来了,那就讲一句话吧,讲了我们好开吃。”

    王老板举起了酒杯,站了起来,说了很多对季子强感谢的话,最后说:“其他的就不多说了,一切尽在酒中,来,为我们的友谊,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