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世间有些东西,反映也忒快速,过了二天,在新屏市政府的小会议室里,庄峰正在主持市长会议,季子强提出了酒厂的事情,请大家表态。(品#书……网)!

    这里的人恐怕也只有季子强不知道陈厂长和庄峰的同学关系了,所以大家看看庄峰,谁都没有发表意见,包括和季子强一直相处不错的副市长郁玉轩和女副市长茹静,两人也都皱着眉头不好帮季子强说话。

    显然的,他们也知道季子强拿出这个方案的用意,但庄峰没有说话,他们说了也是白搭,这六七个副市长里,除了他们二人,其他都是庄峰的人,所以只能先看看。

    庄峰在季子强提出这件事情的时候,一脸的冷漠,就像是听到了一件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事情一样,等季子强说完,庄峰也没有说话,只是抬头淡淡的看了刘副市长一眼。

    刘副市长在今天会前已经是接到了庄峰的电话的,他说:“季市长,我看酒厂现在不动为好,除非你有十足的把握让酒厂变得更好,但谁能做出这样的保证呢?谁都不能?因为工业这一块啊,很难把握的,我搞了这么多年工业了,深有体会啊。”

    刘副市长就是庄峰在政府的一个风向标,他一说话,其他的几个庄峰的副市长不用想,都知道已经怎么说了,于是大家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大部分人是反对的,副市长郁玉轩和副市长茹静也不好直接支持季子强,他们两人也都说了几句模棱两可的话,让季子强很是沮丧。

    庄峰饶有兴致的看着季子强灰心丧气的表情,冷笑一声,就准备给这件事情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了,他刚说了几个字:“季市长啊,哈哈,我看。。。。。”

    正在兴头十足之时,庄峰突然觉得胯間一阵轻痒,接着一阵轻微的疼痛倏然传遍全身,他的脸色倏然的变了一下——小弟弟病了!

    他正在谈话,所以也只得耐着性子,忍着痛,很是勉强地说了几句:“。。。。。。我看这事啊,先放一放吧,等我在仔细的研究一下,要是确实值得动,不用你子强同志说,我就会提出这个想法的。”

    庄峰给这个提案画上了一个句号。

    大家也都心领神会的不再说这件事情了,话题转入了其他事情,庄峰提议大家对他几个问题补充讨论和发言,自己匆匆就冲进厕所,仔细掩好了门,检查起自己的下身来。

    下身疼痛继续一步步明显和加剧,他急切地褪了内褲,把起恰如冬眠软伏着的物件,轻轻地翻拨了一下令他极端丧气地发现,一片红肿,并且添了许多出血的创口,整个部位全溃烂了,这令他既心疼又难受,感觉想尿,接着更加疼痛的感觉一阵阵撕裂了自己全身的神经。

    所谓世间万物,有一利必有一害,庄峰不曾想到,这么好玩可乐的事情,居然还会染上使人难以启齿的病,唉,他娘的,只图一时快乐,却不料惹祸上身!他知道这是前几天在酒厂胡闹的结果。

    以往自己也搞过多次,却每次都比较谨慎地戴了安全措施,昨天一时慌张和兴起,只是想着“穿了袜子洗脚,哪里能有快感”?便一时昏了头,终究换得这难以启齿的害羞病,他沮丧到了极点。

    该怎么办呢?如果患上感冒啊什么的正常病,在新屏市这样巴掌大的地方,自己身为尊贵的市长,医院那些医生,当然就如古代自己可以随时召用的御用大夫一般,发句话,他们也就屁颠屁颠地赶过来,拿出十分的恭敬和敬业,荣幸地为自己诊断和医治了。

    可问题是,这种在外人看来是成功男人才能够得到的病,其实多少还是隐藏着许多不足也难以向外人展露的,试想,传了出去,让外人得知堂堂市长竟然患了这种作风病,自己道德上怎么立足,政治上又将带来何等恶劣的影响?

    他呆在厕所里,久久的都无所适从,也不知道是谁,如此没有公共道德,拉了屎,竟没有放水冲掉,还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呢,庄峰闻着周围传来的阵阵臭气,第一次陷入尴尬、无助和愤怒的状态里。

    由于庄峰在厕所里呆的时间过长,他没有在现场指导和主持,其他这些副市长却因为一把手不在,就都自动的将积极性丢到一边,焦急地催他的秘书来找庄峰。

    庄峰的秘书来到厕所,掂了身子,发现了庄峰捏着*呆呆发傻的身影,秘书很是奇怪,这玩意有什么好玩的,莫非这么大岁数的庄市长,闲暇之余也喜欢撸两把?不会吧,有点夸张啊。

    秘书便小心翼翼地请示说:“庄市长,外面的领导们都等着您作最后的总结发言和指示呢,您看?”

    庄峰被秘书突如其来的请示惊吓得不符合市长身份地生出魂飞魄散的样子来,捏着小弟弟的手也如触摸到什么滚烫的东西一般,一激灵,就慌张的无处可放。

    良久,他反应过来,恼怒地呵斥眼前这个不会看势头的秘书,说:“你不会再动员他们继续交流。进行发言和讨论吗?这么个严肃的问题,这么宽广的领域,系统的东西,就是再讨论过几天几年,都是说不完的嘛,这些副市长到底是怎么了,以往发言起来都滔滔不绝,做起文章写起稿子来,也是花团锦簇的,怎么今天才隔了一会,就说没有什么东西可说了,真是笑话!”

    秘书吓的愣愣的赶忙点头,什么话都不敢说。

    庄峰接着他对秘书非常不满意地责怪说:“你这个秘书也是,很没有什么工作水平!连维持个会议,组织大家继续讨论的能力都没有,你不知道,开会开会,就是这般你来我往、你下我上地说一些上不沾天下不落地的废话吗?绕着大家放开嘴皮想以往那样尽情展开说,就到了下班时间了嘛!”

    秘书当然不知道庄峰得了害羞病这样的实情,兀自遭了庄峰一通怒骂,回来却更加笨手笨脚,根本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让大家发言,把会议往漫长的道理上引了。

    所幸庄峰也很讲工作大局,忍着巨痛回到了会议现场,可是他也没有马拉松的兴趣了,回来只说了“今天的会议很重要,我们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抓好各方面的工作”。

    说完就匆匆宣布散会了。

    季子强今天很是萎靡不振,慢慢的出了会议室,有点沮丧,有点失望,没想到自己的酒厂改革方案就这么让庄峰一个回合否决了。

    值此时刻,时间还没有到十点半,距离下班还有好长时间,这是新屏市所有的无论务虚还是实际的工作安排布置会议的历上最短的一个会议了,放到流行讲套话、废话、假话、大话、空话这种官腔泛滥的文山会海的全国范围来比较,当也属凤毛麟角、绝无仅有,很算简短的了。

    对庄峰来说,向来有病就要医治的,讳疾忌医说来倒都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但是这种既能影响道德名声,也可能会给自己政治前途带来致命伤害的病,却怎么都不能让外人知晓了去的。

    散了会的庄峰一直忍着身体巨大的疼痛和心理无尽的懊恼,心不在焉的又熬了一个下午,吃过晚饭,又心急火燎的坚忍,终算等到晚上来临,为避人眼目,他找了一副墨镜戴了,又将一顶鸭舌帽扣在头上,象地下党员做工作一般,独自悄悄的来到一家自己从来不曾单独光顾的药店。

    进得店来,他懊丧地发现店里有很多人,心里就咒骂说:“看来百姓都有了钱,腰包鼓起来,有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事呢,以前贫穷得肚子喂不饱,衣裳褴褛的下层人竟都有了点什么小病,就到药店里买药,而不再如从前那样干捱了。”

    这不,都快接近九点了,店里还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的,庄峰又怕自己管辖的臣民把自己认将出来,只有忍气吞声的在一旁畏缩着,少了平时到哪里都一副威风懔懔的样子,可怎么不使人着恼?

    终于等到买药的人散了一些,庄峰凑过身去,向售货员询问消炎一类的药都有哪些。

    女售货员工作认真得很,相当仔细地问眼前这个一直将头低着的顾客,说是哪里不舒服了?疼痛的部位是哪里?症状如何等等。

    庄峰强忍了满腔怒火,用变了调的声音沙哑地回答了售货员的各种问题。

    店员说:“这是*,以后和人搞那个最好还是做些预防和预备工作,或者事先吃点消炎药什么的。”

    说着把药递到他手里,又似安慰又似嘲弄的喋喋不休的感慨说:“有什么可以害羞的,现在的男人女人,得这种病的人多得很,都是一些不是当官就是有钱的体面人!”

    庄峰心里那个气呀,满肚子火几乎就迸发出来,毕竟此种事情不宜张扬,他仍然低着头,装出绅士模样说了声:“谢谢”。

    他将药揣进腰包,暗暗发誓说:“等恰当时间,一定让卫生局长找找这个看着模样居然有些俊俏却不识大体的女人的什么短处,好好收拾她一下,最好就叫她下岗或者滚蛋了!”

    庄峰心里诅咒着,正欲将脚步踩出店门外,却和迎面风风火火走来的一个妇女撞了一个正着,真是人倒霉起来,连喝凉水都能掺牙呢。

    他还没有发火,却听得对面这个女人欢喜地叫出声来:“庄市长,庄市长,叔叔呀,是我,我是小英呀,刚才我到了政府找您,后面听说您出来了,我便瞎猫撞死耗子一样到处找,可好,终于找着您了”。

    听着声音熟悉,庄峰暂时平息和压制了平素领导都习惯了的火气,抬头稍微一瞧,原来是自己侄儿的老婆任英。

    虽然当领导,就需要别人时刻的畏惧和仰望,但是在讲究宗法和乡土观念环境下,面对亲戚,庄峰也不好象对他人那样拉下脸来发作痛斥一通,非但如此,他还立即堆下笑脸,问任英怎么突然想起这么晚了来找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