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庄市长,所有的改革都是要冒一定的风险,我看我们还是不能一下就否决了这个报告,在考虑一下,在议一议,我希望庄市长能够改变主意。 ”

    庄峰拧起了眉头,这个季子强他太了解了,他在很多时候是固执的难以理喻,庄峰想了想说:“那行吧,等过一两天市长会议的时候,我们讨论一下。”

    季子强也只能这样了,他无法左右庄峰的决定,终究自己只是一个副职。

    季子强离开了庄峰的办公室,庄峰叹口气站了起来,他慢慢的走回了自己的办公桌,摇摇头,这个季子强又要给自己出一个难题了,对酒厂实际上庄峰不想改变现状,酒厂的厂长是自己的同学,一旦承包了,自己怎么给这个同学交代。

    最重要的是,酒厂还是自己这些年来的一个重要后勤基地,看似没有盈利的酒厂,实际上每年给庄峰能解决很多费用,除了每年过节过年的红包,自己大部分的开销都是从酒厂过的,所以这件事情真的要在考虑一下。

    但季子强这个人只怕很难扭转他的想法,现在自己暂时也不想和他搞的太僵了,到底应该怎么办呢?牺牲掉酒厂陈厂长吗?

    庄峰叹口气,抓起了电话:“老陈,我庄啊。”

    那面酒厂的陈厂长有点献媚的说:“庄市长啊,昨天晚上我可是看到你又上电视了,哈哈,省台的,你真是越来越精神了。。。。。。”

    庄峰打断了陈厂长的讨好,说:“什么精神啊,我都愁死了。”

    “奥,怎么了,庄市长,有什么事情我能帮上忙吗?”

    “你还帮忙,我现在是考虑着怎么帮你的忙?”

    “帮我?帮我什么?”

    庄峰迟疑了一下,说:“你们厂里怎么现在有人提出承包的方案了,你不知道?”

    “奥,这事啊,还不是上次季市长沟子痒了,跑我们酒厂来搞了一个什么座谈会,有的人就有想法了,还是我们厂里那个副总工提出的,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提出这个承包方案,现在酒厂很多人都知道。”

    庄峰有点生气的说:“知道你还不制止,你脑袋进水了。”

    陈厂长有点委屈的说:“老同学啊,我不好出面制止,这个女人在酒厂很得民心的,在说了,上面不是有你在吗?她能跳腾个什么结果出来。”

    “你啊你,我也不是万能的,现在季市长提出了方案,希望酒厂承包,我也不好说的太多,毕竟人家承包后对酒厂喝市里都有很大的实利,所以我想和你商议一下,要不就把厂长位置让出来,我到哪个局给你活动一个副局长算了。”

    这也是庄峰真实的想法,现在他不想在新屏市树敌,特别是在面对季子强的时候,他总感到有点压力,他也知道季子强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刚才从季子强的表情上也看的出来,这小子很坚决,面对这样的状况,庄峰不得不做好两手准备。

    但那面的陈厂长不干了,说:“庄市长啊,你要顶住,我可不想到什么局去做副局长,常言道宁**头,不做凤尾,我都这岁数了,也不指望升官,就在酒厂混几年,落点实惠。”

    庄峰有点为难,他也知道,这个老陈的儿子正在国外上学,那个花销很大,真让他当个副局长,恐怕孩子只能回来了,一个副局长听起来不错,但和一个手握现钱的厂长比,差别太大的,当然,你要是还想继续当官,继续往上爬,那副局长是必上的一个台阶,可老陈现在肯定是没什么想头了。

    庄峰心里就有点对刚才的决定动摇了,他一时没有说话。

    陈厂长却很担忧,也不能等庄峰做出决定,忙说:“老同学,这样,电话里面也说不清,晚上我们见个面吧。”

    庄峰想自己先好好的考虑一下,拒绝说:“算了,我在想一想吧?晚上还有个饭局要应酬的,改天。”

    “别介,老同学,不吃饭也能过来坐坐啊,最近你没来我们厂招待所舞厅吧,呵呵……”

    “噢”庄峰迟疑了一下,他最近也是刚恢复过来,上次和季红试了一次,但明显没有怎么过瘾,现在听到陈厂长的话,心里也有点痒痒了,他也知道,酒厂那个舞厅,看着不大,但因为前来住宿的都是外地酒贩子,所以那里的小妹还是首屈一指的,在一个,比起其他地方,酒厂的舞厅更安全。

    庄峰最后也勉强同意了,说吃完晚饭看情况,没事的话就过去。

    到了晚上,庄峰接待了一个过路的省文教厅的处长,吃完饭也是有安排,但庄峰想起了陈厂长的事情,就把那个处长交给了新屏市文教局的局长陪同,他客气的说自己还有个会议,先离开了。

    今天也没太喝酒,庄峰酒驾驶着自己的小车,一溜烟到了酒厂招待所,这个招待所在酒厂靠着公路的方向开着,里面经常会住上一下外县前来拉酒的小老板,所以为了更好的服务于他们,酒厂自己在三楼又开辟了一个歌厅,让前来拉货的这些老板们解解乏,快乐快乐。

    庄峰把车停下,从旁边的楼梯就上了三楼,直接到了包间。

    里面陈厂长早就等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了,虽然是有两个妖娆的美女陪着,但他那里有心享受啊,转出,转进的,香烟酒没有断过的抽。

    总算是盼来了庄峰,这陈厂长赶忙迎上,接过了庄峰的包和外套,对两个美女说:“这才是今天的客人,你们好好陪陪,到时候小费加倍。”

    两个美女就像是见了裂缝臭蛋的苍蝇一样,呼的一下到了庄峰的身边,挽胳膊贴胸的就缠上来,庄峰左右看看,这两个妞还真的是漂亮,誘人的很,那天生的柳叶眉微微颤动着,笔直秀挺的鼻子急促的呼吸着,鼻翼微微噏动,妖艳欲滴的櫻桃小口,两个女孩的脸上都布满了魅惑,两双媚眼波光荡漾。

    庄峰也不急于的谈正事的,和两个小妹妹温柔起来,这陈厂长一看庄峰很满意的样子,找个借口先回避了。

    庄峰他们几首点缀的歌一唱过,再也没有唱歌的任何心情,稍微转了一点身,搂了身边的小姐动作起来了,在这隐晦而又深不可测的房间里,庄峰却感到*未觉尽兴,这些时日确实也忙于公务,竟将一副身子闲了下来。

    一会庄峰酒有点忍不住了,他从在兜里掏出了一个小药丸,合着酒咽了下去。

    这两个小妹一看,都暗自咂舌,。

    她们眼睛湿漉漉的,却带着股小鹿般楚楚可怜的风情。

    庄峰看着她们,他冷眸的底层,含着一种让人顫栗的笑意。

    庄峰满意地看着她的姿势,也心中感慨,现在医学真是发达,这玩意效果还如此之好,他更不说二话,双手把一个小妹搂入怀中,邪恶的笑了笑。

    那小妹装出很害怕的样子。

    因为吃了能够瞬时发力的药丸,庄峰但觉浑身起了使不完的劲,像这样一拖二的状况,更让庄峰兴奋

    后来他心满意足,心舒气畅地让两位美女离开了。

    庄峰稍微的休息了一下,陈厂长也就恰到好处的走了进来,先帮庄峰点上了一支烟,然后说:“老同学真是威力不减当年啊,想起那时候班上就是你身体好,现在更是保养的好,唉,我老了,不行了。”

    庄峰哈哈大笑说:“男人可是不能说自己不行的。”

    “我也不想说啊,但真的不行了,一年前我都没办法对付女人了,不是你老同学啊,我这可是谁都不会说的。”

    庄峰深有感触的点点头,这个滋味他也尝过了,那段时间自己不举的时候,那个心理难受的,你说不管是当官也好,还是挣钱也好,要是不能弄女人,好像一切都没有什么意义了。

    庄峰说:“我理解,我理解,不过你也是负担太重了,孩子到国外,老婆也到国外,就你一个供养他们在那花天酒地的花,真难为你了。”

    “这有什么办法呢?我现在其他都不想了,就是对儿子有点念想,不供他供谁,我又没貳奶,三奶的。”

    他是随便的说说,但庄峰听在耳朵里很不舒服,他也知道陈厂长肯定不是指桑骂槐的说自己,但到底是作贼心虚,脸上有点难看。

    这陈厂长也是一时说溜了嘴,一看庄峰的表情,暗自骂了一声:“靠,我这烂嘴。”

    赶忙扭转话头说:“我看你老同学和我一样啊,也是过的太辛苦了,每天就是工作,工作的,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貳奶。”

    到底都是老同学,庄峰听他这样一说,也没再往心里去了,说:“介绍个鬼啊,我一天忙的哪有时间。”

    不过说到这里的时候,庄峰心中也是一动,自己既然身体好多了,是不是抽时间吧那个电视台的明记者叫来,好久没见她了,那小妮子一身嫩肉很是难得。

    陈厂长讨好的说:“老同学你要注意身体啊,工作归工作,不要把身体搞垮了,我们这些同学里也就你最出息,我们可是都靠着你的。”

    慢慢的,这陈厂长就把话题引上了路。

    庄峰点点头说:“是啊,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是要养好。”

    陈厂长拿出了一个卡来,也不说话,就放进了庄峰的衣袋里。

    庄峰看看他,也没多说什么,喝口酒,想了好一会,突然站起来说:“行了,我先回去了。”

    陈厂长不用挽留,虽然庄峰没说什么话,但自己的心意也尽到了,庄峰也没有拒绝,事情也就不用担心了。

    庄峰告别了温柔乡,乘着黑幕,开上了汽车,扬长而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