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笑笑:“两个人不要多点菜了,浪费了可惜,这些菜已经够多了。 ”

    师蕊逸吩咐服务员拿来一瓶酒鬼酒,这种酒,如今的名气很大,据说喝了不上头,不过,季子强没有那种感觉,无论什么酒,喝多了,都不舒服,他说:“还喝酒吗,吃点饭菜就可以了。”

    “看季市长说的,无酒不成宴,不过,季市长,我的酒量有限,我少喝一点,这你不会有意见吧?”

    “你酒厂的人都不喝,我喝什么,算了,今天酒不喝了,让我好好吃顿也成啊。”

    “这开玩笑呢,那有请客不喝酒啊,唉,可惜的是,每次看到我们喝的不是新屏市酒厂的酒,我都有点遗憾。”

    季子强看了师蕊逸,也就没有说话了,菜很快上齐,中间猪脚芸豆汤,配上6个炒菜,红的、青的、绿的颜色搭配,煞是好看。两人没有多说什么,师蕊逸为季子强倒上酒,亲自将酒杯递给季子强,说:“季市长,我敬您一口酒,今后,希望您多多关照。”

    “彼此彼此,我可能关照不到师总工啊。”季子强带着暗示说。

    季子强的话让师蕊逸大吃一惊,她不是一个愚昧的人,要是那样,她也不会考上重点大学,现在年纪轻轻酒当上酒厂的副总工,季子强着看似随口的话,师蕊逸绝不敢当成玩笑,师蕊逸决定单刀直入,其实虽然大家都不提这个话,但实际上谁都是心里明白的:“季市长过谦了,你怎么可能照顾不到我,除非你不想让我承包酒厂。”

    季子强也不是一个喜欢弯弯绕的人,既然师蕊逸把话说开了,自己也应该说说自己的想法,这个事情终究是要说出来的,不用藏着掖着,但怎么说,用什么方式说,到让季子强踌躇了一下:“嗯,这个事情啊。。。。。。对了,我想问下,听说你老公挺有钱的,你何必在酒厂吃那份苦头。”

    季子强暗示了自己已经对师蕊逸有所了解了。

    师蕊逸何等聪明的人,一下明白了季子强的担忧,同时,她的心中也有了一阵的悲哀,她低下头,坐了下来,默默的帮季子强把喝光的酒杯添上酒,说:“季市长要是有兴趣,酒再喝一杯,我慢慢的给你讲。”

    季子强眯了一下眼,二话没说,一口喝掉了酒。

    师蕊逸有点木然的望着季子强的酒杯,说:“很早很早以前,我和老公是同学,那时候家里穷,我父亲在酒厂上班,母亲身体也不好,经常要治病,当我靠上大学没钱去上学的时候,我现在的丈夫给我送来了几千元钱,才给我了希望。”

    说到这里的时候,师蕊逸眼中有了泪水:“我离开了新屏市上学去了,而他被判了一年的刑,因为他偷盗电缆,卖了几千元钱,当时他要是交出账款,或许还能减刑,但他始终没有说钱用在了什么地方,他只有一个奶奶,家里也很穷。”

    季子强已经有点明白了。

    “我是很久之后才知道的,也只有我知道,我的学费就是那些赃款。后来我毕业了,我本来可以在大城市找到很好的工作,但我必须回来,而且还要回到了酒厂,那时候他根本都不理我,他已经在新屏市有些名气了,他开了几家要债公司,还开了几个小賭場,每次见了我都不说话,但我知道,他心里只有我,从小学,到高中,他只爱我。”

    季子强沉默了,他挥挥手,叹口气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酸甜苦辣啊。”

    “是的,老一辈们也是一样,我老爹临死的时候,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让我一定要把酒厂弄好,不要让大叔,阿姨们没有饭吃。”

    季子强不再多说话,静静听师蕊逸说话,不过偶尔举一下酒杯,通过师蕊逸的诉说,季子强大致知道了这个命运多舛的女人的遭遇,师蕊逸最后自己找到了她老公,要求和他结婚。

    她还要求他放弃了很多黑道的生意,因为那个时候她老公已经在新屏市很有名气了,黑白两道都要给他面子,后来师蕊逸通过自己的关系,给他联系了几家酒水总代理,当然,现在也不是说她老公酒金盆洗手了,但他很少在做大恶之事。

    师蕊逸还说,酒厂的生意她绝不会让老公参与的,就连销售这一块,她也是计划由酒厂自己组建一个销售队伍,在各地设立办事处,厂家*,这样即解决了员工就业,又减少了销售环节,可以让酒厂利润最大化,还不会产生太大的欠账问题。

    最后师蕊逸说到了自己的专业,这时候她脸上就少了许多伤感了,她慢慢的神采飞扬,她告诉季子强,其实酒厂的成本只要在她的承包下一定会大幅度的降低,降低的程度让季子强想都不敢想。

    季子强很奇怪,问:“你除了回收欠账,加强资金流动性,你还能从什么地方降低成本。”

    师蕊逸也不想对季子强隐瞒了,说:“我们现在的酒都是用玉米酿造,现在的玉米价格已经很高了,而更多的酒厂都是通过食用基酒勾兑,我已经实验了多年,用购买外地的半成品基酒回来勾兑,一样可以达到高档酒的效果。”

    季子强有点吃不准:“基酒是什么?是酒精吗?这会出问题吗?”

    师蕊逸说:“其实食用酒精的制造也是通过玉米、小麦、薯类等淀粉质原料或用糖蜜等含糖质原料,经蒸煮、糖化、发酵及蒸馏等工艺制成,这在目前大酒厂是很通用的方式了,但关键的问题就是勾兑,这里面的水平高低很重要,它就决定了你酒的质量和品格。”

    季子强还是有带难以理解:“难道我们现在就喝的是酒精和水?”

    师蕊逸笑着说:“那是肯定的,我们将来也一样可以勾兑出这个口味的酒来。”

    “你很自信啊。”

    “这是我的专业,也是我老爹在酒厂待了几十年的心得。当白酒中含有适量的醇、醛、酸、酯,且各组分之间的比例协调时,酒中就会产生独特的愉快而优美的香味,形成固有的风格。。。。。。”

    季子强就不再说话了,继续听着,因为说到了技术方面,季子强出现了一个少有的短板。

    师蕊逸絮絮叨叨说了一个多小时,桌上的菜几乎没有动,看着季子强静静听自己诉说,甚至没有动筷子,师蕊逸有些不好意思,赶忙劝季子强吃菜喝酒,此时,季子强已经没有吃饭的兴致,一瓶酒鬼酒已经喝完,季子强推说已经吃饱。

    师蕊逸叫来服务员,从提包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皮包,掏出了钱,准备付账。季子强挡住了:“我来吧?”

    “今天是我请你吃饭。”

    季子强站起身,从服务员手里拿过菜单,看了看价格,迅速从身上掏出钱,递给了服务员,师蕊逸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回去的路上,季子强一直有点恍恍惚惚,他也一直在想着师蕊逸给自己讲的那个故事,现在他自己也无法定义师蕊逸和她老公那到底算不算是爱情。

    应该也算吧,爱情是包容而不是放縱,爱是关怀而不是宠爱,爱是相互交融而不是单相思,爱是百味而不全是甜蜜,真正的爱情并不一定是他人眼中的完美匹配,而是相爱的人彼此心灵的相互契合,是为了让对方生活得更好而默默奉献,这份爱不仅温润着他们自己,也同样温润着那些世俗的心,真爱是一种从内心发出的关心和照顾,没有华丽的言语,没有哗众取宠的行动,只有在点点滴滴一言一行中你能感受得到,是那样的平实,那样坚定。

    第二天,季子强就带着师蕊逸的那份可行性报告,找到了庄峰,当然,季子强还是很客气的先给庄峰去了一个电话,庄峰也客客气气的说:“以后有事直接来,我这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季子强坐了下来,拿出了那份报告,对庄峰说:“庄市长,我今天找你就是谈谈新屏市酒厂的问题。”

    “酒厂的问题?”庄峰眉头一皱,下意思的看了季子强一眼,又说:“嗯,你坐吧。”

    说完庄峰也过来坐下,接过了季子强手中的那个资料,他没有很详细的看,只是大概的看了一下前面的目录表,就已经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报告了。季子强准备给庄峰详细的介绍一下这个报告,以及自己和师蕊逸交流的情况,但季子强刚要张口,庄峰就摆了摆手,说:“季市长,对酒厂的情况我还是比较清楚的,要说呢,酒厂当然是需要一些改进,但说到承包这件事情,我看暂时也不急吧?酒厂目前的效益还是不错的。”

    季子强不知道为什么庄峰这样排斥这个报告,按说酒厂搞好了,对大家都有好处啊,你庄峰也是改革的收益者,在你的政绩清单里,你完全可以把这个划成你的功劳,这种事情你也不是没做过。

    季子强就说:“是的,现在酒厂还能勉强对付,但以现有的体制,长远发展很不利,在说了,这个承包可以在提高职工收入的情况下,同时让新屏市获得一定的实惠,我看还是值得一试。”

    庄峰低着头,耐着性子听完了季子强的话,不咸不淡的说:“是啊,你说的有道理,但万一我们没试好,出了问题呢?这可是关系着上千职工的安定,所以我看先缓缓吧。”

    庄峰的话说的不轻不重的,但显然他没有一点妥协的意思,作为新屏市政府的一把手,他是有权利让这件事情搁浅,不过他面对的不是一般的人,是一个常务副市长,而且还是一个让庄峰有所顾忌的人。

    所以季子强没有放弃自己的想法,从昨天他和师蕊逸交流之后,季子强就已经决定要促成这件事情了,这并不是因为师蕊逸漂亮,也不是因为师蕊逸善谈,而是季子强为她的那份诚意所感动,以师蕊逸这样的能力,如果不是为了一个理想,一个信念,她早就会离开酒厂了,把酒厂交给这样的人,季子强是放心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