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脸上的表情让师蕊逸迷惑起来,她不知道是哪一个条件引起了季子强心中的不满,按说这些条件自己也都是仔细的想过,并不是无法操作,也都合情合理,为什么季子强会这样呢?

    会不会还有另外的一种可能,那就是季子强和所有的官员一样,也存在必要的打点,师蕊逸犹豫起来。

    季子强很快的意识到自己有点挂像了,他勉强的笑笑,说:“这样吧,师总工,我看今天谈的也很开诚布公,彼此的条件也很清楚了,让我们都考虑一下,我还要给相关的领导做出汇报,有什么情况我们下次在好好的商谈,怎么样?”

    师蕊逸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年轻的市长,想要看出他心中的想法,不过很枉然,什么也没有看出来,她只能先离开了。

    看着师蕊逸离开,季子强就拿起了电话:“稼祥,我季子强,忙吗?”

    “忙啊,不过季市长有事,那是必须要去。”

    “呵呵,好,来一趟我的办公室。”

    季子强想要对师蕊逸的背景做出一个大概的了解,这是必须的。

    刚才因为有师蕊逸在,季子强一直忍着没有抽烟,现在才点上一支,狠命的抽了几口,*也匆匆走了进来。

    不等小赵给*倒水离开,季子强就问:“稼祥,问你一件事情。”

    *接过了小赵递来的水,说:“嗯,想问什么?”

    “你知道酒厂那个副总工师蕊逸是什么背景吗?”

    *很认真的看看季子强说:“你想知道哪一方面的?”

    “所有?”

    *愣了一下:“这个题目有点大啊,好吧,我就捡我知道的给你说说吧。”

    季子强点点头,递给了坐在办公桌对面的*一支烟,又把打火机给他扔了过去,*点上烟,徐徐的吐了一口,说:“这个人要说工作能力和人品,我感到还是不错的,反正我认识她已经好些年了,没有过绯闻,也没有过其他问题。”

    “奥,你意思是说她还不错?”

    *笑笑,看着小赵离开后,说:“怎么,季市长不会是看上她了吧,这女人确实很有范。”

    季子强瞪了*一眼,说:“胡扯什么?”

    *嘿嘿的笑着说:“那你了解人家干什么?”

    季子强便一五一十的把酒厂的事情给*详详细细的讲了一遍,最后说:“按说她给出的条件还是不错的,新屏市除了每年多增加一千多万收入之外,酒厂职工也能多拿点钱,一但其他几条生产线上马,还能给新屏市解决不少招工就业问题,但我要对她有所了解吧,这么大的一个场子,我不能随随便便就交给别人。”

    *边听边点头,说:“明白了,这个女的人品没什么问题,不过美中不足的是。。。。。。”

    季子强有点急切的插话:“是什么?”

    “她丈夫是一个很特殊的人,怎么说呢,他介乎于黑白两道之间,在新屏市很有点名头,当然那也就是在下面吧,对我们这些人,到也没什么关系,新屏市不管是谁,还不至于嚣张到我们这些人的面前。”

    季子强暗自叹息一声,没想到果然如此,他的情绪一下有点跌落了,看着好好的一个承包项目,恐怕会泡汤,此刻的季子强是很矛盾的,师蕊逸提出的条件不错,但一想到她背后的丈夫,一个黑道人物,季子强心中又多了一份遗憾和惋惜,在季子强的心里,没有几个黑道人物可以和萧博翰一样,是的,萧博翰是绝无仅有的。

    *也看出了季子强的心意,酒斟酌字句的说:“季市长,据我所知,这个女人和她丈夫还不一样,这也是她为什么这些年一直在酒厂待的原因,如果按她自身的条件,完全可以不用上班,或者好好的做个老板娘也未尝不可,她有这个条件。”

    季子强有点不解:“那她为什么一直在酒厂?”

    *摇摇头,说:“原因我不知道,但有一点我知道,那就是酒厂的那点工资,还有那么劳累,繁重的工作,要是师蕊逸和老公一样的人,她早就不应该继续干下去。”

    季子强感觉*似乎说的也有点道理,但这还是没有完全让季子强愉快起来。

    接下来的好几天里,季子强也很忙,武队长也给季子强来汇报了他在银行查询小芬账户的结果,武队长是到中国人民银行查的,作为管理行,中国人民银行里可以查到每一个银行的信息,而新屏市也没有华夏,招行等等,只有工,农,建设,中国银行和行用联社等不多的几家金融机构。

    所以在人行配合下,武队长发现,小芬所有的六七个账户里,从初一之后,没有一个账户有过提款交易,而过去小芬有两个账户几乎一周都要交易几次的,特别是她的联行信用卡,经常在各大超市,以及网上消费。

    现在却突然一下,全部都不用了。

    季子强已经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这个问题的复杂了,似乎所有的箭头都指向了一个最让季子强担心的方向,难道小芬已经遇害?是的,用遇害这两个字最为恰当,因为初八小芬的那个辞职短信其实让遇害这个词更具有可能性。

    现在的问题是谁对她下的手,而庄峰和小芬的电话是最后一个电话,这就无法回避的让整个事件向庄峰靠拢了。

    季子强后来决定,暂时不要报案,还是让武队长暗中调查,现在的证据还不足以对付庄峰,他对最后的一个电话是很容易就能找到一个无懈可击的说辞的。

    在安排了这件事情之后,季子强还有开发区的一堆事情,开发区的整改方案季子强已经让工业局和其他几个相关部分开始研究,讨论了,按季子强的想法,第一,对一直没有开工的厂家,必须给出一个时间表,他们要么开工,要么合并,转让,不能霸着土地什么都不干,等着储存的土地挣钱。

    对这样的公司,市里有权收回土地使用权,当时他们都是因为有各种高科技公司的幌子为掩护,所以在土地价格上给予他们了极大的优惠。

    在一个,就是对污染过于严重,排烟,排污不达标的厂家,必须勒令停业,限期整改。

    不过这件事情季子强感到阻力也是不小,刚一放出了风,就有各种各样的说法传了出来,说情的人也挺多,连冀良青几次谈话中也隐隐约约的表露了一些不满。

    这样忙了几天,季子强把酒厂师蕊逸的事情耽误了,因为到现在为止,季子强还没有决定下来这件事期,他依然很矛盾。

    今天正在上班的季子强接到了一个电话,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季子强的手机号码,知道的人不多,平时,季子强很少使用手机,办公室有电话,所有的工作,都是通过办公室的电话联系的。

    “请问,是季市长吗?”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季子强说:“我是季子强啊,您是谁?”

    “季市长,我是酒厂的师蕊逸,想和您商量一下承包酒厂的事情,不知道季市长有没有时间。”

    “是师总工啊,客气了,这个事情恐怕要缓一缓,最近我太忙了。”季子强找了一个借口,他主要是下不了决心。

    “季市长,我们就不能再开诚布公的好好谈谈吗?”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师蕊逸的口气突然变得有些哀怨了。

    “不是,你误会了,我的时间不确定,要是下午没有什么安排,我就打电话联系你。”季子强酒搪塞着说。

    “季市长,我知道您很忙,下午6点,我在王朝酒店金峰包间等您。”

    没等季子强解释,师蕊逸便挂了电话,季子强握着手机出神,脑海里一时间闪现出很多的想法,他甚至想到,师蕊逸约他吃饭,是不是她老公特意安排的,会不会有陷阱??

    不过,他很快否定了这种想法,他们不需要花费这么大的气力和心思来对付他,两人之间无冤无仇,再说了,现在的事情还没有确定下来,他们也不至于那样狗急跳墙。

    到了下午下班以后,很奇怪的是今天还真的没有什么应酬,要是以前,季子强会很高兴,回家去陪陪江可蕊,吃两碗老妈做的饭,多舒服,现在江可蕊也没有应酬了,每天都是提前回家的,这还是冀良青在广电局的一次会上特意做出的指示。

    当时冀良青也算是开玩笑的在广电局的干部会上说:“你们这些同志啊,用人也太狠了,你们看看江可蕊同志,人家都这样了,局里也不知道照顾一下,可以上班晚点来,下班早点走吗?”

    从这之后,局长,工会,还有局党组的另外几个同志,轮番的给江可蕊做工作,好像江可蕊不迟到,不早退就是和他们过意不去一样,最后江可蕊也实在嫌他们说的麻烦,以后就迟到半个小时,早走几十分钟。

    可是今天季子强心神不宁,他甚至希望下午有事情安排,这样,自己便可以理直气壮避开师蕊逸,犹犹豫豫之间,季子强离开了市政府大院,慢慢在大街上闲逛。

    当季子强抬起头的时候,王朝酒店已经在前面了,季子强不禁苦笑,看来,自己内心里是希望见到师蕊逸的,因为自己对这个承包合同还是很看好的,他习惯性看了看手表,刚好6点钟。

    酒门口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个身影也看见了他。

    相隔几天时间,两人再次见面,相互看了一眼,她今天穿了一件v字领开口的米黄色连衣裙,薄薄的衣料贴身在玲珑的嬌躯上形成一道完美的曲线,让人无法转移视线,一块鲜艳的红宝石项链挂在胸前,在雪*腻的肌下更加夺目耀眼。

    师蕊逸脸上露出了微笑,他们什么都没有说,径直上去了。

    师蕊逸早就订下了一个包间,菜也是早确定的,服务员很快开始上菜了,季子强看着这桌上的菜,说:“师总工,你还真有心啊,要是我不能来怎么办啊。”

    师蕊逸心情很好:“哼,季市长不来,我就一个人吃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