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对师蕊逸的承包报告也刚刚研究了一个大概,心中也暗自的已经有了一点意向,同时季子强也很佩服这个女人,她能够恰到好处的掌握住自己研究材料的进度,单单就是这一点,已经很难得了,季子强答应她,可以过来。

    一会就有了敲门声,季子强一抬头,一个美丽的倩影出现在他的眼前,师蕊逸脸上略施粉黛,穿了一件誘人的运动紧身衣,曼妙无比的身材清晰的显露出来,披肩的长发自然的散落在香肩上,美艳绝伦的面容让人在一瞬间有些失神,在紧身衣的束缚下,师蕊逸堅挺的前胸形成完美的曲线,一双修长的**让人心跳不已,半截的紧身裤下露出一截白生生的小腿,脚上穿着粉色的运动鞋。

    季子强心中就有点动荡了几下,说:“你速度挺快的啊。”

    师蕊逸巧笑嫣然:“我就在这附近打的电话,季市长是大忙人,哪能让你久等。”

    嗯,确实想的很周到,季子强说:“谢谢,你客气了,坐坐。”

    季子强没有离开自己的座椅,他需要自己和这样一个漂亮的女人保持一点适当的距离,不是他信不过自己,而是他不愿意让自己的判断和情绪受到干扰。

    师蕊逸问:“季市长看过我的报告了吗?”

    “看过了。”

    “感觉怎么样?”

    季子强斟酌了一下,说:“总体上来说,还是有可行度的,但其中有几个环节不够清楚,所以我们还需要仔细的谈谈。”

    师蕊逸露出了很让人动心的笑容,说:“当然了,这也是我来找你的原因。”

    “报告上的几条关键的问题有点模糊,比如承包费需要认真的算一下,在比如,你用什么来做承包的保证,还有你上面说的新屏市给予的政策支持是什么这些请你详细的解释一下。”

    师蕊逸明白了,自己眼前的这个年轻市长真的不是草包,自己在报告中所有关键点都让他找到了,几乎一条都没有漏过,这除了说明他的敏锐和细致之外,也说明了他确实对自己这个报告看的很认真,没有像过去那些领导们,把自己的报告束之高阁,这样看来,他对承包还是很有兴趣的,这就好,自己可以变得更为主动。

    这个时候,季子强发现没有给对方倒水,但他现在作为一个谈判的对手,他不想表现的过于殷勤,他就装着没有看到,说:“那好吧,就我刚才说的那些问题,你解释一下。”

    师蕊逸也很认真的说了起来,首先她说到了自己将会采取的一些方式,比如组织一个专业的清欠队伍,先收回大部分外债,让酒厂的运营成本得到降低。

    在一个就是开发中档,高档两个系列的酒,提高酒厂的档次,投入更到的广告等等。

    这些思路很对季子强的设想,最后说到承包费的问题,师蕊逸说:“季市长,承包费我想最多一千万,这你也可以算算,过去很多年酒厂都没有给新屏市上交利税了,这一千万就算是白得的。”

    季子强笑笑,没有接她的话。

    师蕊逸心头一震,看来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很老道的人了,从他的眼神中根本看不出他内心的想法。

    师蕊逸接着说:“至于承包的保证,我想我可以拿出五百万元作为保证。”

    “五百万?”季子强默默的重复了一下。

    “是的,五百万,我不可能提前把这一千万全部凑齐,所以剩余的部分就只能放在年底缴纳。”

    季子强总算找到了一个攻击点了,因为他比谁都清楚,承包费一千万确实算是新屏市白捡的,但不能因为是这个情况,就随她要价,但怎么突破,却需要有机会,现在自己找到了这个机会。

    “嗯,我说两点吧,你可能误解了,其一,我说的承包保证金不是承包费,是对你在承包期内的一种约束,这和承包费是两个概念,其二,按通常的规定,承包费都是提前支付的,就像你租赁房屋什么的,哪有住过之后给钱。”

    师蕊逸大吃一惊,她绝没想到季子强给他提出了这样大的一个问题:“季市长,这这一次拿出一千五百万?太多了,太多了。”

    季子强也思考起来,他当然知道这太多了,虽然道理上是这样,但一般大型厂矿很多都是把承包费放在最后的:“嗯,考虑到你一次很难拿出那么多的钱,这个可以商量。不过,就算可以延后一点,但承包费上面可能要有所浮动才行。”

    季子强亮出了自己的底牌,他需要和这个女人讨价还价。

    师蕊逸也一下沉默了,两人都没说话,彼此打着自己的算盘,好一会师蕊逸才说:“你想涨到多少?”

    “一千二百万。这是最少的,而且还要保证职工收入稳定增长,并且政府会派出专职的会计帮你管账,这也是先决条件。”

    师蕊逸摇着头说:“季市长,你这开价太苛刻了,我做不下来了,凭什么我承包了还要你们的会计。”

    季子强好整以暇的说:“因为酒厂的资产不止你保证金500万,所以我要对国有资产负责,这其实对你没有什么影响,他们不用你们支付工资,你何乐而不为?”

    师蕊逸有点不满的说:“你认为我会变卖固定资产?”

    季子强一笑:“不是认为,是防范。”

    师蕊逸又沉默了,但季子强并不催她,季子强拿起了别的材料看了起来,一会又来了电话,季子强就又忙起来了,似乎这个美女并不存在一样。

    因为季子强也需要给这个女人施加一些压力,所以不理她,让事情显得并不重要,这应该能改变她的想法。

    这样师蕊逸就在沙发上坐了很长时间,季子强提出的条件她仔细的想想,也不算太过分,因为这些年国有资产的流失本来就是存在的,这个季市长不过是想要堵住这个漏洞,因为他很认真,但也正是因为他的认真,才可能让自己完成对酒厂的承包,其他领导谁会管这样的麻烦事呢?

    而且自己的条件还没有提完,如果他能接受自己的条件,那事情还是大有可为的。。。。。。

    在季子强打过了一个电话后,师蕊逸就开始说话了,她也提出了她的条件,其中主要的几点就是她的承包费其中的一半到年底用酒厂的中,高档酒来抵还,按她的计算,新屏市三区七县,每年消耗的白酒那至这几百万元,如果全市各县,区摊薄一下,每个地方才几十万的酒,这根本算不了什么。

    对这个问题,季子强到没有太大的异议,这个帐季子强也会算,不过就算季子强心中同意,他也没有表现出来。

    在一个她谈到了要求市里在适当的时候,对新屏市进行打假酒的活动,现在新屏市很多外地高档酒都是假的,但这对新屏市销售白酒的冲击很大。

    这个季子强也没有什么异议,不要说别人,就季子强自己也喝到过几次假酒,还有办公室一个科长,一次出去喝假酒差点过敏要了老命。

    第三个条件比较麻烦,师蕊逸要求政府下文,在新屏市以后的接待中必须用新屏市酒厂生产的酒,这个事情比较重大,季子强自己是不敢拿主意的,倒不是说这种地方经济保护政策有问题,主要是涉及到政府下文,季子强自己是没有那个权利的。

    季子强模棱两可的,跳过了这几个棘手的问题,因为对方的底牌自己基本上已经摸清了:“那么你的保证金500万没问题吧?你有那么多的钱?”

    师蕊逸也明白自己的条件季子强一时难以回答,自己要给他一个缓冲的时间,她说:“钱不是问题,我有几处房子可以抵押贷款,我老公是好几家的啤酒,红酒总代理,这些年也攒了一点钱。”

    “总代理?”季子强心中暗自吃了一惊。

    因为他不得不吃惊,不要忘了,季子强在柳林市的时候,他一个真正的知音就是闻名于北江市黑白两道了萧博翰,从萧博翰那里,季子强对黑道有了很深刻的认识,并帮助萧博翰铲平了柳林市的所有黑道,季子强知道,在目前的环境中,几乎所有大的酒水总代理都和黑道多多少少的有些关联,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他们生意中所要打交道的那些酒吧,ktv老板们,也都几乎和黑道有关。

    这些场子里,没有那家是*,更没有那家是*现款,他们都是在消费之后,每月结算,要是没有一定的黑道背景或者势力,你想要从这些老板手里收回那些欠款,恐怕会很难,很难的。

    而面前这个女人的丈夫酒恰好是在经营这样的生意,那么她老公会不会也是这样的人呢?季子强不敢保证,他只能希望这是个例外。

    从季子强的骨子里,他憎恶和讨厌这些人,即使他和萧博翰有着深厚的友谊,但还是不能改变它对这个一行的憎恶。

    季子强脸酒慢慢的收起了笑容,他需要好好的想想,好好的了解一下,他不希望冒然的就和这样的一群人有什么瓜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