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们就这样一动不动的在河边站了好久,谁都不说话,谁都不去动,他们没有慾望,没有激情,只有深深的忧伤,后来安子若睁开眼,放松了手,默默无语的上了车。

    这个夜晚,季子强又回到了自己阔别已久的那个小屋住下,这个夜晚,季子强睡的也特别踏实,就连房间里那潮湿的感觉,那老家具发出的松香气味,也和过去一样,季子强几乎连梦都没有做一个,一觉就睡到了天亮。

    早上收拾一下,等司机来了一起吃完早餐,老爸和老妈又到旁边老王家打了个招呼,一家人就启程了,隔壁王老头子带着家人,很是羡慕的看着季子强一家老小,嘴里“啧啧”感叹,看看人家养了一个多好的儿子,都是小车接送。

    由于老妈坐车少,所以会有稍微的晕车现象,季子强就让司机尽量开慢一点,不要有急拐和急刹车,但这样车速就上不去,在路上他们还吃了一顿饭,所以到新屏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5点了。

    不过老爹和老妈的精神头还是挺足的,他们从车一进城,就摇下了车窗,东张西望起来,看着比起柳林市要落后一点的新屏市,他们还是很兴奋的,这就是儿子的地盘,爱屋及乌,看到什么都感觉不错。

    季子强就在旁边给他们一一指点,介绍着新屏市的一些街道和建筑,说真的,季子强在这个时候心里也是有点自豪的,虽然这个城市并不在自己完全的管理,掌控之中,但季子强作为其中的一个管理者,还是有许许多多的骄傲。

    车进了市委家属院,还没开到季子强住的楼下,就见江可蕊挺着一个大肚子远远的站在那里,没等车停稳,江可蕊就快步走了过来,唬的季子强和老妈赶快下去,一把抓住江可蕊,说:“可蕊啊,你可不敢这样跑,这让娘担心死了。”

    江可蕊也是有一年多时间没有见到过自己的公爹公婆了,自然少不的说一些思念之类的话,她们说着亲热话,季子强和司机就搬着车上的东西,上了楼。

    一家人总算有了一个团聚,高兴,激动自不必说,等老爹老妈洗漱,休息一会,也就到了吃完饭的时候,季子强也不让在家里做饭,一家人下楼,季子强开着江可蕊的车,给老爹,老妈好好的接风洗尘,吃了一顿。

    从这一天起,季子强就发觉自己舒服了许多,老妈和老爸在第二天就开始了解周边的环境,哪里卖菜?哪里是超市?什么地方鸡蛋便宜?等等,这一套流程下来,他们对周边的环境比季子强和江可蕊都要熟悉了,老妈,老爹就接掌了过去江可蕊和季子强对家庭的权利,做饭,操持所有家务,勤勤恳恳,尽心尽力,可谓家里的两“宝”。

    过去工作日里,季子强的午餐只能在伙食上,或者外面吃,伙食上的饭菜中午一般很单调,吃几天就会烦,而外面的饭菜,因担心卫生问题,季子强常常只吃一点点安慰下肚,现在不一样了,每次快下班时,季子强就会打电话打探下老爸老妈准备了什么可口的饭菜,下班路上肚子往往就迫不及待地打鼓了。

    他们两个老人也算着季子强到家的时间摆好饭菜,季子强和江可蕊一进门收拾妥当,就可以坐在餐桌前幸福地起筷了。

    前几天在办公室季子强忙到下午时,觉得整个人有些发虚,饥饿的感觉,应该是中午吃得太少了,就打电话问老妈晚上做什么菜,让她多做点。

    第二天早上,看到包里多了只刚煮熟的鸡蛋,老妈说:“拿着下午吃呀。”

    傍晚回家,老妈马上问季子强吃了蛋没。

    季子强说:“哎呀,忘了。。。。。。”

    昨天中午食堂餐厅的水果是李子,按说现在不是李子的季节,也不知道这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季子强尝了一下,吃起来酸酸甜甜,是季子强喜欢的味道。

    他就马上打电话给老妈,请她买菜时记得买李子。

    老妈说:“我刚买菜回来哟,那我再出去买。”

    季子强说:“那不用了,明天再买了。”

    老妈也没说什么,傍晚季子强回家,一进门,就看到一大盆已洗好的红红的李子已摆在餐桌上了。。。。。

    所以应该说季子强最近过的实在是惬意的很,唯一让季子强有点担心的就是江可蕊还在上班,每天看着她挺着个肚子出门,季子强还是很担心的。

    季子强也是奇怪,过去江可蕊那么重视身材,重视体形的一个人,现在每天拖着一个变形了的身体,一点都没有难为情的样子,好像她心中还很得意的,到处去炫耀一般,不管在广电局,还是在电视台,经常都能看到她臃肿的身影。

    对这一点,季子强真是有点不解,他想不通,为什么女人会在很多时候变得不可理喻,就拿喂孩子来说,季子强多少年都没有想通一个问题,那女人的乳防是多么金贵的一个东西啊,平常包裹的那么隐秘,谁稍微偷看一下都会招来女人们不满的憎恶的目光。

    不过奇怪的是,一但他们有了孩子,那就可以在孩子哭闹的时候,快速的,毫不遮掩的,当着男人的面就解开了衣扣,露出那白白嫩嫩的胸部来,这个变化之快,让季子强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就我所理解,这不过是一种母性的伟大和爱,他们为了自己的骨肉,什么都不会在乎,这就是原因,看来我比季子强还要聪明啊,自己赞一个。

    今天季子强独自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刚看完了好几个材料,有点困倦了,现在正是仲春时节,很容易疲倦,季子强坐了一会,就有点真不开眼了,迷迷糊糊中,就進入了梦想。

    这也难怪季子强,昨天晚上江可蕊肚子疼,也不知道那小家伙在江可蕊的肚子里面做体操还是练猴拳呢,半夜里江可蕊就疼醒了,季子强也无法休息,一会下床倒水,一会帮着江可蕊揉肚子,一会怕热了,一会怕冷了,折腾了半夜。

    现在实在是抗不住了,季子强起初是梦到的一个白衣女子,有点像安子若,又有点像柯瑶诗,在后来这个女人就变得朦朦胧胧的了,季子强也看不太真切,她来到了季子强身边,一下就拥住了季子强,把季子强紧紧揽入怀中。

    季子强就开始迷失了自己,他攀上了这个女人神奇的雙峰,可是一点都不客气,时不时的掐上一下,痛的女人身子隐隐顫栗不安。这时候季子强发现自己的指甲盖很长,隔着女人薄薄的无袖裙,女孩就羞涩起来,也腼腆了一些。

    不知道为什么,季子强在这个女人的嘴唇上,恶狠狠的咬了一口,女人吃痛,尖叫出声,本能的双臂一推,将季子强推了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季子强大怒,指着这个女人说了一句古文,好像是说要杀头什么的话。

    女人吓坏了,一脸的愧色,嘴唇上泛着猩红的血迹,怔怔的站在哪里,看着面目狰狞的季子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就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小女孩。季子强没想到她居然敢伸手推开自己,刚要招手让大内的侍卫进来,却见女人楚楚可怜的样子,又不忍心,他栖身贴了上来,双手拽着她柔顺的发丝,将她细小的脑袋,向自己祖传的宝贝拽了下去。

    “给老子好好亲亲。”他狂暴的说。

    女人不敢挣扎,生怕再一次惹恼了季子强,她跪坐在地上,前前后后的忙碌起来。

    但也就是这个时候,身下的女人却突然不见了,季子强低头一看,自己是趴在一头老虎的身上,季子强就听到了一声呼啸。

    一下子,季子强就醒了过来,看到门口站着的秘书小赵,还有他身后一个绝美的妇人,都在惊讶的看这自己,像是在看千百年前的洪荒猛兽一般,特别是那个风韵万千的女人,漂亮的小口张成了一个圆形,整个的痴迷着,而眼光自己也就凝固在了季子强那高耸的下身,她实在不明白,这个年轻的市长为什么会唧唧哼哼的不断的对着空气挺着身子,难道这也是一种锻炼方式吗?

    季子强有点懵懵的看着秘书小赵和他身后的女人,而这个女人气质优雅、文静,在这样的女人面前,即使你的心是一片荒漠,她也会让你生出如烟似雾的柳林,蓄积出一片清澈的湖泊,给生活平添缤纷的晴色想象。

    季子强一下就记起了这是办公室,刚才自己在做春夢,这一明白过来,季子强就一下脸红了,他也看到了自己还没有消退的那一柱擎天,赶忙侧个身子,说:“小赵,你有事情啊。”

    小赵也被季子强刚才的怪样吓到了,嗫嚅的说:“这。。。。。这个是新屏市造酒厂的副总工师蕊逸,说你和他预约过的?”

    季子强忍住自己的不好意思,仔细的想想,自己并没有预约过谁啊,但在看看这个叫师蕊逸的女人脸上那狡默的微笑,季子强便明白了,对方不过是怕见不到自己,而随口编织了一个小小的谎言。

    季子强就点点头,他不想为难这个女人,因为她是女人,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更因为她还是酒厂的副总工。

    季子强也就记起了那次在酒厂开会的时候,自己也是看到的这双迷離的眼光,不错,就是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