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接上没说两句话,他的脸色就变了,那刚才的好心情在这个电话的交谈里,都荡然无存了,他低沉的说:“那郭局你过来一趟,我们详细的分析一下,嗯,现在就过来。”

    季子强放下了电话,他的的眼神变得锐利和寒冷,他使劲的把只抽了一半的香烟摁熄在烟灰缸里,冷笑着,自言自语的说:“你们真厉害,了不起,动作够快。”

    小张端来了早点,刚才还见季子强心情平和,惬意而快乐的,但现在季子强的脸上布满了乌云,小张也不敢随便询问,捏勾勾的,把稀饭馒头放在了茶几上,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季子强看这眼前的早点,却没有一丝的食欲,他在等待,等待郭局长的到来。

    小张带来了郭局长,看得出他有点沮丧的样子,季子强默默的等小张给郭局长泡好了水说:“小张你暂时不要让人过来打扰,小事情就拖一下,我和郭局谈点事情。”

    小张点头离开后,季子强又对郭局长说:“先抽支烟,慢慢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说着话就把手中的一包烟递了过去。

    郭局长从中抽出一支,点上深吸了一口,等嘴里的烟雾呼出后才说:“昨天晚上吴海阔翻供了,他说自己和那个女孩是在谈朋友,不存在強奸的问题,过去的口供是我们刑讯出来的,他还说要告我们公安局。”

    季子强背对着郭局长,冷冷的看着窗外说:“事情不会就怎么简单吧,他的翻供一定是有所准备的。”

    郭局长闷头又吸了一口烟说:“你判断的不错,一大早,还没上班,那个受害人的父母就过来了,说他们不告了,要求撤案,他们的语气和吴海阔如出一辙,也说女儿在和他谈恋爱。”

    这时候,季子强才真的感到了一点震惊,他刚才也设想过很多种吴海阔翻供的可能性,包括吴书记给检察院打招呼,让检察院找个什么证据不实等等的理由不予立案。

    他还设想过吴书记会通过公安局他自己的人,把案件搅得扑朔迷离一些,串通吴海阔,来个死不承认,最后立案问题上因为口供的前后矛盾,增加案情的复杂度。

    但他绝没有想到受害人会做出配合的一情况,显而易见,吴海阔是和外面得到了消息串通,而在外面的人,换句话说,在外面的吴书记,一点都没有闲着,他老谋深算的找到了这个案件的关键点,那就是受害人。

    只要受害人也翻供,事情的很难在进行下去了,相反的,公安局,特别是郭局长还会有刑讯逼供的嫌疑,而季子强自己除恶务尽,伸张正义的想法也就化为泡影。

    季子强低沉的问郭局长:“老郭,你对受害人突然提出撤案这一举动怎么看”

    郭局长想都没有想就说:“这种事情我们遇的多了,只要吴海阔的家属去做好了受害人的工作,事情就有可能转化成现在这个样子,当然了这期中有金钱,有人情,有威逼。”

    郭局长没有提吴书记几个字,但季子强是明白他说说的吴海阔的家属,其实就是指吴书记,自己是大意了一点,没有把这一层问题想在前面,但就算自己想到了,又怎么能阻止的了,一个县委书记,他是具有很多的人脉,权利,和金钱的,他只要运用得当,只怕很少有受害的家属可以拒绝。

    季子强说:“那么受害者本人怎么说。”

    郭局长摇摇头说:“受害者本人没来,据他们家说,她也是这样认为的,人还在吃药休养中,不变前来。”

    季子强凝神想了想说:“那你公安局可不可以拒绝撤案。”

    郭局长摇下头说:“很难的,现在的口供都推翻了,以此口供是无法立案,就算我们勉强立了,送到检察院,还是会驳回来,现在的问题是嫌疑人和受害人的口供已经一致了,我们能做的只有暂时放人了。”

    季子强一拳就擂到了办公桌上,把郭局长都吓了一跳,就见季子强说:“连法律也没有办法和权利抗衡吗这样,我们去看望一下受害人,告诉他们我们会为他们伸张正义,让他们大起胆子来。”

    郭局长有点犹豫,迟疑了一下说:“只怕作用不大,在老百姓的思维中,官官相护是根深蒂固的,而在洋河县,你我并不是权利最高者。”

    是的,季子强也明白这个道理,郭局长的话里暗示了受害人的心理,一个局长和一个副县长是没有办法和书记相提并论的,但季子强还是决定要去看看,尽人事,听天命,自己不努力一下,就这样让此事轻描淡写的解决,他心里不安。

    他就说:“郭局,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去一趟,你如果不方便,你就先回吧。”

    郭局长见季子强的心意已绝,就说:“我陪你去。”

    两人都坚定的看了一眼对方,点点头一起离开了县政府,季子强没有带秘书,也没有要政府的车,他做了一个谨慎的防范,今天的行为是不能传入吴书记耳朵里去的。

    季子强就坐上了郭局长来的时候带的一部公安局的车,司机在车里正打盹,见季县长和局长一起下来,赶忙打开车门。

    这个叫张好的受害女孩,家住文官乡,离城区到也不是很远,坐上车,季子强看着窗外那秋天的景色,一直默默无语,公路两旁,夏日里为人们遮荫的树叶就变成了光彩夺目的金黄色,然后又变成红褐色,现在呢,它们最终飘落在道路上,生机勃勃绿茵茵的树叶令人心旷神怡,然而落叶就如同徘徊在生死线上的残骸般,令人更加怜惜动容。

    路上车倒是不少,大货车、小轿车、公共汽车都呼啸着从他们身边疾驰而过,看着这写,一种久违的宁静和安逸似乎又回到了他的身边,季子强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气愤,他平静了许多。车外舒爽的空气扑面而来,季子强深深的呼吸着,狠狠地将肺里那股沉淀的憋闷吐干净

    他看看天空,天空是那么蓝,就像一整块纯净无暇疵的蓝宝石,看起来让人那么舒服和惬意。就这样跑了几十分钟的时间,阳光穿过车窗的玻璃,悄悄的溜到季子强的脸上,似乎想用一种最温柔的方式将他从沉思中拉回到现实中来。他要准备一下,一会见了对方怎么说,说什么。

    车子离开了国道,拐入了一个县级公路,路越来越不好走了,颠簸的厉害,那桑塔纳小心的躲闪着大大小小的坑,但有时候根本就无法躲闪,还好,时间不长,他们就看到了一个村落,郭局长说:“应该就是这里。”

    司机回过头来说:“我昨天送他们过来的,我知道地方。”

    季子强“奥”了一声说:“那还好,不然又要打听好久。”看看那远处百十户冒着袅袅炊烟的青色瓦房被披挂着褚黄褚褐已是上了浓彩的树木履盖着,只是这儿一角飞翼那儿一袭脊脉时隐时现,让你感觉到家的温存。

    他们的小车停在了村口的外面,司机有点不理解为什么不直接开到那家人的门口,他是自然没有办法来理解季子强的心思,看着这似曾相识的村落,季子强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家,他不希望打破这宁静和安详。

    这里才是真实的秋意,每户廊前檐下园中的树叉上挂得琳琅满目的是金黄饱满的玉米,它们葵花般交错着盘旋直上蓝天,冲天空一个丰硕的笑脸又象舞台上重重厚厚得帷幔,但它们不装点剧情而是装饰农家的梦

    而点缀中间的或是串串火红的辣椒或是已失去水分却留有青春的各色蔬菜,鞭炮般挂满墙壁欲待“爆炸”在雪花纷飞的冬日农家小灶里。屋顶上呵呵,更是秋意浓浓偶有几声犬吠不过是让你听到一点山村的心声。在这山村里似乎格外地清瘦孤凉,没有那让心沸腾的喧哗,这里的秋天是殷实的真切。

    在司机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受害人张好的住所,小小的一个院落,到还收拾的干净,院子里种的有几株叫不上名字的花卉,也在秋风中脱掉了过去应该很繁冒的绿叶。

    刚刚走近农舍,就见一个有点苍桑的男子从房中走了出来,他枯黑、干瘦的脸上布满了象沟壑,又如车辙似的皱纹,深陷的眼睛露出了凄楚、迷茫又带着恳切的目光,象是在缅怀过去,又象是在期待未来。

    郭局长认识他,就上前一步,招呼说:“你在家啊,我公安局老郭。”

    男子用混浊的眼光看看郭局长,认出了他,他有点木讷的说:“是局长来了,请进来坐。”

    季子强看看院子很清爽,就说:“我们不如就坐外面聊聊吧。”

    郭局长也忙说:“对对,做外面敞亮。”

    这男人就说:“那我搬几个凳子过来。”

    司机也给他搭上手,很快的小院里就摆上了一张小小的,但看起来很笨拙的桌子,还有几把结实的小方凳,季子强就没有客气的县坐了下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