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路也没有什么耽误,奥迪车本来跑的也很快,在下午2点左右,季子强的车就赶到了老家。 ://efefd

    老爹和老妈早就接到了电话,给季子强也准备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季子强知道家里有吃的,一想起老妈的饭菜,他就全然的看不上路边所有的饮食了,所以路上就不吃饭,单单的等着回家好好的吃上一顿。

    老爹和老妈喜上眉梢的看着季子强和司机大口的吃饭,高兴的很,就希望他们两人能蒋满桌子的菜都吃饭,而吃了食堂的饭菜之后,季子强才知道老妈做的菜是人间美味,往事如风,思绪如潮,这熟悉的饭菜,拨动着季子强思念的弦,感动,感恩,感怀,过去那每一寸光阴,细细打点,随日月缱绻,任光阴流转,让季子强游离的心,一下回到母亲身边,母亲,第一个抱自己,给自己温暖的怀抱,第一个听见自己哭,看见自己笑,第一个陪自己开口讲第一句话,是她一直给自己了一个家,为自己遮挡风和雨,最温馨的是母亲的心头惦念,最温暖的是母亲的慈爱容颜,最好吃的是母亲的拿手饭菜。

    季子强很少吃这么多的饭菜,最后季子强真的有点吃撑,才很不请愿的放下了碗。

    整个白天季子强哪都没去,就在家里和老爹老妈聊天闲谝,家里也收拾的差不多了,准备明天一早就走,其实农村家庭也比较简单的,现在田地都卖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也没有几分自留地,种不种都无关要紧,家里也没有多少太值钱的家具,电器,所以老妈说:“明天一早吃过饭,门一锁就成了,旁边的老王家我也给打过招呼了,平常帮着照看一下,有事情直接给你打电话。”

    季子强就连连称赞老妈,说她考虑周到,以后能做领导。

    老妈咯咯的笑着说:“傻小子,逗老妈呢,我这岁数了还当领导,笑掉大牙了。”

    季子强很认真的说:“我当领导啊,你领导我,所以你就是大领导了。”

    老爸也凑了个热闹说:“我领导你妈,那我职位更高。”

    老妈就呸了一声说:“你还能领导我,这个家里我是第一领导,子强是第二领导,可蕊是第三,你就是一般职工,还想当领导,想什么呢?”

    季子强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晚上吃完饭,司机回酒店住下了,季子强在村里的小路上转了一会,感受着春天旁晚这静怡的美景,走着,走着,季子强却突然的想到了安子若,自己好久都没有和她联系了,她过得还好吗?

    季子强拨通了安子若的电话:“你还好吗?”

    仅仅是这五个字,就让安子若一下有点激动起来,她的呼吸从话筒里传来,却好一会没有说话。

    “子若,我没有打扰到你吧?”

    这次电话中有了声音:“子强,是你吗?好久没有听到你的声音了,我很好,一切都好。”

    季子强也有点感伤的说:“不错,那我就放心了。”

    “你在哪里?你回到柳林了吧?”安子若的女人第六感觉一下子发挥了作用。

    季子强没想到安子若的感觉会这样好,他自然也不能欺骗撒谎,这根本没有必要:“是的,我在柳林市家里。”

    “我要见你,我也在柳林市。”

    “你没有在洋河县?”

    “没有,现在我大部分的生意都已经转到柳林市了,你等我,我很快就到。”安子若很急切的说。

    “喂,不。。。。。。”季子强的话没有说完,安子若已经挂上了电话。

    安子若是知道季子强家在上面地方,她过去都来过,季子强也感到现在自己也坦然了许多,不用再回避安子若了,并且自己也无法回避。

    季子强就慢慢的溜达着,到了村头的路口。

    不一会,季子强就看到了安子若开着车,风驰电制的开了过来,接着,车停下,车门打开,季子强就看到了安子若,她依然是那样美丽,典型的瓜子脸,一双勾魂的丹凤眼,眉毛很细如两片柳叶,嘴小小的红润誘人,令人惊叹的是一头如瀑布一般的披肩长发,黑亮光泽,即使是电视上洗发水广告的模特都未必有这么光亮顺滑的秀发。

    季子强走了过去,安子若也走了过来,风吹起安子若长长的秀发,她任凭自己有些散乱的头发在风中飞舞着,娇艳的嘴唇轻轻自语:“好久,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

    季子强看了看安子若美丽的脸,真的好久了,她变得更加的美丽动人:“嗯,是啊,生活的奔波,工作的繁忙,让我们很久没有见面了。”

    “或许并不是这些原因吧?”安子若苦涩的笑了笑。

    “是啊,也许不是。到家里坐坐吧?”季子强也有点落寞的说。

    “伯母,伯父都好吧,”看着季子强点点头,安子若又说:“我就不去你家里了,去了还得给老人添麻烦的,你。。。。你能陪我去吹吹风吗?”

    季子强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是应该和安子若好好聊聊了,他点了点头说:“好啊,去哪儿坐坐呢?”

    “我带你去个地方吧。。。。。。”安子若对着季子强微微一笑,绚烂无比。

    车有一次启动了,季子强和安子若很快就到了柳林市的那个熟悉的小河边。

    一到这里,季子强就有了很多的感触,春季,又是一个春季,这里的景物依稀,但物是人非,时光带走了季子强多少青春的岁月啊!

    河风习习,安子若一路把车开到了河边,时间比较晚了,河边上没有什么人,只有河水徐徐的拍打着岸边,安子若把车停在路边熄了火,两人下车,走到河岸的护栏边,看着水面星星点点的灯光。

    季子强有点迷茫在这一样的昙花般寂静美丽中了。

    他看着安子若一路走到护栏边,附身趴在护栏上,眺望着远方,季子强也慢慢的走了过去,停在了她的身畔,凉爽的风吹过,季子强觉得很舒服,四周是寂静无声的夜,空中的月亮已经接近满圆,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季子强,为什么我一直无法忘记你。”在空寂的小河边,伴随着波涛声,安子若平静的说出这句话。

    季子强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自己喜欢安子若吗?那是肯定的,但是现在随着季子强不断的成熟起来,他觉得他和安子若之间不应该再有恋人间的那种爱,她对于安子若更多的是一种欣赏的喜欢和珍惜。

    “你不用回答我,我也没有准备听你的回答。。。。。”安子若平静的说,“我只是告诉你,我喜欢你。。。。。。”

    安子若转过身来,美丽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季子强说:“我曾经以为这句话你再也听不见了,无数个夜里我都告诫自己忘记你,可是。。。。。。唉,但你放心,我绝不会让我的爱影响到你。”

    “安子若……”季子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安子若的脾气他是知道的,这是个倔强的女孩子,既然她说喜欢了,那么自己即使拒绝什么的也毫无意义,该如何解开她的心结呢?

    季子强一筹莫展,面对宦海风云,面对艰难险阻,季子强也许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但是面对痴心的女人,季子强却有些手足无措了,他不想伤害任何女人,在他的眼里,这些女人都如世界上最美丽的花朵,怎么忍心让她们受到一点点的痛苦?

    “人真的是很奇怪的生物,人的感情更是捉摸不透,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你,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的吧?”安子若看着远方,幽幽的说。

    季子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身体斜靠在护栏上,点起了一只烟:“我没你想的那么好。”

    “我知道,你也不可能和我在一起,但是你可以拒绝我,却无法拒绝我喜欢你,只要能经常想到你,想到那些美丽的时光,我已经很满足了,并没有奢求其他东西。”

    季子强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对安子若说:“你应该明白,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

    安子若微微一笑说:“知道,我怎么能不知道呢?”

    “谢谢你的理解。”季子强停了一下接着说:“人的一辈子该怎么活?为名?为利?这些对我来说都是浮云而已,其实我是个很懒的人,以前虽然什么都没有,但是感觉似乎更加幸福一些,钱财名利我真的并没有那么看重,但现在我有了一些东西,让我难以割舍。”

    “我知道。”安子若说。

    季子强转过头,看着远处,淡淡的说“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如白驹过隙一闪而过,总要把该做的事情做完,更不能欠下太多的情感。”

    安子若一双美丽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季子强,她理解季子强的话是什么意思,他们两个人站在那里,都没有说话,安子若伸出手突然摸上了季子强的脸庞,她的手指轻轻撫摸过他的肌肤,轻声说:“我理解你,你这样做是对的。”

    安子若靠近了季子强,温軟的身躯轻轻伏在了季子强的怀里,她伸出双臂环抱着季子强的腰,她把脸贴在季子强的胸口,闭上了眼睛,两个人就这样相互拥抱着,夜风吹来,岸边的路灯将两个相互拥抱人的影子拉得斜长斜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