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啊,主要是那两个副县长现在还没有查清楚问题,所以市里也不便太早安排人接替他们的工作,这就要让大宇的同志多辛苦一点,对了,那个魏县长怎么样啊?”

    张广明有点不爽的说:“刚去,现在还说不来,反正最近我忙,很少理他。 ”

    摇下头,季子强笑笑说:“还是要好好配合工作,过去有的什么疙瘩不要太过计较,大宇县搞不好,你们两个都要挨板子的。”

    “我我很清楚的,是季市长据理力争保住了我这个位置,我肯定不能给你为难,让别人说闲话的,工作上的事情我会好好配合的。”

    季子强摆摆手说:“这你就理解错了,你的事情是常委会集体的研究,不是我季子强的想法。”

    张广明笑笑,这季子强给自己打起了官腔,当然,也可以理解,这么多天了,自己还是第一次来拜访季子强,他当然无法确定自己的想法。

    张广明就从包里掏出了几包茶叶来,说:“这是朋友送我的一点好茶,我舍不得一个人喝,给季市长尝尝。”

    季子强也没有客气,接过了茶叶,打开一包,仔细的看了看,闻了闻,很惊讶的说:“真是好茶啊,正宗的明前铁观音,谢谢,谢谢。”

    不过当季子强摸到另外的两包茶叶的时候,季子强脸色就沉了下来,他从这两包茶叶的重量和手感上,已经发觉有点不大对劲了,季子强渐渐的脸上寒霜堆起,鼻中哼了一声,说:“这是什么?”

    张广明一下就脸红了,有点扭捏的说:“季市长,这。。。。。这是我一点心意,我听说江局长马上要临产了,所以。。。。。。”

    季子强冷冷的说:“所以什么?所以你认为这是个机会,可以送礼了?这是多少?”

    “是,是10万。”

    “哼,你倒是大方的很啊,我现在想问一下,这些钱是什么地方来的,是提拔干部别人给你送的钱,还是转让土地,外商给你敬的贡?”

    季子强一点情面也不想给张广明留了,不错,自己并没有比他职位高太多,准确的说,仅仅比他高了那么半级而已,但自己不会因为这个就放弃对他的指责,这是自己一手力保的人,假如他还所有其他官员一样的贪婪和庸俗,自己当初何必保他。

    张广明愣住了,他没有想到季子强会如此尖刻,如此严厉,其实在来之前,他也犹豫了很长时间,但自己不表示一下,似乎也说不过去,现在这个社会,所谓的关系,所谓的情意,已经淡漠了许多,人与人之间,金钱已经成为了最好的桥梁,自己不贪,自己也不想送钱,但季子强会不会因为自己这次的无动于衷而对自己产生其他的想法呢?

    张广明不敢确定,这些年他见过太多表面正经,背后贪婪的领导,他还见过很多能力强,水平高,很正直的干部,但他们一样也收礼,送礼,因为这是个大环境,不适应这个环境,你就无法生存。

    但季子强显然是个例外了,张广明头上的汗水就一下冒了出来,半天不知道怎么回答季子强的问题。

    季子强没有放松,依然很执着的问:“说说,这个钱从什么地方来的?”

    张广明只好说:“季市长,我向你保证,我没有收受过贿赂,这些年我一直在勤勤恳恳的工作,我送过礼,这一点我不否认,但很多时候是不得以,就像现在,我其实也矛盾了很久,但最后还是决定给你送礼,因为我怕你心里瞧不起我,感到了我没有一点感激之心。”

    季子强心中有点悲哀,这个社会的变化他也很清楚,其实张广明的这种心态他也能体会到,但他一点都不想就这样轻轻松松的让这件事情过去,因为张广明不一样,她不是一般普普通通的干部,他是一个县委书记,他决定着一个县五,六十万百姓的全部希望。

    他还是一个自己想要引为心腹和知己的人,这样的人,自己怎么能不管不问,就此放过呢,季子强冷冽的问:“我在问你,这钱你是从哪来的?”

    季子强脸上一点都没有缓和的迹象。

    张广明很尴尬的看看季子强,说:“季市长,这钱很干净,我实话实说,我不缺钱,我老婆在省城的外企上班,是销售公司老总,年薪五十多万,早期她在省城捡便宜,买了好几处房子,最近脱手了一套,挣了上百万,但这都是有帐可查的,你随时派人查都可以。”

    季子强用手掂着这十万元钱,想了想说:“要是一般人,这个钱我就退给他了,但你不一样,你是一个县委书记,是我遇到的给我送钱级别最高的人了,所以你这个钱我不能退。”

    张广明有点迷糊了,什么意思?季子强说了半天还是要收钱啊,这。。。。。这怎么这样呢?刚才不是他还大意凌然的吗?

    季子强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来思考这问题,站起来,到办公桌旁边,拿起了电话:“蔡书记啊,你好啊,哈哈,我也好,这样,你让你们纪检委来个同志吧,我刚在办公室发现一笔钱。。。。。嗯,我也没点,几万十万的样子吧,对,让他们过来收下,我也不知道谁送的,知道了就好了。”

    季子强的电话让张广明一下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后来才听到季子强是说他也不知道谁送的,这才在惊魂未定中松弛了一下。

    季子强挂上电话,把那包茶叶收了,把两包钱放在了办公桌上,过来对张广明说:“这是一个教训,记住,以后不管是你收礼,还是你送礼,最好不要让我知道,否则,我一定会亲自把你送到纪检委去,你要相信我的话,我很少骗人。”

    张广明连连的点头,季子强的做法让他第一次在官场感到了一种从未经历过的震惊,这个人虽然让自己损失了十万元,但这是值得的,自己值得接受这样的教训,这个人正是自己在宦海中多年渴望出现的领导。

    季子强又很随意的坐了下来,好像刚才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一样,他变得亲切,变得和蔼了,和张广明谈到了很多工作问题,张广明也从惊魂未定中慢慢的恢复过来。

    临走的时候,张广明提议晚上请季子强一起坐坐,季子强也没有拒绝,很爽快的就答应了,最后拍着张广明的肩头说:“你是我认识的很少见的有能力的干部,我希望你洁身自好,能和我并肩战斗,我们无力改变世界,但我们应该让世界变得更为美好。”

    张广明很感动,他什么都没有,只是紧紧的握着季子强的手,眼中充满了对季子强的尊重和敬仰,这已经完全的超出了一个县委书记对一个副市长应有的崇敬。

    纪检委的同志过来了,他们清点了这笔钱,也给季子强开出了一张收据,那个前来收钱的科长开玩笑说:“季市长,你这事迹我看应该让宣传部门宣传一下,提倡大家都能这样做。”

    季子强很认真的对他说:“如果这件事情让外人知道了,那我可是不会放过你的。”

    季子强也是开玩笑,不过季子强的玩笑却让这个科长感到一种压力,他看着季子强的眼睛,猜不透季子强那微笑背后的想法,季子强在几件事情之后,特别是力分冀良青和庄峰的缠斗,已经无疑的在新屏市成了一个让人畏惧的领导了。

    在办公室全部都安静下来之后,季子强又思考起来,有时候季子强自己都觉得自己实在是个劳苦的命,自己的大脑根本控制不住,每一刻都会自动的思考问题,他真怕有一天脑袋会不会因为每天的思考最后疲劳过度,脑力磨损。

    这种担心也不无道理,虽然上学的时候老师经常讲什么脑子越用越灵的话,但季子强每次想到脑袋的问题,就想到三国时候的曹操,他就是一个爱学习,爱思考的人,最后怎么样?脑袋经常疼了吧?

    不过就算脑袋疼,季子强还是要想问题,他想到了张广明今天的表现,他自己觉得今天做的有点严厉了,太不给张广明一点面子了,可是季子强又想,自己必须给张广明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牢牢的记住今天的事情,这对他以后还是很重要的,自己真不希望有一天张广明也成为这个高危行业中陨落的一颗星星。

    他应该很有前途的,只要他把握住自己,能和外部的这个大环境抗争,他就一定能成就一番事业。

    季子强由张广明想到了*,其实自己第一次见到*,那个时候他还是很叼的,根本就是一个老油条,一个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少爷模样。

    但后来自己不断的给他施加影响,他变得越来越稳重,越来越成熟了。

    而武队长也是一样的,那就是一个介于正邪之间的混混,过去敲诈勒索估计没有少干,但现在也在转变,所以这个人啊,交什么样的朋友很重要,有人说内应决定外应,当然,这是辩证唯物主义理论,都是那些胡子很长的人说的,应该是真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