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刚刚放下电话,就见秘书小赵带着治安大队的武队长走了进来,季子强看着武队长脸上凝重的神色,就有点预感到了什么,站起来,指了指沙发对武队长说:“来先坐下。 ”

    武队长就坐了下来,等小赵离开后说:“季市长,你上次让我对小芬家庭做的调查我已经做了。”

    “奥,怎么样,说说情况吧”。

    季子强也坐了下来,看着武队长,武队长就说:“我到了小芬的老家,见到了她的父母,也问到了过去小芬和家里的关系,以及他们平时联系的频率,情况是很蹊跷,据小芬家人说,这个小芬平常隔不到三天都会给家里打一个电话,有时候几乎是每天都要打,但自从初一起,就再也没有给家里联系了。”

    季子强慢慢的拿起了茶几上的烟,独自点上,眯着眼问:“嗯,这确实不太正常,还有什么情况。”

    武队长说:“我还问道了另外的一些,感到也很不解,小芬的父母说,就在大年初一的白天,小芬还给家里打过一个电话,除了拜年,还说自己最迟初三就回家去过年的,但到了初三他们没见小芬回来,再给小芬打电话就一直是关机了,联系不上小芬。”

    季子强自言自语的分析着:“那就是说,在初一的时候小芬情绪都很正常,并没有提及到自己去外地的想法?”

    “是啊,而且以后小芬家里每天都给联系的,包括初八那天也打过好几次电话,小芬的电话一直是关机,但初八当天他们医院又收到了小芬的一个辞职短信,这是不是很奇怪?既然小芬都知道给医院发短信辞职,她为什么就不能也同样的给家里一个电话呢?”

    季子强低头认真的想了好一会,却实在想不通这是为什么?按自己的思路,这个小芬就很有点怪异的,但就自己对小芬的了解,她除了爱钱,贪财之外,并不是一个很怪癖的女人,她的思路应该和常人一样,就算想要跑外地发展,但至少应该给家里说一声。

    季子强说:“不正常,很不正常,对了,小芬的电话通讯你查过没有。”

    “查了,就初一晚上7点之前有过很多通电话,什么同学的,朋友,亲戚的,最后一通电话应该是庄市长的,然后就一直到初八,手机发过一个短消息,在以后这几个月就没有开过手机了。”

    季子强就注意到了,在武队长说到小芬的最后一通电话是庄峰的时候,武队长的咬字很重,说的很慢,难道武队长已经怀疑什么了?

    季子强就看着武队长,说:“你是什么想法。”

    武队长张了张口,但嗫嚅着,没有说出话,他也在茶几上拿起了香烟,抽出一支来,叼在嘴上,但半天也没有去点,就那样满面思绪的看着茶几,一句话没说。

    季子强也好长时间都没有说话,两人在办公室沉默了许久,季子强归拢了一下自己的想法,缓慢的说:“你是不是感到这小芬的出走和庄峰之间有很大的关联?”

    武队长摇下头:“我到公安局查过,小芬没有办理任何签证,所以我以一个专业警察的直觉推测,小芬未必去了外地。”

    这一次季子强没有笑话武队长的专业性,他若有所思的说:“你认为小芬还在新屏市,但。。。。。。”

    刚说到那个‘但’字,季子强一下就打个激灵,一股凉气从脚跟呼的串上了后颈窝,他看着武队长的眼,已经明白了武队长这话的意思,季子强不由的摇摇头说:“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呢?不可能。”

    武队长冷笑一声说:“你是领导,你几乎是永远都生活在阳光里,没有接触过太多的阴暗面,所以你永远不会往这个上面来推想,但我不一样,我们受过的训练总是在第一时间把事情往最极端,最严重的方向去考虑,而这种事情也算不得什么,每天在这个世界上都会不断的重复上演很多次的。”

    季子强还是在摇着头,说:“也许你是对的,但要把这是和庄峰联系在一起,我还是感到难以置信。”

    “季市长啊,你是好人,但你在想想,这有什么难以置信的?其实这个电话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据,最后的电话是和庄峰手机联系的,是庄峰打给她的,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她的消息,当然,初八那个短信算个事情,可是为什么要发短信,因为无论是谁,都可以用那个手机发短消息的。”

    武队长的话越说越明显了,但季子强却找不多否定他推测的理由来,季子强只是感性的认为应该不会这样,但理性的想想,却很有道理了,季子强说:“你这个推测有点道理。”

    “不是有点道理的问题,而是很有道理。”

    “但庄峰是市长啊,他怎么能和这样的事情沾边?”

    武队长嘿嘿一笑说:“季市长,这其实一点都不奇怪的,我到认为庄峰是做的出一些事情的?”

    “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季子强摇摇头,反问说。

    武队长说:“你记得大宇县煤矿畏罪自杀的黄县长吗?”

    季子强没有说话,他只是抬头看了看武队长。

    武队长继续说:“对黄县长的自杀,不仅是我,还有其他一些人也是有别的推测的。”

    季子强明白武队长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不错,对黄县长的事情,季子强最初也是有一点怀疑的,但最后公安局刑侦上给出了畏罪自杀的结论,季子强就不能再去怀疑那些真正的专业诊断了,毕竟怀疑只是怀疑。

    犹豫了好一会,季子强说:“这样吧,武队长,你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到银行查查小芬的账户,看她这几个月有没有动过钱,这也能给予我们确定此事的一点帮助。”

    武队长有点无奈的说:“这我也想过的,但你要知道,银行的账户不是谁都能查的,除非是刑事案件需要,但现在小芬这只能算失踪,而且我也不能到刑警队去开那个证明啊,那样会打草惊蛇的。”

    季子强赞赏的说:“嗯,有道理,看来你确实还懂一点方式方法啊。”

    武队长一下就笑了,说:“季市长,你怎么老是瞧不起我的专业,给你说,我现在就是安排到治安大队了,叫我到刑侦上去,一样能破大案。”

    武队长的话是随便说的,但季子强却没有随便的听,他一下感到什么地方有了一种联系,但到底是那和那有联系,季子强说不上来,不过就是感到心里怪怪的。

    他在武队长走后,也一直都没有轻松起来,他想把刚才武队长给他的一种模模糊糊的提示串联起来,却怎么也找不到串联的路径,这让季子强很快的烦恼起来了,他站起来,来来回回的走着,但脑海还是一片的空白。

    但只要是在办公室,季子强不可能有太多的思考时间,因为电话响了起来,季子强接通一听,是大宇县张广明的电话:“季市长啊,我在市委开会,刚结束,想过去到你办公室坐坐,不知道季市长忙吗,会不会打扰你?”

    季子强说:“嗯,广明同志啊,你来吧,我在办公室。”

    “好的,我马上就到,谢谢季市长。”

    “客气什么。”季子强是不能拒绝这个张广明的拜访,自己为了他差点和冀良青闹翻了,那么他对自己当然是应该来表示一下诚服和忠心,前两次因为自己忙,已经拒绝了张广明的两次宴请,今天恐怕躲不过去了。

    季子强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也知道张广明喜欢喝功夫茶,在秘书小赵进来之后,让他准备了一壶功夫茶,烧好水,泡了起来。

    季子强看着那一片片茶叶,在水中翩跹起舞,如同一个个灵魂在水中游走,他欣赏着茶的舞姿,此刻季子强是相信茶是有生命的,很多时候,他被茶清颀和优美从容的舞姿陶醉,想像她如同一位秀美的女子长袖飘飘,气若幽兰,在物欲横流的今天,有时候茶是非常寂寞的,寂寞地等待一个人的欣赏。

    在生命最为华美的时候,茶离开了生命之树,经历了诸多磨难之后,茶没有了昔日嬌嫩清纯的模样,然而,当她来到一个精致的玻璃杯中,与自然之水相遇,一个新的她又诞生了,与清水的融合,与清水的共舞,让她散发出淡雅的气息,那是一种梦想与现实结合的境地,茶经历了春夏秋冬,吸*天地精华,不就是为了这一瞬间的美吗?

    那是一种怎样的美?

    慢慢的,季子强不再心急气躁了,他的情绪稳定了下来,暂时放弃了刚才和武队长谈论的那些问题,他需要让自己冷却一下,把心中的疑惑和震惊都暂时封闭起来,慢慢的去消化,他看着茶,看着袅袅升腾的热气,静下心来。

    市委到政府并不远,很快,张广明就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季子强笑着很亲切的说:“你来了,最近工作很忙吧?”

    张广明在季子强对面坐下,说:“忙啊,煤矿的事情还没结案,有两个副县长也牵扯进去了,现在班子人手也不够,什么事情都乱套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