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个张检察长也被停职了,公车私用依然在进行,不过这里面再也没有了公安和检察院的人,季子强使用的方式也很简单,发现娱乐场所的公车,只是登记一下车牌,照张相,第二天通知这个车辆的主管领导,到整顿办公室来,个人缴纳三千元罚款,不得报销,并在政府和市委的院内每天张贴上罚款单位和主管领导人的姓名。

    至于车是不是这个领导开的,那无关要紧,这个领导你回去自己骂人去,反正钱是你领导个人出,榜单上的名字也是你领导。

    也有个别很不服气的单位领导,在整顿组张牙舞爪的,看着那些组员比自己级别低,就扯皮,耍赖,指桑骂槐的,不想交钱。不过在组员们准备请示季子强的看是不是算了,不罚他的钱的时候,不管这个人平常多牛,都会一下偃旗息鼓,赶快的把罚款交上来了。

    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季子强比他们还牛。

    这一下就为整顿组挣了很大一笔钱回来,除了给每天出去登记,照相的同志发几十元的补助之外,其他的钱季子强让平分给了政府和市委的后勤,让他们给伙食上补足了。

    没想到,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整顿组的人就彻底的闲了下来,在各大娱乐场所,再也见到了小排号的车辆了,这让整顿组的人很郁闷,他们甚至提议,是不是给各单位邀请一下,让他们出来活动?

    当然,这是个笑话,既然无车可罚,这个整顿组存在的意义也就不大了,再过几天,他们都疙瘩疙瘩散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其实季子强也知道,这根本起不到多少作用,完全是一个治标不治本的整顿,要不了多久,一定还会恢复到过去的样子,但谁能有办法呢?

    季子强在新屏市这难得的平静中,更忙了,四月的天气让人暖暖欲睡,可是季子强没有时间去睡觉,最近他对几个厂矿加大了整顿的力度,特别是新屏市的酒厂,季子强已经把它纳入了第一批改制的名单中。

    这个酒厂按现在的情况,只能是勉强应付员工的工资,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它对新屏市的财政毫无帮助,不过作为本土的地方企业,能有这样的状况已经很不错了,所以过去一直没有人对他动过手术,认为只要能养活职工,职工不闹事,那就先混着。

    季子强为什么要对这个酒厂动手,他有他的原因,这个酒厂生产的高度白酒,而且厂子是几十年前的老厂,员工人数很多,设备也很老旧,唯一的一点优势就是它在新屏市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特别是在农村,由于新屏大曲价格低廉,在很多婚丧嫁娶中就成了农村消费的主流,但仅此而已。

    这个厂长很保守的认为这就不错了,他试着短暂的搞了几次高中档酒的生产,也因为知名度不够,销售不畅,就匆匆忙忙的放弃了。

    对这一点,季子强很不赞同,因为季子强在洋河县和柳林市的时候,也多少接触过酒厂的生产,销售环节,知道一旦酒厂的品牌冲出新屏市狭小的地域区域,让酒的档次在高一点,这个新屏市酒厂一定能挣到大钱,获得新生。

    所以今天季子强到酒厂参加了一个研讨会,这是季子强要求召开的会议,参会的人员按季子强的指示,扩到了许多,从酒厂的工程师们,到销售骨干,再到一线工人代表,这满满的算下来都有将近百人。

    会议的议程也很简单,那就是如何才能提高酒厂的盈利能力。

    像这样的会议,在酒厂还是第一次召开,一个常务副市长的会议,怎么可能让一线的工人都参加,真是闻所未闻。

    但季子强就是这样来了,当他走进了酒厂这个用饭堂临时布置的会议室后,自然获得了一片掌声,他今天的会议开的怎么样,那是其次的事情,关键这一线销售人员和工人能够参见这样的会议,就足以让他们对季子强刮目相看了,而且这个会议室的布置还不是过去那种领导在主席台,大家坐下面听的模式。

    今天所有的椅子都靠墙一排排的摆上,大家围成了一个四方形的框,平起平坐的准备开会,让人们感到很新异,很好奇,不知道为什么季市长要用这种方式来开会。

    在季子强的心中,今天的会议就是一个探讨和解决酒厂未来发展的会议,既然是探讨会,就没有必要摆出一副传达上级精神的样子,自己也是来学习和讨论的,所以大家应该在平等的基础上研究所有的问题。

    会议一开始,季子强就成功的做了会议的导向,让酒厂代表们,特别是一线的代表们畅所欲言,都谈一谈自己的建议,说一说自己的想法,出出主意。

    期间有人就谈到了开发一些保健品酒的好处,说现在的社会,越是有钱人,越是担心自己活不不够长,生产了保健酒,就恰到好处的满足了这些人的需要。

    还有人说应该生产一些高档酒,现在人们的钱多了,也不在乎价格多少,主要是牌子。

    也有人说应该加大广告力度,每年多做广告,对式样古老,传统的外包装可以做些调整。。。。。。

    总之一句话,今天的建议很多,季子强都认真的记录了下来,不管有没有用,季子强都不忙给这些建议下结论,他需要一定的时间好好的思考这些建议。

    不过整个来说,季子强却没有听到关于酒厂目前管理上的任何建议,从季子强对这个酒厂开始研究之后,明显的发现了很多管理上不规范的倾向,比如欠账很多,多到了影响正常流动,酒厂不得不一面放着外面欠自己几千万呆账,一面自己到银行背上高额的行息贷款周转。

    还有一个浪费问题,季子强听到了几个人私下给自己说,一个普普通通的酒厂,却每年组织几次出国考察,到什么一些国外的葡萄酒酒庄参观,实际上那只是一个幌子,还不是为了酒厂的领导可以到处旅游。

    还有人私下给季子强说,每年酒厂支付接待和逢年过节请客送礼的钱也数额巨大。在季子强的内心里,他是更想多听听这样的建议和意见,不过今天却没有人说,当然,季子强也能理解,所有的厂领导都在,谁敢轻易的发表那些看法呢?

    季子强自己也是不好来引导的,这毕竟是酒厂自己的事情,而且今天自己只是来听取建议的,不是来动手整顿的,自己做好听众就成。

    这样会议就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季子强收集好了大家所有的建议和想法,才最后总结说:“好啊,好啊,今天感谢大家的参与,你们的建议我回去之后会认真的思考,最后也会和你们单位的领导一起好好研究,目的就是一个,让大家增加收入,让酒厂兴旺发达。。。。。。”

    就在这个时候,季子强却在人群中看到了一双闪动的眼睛,那眼光是热情而温暖的,它在上百人之间一下就吸引住了季子强的眼球,季子强一面讲话,一面就追随着这眼光看到了这眼光的主人,一个靓丽而成熟的女人就落入了季子强的视野,不错,真的很漂亮,单调和朴素的工作服并没有完全遮挡着她韵味十足的气质,她就那样看着季子强,眼中充满了期盼。

    季子强有点走神了,他快速的收回了自己的眼光,他不能再看下去,因为对方的眼光本身就具有极大的杀伤力。

    但就在季子强提及到自己下来之后,会和酒厂的领导认真研究今天的建议的时候,这眼光变得黯淡了起来,虽然季子强只是用余光在游移不定的关注着这双目光,但这微妙的变化还是没有逃脱季子强的视角,他不知道一个人的眼光会有如此多变,刚才的充满阳光,现在就成失望和黯然。

    季子强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在离开酒厂的时候,季子强依然是带着这个疑问而离开的。

    回到了办公室,季子强远在柳林市的老妈打来了一个电话:“子强,你和可蕊最近身体都好吧?”

    季子强赶忙坐下,和老妈聊了几句,老妈的意思是说现在已经四月了,按江可蕊的产期,大概就在五月底,六月初,她已经安顿好了,准备什么时候来新屏市,照顾江可蕊生产。

    季子强说:“这样吧老妈,你在等几天,我手上的事情稍微松了,我过去接你和老爸过来。”

    老妈在电话的那头说:“不用了,我们自己坐班车过去。”

    “那不成,你们很少出远门的,我不放心,还是等两天吧,我回去接你们。”季子强很固执的说,他可不希望两个老人在路途有什么闪失。

    后来老妈也勉强同意了季子强的建议,说等季子强回去。

    季子强又给江可蕊去了一个电话,给她说了情况,江可蕊知道季子强每天工作太多,说要不自己带车回去接二老过来,季子强更不同意了,很快的一口就否决了江可蕊的建议,说:“瞎胡闹,你现在怎么能跑那么远的地方,你好好呆着,过两天我回去。”

    两人最后很热情的‘啵’了一下,才算结束了这个电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