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扶住他:“老赵,你受苦了。 ”

    “季季市长,我没有什么事情。”赵孟还勉强的说。

    季子强拨通了冀良青的电话,他看都没看两个检察官:“冀书记,我季子强啊,我在检察院,招商局的赵孟同志好像是犯罪了,正在被审问,目前我不知道是什么罪行,不过,检察院的手段很不错,耳挂和皮鞋全部用上了,估计下一步就是皮带加警棍了。”

    冀良青一听,也是大吃一惊的,这件事情说个良心话,也不是冀良青指示的,只是因为他对庄峰的打压,以及庄峰对市委这面的报复,让下面这些人都自以为是的认为冀良青肯定会支持这种做法。

    但冀良青还不至于犯这样明显的错误,冀良青说:“怎么会这样啊,是什么事情?”

    “大概是公车私用的整顿。”

    冀良青眉头就皱了起来,一个他也知道这赵孟和季子强关系很好,季子强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在一个,这个件事情要是这样闹下去,只怕自己就要带人受过了,他暗自骂着下面这些人真是草包,一面说:“这样吧,季市长,我马上过来,你等我。”

    季子强听说冀良青要过来,当然是更有力度了,就说:“好的,冀书记,我等你

    ,我再通知一下庄市长。”

    冀良青犹豫了一下,他不想让庄峰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不过季子强这样说了,冀良青也不好在反对,那样倒显得自己害怕他庄峰一样。

    季子强放下了电话,对着目瞪口呆的反贪局长和两个检察官开口了:“你们都在这里等着,谁都不许动。”

    季子强又给庄峰挂了电话:“庄市长吗,我是季子强,你能到检察院来一趟吗,冀书记也过来,具体事情,你来了再说。”

    打完电话之后,季子强从身上掏出香烟,递给了赵孟,两人点燃了香烟,季子强说:“老赵,还要委屈你几分钟,就这样站着。”

    “季市长,您请坐。”反贪局长结结巴巴开口了,现在,他已经顾不上两个属下了,他估计,马上就是一场风暴的来临,估计一会,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都要到检察院来,这次的严刑逼供的事件,已经不能保密了,这个时候,保住自己才是最为重要的。

    季子强就调侃了一句:“哦,不用客气,你们正在审讯,我闯进来,也是违反了法律,我等着市委市政府领导,还有你们的张吉龙检察长,看看我该接受怎么样的制裁。”

    “季市长,您千万不要这么说,您是来视察我们工作的,我们的工作出现了错误,我们检讨。”

    “不用了,管着你们的是张吉龙,不是我,我管不到你们。”季子强冷冷的说。

    几分钟之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季子强知道,有人来了。

    “季市长,情况怎么样,嗯,这是怎么回事?”进来的是庄峰,身后还有小赵和一男一女两个大厅里的年轻人,两个年轻人的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

    他又看到了赵孟,忙说:“老赵,你怎么成这样了,混账,检察院在干什么,是谁动手的。”

    季子强说:“庄市长,冀书记马上就到。”

    庄峰气呼呼的说:“张吉龙呢,他在干什么?”

    季子强冷哼一声:“我不知道,没有看见他。”

    庄峰马上说:“小赵,你通知张吉龙同志,好啊,整顿公车私用上手段了,很不错嘛。老赵,你先坐一会,冀书记来了之后,我们具体谈。”

    庄峰说出来这句话之后,审讯室里面异常安静,所有人都知道,一场风暴要来临了,只是不知道,在这场风暴中,究竟谁会吃亏,赵孟已经控制不住了,坐下来的时候,低声抽泣,他的模样,彻底激了季子强和庄峰的怒火。

    “瞎胡闹,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情,不是清理公车私用吗,为什么清理到检察院来了?”

    正说着话,冀良青就带着秘书走了进来,他开始问了起来,这个反贪局的局长也是紧紧张张的回答着:“见冀书记,庄市长、季市长、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啊,清理公车私用是张检察长负责的,整顿组也是市委委托领导的,抽调的工作人员,和单位脱钩了。”

    这里还没有问清楚,楼道里再次传来嘈杂的声音,有不少人下来了。

    “你们是干什么的,这里是检察院的审讯室,怎么随便放人进来了,谁能够干扰办案啊,要依法办事,你们不会说吗,必要的时候,你们可以采取强制措施,你们法警队的职责是什么,嗯”

    这声音显然是张吉龙检察长的。

    听见张吉龙的话,冀良青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审讯室里面的季子强和庄峰都没有说话,他们看着冀良青,大家明白,清理公车私用现象,是冀良青授权纪检委和检察院办理的,现在,检察院明显有着滥用职权的情况。

    张吉龙带着几个手下进入审讯室,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上,他的脸上都是红彤彤的,一看就知道是刚喝酒了,满身的酒气在审讯室里面蔓延,看见了冀书记、庄峰等人,他才大吃一惊的问:“冀书记、你们都来了。”

    没有人回答他,所有人都冷冷的看着他,张吉龙脸上的愤怒神情迅变化,演变成了尴尬的神情,他大概已经预感到是什么事情了。

    这样的让人窒息的气氛停留了好一会的时间,冀良青才面带厌恶的神情说:“我现在提出处理意见,安排公安局的干警,陪同赵孟同志到医院检查,检察院的人在审讯过程中,有刑讯逼供的现象,建议停职,具体怎么处理,研究以后决定。季市长你通知其他常委,现在在市委小会议室召开会议,听取一下他们整顿的汇报。”

    冀良青说完,离开了审讯室,他没有和谁打招呼,没有和他们握手,接着,庄峰和季子强招呼一声,也离开了,季子强却没有急于走,他陪着赵孟,一直把他送上了去看病的车,才离开了检察院。

    等季子强赶到市委会议室的时候,其他常委也都到了,大家也知道是什么事情,所以会议室的气氛很凝重,一同前来的张检察长应该是很少参加这样的会议,所以显得很紧张:“冀书记,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在清理公车私用的工作中,犯了错误,我已经要求检察院党组召开会议,严肃处理。。。”

    冀良青却冷冷的说:“暂时不说这些情况,你汇报清理公车私用的具体情况。”

    张吉龙脸上的红色已经褪去大半,不过,身上散出来的酒气,依然能够闻见,他觉冀良青的脸色非常严肃,于是,开始汇报公车私用清理工作情况,随着汇报的深入,冀良青眯起了眼睛,而季子强感觉到了震惊,在纪委和检察院的领导下,这场整顿居然清理出来78名副处级以上的领导干部,他们都存在公车私用情况,而且,这些副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交代的不仅仅是公车私用问题。

    如今的领导干部,除非是不查,否则,或多或少都会存在一些问题,纪委和检察院抓住了公车私用问题,采取上手段的方式,让很多人交代的,不仅仅是公车私用问题,因为问题不大,有的还都是市委这面的人,所以,都没有做出处理。

    这次,因为赵孟是政府那面的人,纪委和检察院都想挖出问题来。

    等这汇报一结束,季子强就先说了:“纪委和检察院清理公车私用,刚才听了他们汇报,情况大家都知道了,我很震惊,现在,我们要弄清楚一件事情,中央和省委要求的清理公车私用情况,意在整顿干部作风,现在,新屏市市的工作方向,究竟是什么,我不是很明白,对待我们的干部,动辄采取审问的方式,究竟是谁的意思,张检察长,希望你能够做出合理的解释,为什么这么做。”

    张检察长当然是无言以对了,他求助似的看看纪检委的蔡书记,纪检委的蔡书记也不好帮他说什么,这本来是纪检委伸头的工作,最后自己怕麻烦,推给了检察院,现在闹出了麻烦,自己怎么说都不好交代。

    但在这个时候,冀良青感到自己的机会来了,本来一开始他是有点怒气的,但后来他明白,自己一定不能完全的否定这次行动,因为这是对政府的一次抗击,自己不能让市委这面的在庄峰面前低头,这包含着威严和自尊。

    所以在思考之后,冀良青说:“同志们,抽调公安局、检察院的同志参加这项工作,是市委研究决定的,主要责任在我,不过,具体工作是下面办理的,我不是很清楚,生出了这样的事情,我的工作出现了失误,我接受大家的批评,今后的工作中,一定注意改进。”

    说到这里,冀良青却看了一眼检察院的张检察长,感觉自己在这样的下级面前做自我批评不很恰当,就挥挥手,示意他离开。

    在张检察长离开了会议室之后,冀良青接着说:“不过我并不认为这次整顿有什么问题,我们不是已经处理了78个领导了吗?所以我想啊,主要是方式方法的问题,接下来,我要求纪检委认真反省一下,让公安局和检察院退出整顿组,由季子强同志总负责下一步的整顿,如何处理、如何把握,纪委必须给季子强同志汇报,我强调一点,季子强同志是代表市委负责这项工作的,今后的工作中,我不希望再出什么问题了。”

    纪检委的蔡书记的脸色变得不怎么好看了,因为他本身也是常委,季子强是排名在他上面,但就这样天天给季子强汇报工作,他还是有点心理障碍,不过,这是冀书记做出的决定,他必须服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