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两人就举起了酒杯,轻轻的碰了一下,刚才那有点沉闷的话题,没有影响到他们浪漫的心情,季子强也知道,这样的讨论很难得出结果,对华悦莲来说,这一切是很肮脏,很沉闷,很无聊的,她稍微的理解一点也就行了,至于以后自己和华书记的问题,那就等以后再说吧。品 书 网

    两人都不再提起这个话题了,空旷的包间里,只听见细微的咀嚼声和盘碗碰撞声

    吃完饭,他们一起又到了第一次相识的那个小河边,华悦莲挽着季子强的胳膊,完全投入到一个恋人的角色中去了,而季子强也是这好多年中,第一次有了爱情的幸福,他也有点陶醉了,其实本来今天的酒一大半都市他喝掉的,他已经有点醉了,在加上这幸福的陶醉,他真的就身心俱醉。

    他们在夜色里行走,不是去那灯火辉煌的声色之地,也不是去那灯光黯然的孤独街头,

    夜幕正降临,两排桔黄的路灯倒映在水里,灯光迷蒙摇曳在水面,使得整条小河比白日更显深沉而神秘。河边绿草茵茵,杨柳依依,草丛中闪烁着碎银的光芒,亮闪闪的,似有精灵停留在其中。那一整排的柳树枝条纷纷伸出细细的柔柔的胳膊在水面上在风中妩媚的飘扬,河边还有那些油茶树,从没有停过绽放它们美丽的花朵,粉白的,大红的,粉红的,大朵大朵地朝着人迎面开放,真的是大气又绚丽。

    季子强不由作深深的呼吸了,因为他闻到了那些刚泛青的小草挥发出来的清香了,空气是如此湿润,灌木丛中那些花木也时时用若有若无的花香来撩拔他的嗅觉了,细细感受,这身心便被如此的美好无限地漫洇开了。

    不愿意打破这宁静的美丽,华悦莲也把头靠在季子强的肩膀,他们都不说话,都在用心感受着这一份心情。

    季子强偏过头来看着华悦莲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不由涌起一股想吻她的冲动,他突然指着天空说,“快看,有流星,好美啊”。

    她忙转头去看,左找右找也没有发现,这才发觉上当了,娇嗔着转回头来说:“你好讨厌,哪里”

    她的嘴巴突然碰到了什么东西,仔细一看原来是牢牢的贴在了他等在那里的嘴巴上。

    他们的身体贴合在一起,脸靠的很近,他甚至可以看到她脸上细致的绒毛,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呼吸变得灼热,语言已是多余的东西,唇瓣慢慢贴合在一起,季子强情不自禁地颤了一下,看到她的眼里雾蒙蒙水润润的,脸上泛了红潮,鼻尖渗出细小的汗珠,嘴唇微微张着,露出鲜嫩水润的舌尖,清纯夹杂着妩媚,那惹人怜爱的样子让他情难自禁地低头含住她的唇瓣,继而温柔地绕住她的舌尖,她轻颤着承受他的爱意,睫毛已不自觉地潮湿。

    他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这一瞬间的悸动,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华悦莲的吻很甜,小舌头也很灵活,犹如在水中游荡的小鱼,让季子强很难长久的扑捉到,

    良久,唇分,两个人呼吸都有点急促,她躲避着他的眼神,低下头去,小脸微红。

    她羞涩的说:“你会永远这样爱我吗”

    季子强凝重的点点头说:“会的,会的,一定会的。”

    他们又相拥在了一起

    在送华悦莲回去以后,季子强站在了她的门口,看着她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他踌躇着不知道是应该离开还是珍惜这美好的时刻,“悦莲。”季子强在她身后轻声地叫了一声。

    这时候,季子强分明看到她的身子猛然地一颤。是的,他看得清清楚楚,她的身子在他叫出她名字的那一瞬间猛然地颤动了一下,她没有转身,用颤抖的声音说:“进来吧,子强,不要离开我”。

    季子强机械的跨前一步,从她的背后轻轻地将她拥住,轻吻她的秀发,一股幽香顿时灌入道他的五脏六腑,“悦莲,悦莲。”他轻声地呼唤她。

    她的身体在他的怀里再次颤动了一下。她的这种颤动顿时激起了他心中的柔情,她的身体在季子强的怀抱里向下滑动,她在瘫软。那一刻,她的纯洁和激动让季子强不再怀疑。

    他温柔地将她横抱,然后去到卧室。她双眼已经紧闭,睫毛在微微颤动。他禁不住地去轻吻她的眼,然后是她的鼻,最后到达了她的唇。季子强的怜爱之情顿起,轻轻地除去她的衣裙,然后把自己的也除去了,一床薄被将他们笼罩进去。

    季子强温柔地抚摸华悦莲的脸,随后是她身体的肌肤,她的身体在动,他在她耳边轻声说着什么,他的手,已经游走到了她的背部,

    “子强,你轻点。我有些害怕。”她的头埋进了季子强的胸部,用颤抖的声音在对他说。

    华悦莲颤抖的更加厉害,而这种氛围强烈的冲击着季子强,一股酥麻感让身体的每一处都禁不住的颤抖着,让身体根本就无力承受,兴奋和激动席卷而来,即使只是在外面徘徊,却依然勾挑出最深的悸动,那强烈的冲击,让华悦莲的身体根本就无力承受,微微弯曲的双腿,因那抹酥麻悸动而绷的更紧,暧昧的氛围把两个人紧紧的包围在一起。

    在季子强进入华悦莲身体的时候感觉到了明显的阻力,这种阻力的感觉让他有了一种兴奋,让他对她的怜爱之情更加炽热。她把她保留了二十多年的初贞交给了自己,而自己却早已经尝过禁果。

    她在皱眉,这是她感受到了疼痛的表现,季子强知道。但是她没有发出痛苦的声音,她的上牙咬在她的下唇上,下唇的鲜红变成了苍白。其实季子强也很不习惯这种阻力的,但他却难以抑制自己对它的突破。奋力地朝前,顿时感受到了一种漏空的感觉,她,猛然地发出了一声痛苦的轻呼,就在季子强感觉到突破的那一刻。

    当一切都平息之后,季子强怜惜的紧紧拥抱着她,华悦莲也娇羞地依偎在他的怀里,两个人就这样互相依偎着,说着很久的缠绵情话。

    春晓苦短,天色放亮,季子强已经醒来,他侧身转向她,她无声地靠过身来,紧紧的依偎到他的怀里,温软馨柔的身子在他的怀中,她,就是将陪伴他度过一生的女人么心中的怜意顿时升腾起来,禁不住地去到她清秀的脸庞上,轻轻地、温柔地一吻,而那床单上的一片血痕,还有着数滴鲜红,它们像梅花一般地在季子强眼前绽放

    这也让季子强知道了自己的责任,在以后的岁月里,自己会用整个人生和生命来捍卫她。

    看着季子强,她害羞地红了脸,“你醒啦”

    “还早,慢慢睡吧。”季子强温柔地对她说。

    “还是早点起来吧,一会人多了你不方便出去。”她说,随即起身,忽然,她皱眉发出了一声轻呼:“哎哟。”

    季子强忙问:“悦莲,你怎么啦”

    “都是你,昨天晚上把我弄得好痛现在还在痛。”她说,拳头开始雨点般地轻砸在他的前胸上。

    “那你好好休息吧。”季子强爱怜地去拥住她,她温顺地将头靠在了季子强的肩上。

    “不,我坐一会儿就起来。”她说,季子强肩上的肌肤感觉到了她唇的颤动。

    “别犟了。躺一会儿,你是第一次,肯定会痛的。今后就好了,今后你和喜欢上这个运动的。”季子强得意的说,自己也禁不住地笑了起来。

    她没有说话。头,一直靠在他的肩上。

    季子强猛然地发现自己刚才的话出了问题,心里顿时惶恐起来,不敢再说话,将她的身体挪动成平躺位。她依然很温顺,任凭季子强对她身体的安排。

    季子强默默地起床,穿上衣裤,他的心里很忐忑,惶恐不安,刚才,自己的那句话里面暴露了自己,自己的话她可能已经听懂了自己已经不是第一次。

    季子强洗漱好以后,悄悄伸头往卧室去看,发现她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床头上。

    “我马上起来。”她的脸上绽开了笑容,季子强心里顿时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她起床了,穿上睡衣,脚踏拖鞋“啪啪”地朝洗漱间走去

    季子强到了政府办公室,还没有上班,他就自己把办公室打扫了一下,看看报子,小张就来了,小张见季子强又把办公室打扫了,忙说:“季县长,以后你多休息一下吧。”

    季子强笑笑没有说什么,他现在的心情很愉快,他不希望小张来打扰自己的回味,小张给他泡好茶,就下去帮他打早点去了,季子强想起了一件小事,正要打个电话给办公室,桌上的电话却响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