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从一定程度上说,工业局两名领导判刑入狱,季子强的脸面也不好看,毕竟工业局在他的分管口上,从舆论中也体现出了一种趋势,那就是市纪委在处分干部的时候,市政府并不能起到多大的作用,这方面的主要权力,还是在市委。(品#书……网)!

    好在这两个人并不是季子强的人,所以从这一点上看,季子强还是能自我安慰一下的,但庄峰就不一样了,庄峰心中的愤怒已经很难抑制,他也看出了冀良青的用意,明白冀良青已经采取了非常规的手法对自己展开了围剿,他当然不会坐以待毙。

    于是,新屏市的情况就变得复杂起来,很多正常的工作都难以顺利的完成了。

    这也就是季子强最怕看到的结果。

    今天季子强在办公室里就接到了好几通电话,都是要钱的,季子强也很奇怪,这些钱自己已经签字批示了上报庄峰了,怎么还没有下去,季子强就拿起了电话,给庄峰拨了过去:“庄市长,我季子强。”

    “嗯,嗯,你好啊。”

    “市长啊,我想问一下,怎么市委那面的几笔款子都没有过去,他们急的很,给我来了好几通电话了。”

    庄峰在电话中就呵呵的笑了起来,说:“他们急了啊,那就让他们急吧,你不用管,他们问起来了,就说你签过字了,在我这卡着的。”

    季子强一下就明白了,原来庄峰这是故意的想要说是市委那面的部门,按常理来说,新屏市的每一笔大款项,都是财政局报计划,先由季子强签字,再由庄峰签字,最后转回财政局按指示发放,转款的。

    现在庄峰要对抗冀良青,自然就不会轻易的给市委的部门签字拨付了,这样的事情过去也经常有,不过那都是因为确实财政紧张,不管是市委那面,还是庄峰这面,拖延一下很正常。

    现在的情况明显不一样,政府这面几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包括干部的工资,也都在前一两天刚刚发放,可是这工资就是没有市委那面的。

    季子强摇着头叹口气说:“庄市长,我看这样不大好,很多干部也都是靠工资吃饭的,怎么说也应该先把他们工资解决了。”

    庄峰说:“你不管,你不管,谁问你就你往我身上推,他们能乱来,我也会,找借口简单的很,我不怕麻烦。”

    “但是。。。。。。”

    庄峰打断了季子强的话:“子强啊,有的事情你也是看到了,他们也欺人太甚了,既然如此,大家就玩玩。”

    季子强又说了几次,但庄峰总是不答应,季子强也无可奈何。

    挂断了政府的电话仔皇后,依然不断的有市委的电话打来,连尉迟副书记都对季子强打了电话,说他们好几个活动需要费用,现在都停摆了,问季子强到底怎么会事。

    季子强也不能火上浇油的,只好说庄峰最近忙,可能没有签字,让他直接给庄峰去电话催催。

    这事情两大院就来来回回的扯了一个多星期,还是没有结果,确实也影响到了整个市委干部们的情绪,各种说法都都,有人说是冀良青做的太过分,有的说庄峰太霸道,怎么拿大家出气,有本事和冀良青单挑啊,反正是各种议论都有。

    这样导致最后的结果就是两面的人都想是接上了仇,你的事情走到我这面,我给你卡一卡,我的事情到了你那面,你给我挡一挡,让真正想干点工作的季子强很是苦恼,而中国的国情和权利分配方式又是很奇怪的,一直沿用着几千年权术的老套路,每个单位之间都互相约束,互相掣肘,就像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手续,要在市政府和市委的不同部门盖章,这就一下难住了办事的人,本来办事就麻烦,在加上双方顶牛,事情就更复杂了。

    市委的人是吃素的吗?显然也不是的,在渐渐拉开的权力博弈争斗中,市委也越来越不耐烦了,刚好最近他们接到了一个省委关于整顿公车私用的通知,本来这样的整顿每次都是走走形式,过过样子的,但因为政府和市委目前的关系,新屏市的公车私用整顿工作,迅提升了强度。

    季子强也是有所觉察的,知道这这样的变化是因为什么,但季子强是不能对这样的事情说三道四,这是省委的精神,而且也确实有利于节约的对干部的管理。

    不过季子强接到了武队长的电话之后,却感到这事情越来越不对头了,武队长给季子强说:“季市长,有件事情,我给您汇报一下。”

    季子强本来以为是小芬的什么事情有了信的信息,就忙问:“嗯,你说,你说,什么事情?”

    武队长的回答出乎季子强的意料之外:“我们和检察院,纪检委等几个部门成立了一个联合整顿小组,今天开会了,领导要求我们做好公车私用的整顿工作,必要的时候,可以上手段,所以你也注意一下,不要让我最后上手段啊,呵呵。”

    季子强有点奇怪:“上手段是什么意思?”

    武队长就解释:“季市长,这是我们行业内的说法,就是说,可以采用破案和审讯的手段,来开展公车私用的整顿工作,领导要求我们要保密,要不折不扣做好公车私用的整顿工作。”

    “哦,还有什么其他的消息吗?”

    “领导还说了,整顿公车私用,主要是针对副县级以上的领导,群众对这种现象深恶痛绝,我们一定要做出成绩,给群众一个交代。”

    “我知道了,有什么情况,你及时告诉我。”

    季子强知道武队长是为自己好,怕自己这面有谁不注意撞到了枪口上,但季子强心中真的很不舒服,清理公车私用现象是不错,是应该支持,是整顿机关干部作风的范畴,但冀良青他们不能用上如此的手段啊,他不会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为什么会允许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采用侦破案件的办法,来开展工作,难道冀良青不清楚其中的利弊吗,这么大的事情,冀良青没有经过市委常委会,就做出了决定,究竟想干什么。现在新屏市已经到了各自为阵,相互倾轧的地步了,照此情况继续的发展下去,后果会很眼中。

    季子强差一点点就给冀良青打电话过去问了,但后来季子强还是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他知道就算自己现在劝阻,也不会有太大的效果,冀良青不是一个草率的人,没有谋定,他不会先动,自己还是忍一下,找一个合适的机会给他婉言相劝。

    新屏市的歌舞厅比较多,闲暇之余,不少人喜欢到歌舞厅去唱歌跳舞,这些年,科技展很快,卡拉ok的效果越来越好,吸引的人也越来越多,不过,唱歌的消费很高,一般情况下,都是公款消费。还有保鍵按摩,消费就更不好说了。

    省直单位来检查工作,县上,区里来汇报工作,吃饭之后,大都是到歌舞厅去,或者是去做保鍵按摩,一次消费好几千,如今流行一个观点,公家的钱,可以敞开用,只要不往兜里揣,就没有什么问题。整顿公车私用的重点,就放在了这些高档的娱乐场所。

    接连几天,季子强通过武队长,知道了一些情况,公车私用的,大都是一些政法机关的普通工作人员,整顿组检查出来后,没有格外怎么样,交给了单位领导,批评教育。

    季子强也就慢慢的放心了,估计是说的严格,操作的时候还是谨慎的,他对专班的这种处理方式,没有什么大的意见。

    但就在季子强放松了警惕,没把这当成一回事情的时候,却突然的接到武队长的电话:“季市长,不好啦,我刚才知道消息,市招商局副局长赵猛昨天晚上被整顿组抓住了,夜里转移到了检察院,到现在都没有消息。”

    季子强有点吃惊了:“武队,不要着急,慢慢说,究竟是什么情况?”

    “今天早上上班,我看见检察院几个同事都没有来,以为他们有什么事情,刚才吃饭的时候才听说,他们在检察院办事,我感觉到很奇怪,就偷偷问了检察院的伙计,他说早上听说查到了一个公车私用的领导,目前正在问话,检察院使用的手段,我是知道的,不问出什么事情来,他们是不会罢休的。”

    “你的消息确切吗?”

    “应该不会错的,您等等,我再问问,马上给您回话。”武队长匆匆忙忙的挂断了电话。

    季子强在办公室转来转去,人也是怒火渐渐起来了,市招商局副局长赵猛和他的关系,市里很多人都知道,整顿组居然玩这一手,是什么意思,当他季子强是摆设吗?

    现在,检察院居然敢扣留一个副局长,一个副县级领导,整整一个晚上,检察院想干什么。他想了想,拨通了市招商局副局长赵猛家里的电话,得到证实,赵猛一夜没有回家,手机关机,家里人以为是单位有什么事情,没有在意。

    季子强接着拨通了招商局局长的电话:“好啊,我季子强啊,嗯,我就问下,今天你见赵孟了吗?”

    局长说:“早上没有看见赵局长上班,以为有什么事情,所以没有联系。”

    这时候,武队长的电话打进来了,季子强就挂断了招商局的电话,接通了武队长的电话。“季市长,消息证实了,确实在检察院,昨天一个晚上,今天还在继续。”

    季子强铁青着脸说:“我知道了,你好好工作吧,有什么事情,及时通报情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