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他们几个都在旁听着这个汇报,季子强还是有点纳闷,这样的事情和自己又没有多少关系,叫自己来做什么,就算这两个局长都是自己分管口上的,但也不至于非要自己来听吧?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那就听听。

    纪委的两个干部开始汇报事情的经过,季子强越听越不是滋味。原来,工业局的马局长带着一个副主任,带着四个科室负责人,到南方省去考察,他们不是去考察对方工业改制的工作,而是专门去找什么钢管舞、脫衣舞看,体会南方的性开放。

    不过,大多数的考察团都看过这些表演,也算是开阔眼界了,后来有一天,马局长和副主任带着三个科室负责人,進入了一家保健城,早上进去,一直到晚上才出来,最后结账的时候,保健城要收取15000元费用,平均每个人要3000元,几个人不服,他们在*里面,不过是洗头洗脚,加上澡、保鍵按摩等,当然,还享受了特殊的服务。

    眼看着事情要闹大,*的老板不知为什么,同意打折,最终收取了10000元。

    事情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谁知道,马局长和副主任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不服,于是,他们找到了当地的公安机关报警,公安机关介入调查,当然,双方都不会说具体那些龌蹉的事情,最后,进过公安机关的调解,*退了5000元,最终按照每人1000元的标准收取了娱乐费。

    事情到了这一步,大家都知道了,没有参加娱乐活动的那个人不满意了,要求补助1000元的现金,马局长和副主任没有表态,说是考察结束之后,回去处理。回到单位,所有的费用都报销了,可是,一直没有提到1000元钱的事情。

    因为这个原因,这个科长一怒之下,举报了马局长,副主任和其他人。

    纪委的人到计生委去调查,几个出去考察的人非常害怕,全部都说出来了,包括其中的许多细节,都说的清清楚楚,可能都知道大事不好,他们一再恳求纪委为他们保密,几个人猜到了是谁告密的,不过,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是纸里包不住火了。

    纪委的两个干部离开之后,纪检委的蔡书记开口说话了:“冀书记,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下一步,纪委准备立案调查,工业局的马局长和副主任,是市委管理的干部,所以对于纪委的处理,冀书记你有什么指示?”

    冀良青扫视了在座的季子强他们几个一眼,说:“我没有什么意见,就看你们还有什么看法。”

    庄峰,季子强都摇摇头,知道这事情已经闹得了这一步,想保也很难保了,在说了,这是庄峰的人,季子强才没有那个闲情雅致帮他说好话的。

    所以季子强说:“我没什么看法,尊重冀书记的决定。”

    庄峰张口想说什么,但最后也没说出来。

    市纪委立案调查了,季子强就不去关心这件事情了,季子强觉得,工业局的几个人大概是昏头了,集体出去*了,居然敢报警,最终,为了5000元钱,可能要丢掉乌纱帽,甚至是降级降职,究竟是为了什么啊?

    还有那个为了1000元钱,将一同出去考察的所有人都举报的科长,季子强最是看不惯这种人,眼睛里只有自己的利益。

    关于如何对待工业局举报人员的问题,季子强和冀良青之间产生了不同看法,案情简单,材料很快取证落实了,市纪委派出办案人员,到了南方省,在当地纪委和公安机关帮助下,取得了有利的材料,接下来,就是如何处分相关的干部了。

    案子查下来了,冀良青提出了表彰举报人员的事情。

    工业局的这位科长,举报了所有出去考察的领导和同事之后,成了工业局里面的瘟神,人人都躲着他,就连单位党组成员、纪检组长都刻意避开他,这位科长感觉到委屈,于是,到了市委找到了冀良青,诉说了自己在单位受到的不公正对待,请求领导为他撑腰。

    冀良青听了汇报之后,认为要支持这位科长,这个科长有胆量站出来,举报领导和同事,这种行为,必须得到支持,否则,今后出现违法违纪问题,谁还会举报啊,在开会的时候,季子强听清楚事情原委之后,立刻表面自己的观点。

    季子强皱着眉头说:“我不同意为工业局的这位科长撑腰。”

    冀良青就问:“季市长,为什么不同意,总要有理由。”

    “冀书记,理由很简单,那就是他的动机不纯,如果当时给他补足了1000元钱,他还会举报吗。”

    冀良青不以为然的说:“季市长,我知道,这位科长的行为,不怎么光彩,可是,我们是官员,要克制自己的看法啊,对于这些敢于揭露**行为的举措,我们还是要明确表态,支持这种行为的。”

    季子强心里不太愿意,但这不是一个太大原则问题,所以就退了一步,说:“冀书记,我知道你说的有道理,不过,我保留自己的看法。”

    冀良青点头:“我看这样,这件事情,纪委自己去处理,市委市政府都不出面,纪委要注意措辞,最好是到工业局去开个会,统一思想。”

    季子强在这个时候,感觉如同吞了一个苍蝇,有些恶心,这种因为个人利益而检举揭他人的行为,不应该提倡,这种人,季子强认为,属于典型的小人,现在,冀良青居然提出市委为这样的人撑腰,季子强说什么也不会支持的。

    因为在季子强的潜意思里,他还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冀良青似乎有意无意中已经开始给庄峰布局了,他用上了这种方式,实际上也是在鼓励一部分人对庄峰的势力发起挑衅,但季子强感到这样会对新屏市的稳定造成很多不利的影响,最后搞的人人自危,人人担心,工作怎么办?现在新屏市好多的事情都迫在眉睫的需要解决,而一旦战争开始,新屏市所有的工作都将受到影响。

    纪检委的蔡书记又说:“我看这个案子现在已经很清楚了,要不我们就不查了,交给检察院吧?”

    冀良青明白,市纪委和检察院、法院的关系非常密切,检察院办案人员经常到纪委,接手纪委已经办理过的案件,这件案子,检察院一定是知道纪委的办理结果了,所以,冀良青没有细想,答应了送交检察院的请求,其实在他内心里,也是希望对庄峰的人下手重一点,这可以起到杀一禁百的功效。

    没有想到,冀良青的这个决定却遭到庄峰和季子强的公开反对,季子强是不同意移交司法机关处理,他认为这样的处理有点太过了,这已经完全超出了事件本身,就算季子强也并不喜欢那个马局长,但他还是希望可以公公正正的处理这件事情。

    但冀良青不这样想,他现在除了要让庄峰的手下都惊慌失措之外,他还要考虑的是自己在新屏市的权威问题:“大家说的,都有道理,不过,纪委已经查办清楚了,我们还是要尊重纪委的意见,这件事情,就按照纪委的意见办理,不再讨论了。”

    冀良青的意见,等于是否定了庄峰、季子强的意见,此刻,很多人都注意到了,冀良青说出来意见的时候,神色凝重。检察院很快立案,对工业局的马局长和那个副主任进行查处,检察院的动作很快,拘留了两人。

    两人的家人,因为老公*事件,在单位抬不起头,甚至准备闹离婚了,可是,现在案子到检察院去了,自家男人被拘留了,她们也顾不得闹了,哭哭啼啼到了检察院,一番诉说,没有什么效果,她们接着到了市委市政府,都没有任何的效果。

    干部群众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很多,绝大部分人认为,纪委的处理过份了,普通的*,大不了不做官了,没有想到,开除公职了,还要移送检察院处理,人都拘留了,不少的干部认为,男人在外面偶尔玩玩,这样的情况,不算什么稀奇的,错就错在不该报销*的费用,不过也不算什么,谁敢保证,其他单位没有这样的事情,不过是这两人运气不好罢了。

    工业局的那个检举揭发的科长,根本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结果,为了1000元钱,让四个领导,同事失去了工作,两个领导被检察院逮捕了,他已经无法在单位立足了,本想着去找市委领导,请求调整岗位,或者是到其他县市去工作,不过,季子强和庄峰在会上的态度,不知怎么被这位科长知晓了,他失去了找领导的勇气,考虑几天之后,辞去工作,出门打工去了。

    检察院很快起诉了两人,不是先前说的缓刑,两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关进了监狱。

    经过了*事件,市委,市政府的气氛生了微妙的变化,纪委的干部遭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非议,就连市委办公室的干部,都对纪委如此处理干部有看法,季子强听见了一些议论,大都是说组织部和纪委是保护干部的地方,不过是有所区别罢了,组织部是提拔干部的,纪委是在干部犯错误之后,能够在党内允许的程度内,保护干部不受到检察机关的起诉,规避法律责任,现在倒好,一件看起来并不是很大的事情,纪委却是直接移送给检察院,早知道这样,不如直接到检察院去了。

    季子强是听见*说起的这些事情的,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季子强是较为清楚目前司法体制情况的,处理违法犯罪的人,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背后的关系,有时候,甚至体现出权力的博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