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武队长连连说:“是啊,是啊,我也感到这里面总有什么地方不对路的,所以给你来汇报一下。 ”

    季子强点下头,又沉思了一会,说:“这样吧,你抽时间到这个小芬的家里区拜访一下,一个是问问过去小芬是不是经常和家里联系,在一个了解一下小芬可能去的地方。”

    武队长说:“这个简单,他不是报案了吗?我去探探问题不大,但我就想不通了,这个人会到哪去了,出国了?”

    这到提醒了季子强,季子强忙说:“对对,这个方向你也查一查,看看她有没有办理出国的手续,在一个,查查她的手机,看看最近有没有通过话。”

    武队长感觉季子强说的这些方向都很靠谱,他就开玩笑说:“季市长,你好像比我这个专业的警察都熟悉办案啊。”

    季子强不屑的看了武队长一眼说:“你也不照照镜子,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一个专业警察了,你办过案子吗?你不要把那扫黄,抓赌给我算进来,那活动谁都能行。”

    武队长让季子强揶揄了两句,也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季市长,你小看我了,我们在治安大队有时候还是真办案子的,那年一个偷汽车的,就是我们办下来的,还有什么溜门撬锁的,敲诈勒索的,多了去了,你是不知道我们的工作性质。”

    季子强也是和他开玩笑的,逗了他几句,也就没再说了,只是在武队长走的时候,叮嘱了几句,让他一定要注意保密和隐蔽性,不要让别人,特别是不要让庄峰看出了自己调查小芬的意图。

    武队长连连的点头离开了季子强的办公室。

    这面武队长还没有查出什么小芬的情况,那面冀良青就对南区的区长周卫下手了,在季子强和冀良青从南区奠基仪式回来后的几天时间里,新屏市委的几个部门,都陆续的接到了南区很多知情人的对周卫的举报材料。

    这其中不泛很多有价值的举报,一个副区长实名举报了周卫在招商引资和转让土地中的很多问题,还有人举报周卫在用人上的很多违规操作,据说在南区已经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什么5千元冒个泡,3万元调一调,5万元跳一跳的用人规则。

    还有一个实名举报的老科长说,这个周卫,经常打着家里人生日,节庆的借口,收刮钱财,在男女问题上,那就更不用说,区里好多个长相稍微看的过去一点的妇女,女孩,都遭受过他的骚扰和亵渎。

    这林林总总的问题最后都摆在了冀良青的案头,冀良青当然有除魔卫道的决心了,他给纪检委做出了少有的,严厉的批示,让他们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不知道情况的人也开始拍手叫好了,特别是那些生活在官场之外的普通老百姓,在他们的想象中,只要是贪官,铲除一个少一个,抓住一个好一点,但我感觉啊,其实也未必如此,谁能保证上来的另一个区长就是好人呢?

    不过季子强听到这个情况的时候,他是心里清楚的,从那天冀良青在南区讲话中,季子强早就预计到南区的区长肯定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了,所以季子强也严加警惕起来,他可不希望冀良青点起的这场野火最后蔓延到自己的阵营。

    这个南区周区长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毕,正在开发区考察的季子强却突然的接到了一条信息:“尊敬的季市长:新屏市工业局的局长马军,在借出去考察的机会,集体*,被敲诈之后,竟然在单位报销所有费用,请问,这就是政府的干部吗?请市领导一定要严肃处理,否则,我们群众将向更高一级的组织举报。”

    季子强在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他正在开发区刚上任不久的刘主任的陪同下观摩一个电子企业的生产线,看完这信息,季子强想了想,就走出了车间,准备给庄峰打电话,把这件事情汇报一下,这是个程序和职责问题,季子强不想回避,而且这个工业局的马局长是庄峰的人,所以季子强认为应该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扔给庄峰去处理,自己何必沾手。

    没有想到,季子强的电话还没有挂出去,冀良青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季市长啊,我收到了一条信息,是举报工业局的干部集体*的,不知道你有没有收到啊。”

    季子强知道麻烦来了,就说:“冀书记,我也收到这条信息了。”

    “那好,你到我的办公室来,我们商议这件事情,看看该怎么处理,我已经问过了,庄市长、尉迟书记他们都收到同样的短信了。”

    “好的,我马上回来,我在开发区。”知道躲不过去,季子强只能答应。

    “嗯,那就一会讨论这件事情,我们等你。”

    季子强反身回到了车间,对依然兴致勃勃在给大家讲解流水线的管委会刘主任打个手势,意思是让他停一下,刘主任就马上闭住了口似悬河的演讲,扔下了众人,过来问:“季市长有什么指示吗?”

    现在季子强已经逐渐的在干部心目中树立起了威望,这应该说得益于上次在常委会上逼迫冀良青让步的结果,试想一下,连冀良青书记的贴身秘书的任命,都让季子强在会上卡住了,那自己更算不得什么了。

    虽然小魏还是做了大宇的县长,但一个县长和一个县委书记那不可同日而言,就算一个县长一点问题都没有,顺顺当当的,从县长到书记的位置也要熬上几年吧,在官场,时间就是机会,年龄就是本钱。

    从那天起,新屏市的干部们就不再干冒然的和季子强对着干了,除非是庄峰和冀良青特别铁的个别人,这还要脑袋不是太好用的,性格异常刚烈的,看着自己也混不上去,没前途的才敢和季子强对着来。

    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不愿意和季子强为敌,何必惹他呢?真惹急了,关键的时候他给你来两下子,那后果很严重。

    季子强看着开发区这刘主任弯腰低眉的样子,就淡淡的对开发区刘主任说:“冀书记刚来电话,让我回市委开会呢?所以今天的考察你们继续,我先撤了。”

    刘主任心中有点不甘心的,今天他是为考察安排好了一条龙的程序,特别是考察完吃饭,洗脚,唱歌,那都是早就定好的包间的,现在季子强走了,实在就失去很大的意义。

    不过听到是冀良青的电话,他也知道,留也没用,于是还是客客气气的说了一些遗憾,可惜之类的话,眼睁睁的看着季子强上车绝尘而去。

    季子强进入冀良青办公室的时候,看见庄峰、尉迟副书记和纪检委书记蔡国章都到了。

    看来他们已经谈了一会这件事情了,每个人脸上都是表情不一的,季子强一一的和他们点个头,就坐在了纪检委蔡书记的旁边,那个冀良青刚刚新配的秘书给季子强倒上了水。

    冀良青看着季子强,很严肃的说:“季市长,这工业局是你口上的,对这次他们干部集体*的事情,我们都收到信息了,你说说,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

    季子强看了一眼庄峰,见他也是精神不振的样子,估计刚才冀良青没有给他好话,在一个这人都是庄峰的嫡系,庄峰自己也是有点脸上无光。

    季子强收回了目光,说:“冀书记,我看,还是先弄清楚具体情况,举报的人,没有署名,到底是不是实情还有待证实,当然了,这样的事情,瞒是瞒不住的,到工业局去,找到出去考察的干部,问问情况就清楚了,我预计,举报人,可能就是出去考察的干部。”

    纪检委的蔡局长感觉季子强说的很中肯,不偏不倚,就接上了季子强的话说:“我赞成季市长的意见,这件事情,交给我们纪委去办。”

    冀良青看了看庄峰,庄峰也无可奈何的点点头,没有表其他意见。

    冀良青就说:“好,纪委先去调查,一定要彻底调查清楚,如果情况属实,一定要严肃处理,出了这样的事情,是丢新屏市市的脸啊。”

    既然现在方向确定了,众人在一起,又议论了具体该如何办理,确定了处理的大方向之后,便回到了各自的办公室。

    季子强没有多想,这样的事情,多半是真的,如今的官场上,有一些不好的风气,不少的领导干部跟着企业老板学习,找情人,有些是在市里的商贸,师范学院找,那里面都是年轻的大学生,漂亮、有活力,有些甚至在省城的大学里面找,季子强早就听见过这些议论。

    只是这样的事情,大家都很忌讳,属于个人**的范畴,基本上都是绝密的性质,特别是领导干部,不过,借着考察的机会*,季子强还是很气愤的,这些人,*也就罢了,抓住了也罢了,居然还想着在单位报销所有的费用,这不是打着灯笼上厕所——找死(屎)吗?

    两天后,季子强有一次的接到了冀良青的电话,很快,几个人就在冀良青的办公室坐下了,纪检委的蔡书记带着纪委的两个干部,进入了冀良青的办公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