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季子强还是从冀良青的态度看到,他对秦书记的印象不是很好,甚至可以说是糟糕,当市委书记对下面的某个区委,县委书记不感冒的时候,这个县委书记就有些危险了,只要有机会,职位就会调整。 ()

    当然,也并不是说想动马上就动的了,县委书记,区委书记毕竟是封疆大吏,主政一方,没有说得过去的理由,没有明显的过错,市委书记也不会贸然动手调整。

    但即使是这样,季子强还是有了一种感觉,冀良青是不是已经着手准备对新屏市展开新一轮的换血了

    更严重的问题还在于季子强发觉冀良青使用的不是那种常规的手法,他启用了这种更为强硬,更为阴狠,更为霸道的手段,如果这样的话,恐怕新屏市真的就会激流涌动,纷争四起了。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季子强又有一个不得不去的应酬,所以他没等下班,就先回家怎么换件衣服。

    而政府里面,庄峰还在开会,上面是一个局长正在讲话,他已经听的很无奈了,从衣带里摸出一只烟,点着后猛燃几口,借机来提提神,又理智地控制了自己的心态,终于能够听见吐沫横飞、激情昂扬的局长快讲完了,庄峰同志当然已觉身体和魂魄都散了架。

    令人郁闷的是,现在还是走不掉,季红已经发来几个短消息了,但身为市长,偶尔溜号可以,经常性则怎么也说不过去,况且,那么多双眼睛盯着自己呢,庄峰同志于是拿出严肃的克己奉公的姿态,耐了性子坚持着,总算到了会议结束的时间,庄峰同志才得以驾驶着一个企业老板私送自己办理私事的奥迪车。

    到了政府大门,这时候他一种感觉和思绪突然油然而生——真是时光苦短,岁月如歌呀!这样想着的时候,只有他明白,到底自己在感慨什么。

    出去一会,庄峰就发现路并不好走,这新屏市的官员们日复一日、乐此不疲地搞重复建设,因为占地修建,原本宽阔的路面就被各种障碍物挤占着,庄峰便把住了车的方向盘,耐心地等候着。

    等了约莫十五、二十分钟的样子,前面车流终于松动了,庄峰同志便踩了发动机,松了离合器,奥迪车低沉地轰鸣了一声,如离弦之箭似的,傲慢地向前冲去。

    庄峰到南区的时侯已经六点半了,季红早在约定好离区庄峰大院很远的地方站着等候了,庄峰把车停下来时,发现她已经把嘴巴撅着,几乎翘到天上去了,他连忙下来,笑着解释原因,温言抚慰。

    女人总经不住哄,况且高官情郎毕竟也已经来到身前,不消片刻,季红也就转怒为喜,一张圆圆的俊脸笑成花开的模样,她几乎依偎到庄峰的胸前,柔情似水地说:“哥呀,我们去农家饭庄吃饭,然后我领你到一个地方,我们俩好好乐一乐。”

    身为市长的庄峰,在各种场合有不同的称号,在不尽相熟的下属面前,人们毕恭毕敬地称他“市长”;在职位与他相当的人,比如冀良青书记或者资格老一些的副市长那里,他被称为“同志”;和自己心腹人比如而今的公安局刑警大队陈双龙在一起,他被称作“老板”,虽然说这“老板”一听,在外人看来,总觉和金钱走很近,有些讥讽的意思,然而庄峰却很自然的把它当作下人对自己的一种尊敬和诚惶诚恐的畏惧,当然也笑纳了,并觉十分的慰帖。

    而和一些私交诡秘的人,比如心上人在一起,自然无论称谓和相处关系都更进了一种无法与人言的境界了。

    刚刚才到的时候,见到季红居然敢翘着眼嘟着嘴生气时,庄峰瞬间想起了孔圣人说的那句千古明言——“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近则不逊远则怨”,心说这个老人眼光特毒,说的恁这般犀利准确。

    庄峰正考虑着是不是也给眼前这个被自己弄去搞来的女人一点什么颜色看看呢,可天下男人毕竟都总如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主儿,此时又突然的季红轻启动朱唇,来了一句轻飘飘的“哥哥”,又早把庄峰从心肝到骨头都鼓捣得酥了一般,有着说不出的舒服,快慰得无法形容,他连声说:“都依你,都依你。”

    季红便轻巧伶俐地坐上了一旁的副驾驶座,启动一片看来男人都喜悦的嘴唇,朝着庄峰刚才来的方向一指说:“向那边,往回走一点。”

    庄峰依言,同季红一道钻进了奥迪车,熟练地发动车辆后,此时天色向暮,车的玻璃是隐蔽色的,又戴着墨镜,庄峰根本不用考虑害怕别人发现自己,一路上,他左手把着方向盘,右手习惯地放在季红的大腿上,来回摸索着。

    季红坐在副驾位上,一边甜蜜而躁动地感受着情郎的愛抚,一边也是联想翩翩,当初听说是被分配到离新屏市有几十公里的小学当教师,不由的还是心存了一种怨气。

    可总归生存和工作第一,当时情况可以说是万分严峻,自己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女生,一点社会根基都没有,不就是凭着爹娘给的那副肉架子,还算换来一个工作岗位的吗?于是硬着头皮来乡小学报到了。

    工作后不久,无法忍受学校猪食一般的食堂口味的季红,经常耍点借口和娇气,让男同事和乡里的干部带着自己四处换味道,改善伙食,便经常到外面的饭馆吃饭,就来到离学校一箭之遥的一个本地人开的腊猪脚饭馆。

    不想一吃,竟非常对自己的口,随之虽说不是自己掏腰包,凭了女人天生的优势,竟也成了常客。

    今天季红要带自己高官情郎来的,正是这家饭馆,两人说着情,打着俏,时间如没流淌一般,一刻间就到了,两人相互依偎着下了车,季红进门就熟练吩咐老板上菜。

    这个时候,正是家家炊烟四起时分,难得客人光顾,老板眉开眼笑的,答应着便利索地准备去了,他竟没有认出眼前来吃饭的这个男人会是本市第一的父母官,要不然他会不会象以前时代那般,皇帝不经意的到哪里吃顿饭,那饭馆便挂了御字招牌,添了无尚荣耀的,或许光线太过于昏暗,终归更怪他迟钝孱弱的了。

    趁这等待的此时,庄峰早已是慾火难耐,将一双手往季红身上搂来,而情性双炽的季红也顺势将自己做成面团一般,乖巧玲珑地拥进庄峰怀里,双方再不放过一点机会,抓紧时间如胶似漆的又粘合在一堆。她吃吃笑着央求说:“哥给我讲个笑话吧。”

    庄峰听得她这一说,便想起流传很广的那则笑话来,便猥亵地扭了扭季红的脸,说:“我是锄禾,你是……。”

    季红毕竟也是正经的专科毕业,只一听,全知道了情郎哥哥对自己的意思,便做出了放形浪怀的模样,哈哈笑将起来,可这一忘形的大笑却让季红出了大洋相,原来也不知中午季红在县委的机关食堂吃了什么东西,體內存气过多,她这一忘形、一分神,竟“扑哧”、“扑哧”连连放出两声响屁,空气里顿时弥散着一股难闻的臭味,久久徘徊着,不能散尽。

    这凭空霹雳般震荡的响声将庄峰一时惊得遭了雷击一般,将奇异的眼神盯了季红几下,死死搂住季红身子的手也略微松了一松。

    季红突然的这样原形毕露,当然就只有继续扑在庄峰同志身上,抽身不得,释怀不得,羞惭得几乎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将头低了下来,再无刚才娇羞可怜情态。

    她也才猛然想起,就在今天上午的会上,冀良青刚走进会议室的时候,自己一紧张,自己的屁股也不合适宜的蹦出两声闷响,只是当时人多,容不得她自醒自怨,徒自夾紧了两腿了事。

    倒是庄峰宽容公正得很,他知道所谓女人,其实也就如男人一般,都是作为灵长类的一种动物而已,自是同男人一样,均是身上毛孔出汗、鼻孔流涕、眼睛挤眼屎、嘴出臭气、耳藏污秽、屁股排大便的一种俗物而已,用了什么的“如花似玉”、“出水芙蓉”、“冰清玉洁”等这些无聊词语故做美艳来比喻女人,从来只是那些无聊文人的梦呓之语,再说,从人这种动物属性来说,既是吃着五谷杂粮,当然要放屁拉屎的,这心肝一样的季红突然不小心的下器就响了那么一回,说明她上下通气,乃是健康的表现嘛。

    而且,务实而尖锐的庄峰更知道,苍白无助而严重患有自大狂的人类总是有着自我粉饰和装扮的天性与爱好,比如原本只是自然界里一种生存过程短促的生物,却总要创造出什么“文明悠久”啊、价值啊、崇高啊、追求啊、理想啊、意义啊什么的词语来安慰自身生存的恐惧和无聊,对于这样狂妄的自吹自擂,他实在理解得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