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等周区长做够了自我批评,冀良青才略微缓和了一下语气,很有点语重心长的说:“当然了,我也知道你们基层工作不好做,但再难,再累,我们都要完成自己的责任,我建议啊,南区的同志们可以都提提好的建议吗?包括对周全同志有什么好的建议也可以给市委反应,我们一同携起手来,把南区建设的更美好。 ”

    冀良青的话听起来是温言细语的,也说的中肯实在,但季子强却以自己多年在官场获得的经验明白,这个周区长估计是要倒霉了,因为现在或许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但要不了几天,他们就会诠释冀良青现在的讲话,冀良青的建议听起来是为了工作,但仔细想想,就不是这么一回事情了,他在刺裸裸的告诉南区的干部,对周区长的错误可以到市委反应,也向大家展示了一种明明白白的意图,那就是要让周区长下台。

    现在的干部,要说一点问题没有,那就是骗人的鬼话,只是问题大小,轻重不同而已,只要有一个契机,有一个点火索,很难说有几个人能躲得过区。

    而冀良青让全区的干部反应周区长的问题,你想下,那问题可能就不是一条两条了,聪明的中国人连“莫须有”这三个字都能创造和发明出来,何况这个南区区长本来就不是一个很干净的人。

    于是,季子强就抬起了头,认真的看了看满脸汗水,心惊胆寒的周区长,季子强想,自己恐怕以后很难在看到这个区长了。

    不过季子强想想也是好笑,没想到自己和冀良青的斗争,最后演变的结果却是让这个南区的区长来买单了,这就是权利斗争的奥妙之处,很多人恐怕到死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自己撞上了霉运,其实很多深沉的因果关系,当事人是永远都不可能明白。

    季子强其实在根性里总摆脱不了农民淳朴而地道的思维,此刻他坐在宽敞舒适的会议室里,看着振振有辞发表重要理论的市委书记冀良青和危襟正座、洗耳恭听的一帮南区的领导们,心下就突然想到了社会分工。

    他知道,社会确实真的有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分工,而这样的分工,也正是我们区分草根民众和精英阶层的重要标志,而这两者在社会地位、名誉和收入等作为考量人们活着的价值和意义,那又是何其的天壤之别啊,眼下这些权掌一方的大员们,无疑就是从事脑力劳动的了,看看他们的工作条件是多么的舒适和惬意啊,软椅坐着,茶水喝着,双手体面而尊严地抚着,心思如野马般奔腾着,雨淋不着,天晒不着的,真真舒服到了家。

    哪里象成天奔走、挥汗、劳作在劳动第一线的工人、农民和贩夫走卒们,他们是以自己诚实的劳动创造真正社会财富的人,却因为是与自然搏斗类型,而非眼前这些精于政治,乐于与人搏斗的基层小政治家,所以注定只能和贫苦和艰辛作伴。

    季子强这么松散而零碎地想着,他的心理继续无端的向毫无边际的地方奔驰,他看到了与自己童年一起长大的伙伴,更看到了自己年迈而枯瘦的双亲。

    而自己,因为机缘凑巧,竟然可以其势炎炎、当仁不让地坐在标志地位和尊崇的会议室里,充当着一片土地上的父母官呢!

    季子强正在想着,冀良青却用意味深长的眼光看着季子强,说:“季市长也讲两句吧。”

    季子强赶忙不再胡思乱想,很谦和的笑笑,摇摇头说:“我对党建工作不是太熟悉,今天就不讲了,冀书记已经很全面,很彻底的分析和指导过了,我在说那就画蛇添足了,呵呵。”

    季子强回答的也很从容,让冀良青有点怀疑,今天自己的行为季子强到底看懂了没有,因为到现在为止,冀良青并没有看到季子强脸上有一丝的惊慌失措来。

    南区的秦书记肯定已经看透了冀良青的意图,所以他也不等周区长在主持会议了,见冀良青没有其他的指示,就用征询的眼光看了看冀良青,然后宣布散会。

    一溜的轿车直接到了宾馆,更多的区领导在宾馆里面等候,冀良青书记和所有区里的领导握手,季子强当然也要做作样子,好像很高兴的和每一个人说上两句话,拍拍肩膀,笑上一笑。

    有时候季子强真的感觉做领导的其实在大部分时间也就是卖笑的,不过这也要看你的职位了,像冀良青今天就不用对每个人笑,他脸端的平平的,谁也不敢说什么怪话,但季子强自己却不能,因为自己不是正职,也没有达到冀良青这种权威,所以季子强还要继续的笑,笑到脸上的肌肉发酸为止。

    一行人直接进入了餐厅,吃饭的时候,季子强和冀良青书记坐在一起的,区里有那么多的领导,不要看他们在区里是了不起的人物,可是,除了区委区政府的主要领导,其余的,很少有机会这样面对面的和冀良青同桌吃饭了。

    大概是冀良青书记很少到南区的原因,中午竟然安排了4桌饭菜,南区4大家的领导几乎全部到了,这是一种姿态,表示对冀良青书记的尊敬,季子强现在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景,内心里,季子强知道,南区的区委秦书记和冀良青书记的关系只是一般化,大凡领导到下面调研,如果和下属关系不错的话,中午一般都是便饭,陪同的也就几个人,甚至是主要领导1个人陪同,这个时候,正是和上级领导套近乎的时候,说话比较随便,到了下午,才会安排正席,诸多的人来陪领导。

    季子强本来是想挑选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下,但这根本就不可能,他被拥到了冀良青的身边坐下,季子强知道,这吃饭是免不了喝酒的,冀良青官大了好几级,没有人会勉强,也没有人敢勉强,打自己的情况就不同了,一个是自己年轻,在一个作为今天自己是陪同冀良青来的副职领导,他们完全可以和自己拼酒,自己就是酒缸,也承受不了。

    在新屏市官场上喝酒,所有人站起来,给一位领导敬酒,称为大合唱,分别给领导敬酒,称为独唱,若是女同志敬酒,称为女声独唱,领导给下属敬酒,称为领唱,因为唱歌好坏有高低之分,所以,敬酒也是有顺序的,依照官职高低,依次进行,南区也不例外。

    几旬酒之后,大家的目标终于对准了季子强,季子强暗暗叫苦,这种情况下,他喝醉的概率很大,区委书记的酒喝了,区长、区人大主任、区政协主席的酒要喝,正职敬酒喝了,副职的要喝,这几十人喝下来,季子强还能够弄清楚东南西北,就算非常不错了,不喝也是不行的,喝酒代表工作、代表感情。

    季子强不经意看了看冀良青,冀良青没有说话,只是在微笑着,用深不可测的眼光看着季子强,季子强知道,自己是免不了要喝了,自己这是带冀良青喝的酒。

    酒杯很小,一杯酒大约有3钱,可是,几十杯下去,也不是小事情。和所有的区委常委喝过之后,季子强已经感觉到头皮发热,到了这个时候,季子强也准备豁出去了,喝醉就喝醉。最后还是南区那个余副书记帮着季子强解的围:“各位,季市长喝酒豪爽,我看这样,就不要一个一个来了,季市长喝一大杯,和大家共饮,也算是尽心意了,大家看怎么样。”

    有人就相应起来:“余书记说的有道理,季市长,我们就不一一敬酒了。”

    季子强连连说不好意思,同时,用感激的眼光看了余副书记一眼,服务员很快找来了一个玻璃杯,倒上了满满一杯,季子强看着这个面容不错的服务员,心里想着,要是我是你的领导,回头马上解雇你,怎么不知道少倒一些酒啊。

    但最后季子强还是多喝了好几杯,因为季红来给季子强敬酒了,而当季子强听到这个季红已经是南区的办公室主任的时候,季子强真想吐给她一脸口水,嗯,最好还不能让她擦,那口水要自己风干。

    因为这个季红是什么水平,季子强上次已经是领教过的,这样的人也能在短短的时间内不断的得到提升,可想而知这个周区长是怎么一个媚上之人,于是,季子强对他更是不会再抱有一点点的同情心了。

    当然,季红的酒还是要喝的,而且季子强还要表现的很高兴,很快乐的喝。。。。。。饭局结束的时候,季子强大约喝了8两白酒,他没有敢回敬南区在座的领导们,如果再喝,他估计自己会现场丢丑,其实季子强还是挺能够喝酒的,最大的限度的一次,他一个人是喝了1斤2两白酒,不过,今日喝酒的气氛有些微妙,冀良青没有喝多少酒,季子强就不能主动去调和气氛,如果今天冀良青的兴致高,那么,季子强就是喝醉了,也会主动敬酒的。

    南区的业余生活还是比较丰富的,区委秦书记安排冀良青吃完饭去喝茶,冀良青没有同意,只是说下午回市里还有工作,就不在南区耽误了,让大家好好的思考一下今天会议的讲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