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会他还要到公安局去开会,这也是早就定好的事情,要不是这个会议,庄峰可能也要到南区去一趟,毕竟南区是她的老根据地。 ://efefd

    一会的会议庄峰是在即将在本市开展“扫黄打黑”专项工程做动员讲话的,新屏市虽然是偏远的区,但是性的开放和黑社会的猖獗,和其他地方一比,丝毫也不逊色,如此败坏和混乱的社会风气,不严厉打击,会影响党的执政基础和地位的。

    现在庄峰正在看一篇措辞尤其严厉的发言稿,看着看着,他又想起了小芬的事情,更加感觉到烦躁,正坐在车里心烦意乱时,又突然接到自己新宠的季红从南区打来电话,说是相思与怀念得紧,要他怎么着,今天都要见上一面,亲热亲热。

    但是庄峰毕竟是庄峰,听得那边季红娇嗔地埋怨说:“如果不来,就不再理你了!”

    男人的尊严和雄壮岂容挑战?在季红粘性极浓的声音环绕下,他只一振作,便觉身体和情绪的冲动如火而起,顿时的豪气万分,连说:“我来,我来,下午下班后见。”

    季红就兴奋起来了,说:“好好,下班见,不过今天冀书记和季市长要来我们南区,你等我电话,不要和他们撞头了。”

    庄峰嗯了一声说:“好的,估计他们也不会在南区待一天的,最多吃个午饭就离开了。”

    之后,庄峰草草地装上了一会发言的稿子,带着秘书回下楼,急匆匆赶到公安局去了。

    季红刚放下了电话,电话又响了起来,接上一听是周卫区长的:“季红啊,中午的宴席安排好了没有?”

    “早都安排好了,区长放心吧。”

    “嗯,一会我们去参加奠基仪式你就不用去了,你在区政府安排一下,肯定冀书记还要过来座谈,各项工作都准备到位,不要临时乱了阵脚。”对这个信办公室的主任,周区长还是有点担心的。

    季红嘴里答应着,挂上了电话,再也不敢想自己心爱的那个市长哥哥了,赶忙带上办公室的几个人,做准备去了。

    因为冀良青的亲自到来,南区区委、区政府、区人大、区政协的主要领导,都在进入南区境内的公路上等候,冀良青和区里的领导见面之后,稍作寒暄,几台小车直奔南区的城区而去。

    季子强坐的是自己的小车,房南区的区委秦书记进入了冀良青的1号车,陪同冀良青,季子强和南区的区委余副书记一起吃过饭,看见余副书记在欢迎的队伍里面,就邀请余副书记坐上了自己的车。

    这个余副书记一上车就说:“季市长,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季市长还是那样的精神啊。”

    季子强也打了个哈哈,说:“余书记说笑了,余书记主政一方,我可是要向余书记学习的。”

    “季市长你不要吓我好吧,你是市里的领导,下来检查指导工作,南区的工作上,有什么不到位的地方,季市长可要多多关照啊。”

    “余书记,我可不是领导,今天的领导是冀书记,我是跟着领导办事的,不敢说检查指导,冀书记这次下来,主要是调研党建工作,这一块工作,是余书记分管的。”

    “是啊,不过,都是在区委秦书记的领导下开展工作的,南区的党建工作,抓得很紧,一直没有放松啊。”

    季子强忙摇手,说:“打住,打住,余书记,我可不敢听你的汇报,有好的经验,待会给冀书记汇报。”

    这个区委的副书记也就笑笑,不敢谈工作了,两人说了一会闲话,车就到了奠基的工地,这里真是很热闹,彩旗饥饿的狼,锣鼓震天,不过对季子强和冀良青这样的人来说,这样的场景一点都没有吸引力的,他们一年到头参加这样的揭幕啊,庆典啊,奠基啊,完工啊等等的活动太多了,感到都是千篇一律的没有什么新意。

    在众人的拥簇中,冀良青和季子强就草草的参与了一下,剪个彩,培几楸土,没到半个小时,就完成了仪式。

    等这里一结束,因为时间尚早,大家就会到了区政府,冀良青的调研的议程是早就安排好的,这是潜规则,所谓的领导微服私访,是很少见的,更是不可取的,每个地方,都有一级的党委,主要领导也是上级党委任命的,上级党委搞突然袭击,发现了诸多问题,岂不是对自己的否定,所以说,不到万不得已,成熟的领导,是不会搞什么微服私访那一套的。

    南区的党建工作汇报会,几乎持续了一个上午,季子强不需要很认真的听,所有的汇报,都有现成的材料,从材料内容看,南区的党建工作,简直就是一朵花。

    不过,季子强还是发现了微妙,区纪委、区委组织部、区委宣传部的汇报很简短,可是,汇报中,所有的成绩都离不开区委秦书记,好多的工作都是秦书记正确的指示,甚至是亲自动手,区委副余副书记的汇报,同样如此,都是在秦书记的正确领导下等等。

    最后是区委秦书记自己的汇报,他倒是没有标榜自己,将工作成绩归功于南区四大家领导和全区人民的共同努力。

    汇报过程中,冀良青书记一直没有说话,这也是很少见的,熟悉冀良青书记作风的季子强知道,一般的汇报,冀良青书记都是要随时提出一些问题的,在每个人汇报完毕之后,冀良青书记会根据汇报材料,提出一些疑问,往往这些疑问,就是调研的主题,每次冀良青书记提问的时候,也是季子强精神高度集中的时候,只要掌握了冀良青书记提问的核心,就可以明白调研的重点。

    要是冀良青没有提问,要么是对工作很满意,要么是很不满意。

    很满意,表示没有什么可问的,赞同下面的做法,很不满意,表示什么都不想问。

    等所有的汇报结束,已经是11点多了,主持会议的周区长请示冀良青讲几句,冀良青点点头,也没有稿子,就随口的说了起来:“今天我来啊,看到了南区党建工作的成绩,我是很高兴的,但这样的成绩是不是落到了实处,我现在却不敢说。。。。。。。”

    冀良青的讲话很飘忽,连季子强这样的会议高手都一直把握不住冀良青到底想要表明一个什么样的态度,但毫无疑问的说,今天冀良青的是有所指向的,他不是一个纯粹的务虚的人,这一点季子强的很清楚的。

    季子强也就耐心的听着,他没有使用过去自己那种神游八极,自娱自乐的开会方式,季子强听的很仔细,想要从冀良青一言半语中找寻到冀良青的今天的主题。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冀良青将要结束讲话的时候,冀良青话锋一转,就说到了南区的经济工作,这一说,认真也就慢慢的明白了冀良青的意图,他开始对南区的周区长敲打起来了:“。。。。。。南区的党建工作好,是不是代表着所有的工作都好,我看未必,相比于其他县区来说,南区更具有地理位置的优势,但南区经济却没有做的最好,对这一点,我一直很关注,我也经常的在找寻着原因,不得不说,这和你们区政府的领导是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冀良青的话已经逐渐的由含沙射影直接变为指名道姓了,这个变故来的太突然,让身为南区区长的周卫一阵的心慌,他知道冀良青和庄峰的不和,但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而今天冀良青的发难,会不会是冀良青准备对庄峰动手的先兆呢?自己会不会成为冀良青第一拨攻击的对象呢?

    周区长的脸上就冒出了汗水。

    可以说冀良青今天就是要来敲山震虎的,庄峰在上次帮助季子强,一举颠覆了自己的构思,让小魏只能到大宇担任一个县长,这对冀良青是一种公然的挑战,但是冀良青却不能把火发到季子强的身上,因为只有他知道季子强特殊的背景,连省委的季副书记这些天来都没有给自己得出一个准确的信号,所以对季子强这样一个难以确定的人,冀良青也只能等待和忍耐。

    但这不是说冀良青就能轻轻松松的咽下这口气,他今天专门带着季子强到南区,就是要让他看到自己对南区区长的打压,这除了对庄峰实施一次定向报复之外,也算是给季子强敲响了一次警钟,让季子强明白,就算你季子强我一时拿你没有办法,但我可以迂回的,从其他角度对你进行同样的打击。

    像季子强这样的人,很快就明白了冀良青的意图了,季子强低下了头,他不去看冀良青,没必要去迎接冀良青的锋芒,自己同样的也可以忍让,只要你没有真真实实的对自己举起大棒,自己何必非要和你冀良青一较长短呢?

    但这个被莫名其妙打击的周区长就有点难受了,在冀良青讲完之后,他也顾不得一直以来自己在南区专权跋扈的模样了,他低声下气的当着所有参会者做起了检讨,说自己那里那里错了,怎么怎么不对。

    冀良青只是冷冷的听着,而会议室其他的很多人都开始有了各自不同的想法和感觉,很少有人真真的同情周区长的,这个世界上,大家一定要牢记,锦上添花的人多,雪中送炭的人少。

    现在也是一样的,参会人中,更有甚者,开始暗暗的盘算起来,假如周区长倒了,那么到自己这里会不会移动一下位置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