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的话有点肉麻,不过没有人来笑话他,毕竟他刚刚在这里险胜了新屏市独一无二的冀良青,这对其他人来说,根本就是这些年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季子强做了,竟然还成功了,所以谁还敢轻视,藐视这样的一个人呢?没有?谁都不敢。

    开完了常委会,也到了下班时间了,季子强没有再回政府办公室了,他溜达着就回到了家里,江可蕊还没有回来,季子强打了个电话问了问,江可蕊说自己已经到半道上了,给季子强简单的安排了几个事情,让他先干着,无非就是剥蒜,洗葱,淘米,理菜的小事情了。

    不过季子强在接到了命令之后,也是干的认认真真的,好像这样的工作很伟大一样,不过我想啊,他季子强也就会干这点事情了,真正的像我这样经常的炒菜,做饭,弄他七个碟子八个碗的什么什么的,他季子强也是不会。

    没等多长时间,江可蕊就开门进来了,季子强今天本来刚打了个胜仗,心情好的很,没等江可蕊站稳,就刷的一下,比猴子还灵巧的靠近了江可蕊,一口直扑江可蕊的红唇。

    江可蕊虽然没有学过功夫,但对季子强这样的突袭也是有丰富的斗争经验了,她嘻嘻一笑,待那季子强的唇快要覆上她的唇时,立即缩了一下脖子,呀哎呀,囧了个囧,没想到这么一缩,季子强的唇,便落到了她的鼻梁上,酥痒的感觉让她的小心脏加速跳动,几乎要冲出胸口来,这样的感觉,太奇妙了。

    季子强也是饿急了的狼,他的唇没有移开,而是一直在江可蕊那小巧的鼻梁上,缓缓移动,江可蕊的身子,慢慢僵硬了,被吻鼻子,呵呵,她从来没有这么感觉过呢。

    江可蕊的小手,轻轻地探了上来,放在季子强的胸口处,想要推推他,却再来一个错位,季子强原本位于鼻梁上的唇,轻轻松松地覆盖上她嫣紅的小嘴。

    季子强得到了实惠,眼底的笑意更深了一层,缓缓地,轻轻地钻入江可蕊的小嘴。

    江可蕊想要说什么,可是,季子强哪里会给她这个机会?

    江可蕊的小心肝,跳动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继而又迅速跳动起来,那半睁着的眸子,带着水汽,迷茫的样子更是勾得季子强心头一热,摄取的态势更加猛烈,他一手在她的脑勺后拖着,一手在她的腰间上下移动,嘴上也没有停止动作。

    江可蕊的小脸蛋,越来越红,而小心肝越跳越快。

    终于,季子强放开她,江可蕊便开始大口大口喘气,美丽的小脸泛着红晕,美眸带着怒火,瞪着他:“你今天疯了啊,没见过你这样猴急的人。”

    “我就是急,没办法,就这性格。”季子强怀抱手,看着她,贼贼的笑着说。

    江可蕊骄傲地仰起头,瞪着他:“你就嚣张吧,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

    季子强轻笑一声,帮着江可蕊脱去了外套,在脱得时候,那手就很不自觉的在江可蕊的胸膛上趁机抹了两把。

    江可蕊对这样的一个色郎也是无可奈何的,就拍了一下季子强的手,赶忙到厨房做饭去了。

    大概在一个两口之家中,最重要的生活内容就是做饭与性了,通常,男人们,在那方面,一向是主动的,而在做饭方面,则一向比较被动,这显然是男权社会的一大特征,我想,在女权主义者看来,要想提高妇女地位,就必须让女性们在那方面主动起来,在做饭方面被动一些。当然,就目前而言,相比之下,后一种提法要冠冕堂皇得多,因此,至今为止,我没有见过哪位现代女性大谈特谈她在*中是如何的占据主动,但没有几位不是在津津乐道“老公做饭”。

    与此相对应的是,在私底里,我想男人们其实是不介意女人在那方面占据一点主动的,绝大部分男人应该更愿意女人选择在那方面主动,而不是在做饭方面被动。

    季子强看着江可蕊在厨房里做饭的背影,一下就想起了很小的时候在爸爸的指导下学习做饭的情景,还记得最先学的是焖米饭,那时家里还没有电饭锅,用钢精锅闷,季子强记得要在一定的火候去撇米汤,撇多撇少决定你焖出的米饭软硬程度,还真是个细活儿,季子强总是要把撇出的米汤盛在一个大海碗里,边看着锅看喝米汤,那米汤香香的甜甜的,觉得真的好美味。

    季子强就走了过去,他不愿意让江可蕊一个人做饭,他说:“你教我做饭吧?”

    “为什么?”

    “万一以后你出差了怎么办呢?”季子强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

    江可蕊就笑了说:“我可以烙个大大的厚厚的饼套在你的脖子上的。”

    季子强嘿嘿的笑了,说:“要不,你给我教一道最简单的饭菜,又好吃,又快的那种。”

    季子强试探性的誘惑她。

    江可蕊就歪着头想了一会,说:“嗯,我想下什么是非常非常简单的,这样吧,你听完,再决定要不要做。”

    “好吧,我能学会的。”季子强很有信心的说。

    江可蕊说:“那就说一种简单的吧,你去拿出一块肉,放锅里,添水,淹没肉,放一片生姜,两截葱段,一个八角,十粒花椒,盖锅盖大火煮,水开后煮五分钟,关小火慢煮二十分钟。”

    季子强听的着急了,打断说:“停,停,停,别说那么多,一步一步来,我记不住啊。光听你说就头晕了,做饭那么复杂啊。”

    江可蕊笑了:“不复杂,我边讲,你边做,只需要半个小时,饭就好了。”

    季子强有点半信半疑的开始按照江可蕊说的去做,他一会说,有香味了,一会问,要不要放盐。江可蕊饶有兴致的看着老公做,一面指点说:“盐现在不放,要不,肉会很老,等会,我会告诉你放盐的时间。。。。。。”

    这顿饭是季子强吃的最香的一顿,因为两个菜都是他亲手做成的,而且还吃起来不错,这让季子强获得了一次最好的满足。晚上抱着江可蕊在床上,季子强慢慢的给江可蕊讲述了这两次常委会的情况,也说到了自己拒绝他们提升江可蕊的想法:“我怕你被工作累坏了,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人,但你现在的身体不允许你过度的操劳。”

    江可蕊很温柔的往季子强的怀里挤了挤,说:“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

    季子强温柔的问:“你不怪我吗?我是不是很自私?”

    “傻瓜,我怎么会怪你,只要你好,一切都好。”江可蕊把头深深的埋在了季子强的怀里。

    季子强抱着江可蕊,一种很温馨,很幸福的感觉从心底升起了,的确,季子强也多次听到这句话了:“你俩感觉很幸福。”

    可能,他们谁能知道呢,只有心里觉得幸福,才会不由自主地表现出来,幸福,到底是什么呢?季子强想,应该是在平淡生活中,相互依靠、相互合作的舒适、安全、温暖的感觉吧!

    这样一晃又过去了好多天,最近季子强接到过好几次鸿泰地产公司的女老板柯瑶诗的电话,她说现在她从二公子手上包下了一笔几千万的工程,最近已经安排队伍干起来了。

    季子强对柯瑶诗表示了祝贺,但对柯瑶诗连续的几次邀请,季子强都委婉的推掉了,他怕见柯瑶诗,因为在她身上总是有那么一种让自己难以自拔的韵味,季子强自问,自己在新屏市以来已经改掉了许多年轻时候的浪蕩和轻浮,但他还是很难坦然的面对柯瑶诗,因为她刚好就是季子强的克星,包括她身体上的那种特殊的异能,更让季子强想起来都会心潮澎湃。

    柯瑶诗或许也很理解季子强的这种心态,所以她只是隔三差五的来个电话,并不像当初何小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