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人们总是喜欢拿自己和别人来比较,这样一比较下来,很多人心中自然是不舒服的,不过不舒服归不舒服,他们都没有胆量来否定和质疑周部长的这个提议,谁都知道,周部长不过是冀良青的一个传声筒而已,这样的预案,没有冀良青的首肯,一个组织部是绝不会提出,所以就算有人心中不服,也都只能隐忍住自己的不快,在语气上如果需要,也还要帮着小魏说几句好话的。

    而季子强抢着发言,本来就是一个季子强各执己见的先兆,按季子强现在的位置,不管是从上到下,还是从下倒上的发言,反正是轮不到他先发言的,他抢着发言,肯定有热闹。

    当然了,季子强也没有让大家失望,他果然炮口一抬,就对着冀良青开火了,这让大家都屏气凝神,等着看冀良青怎么反击和回应。

    尉迟副书记表面上是很低调的,可是心中还是很高兴,从他自身的利益来说,季子强和冀良青斗得越狠,自己的日子就越好过,在一个,对冀良青的违背诺言,想要陷害自己的诡计,他心中也是恨的牙痒痒的。

    当初要不是冀良青一直暗示自己,在选举他可以帮助自己的话,自己也不敢那样胆大的对庄峰发起攻击,自己又不傻,凭自己那一点点实力,根本就斗不过庄峰,自己不过是想利用一下冀良青,谁想到,最后自己反倒被他利用了。

    所以现在有季子强站出来挑战冀良青的权威,尉迟副书记心中也是愉快的,看热闹的人从来都不会怕事情大,你们闹吧,闹吧。

    冀良青对季子强今天的反应也早就有所准备的,所以他一直微笑着听季子强的发言,在季子强发言的时候,他还在有时候点点头,似乎很附和季子强的看法,在季子强发言中说到的有的精妙之处,他也是会心的一笑,这样的表情就完全展示了冀良青作为一方诸侯所具有的宽阔胸怀。

    季子强讲完了,他谁也不看,冷冷的坐了下去。

    冀良青一笑,好吧,既然你季子强非要撞墙,那我也奈何不得,只好陪你说几句,本来看在省委王书记的面子,看着季副书记都还没有对你表态,我准备迁就你一下,但你自己不知道自重,真当我是病猫了?

    冀良青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咳嗽了一声,准备说话了。

    不过很遗憾,庄峰却在这个时候抢在了前面,庄峰的话很突然,一点先兆也没有,因为大家现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冀良青和季子强的身上,从昨天的会议,到今天庄峰来了就看文件的姿态,已经充分可以肯定庄峰在今天是不会说什么有立场的话了,他绝不会违背冀良青的心意,因为那样太没道理,也太不符合游戏的规则。

    对局势的分析和判断是没有个官场中人都要具备的特质,一个庸庸碌碌的人,一个不去分析判断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在风云变幻的官场走的太远,每一个官场中的成功者,第一要素就是见风使舵,顺势而为。

    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很难,风能看的到吗?势能一直有吗?

    肯定都不会的,他们总在无形中变化,那么只有高超的宦海中人才能在一点点微妙的征兆中嗅到政治风云的变换,只有这样,他才能度过一次次汹涌澎湃的暗流。

    但正如饥饿的狼说过的那样,人总是人,人不是神,是人就会犯错误,是人就会有失误。

    所以没有人想到的庄峰却说出了让所有人惊讶的话:“季子强同志这样的论调有点太过武断了,我不能认可。”

    冀良青生生的咽下了自己刚刚准备说的话,他好奇怪,庄峰今天是怎么了,他还帮自己说上话了。

    季子强也是心头一沉,有了一种大势已去的感觉,是啊,自己不是神,到底还是没有让庄峰感到畏惧,或许自己给庄峰施加的压力还是太小了,要是给他说的更深一点,那还会形成自己现在这样的被动局面吗?

    其他人呢?包括尉迟副书记在内的人,都知道今天这热闹是没法看了,只要庄峰的态度一表明,几乎就没有什么悬念了,新屏市市委,政府的两位老大都统一了思想,还有谁能拧的过来呢?

    人们都转向了庄峰,等着他给今天的会议画上一个真正的句号。

    庄峰看了季子强一眼,说:“我为什么不赞成季子强同志的看法呢?因为他这样说过于武断了,为什么我们没有基层经验的同志就不能到基层担任重要职务呢?这是老眼光,跟不上与时俱进的时代脚步。”

    季子强心中就说了一句:此奥草!你庄峰也拽起了文字了,还什么与时俱进,你写的出来这几个字吗?

    但庄峰是不在乎季子强蔑视的目光的,他继续说:“季子强同志肯定是不认同我的看法,但这没关系,我就是这样认为了,好吧,好吧,在退一步来说吧,就算魏秘书不能完成对整个大宇县的掌控,但我们可以培养他啊,让他先从县长做起,让张广明同志代一代他,我想这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人们在刚才的表情还没有换过来,现在又一下呆住了,换上了一个更为诧异的表情,连冀良青正在悠然自得的喝水,也一下差点喷了出来,这。。。。这。。。。这庄峰是什么意思?

    他这话不是在否定我的想法吗?他怎么会和季子强站在了一条战线?

    冀良青的震惊比任何人都要大,这算是完完全全的出乎了冀良青的预料之外了。

    尉迟副书记也是蓦然的提起了头,他脸上在惊讶之余,却闪射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不错,好,好,这才热闹,现在只怕冀良青要为难了吧?四个固定常委中两个人都站起来反对他的想法,他必须重视和妥协了,谁也不敢独断专行到如此地步,因为不管是庄峰,还是季子强,他们的身后都有一支强大的支撑力量,这样的风险冀良青肯定不敢随随便便的就冒。

    冀良青用冷凝的眼光就直射向了庄峰,但庄峰转过头来,笑着看着他的眼睛,庄峰才不在乎冀良青,只要自己没有绝对的问题让你冀良青抓住,你拿我能怎么样呢?

    两人就电闪雷鸣般的对视了一下,彼此错过了眼光,不用说,冀良青看出了庄峰眼中的决定,他已经不会让步了。

    冀良青就慢慢的把眼光投到了尉迟副书记的脸上,他还想试着看看,尉迟副书记会不会帮自己说句话,有了他的支持,自己还能勉力一战。

    但尉迟副书记没等冀良青的眼光扫到,就很灵巧的躲过了眼光,犹如老僧入定般的,半眯着双眼,像是在思考着一个最为神奇的远古奥秘,他想的那么专注,那么认真,以至于冀良青在他脸上停留了好几秒钟的时间,他都浑人不觉,完全进入了人我两忘的境界。

    冀良青不用在看下去了,知道今天的情况已经成为了定局,没有庄峰和尉迟副书记的鼎立支持,自己想要击溃季子强已经是不大可能了,但为什么会变得如此?为什么庄峰能跳出来支持季子强?对这点冀良青是无法猜测的?

    不过就算猜不出来,冀良青还是知道,这都是季子强一手策划的计策,这个季子强啊,确实让人头疼,对他自己每每都有一种力所不及的感觉,他这种借力打力,游弋不定的政治作风,让人应对起来颇为伤神啊。

    冀良青就是冀良青,他不会逆水行舟的,这些年行走在官场,他最大的心得就是顺势而为,他从来都明白,人是斗不过天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既然到了这个份上,那就妥协吧?

    冀良青在思考了不长的一点时间之后,做出了自己的发言:“刚才大家对小魏的安排也都各诉己见了,这很好啊,我们就是要这样的民主,就是要这样的争论,好的很,那么我谈谈我的几点看法吧。。。。。。。”

    冀良青在最后,忍气吞声的提出了让秘书小魏到大宇县担季县长的提议,他其实还有一种选择,那就是暂时休会,等下一次再议,但他不能保证在下一次自己就能应对这个狡诈的季子强,既然如此,何必在等?

    对季子强自己也不要逼迫的过于紧,这个人的能量到底多大?自己也从来没有真正的探测到,何况他身后还有那个模模糊糊的身影呢?

    冀良青妥协了,让步了,这在新屏市尚属首次,而这次季子强的胜出也为季子强在新屏市今后的崛起奠定了深厚的基础。

    所以季子强更不是一个不知道进退的人,在冀良青讲完了自己的观点之后,季子强第一个表示了自己的支持:“还是冀书记站的高,看的远,对冀书记的提议,我举双手赞成,大家不要说我是盲从啊,我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冀书记博大的智慧和胸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