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下午上班以后,季子强还在为大宇县张广明的事情伤神,现在张广明的事情对季子强来说已经上升到了另一个层次了,不再仅仅是一个手下,一个位置的问题,新屏市的很多人都在看着自己,昨天的会议也已经沸沸扬扬的传播开了,自己的失利固然对自己不会有很明显的危害,但长久之后呢?谁还愿意跟随自己呢?

    季子强有点困惑,也一时难以应对这样的局面,他推掉了一个工业会议,想要好好的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他一个人痴痴的坐在办公室里,坐了很久。

    而后,季子强就拿起了电话,他给庄峰办公室挂了过去:“魏,庄市长啊,我季子强。”

    “嗯,季市长啊,有事情吗?”

    “想现在和你谈谈,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想谈什么?过来吧,还打什么电话,我这可是随时为你开放的,呵呵呵。”庄峰今天情绪市很好的,当然了,他也有理由愉快一下,这都憋了多长时间了,自己一直低调,低调,

    现在通过选举的事情压制了尉迟副书记,而季子强也变得势单力薄了,那么冀良青就不得不对自己重视起来,就拿这次人事调整来说吧,自己不是就落了个大头吗?

    昨晚上那几个将要提升的干部,也都到自己家里去了,他们无一例外的表示了他们的忠诚,也拿出了相应的诚意,自己不动干戈的就获得了一笔财富,这就叫天上掉馅饼。

    小芬的事情也过去这么长时间了,看来问题不大,没有人来关注到这件事期,自己可以慢慢的放心,忘掉她。

    而大宇县煤矿的危机,自己也很好的处理了,黄县长舍身取义,为自己扎断了所有的线索,这很好啊,所以事在人,人定胜天为这句话一点都不错,凡事都要自己动手,才能丰衣足食。

    自己一定要借着最近这股春风,走出阴霾,重现当初的自己,嗯,抽时间还是要见见季红和明记者的,自己也很久没有再展雄姿了,和她们好好试试,一定能起来的。庄峰正在想着这些美好的心事,季子强就敲门走了进来,庄峰点头微笑一下说:“坐坐,你现在越来越客气了,找我有事直接过来吗,还打什么电话。”

    季子强也笑笑,就坐到了庄峰会客的沙发上,看着庄峰的秘书给自己倒上水,说:“我怕耽误庄市长的工作啊,我这都是小事情。”

    庄峰挪动了一下自己有点臃肿的身体,手按着靠椅的把手,站了起来,玩笑着说:“胡说,小事你能来找我?”

    季子强嘿嘿的一笑,等庄峰坐在了自己的面前,就掏出了香烟,两人都点上,聊起来了。

    两人先从一些工作的事情聊起,很快的,季子强就把话题转到了大宇县张广明的身上:“庄市长,你张广明这个人的印象怎么样?”

    庄峰一听季子强扯到这个话题,他身上的政治敏感细胞一下就聚居起来,立马就有了警惕,看来季子强市想谈谈这件事情了,对这个人选问题,庄峰是无所谓的,不管市张广明也好,还是小魏去做这个书记也好,和庄峰都是影响不大,只要自己保住自己的利益,其他的干自己鸟事。

    但现在的问题是要想保住自己的几个人选,那前提就是要支持冀良青对小魏的安排,所以庄峰肯定不能和季子强站在一个角度来抗衡冀良青的。

    他稍微的想了想,就说:“季市长啊,你也不要问我对张广明的印象,这你也知道的,无关要紧,关键是冀书记想要小魏去坐那个位置。”

    季子强当然明白庄峰的想法,但他依然不愿意停止自己对庄峰的诱导:“那么庄市长你知道冀书记为什么要小魏到大宇县去呢?”

    庄峰就笑了,他看着季子强,心想,这小子是急了,他担心张广明的落选会成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但他有病急乱投医了吧,找自己来说这件事情还不是黑了黑说,白了白说,我哪能为了你好过,而帮你的忙呢?真是可笑之极。

    庄峰心里那样想,但面上却是郑重其事的样子,说:“我现在不管冀书记是怎么想的,我只能服从啊,同时子强同志啊,我劝你也不要纠缠在这个上面了,何必呢?当初好好的让你媳妇上来,多好啊,现在激怒了冀书记,最后你可是落个鸡飞蛋打,不值当。”

    庄峰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是很有点幸灾乐祸的意味的,他就想看看这个季子强最后怎么跟冀良青斗,你们马打死牛,牛踢死马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季子强也听出了庄峰的意思,就长长的,有点夸张的叹了一口气说:“真没想到啊,庄市长对冀书记的用意一点都没有看出来,那行吧,等你后悔的时候你就明白了。”

    说完,季子强站了起来,作势就要离开了。

    庄峰听着季子强的话怪怪的,莫非他还知道什么隐情不成,庄峰就一笑,说:“坐下,坐下,说说你的看法啊,要是真如你说的,冀书记还有什么目的,我不是不能帮一帮你。”

    季子强就没有坐下来,他用手扶着沙发的靠背,整个身体伏了下来,说:“小魏一旦做了大宇县的书记,你想下他会听谁的指挥?”

    庄峰犹豫了一下,要说这个小魏吗,和自己也算不错的,但相比起来,小魏肯定更愿意听冀良青的话了,这不管从那个角度讲,小魏听冀良青的都是天经地义。

    庄峰说:“这不用问吧,当然他听冀书记的指挥。”

    季子强就笑了,说:“你知道这点就可以了。”

    庄峰真的有点莫名其妙,这季子强说话现在真是神叨叨的,这种谁都知道的情况,和自己支持不支持他季子强有什么关系呢。

    庄峰摇摇头,不可理喻的看了季子强一眼,说:“季市长啊,你到底想说什么?”

    季子强嘿嘿的一笑,说:“大宇县煤矿的案件还没有结案,大宇县对黄县长的调查还在继续,到现在为止,就因为张广明担心大宇县干部队伍思想不稳定,所以对包括黄县长的很多事情张广明都在尽量的帮着掩饰,你也应该理解,大宇县的事情太多,对张广明并不有利,而换上小魏之后会不会是这样的一个情况?你自己现在判断一下。”

    庄峰刚才脸上还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就慢慢的收敛了,这个黄县长让庄峰想起来就是个痛,虽然他被自己干掉了,但燕过留影,谁能保证其他的事情不被翻腾出来呢?

    而季子强说的一点不错,这个张广明因为也是身在大宇县的主要干部,他不可能把事情搞的过多,过杂,那样不附和他自身的利益,但换上一个新书记又另当别论了,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火会烧到谁就很难说了。

    何况新书记上去肯定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否定过去,把过去说的越烂,对他自身越有利,显示着他接的是一个烂摊子,就算出不了成绩,谁也不能怪他。

    更重要的是,小魏这个人吗,我老庄也是了解的,他也是一个贪婪的人,让大宇县牵连出来的干部越多,对他调整干部,培植势力,收取贿赂就更方便了,所以。。。。。

    季子强没有等他考虑完,就继续说:“当大宇县越来越多的事情被小魏揭露之后,你认为冀书记可能不管不问吗?你以为冀书记很喜欢你吗?所以我请庄市长好好考虑一下,我最后一句话那就是,只要张广明做书记,大宇县的事情就不会继续蔓延伤到无辜。”

    季子强说完这些,转身就离开了,这是他唯一能想出来的办法,他听到过张广明给自己的汇报,汇报中涉及到庄峰和黄县长的一些问题,虽然都是无凭无据的传言,但季子强相信,传言往往是真实状况的一种特殊反应,庄峰和黄县长绝对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勾当,自己也只有赌上一把,看看庄峰心理的承受能力到底有多大。

    反正这对自己一点都没有危害的,他能帮自己最好,就算不能帮自己,吓吓他也不为过。

    季子强离开庄峰办公室的时候是很潇洒的,也是很轻松的,虽然这一切都是他强装出来,但庄峰却不这样认为,季子强的话让他思考了很长时间。

    季子强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对庄峰这个人最终能不能站在自己这边,季子强也不是很有把握的,庄峰不是一个很容易对付的人。

    季子强继续思考着,这个时候,季子强的电话响了起来,季子强习惯性的看了一眼号码,却很奇怪,这个号码在手机上没有显示,季子强犹豫着是不是接听,但电话铃声却很顽强的继续在想,季子强就接上了电话:“喂,那位啊。”

    “季子强,季子强,是你吗?”

    因为是电话,所以季子强听不出来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不过他还是回答:“我是季子强啊。。。。。你是。。。。萧博翰,你是萧博翰?”

    电话的那头就传来了不清晰,但声音很大的笑:“哈哈哈,你总算是记起了我啊,怎么样,说你调走了,这些年过的还好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