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政治问题

    欢欢喜喜的下山而来,但就在这个时候,刚才的欢歌喜庆却突然的被冀良青打断了,在冀良青身边,这个时候只有庄峰和季子强两人,其他人都远远的和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冀良青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时候,说了一句让季子强最为沮丧的话:“下午我们就开会讨论一下昨天我们说的人事议案吧,季市长,你不会依然坚持你的看法吧?”

    季子强沉默了下来,他不想回答冀良青的这个问题,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毫无疑问的想要坚持自己昨天的论调,但对这样无谓的争扎季子强也是清楚的,自己不可能获胜,因为自己面对的已经不单单是冀良青一个人,自己还要面对被他用利益收买的庄峰,以及尉迟副书记,在这样的实力悬殊中,自己坚持自己的看法到底还有多少作用呢?

    冀良青嘴角露出了一丝嘲讽的微笑,说:“季市长啊,你有的时候很厥的,其实何必这样呢,我承认,小魏可能身上还有一些这样那样的缺点,但是谁能没有缺点呢?”

    季子强知道冀良青正在偷换着一个概念,其实在这个提案中的重点并不是小魏的能力问题,而是冀良青想要夺取大宇县的控制权的问题,同时也是在消弱季子强的实力,并给季子强造成更多的后遗症的问题。(品书¥¥网)!

    但季子强想到的这些是无法用语言表述出来的,这是一种只能意会,无法言传的深层的权谋韬略,明明你看得懂,但你却无法反驳。

    庄峰见季子强默默无言,就说:“季市长啊,我看这事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何必这样固执,干脆还是昨天最初说的那样,让江可蕊当广电局的局长。”

    庄峰在这次人事调整中已经获得了出乎意料之外的收获了,所以他不想因为季子强而节外生枝,就算舍弃广电局局长的那个位子,他还是愿意这个议案可以顺利的通过。

    季子强依然还是很固执,他平静的说:“不用,我说过的,江可蕊就是当上局长,我也会要她辞掉的,至于大宇县书记的职位,我依然主张不动为好。”

    冀良青一下就转过头来,冷冷的看着季子强,让这个阳春三月的温暖瞬间的变得寒冷起来,他在也没有说一句话了,他加快了自己的步伐,远远的把季子强和庄峰甩在了身后,对季子强这样一个不识时务的人,只有用事实才能让他醒悟,你想碰的头破血流,那就来吧。

    也就在这个时候,季子强接到了大宇县张广明的电话,季子强看了看号码,就走到了一个岔路上,接通了电话:“广明,我季子强啊。”

    张广明在电话的那头犹豫了一下,才黯然神伤的说:“季市长,你们昨天的会议情况我听说了。”

    季子强还是很吃惊的,这连24小时都没有到,远在大宇的张广明都听说了昨天的研究,可想而知,市里其他部门,其他领导更是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现在的官场怎么会是如此一种情况,小道消息怎么就比正式的通报更为及时。

    其实想想也不奇怪的,不是每个人都像自己一样,有的人在会议研究后,他需要及时的给将要提升的那些人卖好,他需要让那些人知道是自己在会上为你据理力争的的,他需要这些人感谢自己,而不是等到任命通知之后,那样的话,至少这个人情会大打折扣的。

    而更有许多的人,他们就是专门为了传播和获取各种信息的,他们会把这当成一种自己超越别人的炫耀资本,他们每天挖空心思的通过各种渠道来打探和分析获得的所有消息。

    想一想,季子强自己好像也做过这样的事情,当初在洋河县,在柳林市的时候,每次提拔人之前,自己不是也会早早的和这个人私下沟通一翻,以显示自己对他的垂顾吗?

    所以想到这里,季子强也不再惊叹了,他移动了几步,离开大路更远一点,说:“是啊,和你过去猜测的情况很吻合啊。”

    张广明就说:“谢谢季市长在会上为我说话,不过现在看来已经没有什么机会了。”

    季子强也只能安慰性的说:“不要气馁,还没有最后决定。”

    “但我也知道,不会再有什么变化了,我之所以给季市长你打这个电话,就是表示一声感谢,你已经为我尽力了,不管以后我调到哪里去,只要季市长需要我,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季子强心中暗自叹息一声,事实上以目前的状况来看,也确实不会有什么变化了,权利啊,有时候让人喜爱,但更多的时候让人无奈,自己不过是一个排名第四的常务副市长,很多事情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季子强又说了几句安慰张广明的话,才挂断了手机。

    季子强默默的装上了手机,从岔路回到了下坡的路上,就见武平远远的站在前面,手里拿着一盒烟,看来是在等着自己。

    季子强一面想着张广明的事情,一面无精打采的走了过去,心中真的为张广明报不平,就因为这个人没有昧着良心跟冀良青跑,就因为这个人靠近自己太多,他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剥夺了整个政治生命,这是不是有点太残忍,太过分了?

    武平在季子强还没走到跟前的时候,已经掏出了一支香烟,笑着给季子强递了过来,看着季子强闷闷不乐的样子,他小心的帮季子强点上烟,说:“季市长好像挺不爽的,怎么了?”

    季子强喷出了一口烟雾,没有说话。

    武队长就想了一下说:“季市长还在为昨天会议的事情生气吧?”

    季子强就瞅了他一眼,心想,真是谁都知道了,他说:“是啊,不生气不成啊。”

    武队长也有点气咻咻的说:“妈的,太欺负人,不过季市长啊,你不应该拒绝江局长。。。。。。”

    说到了一半,武平就看到季子强的脸黑了下来,赶忙咽下了后面的话,也是的,自己算个什么啊,这样重大的事情怎么能轮得到自己开口。

    季子强瞅了一会武平,因为身边还有不断路过的干部,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不过武平的这个表情季子强看了也是有点内疚,今天自己有点反常啊,感到总是怒火万丈的,何必呢?

    想想这个武队长,人家也不过是想来安慰一下自己,自己何必就摆出一副上级领导的模样来,季子强勉强的笑笑,拍了拍武队长的肩膀说:“越是因为失利了,越不能让她上去,以后你慢慢就懂了,这就是政治。”

    武平有点似懂非懂的看着季子强,再也不敢多说什么话了。

    下山之后,季子强坐上早就等候在下面的车,今天司机家里有点状况,所以车是秘书小赵开的,武平今天是没有专车来的,他们治安大队来了好多辆110的面包车,干警们拼车坐的,一辆车上挤了10多个人,季子强看武平正要上去,就招呼他一起坐上了自己的车。

    武平肯定是喜出望外的,这在手下人的面前多长脸啊,可以和市长同坐一辆专车,他给手下打个招呼,屁颠屁颠的上了季子强车。

    季子强习惯坐在后面,这样的习惯已经很长时间了,大约从到洋河县当副县长的时候就有,说真的,他还是很喜欢坐前面的,前面一个是空间大,脚可以伸展,舒服一点,在一个坐前面视野很好,但既然官场上大家都是这样的规矩,领导坐后面,秘书坐前面,所以季子强也只好随大流,坐在后面了,不过要是办私事,坐美女的车,季子强一般还是会坐前面。

    武平坐在前面那个秘书的位子上,他扭着身子和季子强说着话,说着,说着,季子强就想起了一个问题,问他:“对了,武队啊,那个人现在有消息了了吗?回来了没有?”

    武队长稍微一愣,就知道季子强问的是小芬了,他说:“奇怪的很,一直没有回来,现在我把人撤了,不过偶尔的去看看,房子,家具都还是那样。”

    季子强也有点奇怪了,这个小芬自己是知道她的,当初为了一个广场的工程,都差点招摇撞骗的,现在放着这几十万的公司转让费,她怎么能毫不在乎,这有点不和常理了。

    季子强思考了一会说:“继续观察,有什么情况及时通知我。”

    武队长说:“那我还是把人上上。”

    “也不用吧,没有目标上人也是白费精神,但经常关注着。”

    “嗯,嗯,好的。”

    季子强也是有点困乏了,昨晚上自己幼稚的不行,给江可蕊讲什么巨人大战蛤蟆精的故事,这要真的说出来谁信啊,好歹自己是一个副厅的市长,如此无聊,唉,这江可蕊也是的,那样的故事她还能听的津津有味的,真是脑袋短路了。

    季子强靠在后垫上,迷迷糊糊一会就回到了新屏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