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出了饭店,王稼祥就提议他请客,大家一起喝茶,几个人都轰然叫好,一帮人来到新屏市有名的茶座艺苑茶楼,进去泡上上等的福建安溪铁观音,找了一把二胡由广电局的一个科长拉起伴奏,大家推举江可蕊唱歌,江可蕊挺着个大肚子,肯定是死活不唱,最后明记者就站在大厅中央唱起来,她唱得有板有眼,确实不错的。(品#书……网)!

    季子强原来只在电视节目里看过这样的表演艺术,现实生活里还是第一次听唱这样的剧目,感到心灵很震撼,没料到她唱得这样圆润成熟和凄婉动人,简直和舞台上演员演唱的效果同样引人入胜。

    新屏市的采茶戏古已有之,起源于清道光年间民间的“花灯”和“十二月采茶调”,经灯戏、三脚桩、半班等阶段而于清末形成,主要曲调有“茶灯调”和由“茶灯调”发展演变而来的“攀笋调”、“秧麦调”、“下和调”等。

    音乐伴奏的二胡有“花奏秦腔”的演奏方法,分中弓与短弓两种,而短弓又有顿弓、颤弓、上滑音、下滑音、打指等拉法。传统剧目有以民间故事为题材的,富有乡土特色,是由民门采茶灯和民间灯彩相结合发展演变而成,后又吸收了当地的民间舞蹈并与之相结合。

    新屏市人对该剧目情有独钟,近来,市政府倡导大力提升本土传统文化,挖掘地方文艺潜力,打造特色文化品牌,采茶戏就是市里主打的重头戏之一。

    但季子强没想到明记者居然有这样的才能,其唱腔吐字清晰,珠圆玉润,甜美而韵味十足,在季子强看来,明记者的艺术水准已到相当专业的水平,看着明记者的扮相举止,其站姿和手势美观大方,看了让季子强由不得心痒痒起来。

    季子强把以前见到的那些美女和明记者相比,应该说她们和明记者都不一样,明记者有一种异性相处的神秘感和愉悦感,会让人产生不了那种不可言喻的澎湃激情,似乎此刻整个世界都在明记者的照射下亮堂起来,这真是种奇妙的感受。

    不过季子强心中还是有一种隐隐约约的疼痛,多好的女孩啊,怎么就和庄峰有了牵连,可惜了,正是应了当下里的一句话啊,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

    季子强侧头看了一眼王稼祥,见他也是一种很陶醉的眼神,季子强幽幽地说:“自古红颜薄命。从历史上看,那些绝世佳人无不命途多舛,古时候的四大美女王昭君西施貂婵和王昭君,人生莫不遭遇厄运,命比纸薄,令人扼腕叹息。绝世之美必定招惹八方,一般人自然无福消受,明记者这种女子既然不是凡品,也就不是寻常人所能拥有得了的。普通男人只能看看,饱饱眼福,真要打主意,动脑筋,那是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弄不好要自取其辱和自寻烦恼的。”

    季子强也是好心的暗示一下王稼祥,希望他不要沉湎在眼前的美色中,因为这个明记者背景过于复杂,只怕沾上了会给王稼祥带来不可预测的麻烦。

    王稼祥想说话,但没有说出来,季子强看看王稼祥欲言又止地样子,又说:“有些事我不好多说,唉,我只能一声叹息。”

    王稼祥有点奇怪的看看季子强,他听不懂季子强的意思,不知道季子强怎么会有如此的感慨,他就问了一句:“怎么?难道还有隐情?”

    季子强想了想,还是不好把自己听到的明记者和庄峰的事情告诉王稼祥,这关系到一个女孩的名誉问题,季子强自然是不好说了,就意味深长的看了王稼祥一眼说:“我猜测啊。”

    王稼祥一下就笑了,说:“什么时候领导你成了算命先生了,我这命真的苦了,在家里老爹是算命的,在单位市长也算命,还让不让人活啊。”

    季子强也不好在说什么了,哈哈哈的笑了一会。

    明记者唱完之后,王稼祥赶忙把她让到了自己的身边坐下,几个人就品着茶,胡乱的聊了起来,聊着聊着,王稼祥就忘了这是什么地方了,对季子强说:“领导啊,这个庄峰忒不是东西了,今天一早就折腾我。。。。。。”

    季子强就冷冷的看了王稼祥一眼,王稼祥一下就醒悟过来,知道这不是说话的地方,赶忙转了个话题,聊起了别的事情。

    不过王稼祥的这句话和季子强那个表情,却完全的落入了明记者的眼中,明记者什么人,记者啊,本来就够敏感,够细致的人了,捕捉信心那是与生俱来的特长,不要看她嘻嘻哈哈的和别人说着话,其实什么都逃不过她的法眼。

    明记者端起了茶杯,在心中快速的分析了一下刚才王稼祥和季子强的表情,心想,看来这传言一点都不假啊,季子强,王稼祥等人的确和庄峰是势不两立的对头,或许这个局面对自己大有好处。

    至于到底有什么好处?明记者为什么对季子强和王稼祥的态度如此关注,这是没人知道的,或许只有明记者自己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今天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早上,季子强昨天睡的不太好,江可蕊也没有睡好,这就怪昨晚上在茶楼喝多了茶,江可蕊回来之后是翻来覆去的睡不者觉,害的季子强给她搜肠刮肚的讲故事啊,最后讲的季子强自己实在睁不开眼了,这夫妻二人的故事才算讲完。

    所以两人实际上都只睡了34个小时,季子强看看眼皮有点肿胀的江可蕊说:“以后你再不敢多喝茶了,不然会害死人的。”

    江可蕊没精打采的说:“不就是让你讲几个故事吗?这都难住你了?以后孩子出生了,你天天要给他讲故事啊,我这是锻炼你呢。”

    季子强连连的摆手,说:“得,得,打住,打住,且不要说讲了几个故事这种话了,我连自己童年时候姥姥,老爷给我讲的故事都给你翻腾出来了,你好意思说才几个故事啊。”

    江可蕊就丝丝的笑了起来。

    两人就简单的在家里弄了早点,吃完季子强就下楼把江可蕊送上了接她的小车,自己摇摇晃晃的到了办公室,刚坐下没几分钟,就见办公室主任凤梦涵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来了,给了季子强一个突然的惊喜,季子强的眼睛为之一亮,今天凤梦涵打扮的很有看相,虽然衣服还是那种单调的颜色和稳重的款式,但里面一件红色的衬衣却凸显出了那玲珑的身段和饱满的胸膛。

    季子强笑着让她坐下,自己很殷勤备至地为她倒水递茶。

    嘴里就问道:“凤主任有事情吧?”

    凤梦涵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交给你一个光荣而重要的任务,党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季子强忙问:“什么事这么重要,好象要我去炸碉堡似的。你放心,就是叫我蹚地雷我也去!”

    凤梦涵妩媚的瞅了季子强一眼,说:“真要有地雷,你才不肯去呢,是这样的,今天市委组织的栽树活动,前几天已经通知了,本来你们几位领导不去,但昨天市委的意思,还是都去一下。”

    季子强想起来了,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情的,去就去吧,到外面走走,看看大自然,看看绿草蓝天,挺好的。

    季子强就说:“好吧,一会走的时候叫我一声。”

    凤梦涵笑笑说自己还要给其他的几个领导通知一下,就离开了。

    季子强从后面很是欣赏的看着凤梦涵窈窕婀娜的身姿,心中美美的,没想到走到了门口的办凤梦涵却突然的回过头来,看了季子强一眼,一下就看到他正在傻傻的看着自己的后臀发呆,她的脸也就一下红了。

    季子强也恍然醒悟过来,赶忙移开了眼神,不过脸上的尴尬却再难掩饰,凤梦涵娇羞的‘哼’了一声,匆匆离去。

    季子强很不好意思的又自己发了一会呆。

    为了配合市委和政府绿化新屏市,建设美景的战略部署,市里把一年一度的全区植树造林绿化活动选定在飞燕湖的山脚下进行。

    几大家的主要领导身体力行,带头示范,亲自到飞燕湖参加植树造林绿化活动,飞燕湖很大的,他们挑选的这个山脚下以前处于新屏市一个区的城乡结合部,荒凉而沉寂,如今成了新屏市的一片热土。

    栽树植树地点就选在了山脚下有一大片杂草丛生的荒坡野地方。

    刚上班,政府和市委所属部门和各下属单位干部职工成群结队,肩扛手提地拿着劳动工具蜂拥而来,季子强和政府办公室的干部沿山脚向上逶迤而行,只见山坡上和山脚下人山人海,到处密密麻麻布满了人丛,四周彩旗招展,人声喧哗。

    季子强他们找到指定位置,有人就拿起锄头铁锹等工具,找好地方准备挖洞栽树了。

    当然了,所有的工作都有个章程和规矩的,冀良青书记和庄峰市长要带头上前挥锹铲土,等他们动了,下面的人才好一起动,这样等了几分钟,下面的人见两个领导走在前头干得正欢,便不甘落后,纷纷举起铁锹和鎯头铲子等工具,卖力地干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