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冀良青提拔干部,除了善于搞平衡外,还有两个特点。 一是喜欢破格提拔,在冀良青看来,提拔干部论资排辈是平衡与和谐的需要,其弊端是这些干部大多认为自己被提拔是资历所为,心安理得,忠诚度和工作的开拓性都有所欠缺。

    而被自己破格提拔的干部,因为在意料之外,会对领导的慧眼和恩宠有强烈的感觉,工作卖力且比较听话。当然,这些被破格提拔者必须有较强的能力,否则,就没有“破格”的理由。

    冀良青对自己秘书小魏的能力还是很欣赏。

    冀良青第二是喜欢提拔愚忠型的干部,他深深地知道,如今的官场上,变色龙、两面派占绝大多数,真正对自己忠贞不二、死心塌地的为数不多。这些人都有愚忠的个性。测定一个人是不是对自己愚忠,冀良青是有一条特定的标准,他自问自己的眼光一向还是不错的。

    冀良青为什么想要急于的把张广明换掉,这其中一点就是他发现张广明和季子强走的太近了,在一个就是想要让自己的秘书早点过去,掌握住大宇县,那么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慢慢的继续调查已经自杀的黄县长,这就能给庄峰施加更多的压力,让他不敢在有所轻举妄动。

    但季子强肯定会反对,这是不争的事实,可是问题在于季子强在这个五人会议中他能占多少份额?他能有多大的权威?

    尉迟副书记会支持他吗?绝不会。这不用怀疑。

    庄峰会为张广明出力?更不可能?

    周部长就不用说了,所以季子强一个跳蚤是顶不起一床被子的,不用理他。

    冀良青呵呵的笑了笑,就接上了季子强的话说:“季市长考虑的也有一定的道理,不过呢,我还是认为组织部门的建议是可行的,至少大宇县出了这么多的问题,他张广明是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要是这样都可以没事的话,以后遇到类似的问题我们该怎么处理呢,所以我是同意拿下他,换上别人。”

    说到这里,冀良青就停了一下,看了看庄峰和尉迟副书记,见他们脸上都没有太过明显的表情,他邹了一下眉头,接着说:“当然,季市长有自己的看法,这个也很正常,今天就是来请大家研究讨论的,每个人都可以谈谈自己的看法,对于其他几个局长的人事安排,我看最好是这样。。。。。。。”

    冀良青就详细的说出了那三个局长的候选人名字,说着,说着,庄峰和尉迟副书记都抬起了头来,因为冀良青的话让他们有了兴趣了。

    这三个局长的位置,给了庄峰一个,给了尉迟副书记一个,还有一个直接就给了江可蕊,而两个副局长的位置,冀良青自己把一个收入囊中了,还有一个也给了庄峰的嫡系,

    这对尉迟副书记和庄峰来说,也是很合算的,四个人来看,就冀良青和庄峰多吃了一点,但这是必须的,特别是冀良青,他多吃一点更是名正言顺的,人家是新屏市的一哥啊,这次能如此客气的让出了这么多的位置,已经是难能可贵的。

    庄峰先就很满意的笑了笑,情绪一下转变了许多,对季子强开着玩笑说:“季市长,我早就提议广电局给你们江可蕊同志了,你还推来推去的,这次可不能再推了,冀书记也是一片好意。”

    尉迟副书记也笑了笑,没多说什么。

    季子强很不愿意看着这种排排坐,吃果果,你一个,我一个的局面了,从内心来说,他还是不希望大宇县的张广明倒下去,这样一来,不仅自己少了一个得力手下,连其他的嫡系们也会看着心寒的。

    特别是江可蕊的提升,更会让自己团队的人感觉到自己的自私,他们一定会误解自己因为老婆得到了提升而不管手下人的死活,这样很危险,季子强就有点怀疑这是不是冀良青的另一个圈套了,而且看似自己和他们一样得到了实惠,实际上自己确是用一个县委书记换来了一个副局长到局长的提升,根本就不合算。

    季子强脸上没有一点笑容,他固执的看了一眼几个人,说:“我还是坚持我刚才的看法,大宇县的张广明同志不能动,至于江可蕊同志,我认为她还不具备管理一个局的综合能力,所以我也持反对意见。”

    冀良青脸上就有点不高兴的情绪了,这季子强也太没有自知之明了,我已经对你够宽容,就你家那江可蕊,到新屏市才多长时间,我就这样破格的提拔,你还不满意,还要说这些风凉话,你真把自己当成新屏市的老大了。

    冀良青鼻中冷哼一声,说:“子强同志,你有权利保留你的意见,但我希望在下次常务会前我们有一个统一的认识最好,我相信对你所说的个两点别人未必同意,毕竟我们是一个团队,一个组织,所以你应该多听听别人的建议。”

    庄峰就笑着说:“是啊,是啊,冀书记这也是煞费苦心了,我看子强同志你也不要在推辞了,江可蕊同志我感觉真的不错,就算能力上真有什么欠缺的地方,有你这个能力出众的丈夫手把手的教,肯定错不了。哈哈哈。”

    冀良青和周部长也跟着笑了起来,尉迟副书记还是微微的露出了一点笑容,就赶快的收敛起自己的表情了。

    不过他们笑他们的,季子强一点笑容也没有,等他们停止之后,季子强冷冷的说:“就算江可蕊真的被你们任命了,我一样会让她辞去这个职务的,这一点你们最好相信,我没有开玩笑。”

    季子强毫不留情的话让气氛一下又凝固起来了。

    冀良青没想到季子强会如此强硬,看来自己不说点狠话今天这件事情就没办法结束,冀良青讲凝固在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抹去,看着季子强一字一顿的说:“既然如此,那江可蕊同志的事情就按季市长你的想法来,我们从新做出一个调整。”

    说完,冀良青看着庄峰,说:“庄市长有什么广电局合适的人选吗?”

    庄峰心中狂喜,这分明就是冀良青又送给自己的一次机会,一个礼物啊,他毫不犹豫的就说出了一个自己派系的副局长来,在看到冀良青连连点头之后,庄峰就又说:“这个同志能力还是很强的,当然要说合适我看还是江可蕊同志更专业一点,但我们还是要尊重季子强同志的意见啊。”

    冀良青已经看到庄峰在这件事情上完全的站到了自己一边了,虽然此次的代价有点高,但冀良青觉得还是值得的,小魏能下去独霸一方,对自己掌控大宇可以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冀良青看看庄峰说:“那么对小魏到大宇县做县书记这件事情,庄市长是怎么看的。”

    庄峰当然不能在反对了,自己囊中收下了两个局长的位置,这本来就是个意外,自己凭什么得到这样优厚的收益?不过是现在季子强和冀良青对了起来,自己才不管大宇书记让谁来当呢?何况今天自己要是和冀良青唱了反调,最后冀良青一气之下,把现在定下来的事情全部推倒,自己才吃亏呢?

    他就沉吟了一下,像是很认真的在思考着冀良青的这个问题,然后蔡慢条斯理的说:“桉说小魏这个同志我们都是很熟悉的,人不仅能干,也很稳重的,现在大宇县情况比较复杂,让他去我看成,至少表示了我们新屏市市委,政府对大宇县的重视。”

    冀良青就转头看看尉迟副书记,软中代硬的说:“尉迟书记是个明白人。想必也是这样认为的吧?”

    尉迟副书记很茫然的抬起头,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大家在讨论什么一样,就随随便便的说:“嗯,奥,是啊,都挺好的。”

    冀良青很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转过头看着季子强说:“周部长就不用问了,这是他的提议,所以子强同志啊,你还是综合一下大家的意见,在考虑一下吧?”

    季子强下意思的摇摇头说:“没什么好考虑的,就算是在常委会上,我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小魏可以去大宇县,但最多只能做大宇的县长,大宇县的书记现在动很不明智。”

    冀良青真的忍不住就像发出自己的脾气了,这个季子强真是油盐不入,都现在这样的状况了,他还坚持自己的看法,难道非要让自己给他难堪不成。

    但一瞬间,冀良青又深吸一口气,慢慢的让自己情绪缓和下来了,省委王书记的话再一次的响起在冀良青的耳边,自己不要和他正面冲突,现在连季副书记都没有想好怎么对付这个人,自己又何必强行出头呢?

    不用这样的,你季子强不过是一个人而已,现在不管是庄峰还是尉迟副书记,都已经站在了自己这面,你季子强是没有什么办法的。

    冀良青很宽容的笑笑,说:“好吧,好吧,今天我看就先谈到这里,子强同志有不同的看法很正常,理解,理解,这样吧,明天召开个常委会议,在会上我们再一起议议,最后实在还是有分歧,也不可怕,还有民主投票这个环节吗?相信到时候子强同志也是会服从多数人的意见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