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从现在开始,冀良青就走进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了,这个季子强一下让他感到束手无策,冀良青暗自叹息一声,自己处心积虑设计的这个选举布局,没想到是如此不堪一击,让王书记简简单单的几句话,自己期望达到的效果又大打折扣了。 ://efefd

    带着这样的一种坎坷不安心态,冀良青回到了新屏市。

    新屏市里崭新的一天又来到了,季子强也正式的成为了法律意义上的常务副市长,这对季子强的心理上还是多多少少会有一点影响的,过去管事情的时候,总有一种名不正言不顺的心理负担,现在却再也不用有那样的担忧。

    不过新屏市的政治格局却没有带给季子强太多的转变,这次自己没有给尉迟副书记配合,更加深了两人本来就有的隔阂,季子强在政府和新屏市的实力也大受影响,如果一定要说还有点安慰的话,那就是王稼祥和凤梦涵的崛起,他们两人的提升,并占据着新屏市政府相对重要的位置,这对季子强整个团队来说还是很提气的,至少另外的那些团队中人看到了一种希望,看到了做季子强的手下不会永远默默无闻。

    当然这两人的获得提升都是季子强使用了一定的手段得来的,这样的手段需要天时地利人和都具备了才能实现,并不是任何环境都能成功。

    季子强自己也深刻的明白这个道理,就像今天一样,冀良青打电话过来,让庄峰和季子强都到市委那面去开个小会,当他们到了之后,才知道冀良青是想对新屏市一个中层岗位要做出调整,季子强看着参加会议的另外五个人,才知道自己这次可能很难获得想要的利益了。

    按冀良青的说法,这是一个常委预备会,参会的除了冀良青,庄峰,尉迟副书记和季子强之外,还有组织部的周海山部长,这五个人里面,毫无疑问的,冀良青已经占了自己和组织部周部长两票了,而剩下的庄峰等三人,却是各自为阵的散兵,从某种意义上讲,冀良青已经占了先机。

    这些也是为什么季子强能参加这个会议的原因了,一般情况下,这样的沟通和预备会有冀良青,庄峰,尉迟副书记三人参加就可以了,但或许冀良青也考虑到了,在三个人中,自己没有一点优势,这次选举已经让尉迟副书记对自己有了看法。

    因为谁都不是傻子,冀良青的布局在当时是可以蒙骗尉迟副书记,但只要最后的结果一出现,尉迟副书记马上就能知道自己上了冀良青的当了,虽然更深的一些东西他未必能全部看透,但至少冀良青没有承兑他的诺言,没有在选举中给予自己援手,这一点是很明白。

    只是现在的尉迟副书记也每天都战战兢兢的,他不知道上面会对自己怎么处理,所以选举之后他一直很低调,绝不敢露出少许的锋芒来,就连他对冀良青和季子强的怨恨,他也都掩藏在内心的深处,绝不表现半点。

    庄峰肯定是更不会甩冀良青了,这个老狐狸这次在背后捣鬼,差点让自己出笑话,怎么说也不会原谅他,至于这个尉迟副书记,庄峰更是恨的咬牙切齿的,奶奶的,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迟早我要收拾你。

    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冀良青只有把预备会在稍微的扩散一点,至少要有一个自己的人在这个预备会上帮自己说话,所以周部长就必须到场,而排名第五的周部长都来参见会议了,那么排名第四的季子强也当然是要到场,对冀良青来说,好的一点是季子强和庄峰,和尉迟副书记也不对路,这就不会对自己形成太大的威胁。

    等大家都坐定之后,冀良青让自己的秘书给每人都把茶泡上,然后看着小魏关上门离开,因为这是预备会,不算正式的常委会,就是大家提前沟通,所以不需要记录。

    之后,冀良青才开始说话:“请大家来啊,是关于新屏市的几个人事问题要研究一下,当然今天就是大家谈谈看法,先吹吹风。”

    说完这些,冀良青就对着组织部的周部长点头示意一下,说:“让老周先谈谈情况。”

    周部长早就准备好了,冀良青一说完,他就拿起笔记本给大家介绍起了情况,不过这样的情况也不需要他过多的介绍,新屏市就这样大个地方,能在这个会上讨论的都是正,副处级的干部,科级干部除了几个要害局,一般的根本不上常委会,所以现在有几个空位,大家早就心知肚明了。

    周部长说到了三个局长和两个副局长已经到了岁数,按组织部的意思,就是这次动一动,但这不是冀良青最为关注的问题,他的想法是在最后周部长的话中:“这是目前市里直辖的几个局的情况,我想各位也都清楚,我就不多谈了,现在还有一个情况是亟待解决的。”

    周部长说到这里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看了冀良青一眼,冀良青不动声色的点点头。

    周部长就继续说:“现在大宇县的班子很成问题,黄县长畏罪自杀之后,案件还涉及到两个副县长,虽然还没有结案,但他们暂时都无法履行工作了,鉴于这个情况,我们组织部门希望尽快的完善大宇县这个领导班子,先研究确定下来他们的书记和县长。”

    他这话一说完,几个人都看了他一眼,因为周部长的话中有话,这大宇县不是现在有县委书记吗?为什么周部长要暗示说书记和县长都要研究?

    这个大宇县算不上北江市的大县,虽然书记和县长也算省管干部,但实际上省组织部门根本管不过来,基本都是新屏市选拔之后,给省上报批备案就算过了。

    不过要动大宇县的张光明书记,大家都还是有点意外,这个张广明过去是冀良青一手提拔起来的,虽然后来看到张广明对冀良青并不是跟的太紧,两人在某些问题上还存在一定的分歧,但就这样动了,难道冀良青不怕大宇县从自己的控制中流失吗?这有点反常,也有点奇怪。

    但很快的,接下来周部长的话就揭示了大家的疑团,周部长说:“通过组织部最近的调研的商议,我们提议让冀良青同志的秘书小魏到大宇县担任县委书记一职,不知道大家对这个提议怎么看待?”

    办公室里的几个人一下都不说话了,庄峰心中冷哼一声,你冀良青真是会打算盘,你那个秘书怎么能一下就调到县委书记的位置上,这在新屏市还没有先例的,一般来说,都是从副职入手做起,慢慢的提升,你冀良青倒好,让自己的秘书一步到位,难道你真的以为新屏市里现在你可以一手遮天了。

    尉迟副书记也心中不满,但他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根本不敢表露出一点点的反对的表情,他真的最近有有点担心了,冀良青从省城回来,一句话没说,但好像每次看着自己的眼神总是怪怪的,自己也不好问他,到底现在省上是一个什么态度。

    所以尉迟副书记是不敢在目前和冀良青公开叫板的。

    这里唯独季子强的脸上露出了不以为然的表情来,大宇县的张广明书记已经多次对自己表露出诚服和投靠的意思了,自己现在也确实缺少他这样的干练手下,所以这个事情自己义不容辞的要顶住,张广明失去了书记的位置,不仅是他个人的损失,也是自己的一个损失。

    所以季子强在大家都沉默之中,他先说话了:“嗯,那我就抛砖引玉,先谈谈我的看法吧?”

    说完,季子强就看了一眼庄峰等人,但这些人都是眼皮都不带闪动的,因为就连庄峰心中虽然不高兴,但他也不想为张广明来争取什么,要是说的更深刻一点,这个大宇县的张广明也正是黄县长败走麦城的罪魁祸首,没有他给季子强做内应,那里就闹得出怎么大的一场风波来,还差点把自己都栓进去了。

    于是在庄峰的心里,不管是张广明当大宇的书记也好,还是冀良青的秘书小魏当大宇的书记也好,这对庄峰并没有多大的厉害冲突,他唯一不舒服的就是冀良青这样做有点过于跋扈,独断专行了,对这一点庄峰心中很不爽快。

    季子强见没有人对他的发言响应,心中也有点落寞的,自己不管是在洋河县,还是当初的柳林市,从来没有遇到过今天这样尴尬的局面,常委里面竟然没有几个人来支持自己,但不管怎么吧,自己还是要说的。

    “刚才周部长的提议我看是很重要,一个县上班子的组建极为重要,现在大宇县的情况特殊,黄县长的出事已经让大宇县很不稳定了,所以我的意思啊,大宇县张广明还不能动,一个让他更好的配合煤矿的调查,一个他也算在大宇待了一段时间了,对那里的工作有点心得,突然换上一些新人过去,不利于大宇的安定和工作。”

    季子强的话本来是和周部长的提议相悖的,换句话说,也是和冀良青的想法相反,应该来说会引起很大的反击,至少会引起冀良青的反击,但很奇怪,冀良青并不太在意季子强的发言,因为这个结果早就在冀良青的预计之中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