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个时候,季子强也不得不佩服冀良青,几乎很多结果冀良青都已经预计进来了,他轻松的破除了自己和尉迟副书记对他形成的压力,让新屏市的政治生态又回到过去的状况下,姜还是老的辣啊。 ://efefd

    王稼祥看得懂季子强的焦虑,他轻声说:“那么季市长,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季子强茫然的摇摇头说:“我还没有看的太清楚,在等等看吧。”

    王稼祥端起了酒杯,说:“喝酒。”

    季子强就把杯里的酒喝了,王稼祥不禁吓了一跳,要知道,这大排档可没有那种大酒店喝酒的酒杯,用的是喝水的玻璃杯,这一杯至少三两酒,虽然喝了一些,季子强这一喝,却喝了大半杯。

    王稼祥想,季子强一定也头大的很,以后怎么样和冀良青,庄峰相处,是摆在季子强面前的头等大事了。

    这时候,江可蕊的电话打了进来,问季子强在哪?

    季子强说:“我在大排档,和稼祥喝酒。”

    江可蕊说:“怎么跑到那种地方?”

    季子强说:“不是贪这里炒的菜够味道嘛!”

    江可蕊说:“注意点啊,一个是卫不卫生呀?还有一个,形象问题啊。”

    季子强笑笑说:“没关系,不是喝酒嘛,酒能消毒,至于形象更不用怕了,我又没干坏事,对吧?”

    江可蕊话题一转,就问今天选举的事。季子强很惊讶,问:“这才多久的事?你那边也知道了?”

    江可蕊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我想,现在全市都在议论这件事了。”

    季子强摇摇头说:“可真够神速的!算了,这里说话不方便,你早点休息吧。”

    挂上了电话,季子强一点都没有轻松起来,以后该怎么走?这够让季子强琢磨好久的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有亮,冀良青就带着新屏市的组织部长一起去了省城。

    对这次选举所产生的后遗症,冀良青其实也有过预计和推演,总体来说,并没有和自己的大方略相差太远,只是季子强的行为让冀良青有点意外,但这不足以影响到整个趋势和大的结果,从此之后,新屏市的权利格局又可以回到自己预期的状态了。

    所以虽然说现在是到省委给王书记做检查,但冀良青心中并没有太过失落,他也明白,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十全十美的,有得就有失,只是看你怎么权衡,怎么理解了。

    半道上,冀良青就给省委書記王封蕴的秘书张亚明挂了一个电话,说自己想见一见王书记。

    作为独霸一方的市委书记,他们在省委高层的眼里还是具有一定的份量的,相比一些厅,部领导来说,一个市委书记更让省委重视,因为他们是一方诸侯,他们手里具有着更为广泛的权利和责任,这都是上级不能轻视的。

    所以冀良青的要求很快的就得了张秘书的回应,过了不到一个小时,张秘书就回了一个电话,说王书记答应可以在下午上班的时候留出一点时间来接待他。

    张秘书还问冀良青:“冀书记,时间上怎么样?你能不能按时赶到?”

    冀良青估算了一下路程和时间,说:“没问题,可以赶到。”

    “那好吧,一上班你就过来。”

    冀良青也很欣慰的,因为省委書記并不是什么人,什么时候想见就见的,这充分的让冀良青有了一点权利的满足感。

    下午上班的时候,冀良青就到了省委,因为具有001的车牌,所以一路无阻的就进了省委大院,在见到了省委王书记的时候,冀良青就先检讨,说自己没重视选举这事,以为这是一次正常的选举,大家都有较高的觉悟,较强的组织纪律性,一定会按照组织意图选出市长的,没想到,竟会出现这补选的情况。

    冀良青还说:“以后我一定要随时把握党员干部的思想动态,要做到心中有数,掌控好新屏市的政治大局。”

    省委書記王封蕴一直默默的在听这冀良青的自我批评,新屏市的这件事情他已经听到过组织部的汇报了,这样的事情是压不住的,也没有人敢于隐瞒他,但他还是无法从汇报中判断出这样的事情到底背后的黑幕是什么?

    他最初想到的是不是尉迟副书记个人的利欲心膨胀,私下里串联。

    但很快的,王封蕴书记就推翻了自己的设想,固然,这里面有尉迟副书记的一种原因,但这应该不是全部的真想,尉迟副书记真的有那么愚蠢吗?明明知道自己的实力,他还做那么勉强的尝试?这有点不和情理。

    所以王封蕴书记就想到了跟深的一些问题,这会不会是一种更为复杂的布局呢?

    因为有人答应支持尉迟副书记,所以才挑起了他的贪念,而在新屏市里,谁能给尉迟副书记这样大的信心和斗志?毋庸置疑的说,也只能是冀良青了。

    可是冀良青到底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这一点王封蕴书记是想不通的,因为显然,最后冀良青没有参与到这次串联选举中来,唯一唯一的一个可能,那就是他想通过这件事情来搞掉尉迟副书记?

    所以在冀良青检讨完之后,王封蕴书记的第一句话就让冀良青大冒冷汗,王封蕴书记说:“我看这事就是你干的,你冀良青就是那个幕后操手!”

    冀良青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他没有想到王书记会如此直言不讳的说出了一般人就算知道也不能随便说的话,何况这么复杂的构想,王书记远在省城,他怎么可能一眼看透,冀良青让自己镇定一下,皱着眉,苦着脸说:“王书记呀王书记,你这不是冤枉人吗?”

    王封蕴书记不动声色的说:“我冤枉你了?我绝对没有冤枉你!你看看你冀良青这一年多来都干了什么事?整个班子给你搞得乌烟瘴气,不团结现象极其严重!我警告你,你这是严重的地方主义思想!难道新屏市就容不下别人吗?就一定要把别人挤出新屏市,才能搞好团结吗?”

    冀良青头上冒出了汗水,虽然今天一点都不热,而且还有点凉,但他依然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惊慌来。

    王封蕴书记看了一眼冀良青,继续对冀良青施加着压力,说:“问题不是你重不重视这件事,是你的思想影响了其他人,退一步说吧,就算你不是幕后操手,但是,可以不客气地说,那个人干了你想干的事,你即使知道这件事,也会装不知道,听之任之。”

    冀良青有点战战兢兢的看了一眼王封蕴书记,咬了咬牙,说:“王书记的批评非常正确,我确实有不对的地方,作为市委书记,班子不团结,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我是非常害怕庄市长选落的。当时,我周身都在冒冷汗,背脊都发凉了。我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我怎么向你交代呀?如果,庄市长真落选了,我只能向你递交辞职报告了。”

    王封蕴书记用深邃的眼光看了一眼冀良青,说:“你这是假话!庄市长落选了,你辞职,这新屏市还要不要了?你明明知道那样的结果,你现在还给我装不懂?”

    冀良青再一次让王封蕴书记看透了内心的想法,他一下就明白了,所有的小伎俩都最好不要在王书记的面前来耍,王书记具有超人的智慧和对事态的分析,洞彻能力,冀良青不敢在为自己辩解了,他说:“我知道错了,书记批评的对,以后我要在你的领导下,在你的教育下一点点提高一点点进步。”

    王封蕴书记只是哼了一声,并没有回答冀良青的话。

    冀良青只好自己继续说:“其实,选举发生这个事,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一些情况。我承认,可能会有幕后操手,但是,如果庄市长得人心,什么操手也动摇不了他的威信。”

    王封蕴书记说:“这些事不用你说?我有眼睛,看得见!不过,他的问题归他的问题,你的问题归你的问题,以后这样的事情不能再发生了”。

    其实对冀良青这样的人,王封蕴书记也只能敲打敲打,这个冀良青啊,据说已经靠向了季副书记那面了,所以要让他对自己有一种畏惧感?但仅仅是如此,现在自己烦心的事情还很多,是顾不过来他们,但他们也应该收敛一点,不要给自己惹出麻烦来。

    王封蕴书记说:“这个事,你回去好好总结一下,特别是对组织部门,要好好总结。昨天,省委组织部的谢部长就向我汇报了这件事,我认为他们也有不对的地方。”

    冀良青本是想点头的,想承认错误的,但王封蕴书记把省委组织部也带上一起批评了,冀良青想想自己代表不了省委组织部,就不好表态了,便木木地只是听。

    等王书记说完,冀良青才说:“本来,我也想说说这个问题,既然书记你已经明察秋毫了,我也就不说了。”

    王封蕴书记说:“你就没有责任吗?别听到我批评别人,就想推卸责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