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郭局长无言以对,他沉默了,房间里只有两人的喘息声,而季子强在气愤中来回的走了几步,当他看到郭局长有点黯然的神色,他开始强制自己平静下来,他知道郭局长是为自己着想,怕自己打虎不成,反受其害。

    季子强压了压愤怒说:“郭局,我了解你的好意,但不管有多大阻力,我还是希望你们可以公正的处理这件事情,假如真的你们顶不住,我不会袖手旁观的,这是我今天给你做出的承诺。”

    郭局长也抬起头,很决然的说:“我只是担心你,对于我来说,你的到来,你的支持,就是我兑现自己当初许下誓言的机会,放心好了,我会竭尽全力。”

    季子强赞许的点点头,又若有所思的说:“吴海阔的口供和证物要保存好,懂我意思吧。”

    郭局长凝重的点下头说:“一份签字口供我已经收好了。”

    “好,那你们先处理,有什么情况及时给我通报”。季子强冷峻的说完,站起了身。

    他此刻已经平静了很多,脸上的愤怒已经变成了一种深思熟虑。

    吴海阔在最近一段时间是很心满意足的,作为洋河县烟草管理专卖局的局长,他春风得意,烟草专卖局是国家的一个职能部门,这个队伍虽然在做着危害人民健康的事情,但也是为国家创造利税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

    但由于他的垄断性和特殊性,让这个单位个别人具有很大的实惠,而吴海阔就是这里面实惠最大的获利者,这完全不同于他在乡上当副县长的情况了,他手里有毫无约束的权里,还有用之不尽的金钱,当然了,那钱不是他的,但他使用起来比自己的还方便。

    他从来就是一个风流的人,他的风流韵事像一部金瓶梅一样的香艳,他很高兴他拥有的一些迷人的女人,在他的手下的相好里面,佳丽不少,艳丽无限,他也因为这些女人们闹起过风波,也惊动过洋河的一哥吴书记,在当初还差点丢掉来之不易的乌沙帽。不过美色再多,也填补不够一个色郎的贪欲,他总是四处的打探着洋河县新近出现的美女,而升迁到烟草专卖局更是给了他一个绝佳的机会。

    他当时局长没几天,就让局办公室在翔龙酒店给他订了一间长包房,为的就是方便自己寻花问柳,偷鸡摸狗,一次偶然中吴海阔看到了在翔龙做服务员的张好,注视着她那高挺的鼻子,苗条的身姿,吴海阔心里不禁为之一荡,这个姑娘有着一种乡下少女的纯净之美,涩涩的感觉,让人感觉很诱人,吴海阔心想,要是能够吃上这样的青果子该是另一种滋味。

    从此以后,吴海阔就经常不断的到翔龙酒店去,而每次去,他都会让张好给他服务,酒店很多人都是认识他的,知道他不仅是堂堂的局长,还是吴书记的公子,所有人都只能顺从的配合他的要求,每次张好都被派到了他房间服务。

    于是他就开始了常规的挑逗,利诱,和骚扰,但收效甚微,因为这就是一个懵懵懂懂,天真无邪的女孩,对于大她很多岁的吴海阔,她是没有其他想法的。

    越是得不到手,吴海阔就越是觉着这张好美丽动人,他的心就愈加的痒痒的。

    昨天晚上吴海阔在外面喝了酒,带着醉意,又来到了翔龙大酒店,她接受过一定培训,说话礼节都很有分寸,很有规矩的,在吴海阔和她打招呼以后,她一直目送吴海阔到了房间门口,她才收回自己那崇敬的目光。

    但吴海阔走到了门口,却停了下来,他对着张好说:“小张,我钥匙忘带了,你来帮我开下门。”

    小张一听,赶忙从楼层的服务台找到了备用的钥匙,过来帮他开了门,吴海阔就带着酒气说:“小张啊,进来帮我泡杯水吧,我有点头晕。”

    张好带着充满青涩而让人心动的笑容说道::“好的,请吴局长先坐,我给你把水烧开。”

    这个房间没有饮水机,喝水都是用小烧水器自己接水自己烧。

    在等着水烧开的时候,吴海阔就打开了电视,又说:“小张啊,你不要局长局长的叫我,我们岁数差的不大,以后叫我吴哥就可以了。”

    张好有点忸怩的说:“那怎么可以,你在我们这很受尊敬,我不敢乱叫。”

    吴海阔就装出一副很是感慨的样子说:“有什么值得尊敬的,你可能不知道,我们这些当官的人,平时也很累呀,一天到晚都是很假的,很无聊的去应付各种各样的人与事物。自己感觉都到不会真实的自己了。我也是一个很正常的人,很普通,和普通人一样,每天也要吃三顿饭,每天也要睡觉等等。活动很累,很孤独啊。”

    张好现在感觉到吴局长一点都不高傲,反而倒觉得他有点可怜。

    他能够把自己当成朋友,自己感到多么的光荣与荣幸。

    她帮他泡好了茶,就站起来,深深弯下了她那杨柳般的细腰说:“吴局长,你看现在也不早了,我先过去了,你也早点休息。”

    看着她的脸白皙细腻而且富有光泽,长长地睫毛下是一双深陷的大眼睛,如水般的清澈透明。吴海阔就想象着如果自己进入她的身体,那时候她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娇喘声,那一定是让人无比的兴奋啊。

    就在张好转身刚想离去时,吴海阔将她拦腰抱住,一股百合花的香味扑鼻而来,使吴海阔陶醉:“小张,你真香啊”

    张好被这突然的变故弄得晕头转向,还没有明白发生了啥事情,吴海阔那臭烘烘的嘴巴急风暴雨似的在她脸上狂吻了起来。

    她就大声的说:“吴局长,你疯了,放开我”

    张好在他怀里挣扎起来,吴海阔在这个时候怎能放开她,他不但没有放开她反而将她越搂越紧了起来。

    吴海阔腾出了一支手,向她裙子里探去,张好惊叫着说:“不要,不要”。

    吴海阔毫无顾及的向她下身摸去,粗暴的撕扯她的裙子,

    吴海阔看着张好那光洁的下体,热血就沸腾起来了。

    “求你了,放过我吧”张好再也受不了羞辱,带着哭声尖叫着,双手环胸,粉脸低垂,但脸上时而想哭、时而迷茫、时而羞涩的表情还是全落在吴海阔的眼里。

    张好在大声的尖叫,拼命的挣扎,但这都是徒劳的,房间里电视的声响,和那沉重的实木门,已经隔断了她惊恐的叫声。

    吴海阔像一辆重型坦克,将她掀翻压倒,把她的裙子撕个粉碎,她那香艳的凸显出来,破碎的裙子像被揉碎的花瓣散落在飘满香气的胴體上,这香喷喷的是吴海阔开胃的盛宴,

    “放开我救命放开我”,张好大叫起来, “不,不要,求求你,不要。”张好知道吴海阔想干什么,更加惊恐的挣扎哀求,吴海阔不理会张好的哀叫,他像一位侵略者,攻城拔寨的把她占领了。

    对张好来说,自己就犹如是绽放着的一朵红色的小花,那是處女花朵的鲜艳的绽放,一生就这一次盛开的机会,却被这个男人在瞬间綵摘。

    张好哭泣着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她在吴海阔满足的笑声中奔跑了出来,一口气跑到了公安局

    郭局长在得到了汇报后,立即就下令拘役了吴海阔,连夜进行审讯,吴海阔戴了点醉意,他没有被公安局的庄重和威严吓到,他甚至还很嚣张的警告刑警队几个审讯的警察,让他们客气一点,不要丢了饭碗。

    直到郭局长亲自对他提审,他酒也醒了,也有了些担心,他最先想到的并不是法律问题,他只是担心事情闹大会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局长位置,对于法律,他到没有过于担心,公检法都在老爷子的手下,怎么着,也一定会帮他开脱的。

    在熬到一夜的时间,在一切证据都摆在面前,在郭局长给他挑明了很多形势以后,他才极不情愿的在今天上午做了交代,说自己是喝醉了,一时控制不住自己。

    他希望郭局长可以同意,让他给家里去个电话,但郭局长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郭局长又对受害的张好做了讯问,在获得了全部事实以后,第一个过来给季子强做了汇报,这是因为在洋河县,郭局长最信的过的也就是季子强了。

    季子强在听完郭局长的汇报以后,哪都没去,他尽力的压制住自己的愤概,让自己冷静的思考,他必须好好的想一想接下来的应对策略,他明白,这看似简单的一个案件,但背后一定会暗流涌动,自己能不能让吴海阔绳之以法,现在还很不好说。整个下午,季子强都在气愤中,直到下班的时候,接到了华悦莲的电话,他才想起两人还约好的晚上一起吃饭的事情,他对华悦莲说:“饭店我已经让小张定好了,时间还早,也不急,你慢慢收拾。”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