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知道,这会儿,尉迟副书记心里一定得意得开了花,他的脸上也一定流溢出压抑不住的胜利者的微笑,季子强把目光投向了尉迟副书记,季子强立即看到了一副惊愕的表情,尉迟副书记茫然地瞪着主席台上那块统计板,仿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季子强想,想不到,你这尉迟副书记还挺会演戏的!你就演吧,你就装吧,你继续演继续装!

    季子强心里这么说着,把脸转了回来,就感觉到坐在身边军分区政委用手肘暗暗碰了他一下。

    军分区政委贴着他耳朵说:“好像不对劲!”

    季子强点点头,对他笑了一下,说:“你也看出来了?”

    那知,军分区政委愣了一下,就用一双迷惑的眼睛看着他,季子强心里一跳,想他怎么用这种眼神看自己?好像自己倒成幕后操手了。

    他的注意力又回到选举程序上,马上就明白了军分区政委为什么那么瞪着他了,形势并非像大家估计的那样,或许说,形势却是向着有利于庄峰的方向发展的,因为庄峰的票慢慢的多了起来,逐步超越了尉迟副书记。

    季子强只能紧紧瞪着那块统计板,一会儿看庄峰名单下那一连串的“正”字,一会儿又看尉迟副书记名单下的“正”字,两人你来我往,你一横,我一竖,你一个“正”字,我也一个“正”字。

    季子强的心都悬到了喉咙眼上。

    接下来,情况开始稳定了,庄峰的票数刷刷的涨了起来,很快就把尉迟副书记甩到了身后,会场上就变得鸦雀无声了,在一会,所有的票数念完,庄峰超过了尉迟副书记。

    选举终于尘埃落定,季子强叹口气,摇摇头,看来庄峰还是在基层的基础扎实啊。

    但情况有一次的让人们膛目结舌了,当统计数据出来时,鸦雀无声的会场一片哗然,庄峰虽然票数比尉迟副书记多,但依然没有获得通过,因为他的票数也没有过半数,这就是说,两人都没选上,两人还要进行一次选举。

    台上那位省组织部的处长早就吓得脸儿发青了,这边结果一出,竟忘了离开主席台,就急着用手机向上反映情况,结果折腾了好一会,也打不出去,像是新屏市的组织部长提醒了他一句,他才知道会场里没有手机信号,外面早就开来了一辆公安局的信号车,把这一块的信号屏蔽了,处长这才急急往会场外跑,下台阶时,脚软了一下,差点没跪在地上。

    新屏市的组织部长在主席台上宣布:“同志们,根据选举法的规定,此次选举还没有结束,大家可以走动一下,出去吸吸烟,上上厕所,十分钟后,再回到会场,宣布上级的有关指示精神。。。。。。”

    季子强傻傻的坐在那里好一会没有反应过来,他起初是很奇怪,为什么冀良青和尉迟副书记联手还拿不下庄峰呢?庄峰的票数怎么就比尉迟副书记多那么多呢?

    接着他听到庄峰的票数也没有过代表半数,季子强就彻底的惊呆了,他头上的汗水也一颗颗的滑落了下来。

    他明白了,这么多的弃权票并不是自己一家的,这里面还有很多是冀良青派系的人也在投弃权票,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呢?

    很快,季子强就恍然大悟了,情况已经很明确,这次的选举就是冀良青预谋了很久,设计了很长时间的一个陷阱,他和自己起初预料的一样,他绝不会自己操纵这场选举的,他不过是想让尉迟副书记和自己来对抗庄峰,他想看到因为是自己和尉迟副书记的联手操纵而让庄峰票数落后,那么,冀良青就能反戈一击,置自己和尉迟副书记于死地,

    冀良青精确的计算出了自己和尉迟副书记的实力,知道只要他的人马不动作,就算尉迟副书记加上自己团队的票数超过了庄峰,尉迟副书记依然也是过不了半数,依然还是需要通过第二次选举来完成,但那样的情况就很严重了,因为陪选人的票数超过了正选人,这还是会引起上面的关注,甚至是调查的,自己和尉迟副书记不仅最后不能得逞,还会很被动的接受惩罚。

    而在第二次选举的时候,冀良青的人肯定会老老实实的投庄峰的票,让你随便什么人也抓不住他的把柄的。

    想到这里,季子强真的开始后怕起来,冀良青的狠毒和阴险,让季子强有点毛骨悚然,老谋深算的冀良青在很久之前就开始为今天布局了,也许他想装进去的未必就是自己,可能性更大的是尉迟副书记,但这样的心机,这样的城府,确实骇人听闻。

    其实就在这一刻,庄峰和尉迟副书记还没有完全的理解冀良青的意图,因为他们的信息中缺少了一个季子强这一环的关键信息,所以他们还在茫然中。

    庄峰也在奇怪为什么冀良青和季子强没有帮尉迟副书记。

    尉迟副书记在奇怪,为什么冀良青按兵不动?难道冀良青非要等到下一轮选举才会出手吗?

    只有冀良青的心里是很清楚的,他第一次有了一种黯然伤神的感觉,因为季子强没有上当,这一点他也有过估计,但没有想到的是季子强竟然用了和自己相同的方式。

    这太让冀良青惊讶,季子强的谨慎和多虑,给冀良青上了生动的一课,说真的,冀良青不希望庄峰落选,他很明白这样一个道理,庄峰的选入这是省委和省政府的意图,自己不能违背这个意图,即使,让他当市长,再跟他斗个你死我活,自己也绝对不能违背这个意图。

    这是组织原则!在宦海多年的冀良青,他是很清楚什么叫组织原则的,如果,庄峰不能选上市长,就会闹出大笑话,一个市委第一副书记的市长候选人竟然会落选,组织上一定会追查幕后操手,自己绝不能当那个幕后操手的!

    当然只要自己不参与,出现了问题那就是另外一说了,那个时候,冀良青想,在坐的大多代表都知道是谁和谁在操纵选举!那时候自己稍微的加以利用,尉迟副书记和季子强,必定会有一个人倒霉,那么剩下的另一个人,也就不得不依靠自己来在新屏市立足了,因为他们两人和庄峰都有不可调节的仇恨,特别是选举之后,这个仇恨就更大了,想要在新屏市好好过下去,不来投靠自己?他还能靠谁呢?

    但问题是季子强又一次躲过了自己的陷阱,这的确让冀良青感到沮丧。

    冀良青站起来,招手叫组织部长过来,当面就狠狠训了他几句:“你们搞什么名堂?这么大的事,也不争取上面支持,只来了个处长,控制得了局面吗?你看看,慌成这样!”

    庄峰却铁青着脸,坐在自己的坐位上,他在分析这场选举的幕后操手到底是尉迟副书记自己的主意,还是冀良青的意图?

    庄峰有一种大难不死的感觉,他知道,刚才那一下没能致他于死地,接下来会是什么一种状况呢,现在真的很难说啊,然而,他不能离开他的坐位,他要保持他的威严,不能流露出半点疲态,他要眼瞪瞪看着这班人,看他们能把他怎么样?

    十分钟后,大家又回到会场,组织部长宣布,选举将继续进行,但是,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所以休会半小时,希望大家不要走远。

    几百人的会场没有人走动,大家都坐在自己的坐位上议论,为什么要休会半小时?还有什么工作要做呢?把选票发下来,再画圈圈不就行了?有人猜测,会不会是没想到要选两次?第二套选票没准备?

    有人问,这第二套选票怎么准备?你事先怎么知道谁和谁要选第二次?

    有人就说,那第二套选票应该是空白的,要选谁,就把名单填写进去。

    有人马上提出疑问,名单填写进去不就留下笔迹了吗?不就知道谁选了谁,谁没选谁吗?这还叫什么不记名投票?

    这种情况不敢说是空前绝后,但也是极其少见的,有一位搞了十多年人大选举的市委委员、人大副主任说:“别说没见过,就是听也没听说过,要么就是以微弱优势选入,要么就是以微弱优势爆冷。”

    有人问:“这样的状况有过吧?”

    这个副主任就说:“有过啊,好多年前,在本市的一个县上选副县长,本来想要选甲,结果选了乙,把乙选出来时,大家才知道他不在会场,结果四处找人,那时候,还没有手机,找了大半个小时才找到,等他回到会场拿副县长任命书时,已经是两个多小时以后了。”

    有人惊诧的说:“那也行啊?”

    “怎么不行,但结果是很惨的,县上的县委书记很快就调到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去了,市委书记市里书记和市长都受了处分。”

    有人就问:“那第二套选票是什么样的?”

    有人问:“是不是要现印?”

    那副主任笑了,说:“不用现印,其实,第二套选票和第一套一样,也是二人名单,只是为了区别颜色不同,只是大家画圈的时候,只在陪选人或庄市长名单上方画圈。”

    大家这才恍然大悟。

    这个时候,季子强却不得不有所行动了,他一个眼色,王稼祥就到了季子强的身边,两人像是说了几句公事,在王稼祥离开的时候,季子强才说:“真烦人,希望这次大家都投庄市长的票,一次过了算了,不然今天要饿肚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