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个何副主任和政协的黄主任就一下把头抬了起来,有点紧张的看着冀良青,何副主任嘴唇蠕动了一下,嗫嚅的说:“冀书记的意思。 。。。。。。”

    冀良青哈哈大笑,说:“我没什么意思啊,我就是希望一切都自自然然的,我们不应该强加给代表一些个人的想法,对不对,代表们应该是**的,让他们按自己的判断去投票,这才是公正,对不对。”

    两个老头都眯起了眼睛,他们需要好好的品味一下冀良青的话。

    季子强也才明白了,今天这个酒原来就是为此事而喝,只是季子强还有一点不够清楚,这事情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把自己叫过来?

    他用询问的眼神,看了冀良青一眼,冀良青马上就看出了季子强的意思,他笑着对季子强说:“子强啊,我知道你和尉迟副书记心里是有点疙瘩的,不过这次我还是希望我们能团结起来。”

    “团结起来?”季子强在嘴里咀嚼着冀良青的话。

    “是的,必须要团结,庄峰在基层还是很有点人缘的。”说完这些,冀良青就用如刀的眼神锁定了季子强。

    他相信,季子强是能听出他的话意的,不错,庄峰在基层确实很有实力,如果没有冀良青,没有季子强等人得多股势力协作,就凭尉迟副书记自己的实力,肯定是难以取胜。

    那么今天冀良青叫季子强来,也就是明确的要让季子强也表态一下,他手下的那些人必须在这次选举中站到尉迟副书记和自己这一面。

    季子强就沉默了,他厌恶这样的阴谋诡计,虽然季子强从来都不喜欢庄峰,但他还是不想参与到这个阴谋中来,而且就算庄峰真的下去了,让尉迟副书记到政府这面主持工作,自己也未必就能轻松多少,何况这样重大的一个政治问题,会不会引火烧身呢?

    季子强沉默着,许久都没有回答冀良青的话。

    冀良青一直都是眼若深潭般的注视着季子强,连那两个主任也被这样的一种气氛吓醒了酒,他们呆呆的看看冀良青,再看看季子强,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冀良青慢慢的收回了自己咄咄逼人的眼光,轻轻的端起了酒杯,也不去喝它,只是在手中把玩着,说:“你在担心会和尉迟同志不好相处吗?其实大可放心,真要是那样,肯定你就和我配合工作,到这面来了。”

    冀良青放出了一个充满誘惑的诱饵,但很快的,他又放出了另外一个威胁:“尉迟同志这个人的脾气你也知道,万一他把气撒在了你的身上,最后会影响到你的选举啊。”

    季子强心中恨恨的说了一句:卑鄙。

    但他不得不认真考虑冀良青这个提议了,这绝不是冀良青虚张声势的恐吓,这种可能性还是存在的,作为冀良青这样的人,他今天叫自己来,肯定就是早就有了一整套的计划,自己真的忤逆了他,难保他不会和尉迟副书记联手先弄掉自己,对他们来说,弄掉自己比弄掉一个庄峰更轻松许多。

    季子强依然在犹豫,看来自己所有的这一点微不足道的势力在这次大搏杀中却要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了,自己投向冀良青他们,那就肯定能毫无悬念的干掉庄峰。

    自己要是帮着庄峰,那就能挫败冀良青和尉迟副书记的联盟,自己的选择现在就显得尤为重要。

    几双眼睛都一起看着季子强,冀良青眼中刚刚收敛起来的锋芒又变得浓郁起来了,这个季子强真的就如此难以驾驭吧?自己不拿出雷霆手段,只怕这小子很难驯服。

    冀良青眼中的杀气也炙热起来了,他抬起了手,刚要说话,季子强却抢在了他的前面。

    “冀书记,你能确定吗?”

    冀良青愣了一下,渐渐的,他就露出了笑容,季子强已经做出了选择了,那就可以了,他说:“当然,我确定不会有什么麻烦。”

    季子强长叹了一口气,端起酒杯,也不招呼别人,一口就干了,说:“那行,我以书记你的马首是瞻。”

    季子强的话一出来,整个包间的气氛就一下松弛了,何副主任,黄主任,包括冀良青都一起端起了酒杯,对他们来说,新屏市所有的问题都已经解决了,谁又能和这样强大的阵营较劲呢?

    庄峰不能,他必须失败。

    离开酒楼的时候,季子强没有坐冀良青的车,他希望一个人走走,天空变黑,大地开始沉沉入睡了,季子强心中有太多的思绪在飘荡着,夜色是那样的迷人,天上一颗颗宝石似的星星闪闪发光,神秘的眨了眨它那迷人的眼睛,清幽的月光,闪闪的星光,灿烂的灯光显得是那样的耀眼,夜的美,夜的色,夜的幽,夜的甜.让季子强如痴如醉,但他更清楚的知道,新屏市这块一直被权利和阴谋浇灌的土地上,又讲发生一次惨烈的权斗,谁会成为这场争斗的牺牲者呢?季子强不知道,他还没有看清。。。。。。

    按照有关法律规定,一个省,市,县的主要领导是必须通过人大全体会议的选举才能产生,也就是说,没有通过选举的,就像现在庄峰和季子强,他们目前只能算是代理的市长和常务副市长,文件说,这是广大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具体体现。

    这种选举是一项政策性强,程序繁杂的工作,但也不是没有其规律性,也不是破天荒第一次,基本上,上面提名的人选,很少会出现意外的,当然了,按照规定,市长并不是一个候选人,一般还要在找一个来陪选,当然谁都知道这个陪选的人只是一个摆设,没有人会为这个陪选的人投票的,按照以往的惯例,几乎上面提议当选的人总会毫无新意的满票通过。

    而今年的两会会不会这样呢?没有谁敢打保票的,因为两会刚刚开始,在下面已经有了一种风起云动的激流,更要命的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市长陪选人冀良青选定了尉迟副书记,这就让一种危险的气息开始蔓延起来。

    当然,在历次选举中已经磨砺出一大批经验丰富的奄骨干,冀良青和庄峰只要把他们调动起来,分配好任务,一步一步实施,这项工作的进展还是有条不紊的。

    相对复杂的是人民代表的确定,虽然,人大常委会圈定了名单,但是,各选区的选民会不会把圈定的代表选上来呢?这是一个头痛的问题,然而,办法总比困难多,于是,圈定的人民代表就要分为几个层次,一种是必选代表,比如,在人大常委会工作的有关人员,这些人如果不是人民代表,你怎么在人大工作,你怎么能代表人民行使权利?一种是次要选入的代表,一种是可选入也可以更换的代表。

    因此,技巧地把这三类人放到各个不同的选区进行选举。

    全市根据人口的分布,分为无数个选区,这些选区中,有相当部分是比较配合的,或者说,是比较听指挥的,比如按部门单位划定的选区,就把那些必选的代表放到这些选区进行选举,把一些次要的代表放到他出生地的选区进行选举,把那些可更换的代表放进那些多次换届选举证明较复杂、难控制的选区进行选举。

    这样,选举出来的人民代表基本上还是让人大常委会满意的,也就是市委市政府满意的。这种选代表的工作历时最长,在两会召开前就要完成,结果出来后,大家也都松了一口气。

    刚开始的几天会议是没有什么新意的,不过都是各位领导的讲话,分组讨论,提建议,谈看法,搞的像模像样,跟真的一样,不过开过几次这样的会之后,大家也就心知肚明了,这都是闲的,不要看会上很认真,很激烈的样子,每一个建议都会反复研讨,商议,有的建议还会见报讨论,但等会议结束之后,自还要来条什么新闻,像车震门啊,偷窥狂啊,妻子巧斗小三等等吧,这就很快的冲淡了他们的那些提议了,再也没人去关注,再也没人把那当成一回事了。

    所以大家就是认认真真的务虚。

    在此期间,季子强也不断的接到很多电话,就像现在他正在接的一个电话一样,电话是大宇县张广明打来的,他其实就在楼上的另外一个会议室分组讨论,按说只需要几步路就能见到季子强,但他还是通过电话的形式。

    张广明说:“季市长,你方便讲话吗?”

    季子强就站起来,对正在讨论的工业和城建小组的负责的两个局长点点头,走到了会议室的门口,说:“嗯,我出来了,有什么事情啊。”

    张广明就说:“季市长,我们组今天感觉不对劲啊,下面好像在串联。”

    “奥,知道他们什么意图吗?”

    张广明说:“详细的不知道,但大概的好像是准备在明天选举市长的时候,让庄峰。。。。。。”

    “嗯,嗯,不用说了,我这面好像也有这个动向。”

    “那季市长你看我们准备应对。”张广明话说的很直白,几乎表明了自己已经和季子强是一个团队一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