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牛厅长现在的心情好了许多,看看蔡局长,他也不说什么了,径自同了庄峰一道,朝了自己停车的方位走去,登车前,又对庄峰问到:“昨天没和李总怎么聊,你今天通知他了没有?”

    庄峰答说:“你昨晚上一说,我就已经通知了。 ”

    “好,那我们去看看。”

    庄峰也上了自己的车,上去就给二公子打两个电话,二公子现在也是求着新屏市协调搬迁的事情,所以昨晚上接到庄峰的电话也就没有拒绝,心想着今天一定要给牛厅长提提这搬迁的事情,自己是不能再加钱了。

    庄峰和牛厅长的车出城就顺了东北方向走,果然远远就看见二公子他们那辆奔驰车停在路口边了。

    一行人下来亲切友好地握了手,寒暄一阵,就又各自登了自己的车,由庄峰的车打头,向准备修建的高速路起点急驶而去,一路无话,因为路程不很遥远,一会就到了。

    几个人下来指指点点谈了几句,二公子就说到了搬迁的问题,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片地,说:“牛厅长啊,现在我这工程卡住了,搬迁遇到了麻烦。”

    牛厅长就指着庄峰说:“搬迁的事情刚才庄市长已经发了死命令了,三天之内保证搬迁,你放心好了。”

    二公子就看看庄峰,没有说话。

    庄峰赶忙表态说:“李总,你放心好了,我保证给你把这事情摆平,三天之后,你就来验收吧。”

    二公子一听真的能解决啊,心里自然是很高兴了,嘿嘿的笑了起来。

    庄峰就对牛厅长说:“这里基本就这样一个情况,下面我陪厅长到我们新屏市最富盛名的飞燕湖去看看吧?”

    牛厅长说:“好啊,我这次来就是为李总搬迁而来的,既然这个问题解决了,我也就没有其他什么大事了,转转也好。”

    大家又上车跑了起来,无须两个小时,三辆轿车就到了目的地。

    牛厅长一行人到了这个天然的大湖旁边下了车,放眼看时,果然十分的好去处,只见那山上奇特地貌覆盖之下,一座座孤山相互环绕,中间一条河水玉带般镶嵌于群山环抱之间,映目耀眼,河水两端之间,是幽深诡异的“仙人洞”,远远望去,一切便如一幅浓淡相宜的山水画,动静有序地呈现在游人面前。

    对着美景,庄峰也因为摆脱了公事纠缠,兴致高昂得很,遂向牛厅长说:“可惜现在节令已过,要不然湖面铺满荷花,游人乘船而渡,缓缓荡于湖面之上,要么戏水,要么赏荷,倒也别有情趣”。

    哪知牛厅长正为昨天揽秀阅春失蹄暗觉晦气,心情煞是阴暗,此时哪里酝酿得出观山赏水的情绪?他建议道:“我们还是和李总先到房间休息,顺便说说工程的情况吧”。

    开了宾馆,将秘书和司机打发了出去,三人自行进入了套房。

    庄峰很乐观地通报了高速路的进程,话语之中也说明,确实,搬迁是遇到一些麻烦,主要是黄次村村民公然和政府对抗,多数还是好的嘛,他说主要是一些别有用心的家伙在其中挑拨,态度极为嚣张,使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也附逆其中。

    说到这里,二公子不以为然的地插问:“庄市长,现在是法制社会,而且这又不是敌我矛盾,怎么会“别有用心”和“附逆”呢?”

    牛厅长与庄峰两大官员相视笑了笑,心领神会的庄峰解释说:“话虽然于理有些不合,但官方都通常这样说,也是习惯了。”

    二公子本来不大喜欢庄峰的,今天是给牛厅长的面子,所以也就不再言语,看着他俩。

    庄峰殷勤而果断地保证说:“请李总和厅长放心,搬迁是箭在弦上,非发不可的,我明天就派出包括公安在内的搬迁执法工作组开进黄次村,既是宣传,也是督促,相信不出三天,就可以完成搬迁了。”

    牛厅长趁热打铁地撺掇道:“李总你看看,还是庄市长有魄力吧”。

    庄峰也趁机说:“二公子啊,季市长在这些问题上还是比较软弱的,要靠他讲道理那种方式,我看三个月都解决不了问题。”

    二公子哼了一声,却不好驳斥,因为感觉季子强在这件事情上确实有点软,下不了狠手,心内如此思忖,表面却难露形迹说:“那就一切都有劳父母官,这样就多多拜托两位领导,我这里先谢谢了。”

    两个大员赶忙说:“哪里哪里,这是我们应该的。”

    看看时间还早,庄峰建设性提议:“厅长,我们是不是出去散散心,松活松活筋骨?这里还是景色秀美,风光旖旎的,再说我们划船路过农家乐,将就把中饭解决了,这里的特色菜着实值得一尝。”

    牛厅长也逐渐的忘记了昨天那个差劲的小妹了,把昨夜遭遇不愉快的种种阴霾心情一扫而光,心情好了许多,欢呼雀跃地应和,二公子是无所谓的,他对了人世间的一切,早抱了一种漠然置之、有可无也可的态度,当然恭敬不如从命。

    一行人刚好六人,就付了船家租钱,兴致盎然登了船,因了节令,湖面早没了层绿铺洒的荷花,水却真倒是难见的清澈,当然是司机和秘书划船,庄峰坐在船上,附着身,时而介绍,时而指点,正热情洋溢地为牛厅长当做导游。

    而牛厅长此时摆脱高贵而繁忙的公务,身处这般自然景色包围,由不得,将一切身陷功名利禄的尘世里拔将出来,也露出了凡夫俗子的可爱相,他敞了衣襟,也不顾高档皮鞋进不进水,径自赤了脚,臃脚肥手滚肚立时显现无遗,真真如弥勒佛一般。

    一行人大多是所谓的体面人,内敛与沉稳是少不得的,也就没有象其他船上相互泼水取乐,偶尔有其他船的正欲向他们泼水,庄峰他们还没说什么,却都被庄峰那秘书狗仗人势、耀武扬威地呵斥地制止。

    秘书嘛,管着领导的工作和生活,有些不太适合领导自己出面的场合,是需要他们当传声筒的,久而久之,脾气居然显得比领导还牛。

    大家游耍多时,不觉间都是肚闹咕噜了,于是伴着清风徐徐拂面,载着一班人的船缓缓朝着靠水边的农家小院停下,秘书匆忙上前,神气活现地唤了主人过来,招呼说:“上最有特色的农家菜来。”

    不多时,主人就手脚利索地摆好了菜,招呼众人就坐,庄峰便引导牛厅长和二公子入座。看桌面时,果然勾人胃口,有冬瓜炖排骨、腊猪蹄、腊肉凉片、小米辣炒牛肉、凉米粉,还有几样新鲜蔬菜。

    庄峰知道这牛厅长为人豪爽,酒量颇为了得,就问:“上点酒吧?”,

    牛厅长就笑笑,说:“此等美景,没有酒倒是有些辜负了。”

    店家的老板听得如此说,便乐颠颠地把当地自熬的腻脚酒上了一壶,殷勤摆上桌来。

    二公子最近上火,说自己不想喝,庄峰他们也不勉强,用了二两酒杯,分别往里斟满酒,兴致勃勃地喝了起来。

    席间,便拿了地方的风土人情、奇事怪遇相互攀谈。

    这顿饭吃得十分惬意,喝酒闲谈时间便觉飞快。等众人觉得酒足饭饱光景,日头已经斜向西面,看看暮日将至,大家便相约站了起来,虽说和了不少酒,醉意微熏,但领导当长了,厅长和庄峰他们一些节制和克己的礼数还是很见功夫的,并没有象闲散人员、地皮无赖那般酒后形容皆无、肆意撒泼,他们稳住了心神,按住几欲摇晃的身子,迈着习惯了的方步勉强登了船,当然仍由专门服侍领导的秘书和司机撑船,按着原路慢慢划浆而归。

    缕缕黄昏晚照下,他们的船晃晃悠悠、翩然如叶摇曳而去,及至渐行渐远,从远天边望去,这小船和乘坐的人逐渐模糊,徐徐便为不可眼视的小点,终于归于消寂。

    一行人到了宾馆,牛厅长和庄峰又如冬眠醒来的精灵一般,精神抖擞起来,看天色时,四周已是黑寂一片。

    庄峰的秘书对景区服务项目当然了如指掌,停了船后,他就马上报告,当地特有的表演节目篝火晚会即将开始,所以问庄峰,是不是乘着余兴未尽,也拔冗观看一番,也体现一把领导与民同乐的盛世光景?

    庄峰看看一行人特别是二公子的神态,沉吟一下,悄悄对着自己贴身秘书说:“等问一问牛厅长再作决定,但今晚这情形,即使观赏,也不要大张旗鼓,甚至就只能装作很平常的游人一般,注意切莫惊动了任何人。”

    秘书便识事务地住了嘴,绷紧了神经等待领导的说法。

    这里,庄峰怀揣振奋心理,向着厅长和二公子把秘书的建议说了,牛厅长本是“白天文明但不精神,晚上精神却不文明”的角色,听得如此美事,哪有不应之理?口中连连说:“好呀好呀,顺便也领教一下这里的文化和生活情趣。”

    说完他便又将征询的目光投向了二公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