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蔡局长看看两位领导,建议说是不是到哪里喝喝茶,然后下午聆听领导的工作指导和重要讲话?

    庄峰与牛厅长对视了一下,早已相互取得共识,庄峰遂威严地摆出认真的样子说:“厅长这次来有另外更重要的事,你们自己主持好本局的工作,总之,建设口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全力做好本部门的事,不要影响了全市全面事业的进步,为切实改变我州的形象作出努力,真正在实践科学发展观的道路上再立新功。 ”

    蔡局长诚惶诚恐,惟有说:“是、是”。

    这边,庄峰指示完毕,又过来和季子强说:“要不你先回市里坐镇,免得万一出现个什么紧急状况家里没人,我陪着牛厅长安顿住的地方?”

    季子强本来也不想在这陪了,见庄峰如此说,就赶忙同意了,再一看牛厅长也有点晕晕乎乎的样子,就懒得给他打招呼了,转身给二公子使个眼色,两人就悄悄的溜了。

    第二天早晨,还没有到七点半,公路局的蔡局长就带着的张副局长等候在牛厅长下榻的宾馆房门口,牛厅长这时恰好也已经起了床,昨晚庄峰安排秘书为他物色的那个小妹却懒得很,还睡着正甜,真比当官的都还懂得享受,简直岂有此理!

    牛厅长一改夜间的柔情蜜意,非常不耐烦地催促道:“嗨,嗨,起床、起床了”。

    听得牛厅长这恶声恶气的催促,小妹睁了惺惺的睡眼,很不情愿地钻出酒味、胭脂味裹挟着的温暖被窝,小声地嘀咕说:“催什么催”?说完才很不耐烦的起床,慢吞吞地打扮起来。

    都说女人是种最虚荣、最麻烦的动物,是很有道理的,看这个被牛厅长看走了眼的小妹打扮时,竟是十分细锁和到位:头发要卷之、烫之;耳要穿之戴之;脸和唇要涂之擦之抹之;眉要描之写之;脖要缠锁链;手要戴镯;指甲要画之要弄之她同一切女人一样,为了吸引男人,竟会荒唐而虚伪地认为这是美,却难以知道,最美其实来于自然,经过修饰的东西通通都是最苍白的。

    果然不假,等得牛厅长在那里叼着烟,走来走去几个来回,那小妹才磨磨蹭蹭地梳理完毕,转过身来时,气得连惟女色是图的牛厅长也几乎背过气来,只见她,一头蓬松的卷发宛如棕熊,长长的假睫毛活象猫兔,红红的嘴唇让人联想到猴子屁股,脖子的项链垂到稍一低眼就睃见的胸部,白花白花的,煞是耀眼,这就是当下低俗的人们所谓的“新新人类”了吧?

    牛厅长暗暗自责:昨天真是喝过头了,居然抱着这样的主儿,倾泻了一夜的生理和激情。

    接着牛厅长又咒骂起庄峰的秘书不会办事来,真是身临颠倒错位地,猛虎也遭辱了。

    现在牛厅长一肚子的火和不满,其实与自己工作预案没有做好还是大有关系的,最好的选择是,昨天回到宾馆,就应立即当暗示或者明示自己的愿望和要求,好叫秘书提前预定不是?

    但他却因酒过量,被人搀了狼狈地進入宾馆,连鞋袜都没脱,就一头倒在床上,一直迷糊到得晚上吃好晚饭,才躲躲闪闪说要个小妹,还要求说最好是未开包的小妹妹。

    这时已是黑夜压城,华灯照遍时分,真正好些的比如姿色、身材和功夫叫绝的姑娘,本来就随市场的凋落而减少,这个时间,有限的几家人肉市点也早开张多时,该上台的姑娘也早都上台了,领导此时这么一开言,把个庄峰和秘书急的团团转,也怪自己虑事不周,看来喝酒真是误事,耽搁了领导的事了不是?

    无奈,庄峰急切安排秘书,怎么着也要排除万难,务必找一个来陪侍领导,莽撞无途、毫无头绪的秘书能怎么办?只能叫了车,在市内上蹿下跳、左寻右求,乱点了一番鸳鸯谱。

    到了这样的地步,牛厅长还能怎么着,况且飢渴也算解了,只能是吃遍青草的老手在花场里的一次失蹄了,他强忍了万般的怒火和不悦,拿了一双大手,将小妹推至门口,临出门前,他忽然警醒过来,抬眼迅速往床看了几眼,居然发觉床单上没有想象里的红色斑点,他何止不痛快,简直就是怒火满腔了,口里非常厌烦地连连驱赶道:“快走快走”。

    待得神色诡秘的他与形状怪异的小妹双双出现在门口,不防公路局蔡局长和他的张副局长就弯腰如虾地站在眼前,说:“厅长早上好,我们楼下吃早点去”。

    牛厅长不易觉察地皱了皱眉,心说不识事务的东西,吃个屁!一边很麻利地将姑娘推开了,他知道,费用肯定是昨晚秘书就付了,哪有领导亲自付钱的道理呢?

    这边,小妹望前才走了几步,突然又止住了,她鄢然笑着向副厅长伸出手,央求说:“给点零钱嘛,小妹好去打车”。

    牛厅长此时直觉得真是灰暗透了,指着对方,手气得直哆嗦。

    这里,蔡局长他们也是吃惯见惯的人,早就明白了个中情由,但事关领导心情和形象,却只有站在那里,想笑不敢笑,想躲过脸去,又也觉得不十分妥当,蔡局长这里,脑子还快速地想起牛厅长昨日对自己关于操博士的嘲弄来,心里有了那么一点突然的解气。

    人都这样,看别人出洋相,总是极其愉快的事情,但是政治与人性互为天敌的属性殊无可解,政治永远压制真正的人性,在中国的文化土壤下,只要是对方是领导,你却永远只能让他看见恭顺、诚服与敬仰,如此不须思索,他立即恢复了拘谨的常态,但仍只能保持僵化的姿势,站了那里,举措难定。

    倒是张副局长很乖巧,而且这些年也练出了服侍领导的水平,这样龌龊难弄的场面见得多了,无疑炼出几分的胆识,他迅捷掏出一张五十元的钱,胡乱塞在姑娘手里,斜了眼直推她,口中小声催促说:“够了吧?快走。”

    却好这时,庄峰和秘书也出现在宾馆走廊,于是,一行人神色各异地相随着,直往楼下风味独特的羊肉米线早餐馆而去。

    席间,谁也不多言语,空气沉闷得很,只是牛厅长时不时的,把个眼睛紧剜蔡局长和庄峰的秘书等人,心中懊恼得很,直觉得眼前在省城很难吃到的羊肉米线也淡然无味。

    吃罢早餐,牛厅长总算恢复了常态,自己寻思,再不能让这个龟儿子的蔡局长再羁绊自己的腿了,待得住了筷,遂在剃牙间对着蔡局长说:“我和庄市长要到底下的县看看公路建设,你们就回去工作吧。关于这段时间的工作重点,总的就一条,就是结合科学发展观,把新屏市的城建工作抓上一个新台阶,使新屏市人民更加满意”。

    总算听到重要指示了,蔡局长自思,在我的地盘内,工作怎样开展只能是我说了算,你牛厅长也不会时时盯着我吧?

    不愧是人精和顽吏,转了那么多心思和念头,他却口中立即表示:“一定将这个及时而重要的指示带回去,在下午的全体职工会议上作全面的传达,告知大家,牛厅长对新屏市全体城建职工的关心,并以此为动力,真抓实干,决心实践科学发展观的伟大进程中,谱写新的光彩,为构建和諧新屏市作出新贡献,用实际成绩向厅长汇报。”

    牛厅长何样等人,官场应酬、官样文章,那是牙齿都吃黄了的,加之本嫌蔡局长毫无见机,恨他殷勤也不看个时候,横杠地多此一举,此时不要说无半点情绪,而是添了许多厌烦,突然的想到了一个问题,就准备用这来让蔡局长难受一下。

    他看了看庄峰和蔡局长,说:“对了,李总高速路项目的搬迁问题你们到底有没有办法啊?”

    庄峰知道这是张副局长最近在跑,就说:“差不多吧。”

    牛厅长当然不好直接说庄峰了,他转头对蔡局长和张副局长说:“我希望你们能尽快的解决这个问题,这个问题解决的如此缓慢,我看你们新屏市真的需要好好反思了。”

    庄峰脸上也是有点挂不住了,他就指着蔡局长和张副局长说:“你们不是天天都在黄次村跑吗?怎么就没有一点效果,我也不说其他的话了,三天之内,必须完成拆迁,否则你们两个局长都自己申请辞职吧。”

    庄峰说的声色俱厉,他一个是为了讨好牛厅长,一个他更知道二公子是何许人也,自己现在问题太多,要是二公子的项目在新屏市再卡住了,出了问题,自己真的会很被动。

    蔡局长一听庄峰这个话,就有点急了,说:“庄市长,这个事情一直是季市长和张副局长在负责的,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啊。”

    “你公路局的局长,怎么就和你没关系?笑话,我不管谁负责,反正三天没有完成搬迁,我就拿你们两位说事了,就这点小事,拖什么拖啊,不行就上公安,来硬的。”

    蔡局长和张副局长愣在那里,半天没说话,这蔡局长才感到冤枉呢?本来这事情和自己无关,今天自己骚情的早早过来想陪一下厅长,最后还给自己压了这么大的一个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