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老天啊,你总算说话了,怎么办啊,现在拆迁真是太麻烦了,要不你干脆上公安吧?”

    “胡扯八道,这事情那能上公安,今天我已经安排工作组过去了,听汇报问题不大,就十来家人,干脆你派人过去再好好的谈谈吧?能给这些人偷着加一点钱就加一点吧,免得麻烦。 ”

    二公子一听就不答应了,说:“我这次每亩五万在你们新屏市说个实话,也算很高的了吧,再加一点,后面遇上闹事的怎么办,继续加,那我还能挣钱吗?”

    这一点季子强也是知道的,这次因为是自己协调的,所以给的这个价码也不算低了,但现在出了这样的问题,季子强也只能先劝二公子:“后面没有多少了,你想下,下面的路都是在山里行走,那些地方本来是山坡地也不值钱,就是前面这有点费劲。”

    二公子死活不答应:“这不行,这不行的,我就这点家底了,不能在浪费。”

    季子强又劝了好一会,但看看没有什么太大的效果,也只好罢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季子强继续派出工作组去协调搬迁的事情,却一直都没有效果,季子强就奇怪了,不是每次工作组都说问题不大吗?现在怎么还是停留的原处不动呢?

    季子强本来想自己亲自到黄次村去看看,但总是有很多事情缠在手上,一点时间都腾不出来,就只好让王稼祥代为处理,过去看看。

    这王稼祥去了之后,回来才给季子强做了详细的汇报,季子强也才知道事情并不是自己听到的那样简单和轻松了,原来这个工作组整个就是去吃喝玩乐的,季子强气的在办公室大发雷霆,叫来了那个公路局的张副局长,一顿的臭骂。

    骂了也不解决问题啊,季子强就勒令他,在一周之内。必须拿出一个协调搬迁的可行性方案来。

    张副局长哭丧着脸说:“季市长,这,这事情有点为难我啊。”

    季子强生气的说:“你不是每天都汇报很简单吗?”

    “我。。。。。。”

    “你也不用说了,让你下去调研,下去协调当成了什么,当成了春游是吧?我就明确的告诉你,这次搬迁拿不下来,最后我就唯你是问,你自己给庄市长和冀书记解释去。”

    季子强也想,总不能什么事情都是自己亲力亲为吧,自己现在好歹是个常务副市长,手上要管的事情真是千条万绪的,下面说是有这么一大堆的人,但人人都好像事不关已,这样下去怎么得了,现在必须让他们下面的干部也感受到一定的压力。

    那个张副局长灰溜溜的就离开了季子强的办公室,作为一个副局长,他还是有点害怕季子强这样一个常委副市长的,因为总有一天自己想要扶正,那就要到常会会上去通过,自己比不得正局长们,他们再提就不是常委会能决定了,但得罪了常委们,不管是谁,他们就算未必说的上话,未必能有决定权,但是坏事的能力还是有的,讨论的时候,他随便的说上几句不中听的话,自己一辈子的事情也就耽误了。

    所以张副局长是不敢和季子强正面争持的,出去以后,他就思考了一下,想到庄峰那里去套个交情,看看庄峰是什么态度,因为张副局长也很明白季子强和庄峰这种关系的。

    不过等他从庄峰那里出来之后,更是灰心丧气了,没想到庄峰的口气比季子强还硬,明确的告诉他:“要是影响到高速路的启动,影响的李老板的工程,我看你这个副局长就不用在当了。”

    这话让张副局长听的是毛骨悚然,赶紧的带上一堆人认认真真的到下面做村民的工作了,就连喝酒打牌斗地主,也是再也不敢了。

    季子强也没有闲着,第二天又要陪同庄峰接待省里交通厅的牛厅长,这牛厅长是知道二公子是谁的,所以听说他中了标,在那修这条路,就着实关注起新屏市的工程步伐了,最近听说征地工作有了些阻碍,遇到梗阻,虽然到现在这工作已经不归他直接管了,但是他还是匆匆赶来。

    当然他除了想表现一下自己对这件事情的关心之外,还有不太方便与人言的一层意思,他长期在机关上班,不是开会,就是发重要指示,屁股和嘴巴硬是疲劳得不行,也该休息休息了,伟人不也说“不会休息就不会工作”吗,而新屏市未开发的许多地方,风光旖旎、景色秀美质朴,太值得领略一番了,于是在厅里说有指导工作项目,要到底下县市走走。

    这次庄峰没敢偷偷的接待,他让季子强给冀良青打了一个招呼,但冀良青最近一直在忙大宇煤矿的事情,今天一早刚到大宇县城去,所以冀良青根本无法抽出身回来,便交代季子强一阵,让他配合庄峰负责接待好省厅领导。

    季子强给庄峰转达了冀良青的意思,其实这个道理庄峰懂得很,所以庄峰从烦琐与徒费精力的文山会海和迎来送往间抽出身来,专门的陪同牛厅长。

    庄峰自己选定了接待的地方,暗自确定了接待的规格,在牛厅长还在路上的时候,就殷勤地挂了电话过去:“牛厅长啊,我们都准备好了,厅长一路顺利啊。。。。。。。”

    牛厅长就哼哼哈哈的说:“嗯,好好,好,对了把高速路施工的李老板也约一下吧。”

    庄峰当然连口答应着,说:“没问题,没问题。我马上联系。”

    实际上庄峰是不可能给二公子联系的,二公子已经伤了他几次脸了,但他也只能忍着,这次他就找到了季子强,准备让季子强帮着联系。

    季子强正在办公室里看文件,听着敲门,季子强头都没抬的说:“进来。”

    听到了门响,季子强还是没有抬头,他估计就是办公室谁送什么东西吧?等到有了咳嗽的声音,季子强才抬头一看,哎呦,是庄市长进来了。

    季子强赶忙站起来,招呼了一声:“庄市长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情打个电话我就过去了,何必劳你大驾。”

    “呵呵呵,季市长你客气了,我过来看看你,前一阶段我忙大宇县的事情,你一个人顶在政府,辛苦了啊,一直想说感谢的话,哈哈哈,一直也没有机会啊。”

    季子强就亲自给庄峰到了一杯开水,请庄峰在沙发上坐下,然后又拿出了香烟,两人都点上。

    这个时候,庄峰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季市长啊,牛厅长马上就到了,我看你把李老板也叫一下吧?”

    “他过来?这样好不好啊?”

    “好啊,有什么不好的,牛厅长这次就是为高速路来的,他出面更贴切啊。”

    季子强心中也估计到可能是牛厅长要求二公子出席接待了,只是庄峰不好给自己明说而已,季子强想想,二公子见一下牛厅长也好,至少对新屏市的领导来说都会更加重视起这个项目,为以后顺利完成这个工程奠定一点基础吧。

    季子强就答应了,接着给二公子去了一个电话。

    二公子本来今天还挺忙的,不想过来,季子强软硬兼施的说了一通,他才勉勉强强的答应了。

    牛厅长他们很少有地讲究效率,一路并未做半点耽搁,仿佛风弛一般飞驶,到中午十二点多的时候,就到了新屏市。

    庄峰变带着季子强,还有二公子,还有其他一些大小领导们,径直先到从省城通向新屏市的必由之路,那里的加油站旁边,有家“福满楼”酒家,装饰豪华,菜种繁多,而且有本地极其稀少的各类海鲜,更可喜的是,周围小河环绕,林木拥簇,实在是难得之所,这也是有备方能无患,庄峰事先就吩咐秘书预定好了的。

    不多时,一辆豪华小车目中无人、气度非凡地驶了进来,庄峰的随身秘书恭谨地上前打开车门,车门开处,一个眼脸尽笑、腰粗肚圆的身影晃了下来,正是牛厅长,他咪了两眼,伸出一双胖手,对着等候在门口庄峰哈哈笑到:“庄市长老弟,好久不见了”。

    庄峰连连说:“是啊是啊,”却边说着话,边抢先得体地握住了牛厅长的手,说:“欢迎厅长来我们新屏市来指导工作”。

    这也怪不得庄峰如此说,领导到了哪里,有事无事都是需要而且是必须指导工作、发表重要讲话的。说得刁毒一些,只要场合允许,情势需要,就是到了产房,领导们也能指导婴儿怎样生产;即使走到地府,阎王老爷那支判官笔应当怎么勾,中国所有领导们都将会气概吞云吐虎、舍我其谁地加以指导的。

    牛厅长却是很难得的一脸茫然和真诚,嬉嬉笑道:“哪里哪里。”

    接着就是季子强上前打了个招呼,握握手,因为季子强上次到省里见过牛厅长的,而且那时候还是二公子陪同着一起去的,所以这个牛厅长还是不敢过于的怠慢,客客气气的握着季子强的手,说了好几句客套的话。

    连庄峰站在旁边都心中暗自吃惊,这牛厅长为什么如此看重季子强?他自然也是想不出来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